朝霞阅读

第十七章 草原大地獭

天下霸唱2015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地下要塞里只有三个人,我和英子都坐在他对面,我们两个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口水流到他头上去。

三个人都觉得奇怪,同时抬头向上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流下的液体?以弹药箱碎木板燃起的火堆,将周围照得通明,火光所不及的远处,依然是一片寂寞的漆黑。

就在我们头上的屋顶,火光与黑暗交接的地方,探出一张极大的人脸。那脸比普通人的大出一倍以上,白得像是抹了面粉,没有丝毫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鹰钩鼻子,一对血红的怪眼,紧紧盯着胖子手中的烤蝙蝠肉,嘴唇又厚又大,向前突出,张着黑洞洞的大嘴,血红的舌头有半截挂在嘴边,口水都快流成河了,一滴一串地从上面流下来。

那张脸的主人,脖子很长,皮肤又黑又硬,由于地下格纳库的顶棚很高,它的身体都隐藏在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只能看见它的脸和一截脖子。它似乎对我们吃的烤蝙蝠肉很感兴趣,想要扑下来抢夺,却惧怕下边燃烧的火焰,迟迟犹豫不决。

不过看样子,烤肉的香味对它诱惑太大,已经按捺不住,随时都要从倒悬着的房顶跳下来。

这究竟是人是怪?我们三个抬起头这么一看,都是又惊又奇,我虽然不知那东西的来头,却看出来它是想吃烤蝙蝠肉。

我们一共从石洞中带出来五只大蝙蝠,英子同我各吃了半只,胖子一个人吃了一整只,还剩下三只,胖子把那只最大的蝙蝠王分成三份,将其中一份用步枪的刺刀串了,正架在火上翻烤。

不过在此之际,哪里还顾得多想,我见胖子被头上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吓得呆了,急忙一把夺过他手中串着烤蝙蝠肉的刺刀,举起来在那张怪脸前转了半圈,用力丢在一旁。

我使的力气大了,反倒没有丢远,蝙蝠肉从刺刀上甩脱了,落在英子身后不远的地方,还没等英子回头去看,就有一只体形巨大的野兽从屋顶跃了下来,一口将烤蝙蝠王叼在嘴里,嚼都没嚼就吞了下去。

借着火光,我们瞧得清清楚楚,原来那动物不是人,它的脸就像狒狒一样,酷似人面,脖子极长,身体的大小和形状像是狗熊,但是没有狗熊那么笨拙。它的身材显得稍扁,后肢呈弓形,又短又粗,前肢又长得出奇,行动的时候,可以扒住墙壁的缝隙,悬挂在上边,瞧它的动作,在平地倒不如在墙壁上爬行来得自如。

英子从没见过这种动物,我和胖子曾经在动物园看过它的图片,它一露出全貌,我们立刻想了起来,是草原大地獭,没错,就是这东西。

草原大地獭生活在草原深处的地下洞窟中,主要分布在南美、非洲、外蒙大草原上。同样是地獭,它不同于生活在丛林中的丛林地獭,与它的远亲树獭差别更大。草原大地獭更多地继承了地獭的祖先冰河大地獭的特性,体形格外的大,主要以肉食为生,很少在阳光下活动,最喜欢捕食大蝙蝠、大地鼠、蟒蛇等生活在地下的动物。

草原大地獭的猎食方式是以静制动,很少会主动出击,它们静静地隐藏在黑暗之中,一动不动,有时一潜伏就是数天,不饮不食,等有动物从身边经过,这才突然闪电般地伸出大嘴,一口吃掉对方。

刚建国的时候,非洲兄弟国家曾经送给北京动物园一只,但是它不适应北京的生活环境,没过多久就死了。我和胖子以及一些同学去北京串联的时候,与我们胜利会师的北京红卫兵,带我们到处乱转,在动物园见过装草原大地獭的巨大笼子。笼中的草原大地獭已经死了,只剩下空空的笼子,我们看见一座庞大的空笼子,还有几分奇怪,就特意多看了几眼,笼子上有它的介绍和图片。

时隔多年,这件事我们都还有很深的印象,但是万万没想到,在关东军的地下要塞中碰上这么一只,还是这么大只的。

想必它是追踪猪脸大蝙蝠来到此间,这要塞中的大蝙蝠难以计数,我们只见到一个石洞中的巢穴,就不下上千只,要塞纵深几十公里,说不定就在什么地方,还隐藏着几窝。

它皮糙肉厚,在皮肤下面有许多小骨片,就像穿了盔甲一样,成年以后它的这些盔甲是牢不可破的。

凶恶的猪脸大蝙蝠爪子锐利,虽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撕破牛羊肚皮,却伤不到草原大地獭,就算在它身上抓几下,对它来说也是不疼不痒,这里没有它的天敌,又有无数只猪脸大蝙蝠可供捕杀,正是得其所哉。

不过,不知道草原大地獭这么大的体形是如何进入要塞的,有可能地震或者山体塌方,导致地下要塞出现了一些大的裂口,它就是从那里爬进要塞内部觅食的,如果找到那个入口,我们应该也可以从那里出去。

从房顶上跳下来的草原大地獭吃了烤蝙蝠肉,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几圈嘴边,显然这么一块肉,填不满它的胃口,而且勾起了它旺盛的食欲,盯着我们三人,不知在打什么主意。在地下世界,它就是国王。

在双方对峙的这一瞬间,我脑子里转了几转,地下要塞的地形以及对付野生猛兽,这些事对我而言有点陌生,是不是要先下手为强?冲锋枪就在手边,但是百式冲锋枪的杀伤力很有限,草原大地獭的骨皮足以抵挡,别再打蛇不成反被蛇咬,把它惹得恼怒起来,却没把握能够脱身。

日军的有坂式步枪穿透力很强,应该能干掉草原大地獭,只是我们只拿了几把刺刀,先

前装填了子弹的两支步枪都放在二三十米开外的地方,必须有人引开草原大地獭的注意,我才能跑过去拿步枪,这么一来一往,需要一段短暂的时间,草原大地獭离我们的位置太近了……

连想几个念头,都没有什么把握,这时胖子站在原地,小声对我说:“老胡,我记得这东西只吃温血和冷血动物,不吃人,依我看没事。”说完用脚轻轻地把死蝙蝠踢向草原大地獭,那意思是,这都给你,赶紧一边吃去,别找我们的麻烦。

谁知那草原大地獭,瞧都不瞧一眼死蝙蝠,反倒是对着我们不住地流口水。

胖子转过头来问我:“怎么它不吃蝙蝠,总盯着咱们看,好像不怀好意啊。”

我不敢分心跟胖子说话,紧紧注视着草原大地獭的一举一动,只要它有攻击的企图,那我只能先抢在它前边,捡起地上的冲锋枪,给它来一梭子了。

英子说道:“咱们都吃了不少烤蝙蝠肉,它大概是……把咱们当作蝙……”

她的话音未落,那只草原大地獭已经忍受不住烤蝙蝠肉的香味,一步一步向我们逼过来,凡是野生动物,均以生肉为食,因为它们天生就没吃过熟肉,一旦吃过一口,熟肉的滋味对它们来讲就是最大的诱惑了。

我发现它行动迟缓,觉得不一定跟它搏斗,还是跑吧。我招呼另外两人一声,三人转身便跑,刚奔出两步,却在此时,脚下被一件硬物绊倒,这一脚把我跌的,膝盖险些摔碎了,连胖子英子也同时摔倒在地。

我暗自奇怪,什么东西绊的我?倒地的同时,向地面上瞥了一眼,地面平整,哪里有什么能绊倒人的物事,心念一动:“光想着逃跑,那对童男女的尸体却忘了带上,莫不是鬼绊脚?”

草原大地獭大概从来都没见过人类这种两条腿走路的动物,它闻到三个人身上烤蝙蝠肉的香味,已经把我们当作了蝙蝠,只是它暂时还不能接受长成这样的蝙蝠,而且也惧怕火光,不敢轻易向前,正在盘算着怎么把这几个到了嘴边的美味吞下去,见到我们三人摔倒在地,它“噌”的就蹿了过来。

它的后肢又粗又壮,一跃就跳到了胖子身前,可能它觉得这只肉多,就准备先拿胖子打打牙祭。

胖子见状只好拼命挣扎,双手在地上乱抓,想找件武器,正好地上有把烤蝙蝠用的刺刀,胖子顺手抄了起来,一刀刺在草原大地獭的手臂上,直刺至柄。

那刀烤的时间久了,就像是支通红的铁条,刺中草原大地獭后,鼻中只闻到一股焦煳的恶臭。那只草原大地獭在地下洞窟中横行无敌,哪吃过这种亏,又疼又怒,却不敢再咬胖子,缓缓向后退了几步,伺机再动。

灼热的刺刀捅过一刀之后,温度立刻减了下来,草原大地獭的鲜血使刀身上面咝咝地冒着白气,胖子刚才一击得手,全凭着刺刀的温度,否则根本扎不动它。

我利用胖子击退草原大地獭的间隙,和英子一人一个,把那装有童男女的军大衣包裹背到身上,但愿这两个小鬼不要再捣乱了。

背上殉葬孩童的尸体,我又弯腰把冲锋枪拿在手中,明知这种百式冲锋枪的杀伤力远远不足以击毙草原大地獭,但是关键时刻也指望用它抵挡一二。

还没等我拉开枪栓,在我身后的墙壁上,突然探出一只爪子,直奔我头顶拍来,那爪子来得太快,劲头迅猛,我来不及低头,只好用手中的冲锋枪遮挡,被那只爪子一扫,拿捏不住,冲锋枪脱手飞了出去,远远地落在了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之中。

原来不知不觉之中,墙壁上又爬下来四只草原大地獭,两大两小,那最小的也跟成人差不多大,很显然,它们也和先前那只一样,都受了烤蝙蝠肉香味的吸引,前来捕食。

五只草原大地獭把我们三个团团围住,只要有一只带头扑过来,其余的也会跟着一拥而上把我们撕成碎片吃掉。

我们唯一的依托只剩下那堆火了,三人背靠背贴在一起,胖子拿了把刺刀,英子拿着冲锋枪,只有我赤手空拳。

木片燃起的火堆眼瞅着越来越暗,过不了片刻就会熄灭,真要等到那时候,我们就是草原大地獭的盘中餐了,想到这里不禁暗暗叫苦:“一只就够他娘的不好对付了,现在可倒好,盘据在这要塞中的草原大地獭,整个家族都出动了,身陷绝境,如何才能杀出一条血路?”

再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从火堆中抓起一根燃烧的木条,向拦住去路的草原大地獭中身形最小的那只挥去,它果然受惊,被火把吓得缩在一旁,包围圈出现了一个缺口。

木条的火焰本来就不大,一挥起来险些熄灭,我们不敢多待,一并冲了出去,几只流着口水的草原大地獭稍一犹豫,就一同扑上来了。

英子手中的冲锋枪射出了一串串子弹,当头的草原大地獭被子弹击中,身体上飞溅起血花,但是它们浑身都是厚皮老茧,子弹虽然打进了身体,却射不进身体内部的骨甲,反倒是惹怒了它们,步步紧逼,非要把这三个人吃到嘴里方才罢休。

我们三人只有英子一个人有冲锋枪,每到她换弹匣的时候,我和胖子就挥舞燃火的木条阻拦草原大地獭,不让它们有机会接近。且战且退,由于突围的方向比较盲目,距离放置武器的地方越来越远,反倒是退到了格纳库的大铁门边上。

铁门外边就是红犼,我们本想吃饱喝足之后,仔细谋划一番再想办法从铁门外的通道出去,但是草原大地獭的突然袭击,给我们来了个措手不及,仓促之下退到了这里,木条的火焰越来越弱,最后只剩下烧得黢黑的木条,头上只有几点火星,子弹也不多了。

草原大地獭体形巨大,几只挤在一起,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城墙,被它们的爪子拍一下,最轻也是骨断筋折。草原大地獭的包围圈逐渐缩小,我们都被压制在铁门前,毫无进退回旋的余地。

事到如今就得豁出去了,我和胖子把手中带着火星的木条对草原大地獭扔了过去,英子以百式冲锋枪扫射,用最后的战斗力把这几只草原大地獭逼得后退几步,胖子转身把背后原本关死的铁门推开,我掏出黑驴蹄子向外就砸。

没想到那红犼却没在门前,我们无暇细想,陆续退入了铁门后的通道,胖子刚想把大铁门关上,一股巨大的力量猛撞铁门,草原大地獭的蛮力端的是非同小可,三人拼尽全力想把铁门推上,却说什么也做不到。

忽然一阵阴风扑面而来,我急忙躲闪,原来那只红犼一直就在这周围转悠。红犼没有太高的智商,只是一味地见活物就扑咬。

红犼说来就来,而且悄无声息地如同疾风闪电一般,若不是我身经百战,有很多临敌经验,早已被它扑倒。我滚倒在地,正要起来躲闪,铁门已被撞开,一只最大的草原大地獭当先蹿了出来。

草原大地獭利用它粗壮的后肢,就像只大青蛙一样,从门中跃出,刚好把那红犼撞倒,红犼倒在地上,身体不能打弯,随即弹了起来,十只钢刀一样的手指插进了草原大地獭的胸口。

草原大地獭怪叫一声,张口就咬,另外几只大大小小的草原大地獭也先后从格纳库中拥了出来,它们看见同伴受伤,便纷纷去撕咬红犼。

一只最小的草原大地獭被红犼活活扯掉了脑袋,红犼身上也被两只草原大地獭咬住,双方怪力不相上下,一时间,竟然纠缠在了一起,顷刻间,墙壁、地面、铁门上,都溅满了草原大地獭大片大片的鲜血,碎肉横飞,同时红犼的手臂被咬掉了一只。

我们见了眼前这惊心动魄的一幕,都暗暗心惊,倘若那红犼同草原大地獭前后夹击,那我们三个人就难免死无葬身之地了。我们误打误撞,竟无意中起到了引得二虎相争的局面,真是侥幸了。

机不可失,我们背着那对童男童女的尸身,向着古墓后室墓墙的破洞逃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此等狼狈不堪的情形,不必细表。

墓墙倒塌的大洞,仍然和我们先前逃出来的时候一样,先前从这里逃了出去,此番又逃了回来,整整兜了一个大圈,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得到,平白惹上这许多麻烦,还添了这两具灌满水银的童尸,真叫人哭笑不得。不过那地下要塞虽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却有不少服装器械,可能在某地还能找到几台简易发电机,可以把这件事告诉屯子里的人,也不枉我们在地下要塞中出生入死地折腾了这许多时间。

只要能爬出盗洞外的竖井就可以了,这时所有人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达到极限了,但是人急拼命,狗急跳墙,面临绝境的时候,往往能激发人类的潜能。英子用冲锋枪扫射封住盗洞的棺板,整整两梭子,打得木屑横飞,棺材盖子本来就是嵌到墙上的,子弹把中间打得烂了,胖子跑起来,用肩膀一下就把棺板撞成两段,盗洞又露了出来。我先把英子推上竖井,随后和胖子把身上背的童男女尸首托了上去,英子在上边接住,又伸手把我拉了上来。

最后剩下胖子,因为我们俩需要在竖井上拉他,他才爬得上来。胖子正要向上爬,两只浑身是血的草原大地獭已经冲进了墓室,它们变得疯狂无比,咆哮如雷,可能它们的家庭其余成员全被红犼杀了,那红犼纵然厉害,多半也抵挡不住草原大地獭的群殴,被咬成了碎片。

剩下这两只全身是伤的草原大地獭红了眼睛,猛追不舍,一路跟着我们闯进了墓室,胖子回头一看,急忙往竖井上爬,越急就越是爬不上来。草原大地獭已经冲到盗洞前,幸亏盗洞对它们来说实在太窄了,钻不出来,它们用大爪子不停地刨土,想扩大盗洞,好从里边爬出来。我见形势紧急,拎起英子的冲锋枪扔给胖子,胖子会意,先开了几枪迫退挤在盗洞口的草原大地獭,立即对准墓室顶上的天宝龙火琉璃顶一通扫射,顶上的琉璃瓦破裂,一袋袋的西域火龙油泼将下来,整间坟墓包括两只草原大地獭,都被火龙油引燃的烈火吞没。

同时我和英子用尽最后的力量把胖子从竖井中拽了出来,就是如此,胖子的裤子也被从盗洞里喷出的火焰烧着了一大片,他不断拍打屁股上的火焰,疼得杀猪般地惨叫,英子赶紧拿水壶泼灭了他屁股上的火,裤子已经被烧得露了腚。

猎狗们忠实地蹲在旁边,看着从洞中爬上来的三位主人,天已正午,阳光耀眼生花,我揉了揉眼睛,与那阴暗的地下要塞相比,真是恍如隔世啊。

胖子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把从墓中得到的两块玉璧举起来对着眼光观看,忍不住又诗兴大发,朗诵了几句世界大战长诗中的名句:

战火已经熄灭,硝烟已经驱散。

太阳啊,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和暖;

天空啊,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蓝;

孩子们脸上的笑容啊,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甜。

我和英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您见过捂着屁股朗诵的诗人吗?不过发生了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们的笑容很快僵住了……

共 1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寒毛都竖起了!

  2. 匿名说道:

    难道还有啥怪物出来

  3. 匿名说道:

    好看

  4. 匿名说道:

    完全没有吓人的赶脚!

  5. 吓的不要不要的说道:

    又是悬念

  6. 小哥说道:

    比盗墓笔记差远了 命都顾不上 还背着两个死尸 断断续续的 差评

    1. 慈禧佛爷说道:

      你嘲?煞笔一个

    2. 匿名说道:

      mdzz

  7. 搁浅说道:

    楼上的要是有仔细的看完前面的内容 ,就鬼会知道为什么背着两个死尸了

  8. 吴老狗说道:

    放狗!放狗!

  9. 小三爷你大步往前走说道:

    我仔细看完前面的内容了,但还是觉得这样很傻比

  10. 归灵说道:

    那啥,稻米们,表这样,盗笔是好,但不能为了支持盗笔就这样说人家呀,咱要做个有素质的稻米……

    1. 匿名说道:

      有病吧,盗墓抄袭狗还有理了?

      1. 匿名说道:

        对,盗墓笔记他妈就是抄袭鬼吹灯,有没有天理了,还爱看挖坑不填的盗版货

  11. 匿名说道:

    小哥在哪?天真要被吃了。

  12. 胖子说道:

    小哥在哪?天真要被吃了

  13. 吴八一说道:

    讲真,盗笔和鬼吹灯我都喜欢,但是喜欢的点不一样……哈哈哈,注意点放在喜欢的东西上就好,不要老想着对比,有些东西没法比。

  14. 草原大地懒说道:

    额,肉!好吃,我要吃肉

  15. 其实我是一个灯谜说道:

    盗墓喷子们!我丢你个臭嗨哟!
    简单的说下盗墓笔记和鬼吹灯的区别吧。
    1、鬼吹灯的文笔比盗墓笔记强很多。鬼吹灯之中,谚语、俗语、歇后语、成语无数,用的非常贴切。语言非常活泼风趣;另外一个深刻印象就是鬼吹灯1中,那文革时代人物的对白和语言,非常有趣;盗墓笔记的文笔太平常了,毫无特色;

    2、鬼吹灯有丰富的民俗知识,有丰富的民间文学和民间故事的引用与穿插,有完整的能够自圆其说的盗墓系统,有丰富的盗墓行业专业知识,有真实的空间感,有合理的地理知识,有比较专业的黑话行话,给人以非常真实的感觉;而盗墓笔记纯粹是毫无逻辑的胡扯,你就算胡扯一个体系,至少也应该形成完整的能自圆其说的体系吧?

    3、鬼吹灯是开山鼻祖;盗墓笔记无疑很大程度上抄袭鬼吹灯;

    4、鬼吹灯情节完整,悬念能够自圆其说,前后呼应,前面设置的悬念和谜团,到后面全部能够得到破解;而盗墓笔记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胡扯!随意设置悬念和谜团,当自己也没办法破解!情节上有极其巨大的漏洞!要故弄玄虚、设置悬念很容易,一个三流作者也可以做到,可你自己也无法破解,那就是很低级!如果说前面七集盗墓笔记设置了100个悬念和谜团的话,那第八集大结局至少有95个没有得到破解,也无法破解,因为作者本来就是信马由缰胡乱设置的!

    5、盗墓笔记唯一比鬼吹灯强的地方,就是人物描写更有味道,有些人物能够给人留下比较深的印象。

    《鬼吹灯》与《盗墓笔记》是到目前为止最好看的两部盗墓小说,但总的看,鬼吹灯比盗墓笔记高2–3个档次。

    6、天下霸唱是鬼才!所有盗墓手法,盗墓派系,还有很多东西都是他自己编的。为后面的留下了参考。而当时他才只有28岁。

    7、鬼吹灯是霸唱在2006年三月在网上开始发布文章的。而盗墓笔记是2006年南派三叔没事干写着玩儿发布在百度鬼吹灯吧的一个作品,现在还可以在鬼吹灯吧找得到。 三胖子也在媒体面前提到过不止一次他的灵感来源来自鬼吹灯,这是众所周知的。而这个时候盗墓的脑残粉们开始大肆宣扬鬼吹灯抄袭盗墓笔记,说鬼吹灯构思情节人物不如盗墓笔记,说鬼吹灯看不懂,太玄幻。
    好的,那么这里我来一一讲述其中的抄袭,或者说是借鉴:
    第一:鬼吹灯作为鼻祖一类毋庸置疑。
    鸡鸣灯灭不摸金
    盗墓的四大门派:搬山道人、摸金校尉、发丘天官、卸岭力士
    粽子这个说法也来源于鬼吹灯
    至于吴邪身边的胖子,这个从北面来的摸金校尉,如果你是看完鬼吹灯再看盗墓的话,你会完全认为他就是鬼吹灯的胖子。

    8、剧情方面
    一个墓到一个墓,鬼吹灯是为了解在精绝染上的蛊,然后环环相扣的讲述了关于张三链子,雪莉杨外公及胡八一祖上的故事,可所谓越看后面越豁然开朗,并且连成一线,自圆其说,从莫名其妙的开始了盗墓,到后面完整的结束了盗墓,可所谓画上句号。
    而盗墓笔记,就是讲吴邪的身世,从他的身世上讲盗墓,其宗旨我是看不出任何合题的地方,而且越到后面越乱。

    9、文笔方面
    霸唱的文化底蕴你不得不佩服,可所谓是有经历的人。小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你没了解没经历或者没详细去体会过的生活,如果单单靠想象那么一部小说就是没有灵魂的。但凡创造伟大的小说都或多或少有作者自己或者身边的人的影子,正因为如此才看起来真实,并且吸引人。鬼吹灯从作为知青,到帮人带队考古,到摸金为财为职业,到寻求真相及解药,再到挖掘历史的真相都是相当完整的。你可以想象,可以思考,甚至或多或少你会觉得这是真实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天下霸唱是不是真盗过墓,或者他就是胡八一。
    至于说有些人看不懂,我想说,如果你没那个文化水平,没历史底蕴,就去好好学习一下再来看鬼吹灯,别因为自己看不懂就说一本书不好,别因为没经历过无法理解就讲故事剧情不好,别因为没想象力就说一本书空洞。
    但你们不会认为南派三叔就是三叔吧。作为盗墓笔记的作者,南派三叔这个名字,或多或少都是因鬼吹灯里讲南派为卸岭搬山的说法而起。

    10、人物刻画
    鬼吹灯里胡八一,王胖子,雪莉杨,教授,孙教授,鹧鸪哨,陈瞎子,大金牙,张三链子,你们可以想想,哪个人物会有重影的地方,你要说鬼吹灯人物刻画的很差,那我无话可说。
    盗墓里的老八门,小哥,吴邪,刻画的确实不错。但这些就不是真正的盗墓小说了,可以说是走向了家族历史,基情,已经上一辈的情史。那么说到这个人物刻画方面,鬼吹灯败也就败在这里。
    因为霸唱没给自己起个胡八一的名字,因为霸唱选择了一种纯粹自己。他选择了继续去写他爱写的东西,所以他会说盗墓这种题材,不适合做一种板块一直去写,所以他给了鬼吹灯一个结局。
    而三叔是一个商人,他选择了开自己的公司,他选择了融合新一代的一个人喜欢的口味。

    胡八一跟王胖子不会觉得自己有悲惨的身世,因为霸唱给大家灌输的一种积极的正能量,不怕苦不怕累,有什么苦难就自己先扛,凡事都想着团队。所以鬼吹灯更多的是讲述情义以及历史的传承。

    而盗墓笔记就不一样了,看看吴邪悲惨的童年吧,看看小哥悲惨的童年吧,看看他们的激情四射,看看老八门的勾心斗角,看看这些家族势力的兴旺与没落,看看这些往事的恩怨情仇。这就是盗墓笔记,这也是现代人的口味。

    所以我会说鬼吹灯有灵魂,而盗墓笔记没有。
    看完鬼吹灯你会明白原来还有这么一伙人,源于曹操,兴于张三链子,灭于胡八一,他们叫做摸金校尉。他告诉你,盗墓不好,告诉你要珍惜身边的人。告诉你不会的就要努力去学,告诉你有实力才能抱得美人归。告诉你兴衰自有理,告诉你因果循坏,特别是张三链子的规矩,团队不团结,则死,团结则生,告诉徒弟要为后人留后路,做一代休三代,而正符合了自然生息的规律。现在的人不喜欢看这些,因为现在的人已经没有信仰,所以更多人喜欢盗墓笔记。

    看完盗墓,你看明白了原来这个家族是这么纠结,这么勾心斗角,这些人的关系这么复杂,原来自以为很可怜的自己是这么的备受瞩目,被关心。而这,很大一部分的迎合了现代人的心理,渴望被关心,渴望被瞩目,渴望默默无闻的自己突然就成了焦点。

    而霸唱摆在哪呢,败在不会运营自己,不会运营鬼吹灯。在我看来,鬼吹灯可以成为很好的网游,很好的卡牌探险游戏,很好的电影题材。
    鬼吹灯有多好多吸引人,从哪看出来呢?就从哈利波特的导演看中了鬼吹灯一样,他们把鬼吹灯比作了中国的夺宝奇兵。所以说鬼吹灯情节方面,适合做电影。而很多人也说,中国能拍鬼吹灯的也只有杜琪峰。可因为广电局不给过,包括技术不够好,只能搁浅。其实我倒是很期待哈里波特,霍比特人,古墓魅影,或者是行尸走肉,木乃伊这样的大片导演去拍摄鬼吹灯,而不是国内的导演。不是不爱国,而是更期待专业跟技术的支持。
    而盗墓笔记则是往电视剧上靠,因为它没那么恐怖,场景没那么宏大,没那么多历史性的内容,所以拍摄场景包括手法的成本及技术要求没那么高。
    而霸唱生不逢时的遇上了美国08年金融危机,于是拍摄电影被TJ,直到2013年,才被万达捡起来拍。

    不过霸唱有一点没有输,在盗墓类小说的鼻祖低位。包括自己的创作上面一直没有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