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十六章 救命

天下霸唱2015年07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行舟跑船的商人和水手,常年风里来浪里去地在海上挣饭吃,若不幸遇得海难,身子掉到海里,有些死后被鱼啃吃了也就罢了,但有些尸体会封闭在船体残骸中,或是随着波浪被冲到岸边。南洋的渔民蛋民,好多都是以捞青头为致富手段,他们会将尸体上值钱的东西扒下来卖钱,所以为防不测,有些跑船的海员,都会在自己随身的金银饰物中“下蛊设降”,专为报复那些杀人越货的海匪海盗,或是谋求不义之财在死人身上扒青头的渔民蛋民。一旦有人取了海难死者身上之物,往往就会中其邪术,惨遭横死。

这些事我和胖子也略有耳闻,不过当时潜水进入玛丽仙奴号沉船,在水底见了这块金光耀眼的手表,胖子贪小便宜的本性难以按捺,这贪念一起,便是十万金刚罗汉也降伏不住,于是顺手牵羊捞了回来。

不过在归墟中生气太盛,金表中的尸降并未显露,后来众人疲于奔命,胖子就将这块金表遗失了,丢在哪也想不起来了。按说若就此丢失也就罢了,那应该算是走运,可谁也不会想到金表怎么又会落在了多铃手里。

我们所乘的这艘龟甲船,充其量不过是个筏子,六个人在船中挤得满满当当,既无水,也无粮,渡海穿波尚且没有把握,何况船上又有个全身开始出尸斑的多铃,她中了尸降,虽然人还活着,但身体逐渐会变得像一具高度腐烂的死尸,若不尽快把她扔到海里,船上其余的幸存者,都会染上尸瘟送命。

明叔声色俱厉:“胡仔胖仔……还有杨小姐,你们仔细想想其中的利害关系,可别为这一个无足轻重的蛋民,陪上全船人的性命,将来回了珊瑚庙岛,阿叔我一定出钱送五圣出海,替她超脱一段因果。她中了降头,里外也是个死,没必要让咱们给她陪葬。”

古猜见多铃像死尸一样开始生出尸斑,又见明叔显得情绪反常,想要说服众人将还活着的多铃扔进海里,他立刻红了眼睛,像只发疯的野兽一样拔出刀来,要同明叔拼命。

明叔老奸巨滑,如何会怕古猜这十几岁的少年,眼中凶光一闪,显然已动了杀机,不动声色地将手按在潜水匕首的刀柄上。我看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眼前之事,事关生死存亡,说不得也只好将古猜一并宰了,弃尸入海,免得留下后患。

龟甲鲸骨绑缚的一叶孤舟,在星空下的海面上起浮飘动,海风呜呜咽咽地掠过皮帆,大海出奇的平静,然而船上紧绷的气氛几乎接近了凝固。我见情况棘手至极,明叔虽然只顾保命想把多铃抛进海里,但他也是人急上房、狗急跳墙的无奈之举。多铃身上尸气愈来愈重,一旦变做腐尸,其余的人也都会受到传染,到时候可就全军覆没了。可是我也绝不能眼睁睁着着把活人扔进海里喂鱼。

我只好拦在古猜和明叔之间,让他们无从向对方下手,明叔冲我囔道:“胡仔,不是咱们无情无义,要怪就怪阿铃她自己捡了那块金表吧。你阿叔我一把年纪了,该享受的也都享受过了,现在死也够本了,可你跟胖仔还年轻,你们将来的路还长,可别在这就活腻了……”

古猜在身后对我叫道:“胡老大,别把我阿姐扔下海,她还喘着气……还能活啊!”这时Shirley杨也急道:“老胡,你可别听明叔的,这是谋杀!主不会宽恕的。”

我左右为难,一个人和五个人的生命,何轻何重是显而易见的,但这并非是莱市场上买菜买肉的分量可以轻易衡量。我又看了胖子一眼,胖子感慨地对我说道:“胡司令,眼下面临的抉择,不禁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阿尔巴尼亚电影《战斗的早晨》,英雄的、人民的阿尔巴尼亚是欧洲的一盏明灯,在电影里的六个英勇的游击队员中,有一名美丽的女游击队员受了伤,她为了掩护同志们安全转移,毅然选择留下来阻击德国鬼子,结果被德国鬼子打死在了高高的山冈上。咱们采蛋捞青头的事业,虽然不能同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伟大程度画等号,但是……”

我听胖子信口开河,什么事到他嘴里说出来都得变味了,问他还不如不问,赶紧打断他的话说:“多铃又不是游击队员,跟阿尔巴尼亚电影哪里扯得上关系?”但这一耽搁,我脑中转了几圈,终于拿定了主意,转头对明叔说:“阮黑临死的时候,托咱们把多铃和古猜送到法国,当时大伙可是亲口答应的,可现在阮黑尸骨未寒,就要把他徒弟多铃扔到海里,甚至还想杀了古猜灭口,别看我打过仗开过枪,炸过碉堡滚过地雷,这些年生生死死见得多了,可你要让我下手杀了同舟共济的伙伴,我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明叔见我不松口,急忙劝道:“没让你亲自动手,咱们把她扔到海里,让她自生自灭也就是了。非是咱们心狠,可眼下咱们孤舟一叶漂在海上,除了南海观音下凡,谁还救得了中了尸降之人?就别心慈手软了……”

我一拍明叔肩膀:“还真就让您给说着了,观音菩萨咱是请不来,可佛爷菩萨的青头却刚好有那么一件。”说完我从胖子身上的密封袋里,拽出了那件在沉船里捞到的翡翠佛衣。这件宝衣八成是泰国哪座大庙里供奉佛祖的,不知怎么被人走私偷运了出来,随着玛丽仙奴号葬身在珊瑚螺旋的海底。这件金光碧翠的衣服,穿到凡人身上冬天暖夏天凉,这历代高僧开过佛光的圣物,除了延年益寿消除沉疾之外还可驱魔避邪。

虽然开了光的佛器能够驱邪,但这只是南洋地区的传说,未知是真是假,而我却知道玉者石之精,常言道“一翠二玉三玛瑙”,古玉可防止尸体变腐,翠性更阴,只要把全是翡翠的“佛衣”裹在多铃身上,也许能让尸降不会发作。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办法,总好过大伙一起染上尸瘟,或是把多铃活生生扔进海里。

众人听我说完,皆是喜出望外,刚才都急糊涂了,谁也没想起这件救命的佛衣,连忙给她穿在身上。玉性震住了尸气,海风中的尸臭味道渐渐就闻不到了,但多铃仍是发着高烧,嘴里不住胡言乱语,她的命能不能保住还很难说。

这时Shirley杨为了让多铃呼吸畅通,将她的衣领割了个口子,发现多铃颈上戴着个挂坠,是个小小的盒子,可以开启,随手打开来一看,里面装了一对夫妇的合影。古猜告诉Shirley杨,那是多铃亲生父母留下的照片。

我好奇心起,凑过去看了一眼,不料一看之下,顿时吃了一惊,那小小照片上的法国人,看着好生眼熟,就像我在沉船中见到的鬼影,难道玛丽仙奴号的船主,就是多铃失散的法国军官父亲?他随法军撤离越南后,就留在南洋做起了走私生意,专门倒腾古物秘器?要真是如此,这位走私贩运古物的船主,下了降头害人未成,竟把自己亲生女儿给害了,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因果,多铃恐怕永远不可能在法国找到她的亲人了。

这些念头只是在我脑中一转,并没有对其余的人说出来,免得让多铃和古猜知道了忧虑担心。把多铃安顿好后,海上已是旭日东升,众人在船上饥渴交加,只好利用搬山道人传下的古方,在船上捞“海井”解渴,捕飞鱼充饥,以古老原始的办法来解决困境。

明叔和Shirley杨利用船中的鲛筋,做了一副不大的渔网,幸亏从海眼中带出三十来枚明珠,以明珠做引,引得海中飞鱼在船边纷纷跃起,有的竟自行跳到了船里。南海中还有一种透明水母,在蛋民口中俗称“海井”,在白昼里被珠光吸引,浮上海面。用渔网捞出来后,用小刀剖开海井,其中有一形似胆囊的透明软瘤,内含一泓清水,甘甜清冽,虽然每只海井里几乎只有一口清水不到,但也足能解得燃眉之急。

不过珊瑚螺旋所产的蚌珠精光太盛,不能在夜晚使用,否则会引出海底大鱼鼓浪翻船。我们就凭着搬山道人填海之术的古老办法,捕鱼捞井。明叔航海经脸丰,,又识得洋流走向,仰望日月星辰而行,好在距离珊瑚庙岛不远,一连在海上漂流了数日,出了珊瑚螺旋就能遇到过往的船只。

众人死里逃生,回到珊瑚庙岛的时候,陈教授和大金牙已经快急疯了,奈何珊瑚螺旋中通讯断绝,也没船只敢冒险进入,只好日复一日地苦等,在望眼欲穿的情况下,终于把打捞队盼了回来。

我上岸后,顾不上同陈教授仔细叙述经过,马上和胖子、古猜三人抬着奄奄一息的多铃,径直去找珊瑚庙岛黑市的青头商人掰武,让他快找医生。

掰武见我们一伙人个个晒得黝黑,身上暴了皮,衣衫不整地突然出现,也吃了一惊,更想不到有人能从珊瑚螺旋里活着回来,一问究竟,才知多铃中了尸降。珊瑚庙岛弹丸之地,哪有什么医生可找,再说西医中医都没用,这是中了南洋的邪术了,若没这几百片上好的翡翠裹着,早已全身肿涨腐烂变腐尸了。

掰武说,不过你们也别着急,渔村里有个降头师傅,快去让他看看。说罢匆匆引着我们到了降头师家中。降头师见是尸降,也自不敢怠慢,用白蜡烛点燃了在多铃身上一燎,她皮肤里立刻渗出几滴白花花的尸油。

那师傅连连摇头,这姑娘眼看是没救了,尸降和鬼降太过歹毒。多铃身上虽没腐烂散发尸臭,但身上的活气已经散了,虽然将身子裹在翡翠袍子里能得不死,也只和植物人差不多,永远醒不过来。看她这情形,再过几天恐怕喂水喂粥也灌不进去了,除非能找来千年尸丹救命,说不定她这条小命还能捡回来。

我知道南洋地区,也认同内丹、外丹之说。尸丹属于内丹,是生物体内结石成瘤,死后依然生长的异物。可尸体死后,体内化石仍旧不腐不朽的情况太少见了,内丹都是借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形炼而生,像是生物体内的结石,我这辈子只在百眼窟见过一只老黄鼠狼子有尸丹,其余古尸中最多是口中塞了珠子,体内又哪有什么丹丸。

东北黄大仙的尸体和内丹早就一并毁了,那种罕见罕逢之物,若是没有特殊机缘,一生见到一次都难。我叹了口气,虽然有负阮黑所托,但我确实已经竭尽所能了。

此时陈教授已从Shirley杨口中得知了来龙去脉,觉得多铃的生死,他也大有责任,忧急之情见于颜色,想帮忙却没任何办法,但他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将我拉在一边,压低声音对我说道:“古尸体中活生生的内丹实在太罕见了,老朽这辈子也没见过,但我记得好多年以前……那时候还是军阀混战的民国时期,湖南和贵州交界的地区闹过一阵古尸作祟的事情,那时候人们迷信思想比较严重,当年湘西尸王的消息捕风捉影,闹得全国人心惶惶。据说湘西瓶山古墓中的元代僵尸,在盗墓贼面前诈尸的时候,口中就曾吐出了一颗千年不化的红丸……”

鬼吹灯Ⅱ之《南海归墟》完,敬请关注鬼吹灯Ⅱ之《湘西尸王》,传统盗墓工具和盗墓秘术大汇演,盗墓者们惊心动魄的奇妙壮大冒险,即将展开。

共 57 条评论

  1. 说道:

    嗷嗷嗷!精彩!!!

    1. 匿名他爸说道:

      真正的沙币狗咋碎的全家死绝的绝了种的贱种就是姓陈的狗比叫兽,那狗比根本就不是个东西,不配做人,就会让人家去送死,他就想让盗墓三人组都死绝

      1. 匿名说道:

        臭嘴吧 滚你妈的

      2. 匿名说道:

        讲话真恶心

  2. 东京天空上苦涩的回忆说道:

    看了好久,终于。。。

  3. 东京天空上苦涩的回忆说道:

  4. 鬼灯粉说道:

    胡八一!帅气!

  5. 梁先生说道:

    精彩

  6. 浪涛涛说道:

    看完了露个脸

  7. fulj*l说道:

    kmu9lplmklyhllihbynmmmni/ujjn:nlbljbllj

  8. 匿名说道:

    终于看完了

  9. 匿名说道:

    胖子简直是意大利人

  10. 匿名说道:

    露个脸

  11. 匿名说道:

    仆人伪装的怜悯。

  12. 匿名说道:

    刺激

  13. 匿名说道:

    胖子倒斗这么多年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

  14. 匿名说道:

    喘口气。

  15. 阿香说道:

    都尼玛让吓傻了吧,之前不是说乌龟壳可以解毒治病么,屁股底下坐那么一个大乌龟壳,直接拿刀子刮点下来给吃了不就完事了,作者不知道咋想的

    1. 八卦说道:

      那得是龟蜕壳,不是死龟壳

    2. 龟壳说道:

      我是万年的

      1. 八一爷说道:

        爷把你收了吧!

      2. 说道:

        死龟壳

    3. 匿名说道:

      脱壳龟

  16. 匿名说道:

    精彩!电影是拍不出来的

  17. 往揩癣说道:

    作者大概功能有问题,跟着扒衣他们的女人,除了穴里痒其他的不是死了就是残了,痋人和这尸鬽等也是专拿女人开刀,不得不怀疑作者的功能问题

  18. 矮油说道:

    孩子你太歹毒了

  19. 雷雷说道:

    跟着主角的人,都死了,还一副很仗义的样子,毛病吧

  20. 天意说道:

    其实就是想找个借口让你多倒几个斗

  21. 匿名说道:

    作者真辛苦,啰嗦的没完没了

  22. 大白鲨说道:

    你们这就走了?不陪我在归墟量耍了!

  23. 湘西尸王说道:

    不好,几个衰仔又奔老夫的内丹来了!

  24. 功夫说道:

    作者费话太多。

  25. 照骨镜说道:

    拿照骨镜一照百病消,百鬼除,胡仔真是蠢如猪

  26. 看客说道:

    人物的言行最好与当时的特定环境以及与时代的大环境相符,最好避免重复、啰嗦、废话太多!

    1. 匿名说道:

      别瞎比比,说得你真的懂很多那样

  27. 湘西尸王他爹说道:

    尸爹在此谁敢造此,我在下张等你儿子

  28. 多玲说道:

    我就说还没死嘛……

  29. 匿名说道:

    胖子也真作死

  30. Shirley杨说道:

    教授才是剧情推进器,老是给线索

  31. 归墟说道:

    走到哪毁到哪 下一个

  32. 匿名说道:

    有祸害到湘西了

  33. 匿名说道:

    真是命不该绝

  34. 下一集说道:

    不是说这部可以知道关于“四”的暗示、卸岭魁首陈瞎子、青铜龙符的来历、黄大仙所炼内丹、老羊皮与丁思甜的生死之谜,敬请收看鬼吹灯2之南海归墟。怎么没有????

  35. 匿名说道:

    怎么请来的人都是非死即伤啊,是不是这样就省了很多工钱呢,

  36. 匿名说道:

    总感觉陈教授害人不浅。

  37. 殓尸工说道:

    第二部有些特殊事物和事件经常重复解释两三遍

  38. 匿名说道:

    看的眼睛睁不开

  39. 湘西尸王说道:

    尼玛,老子的内丹给你们才怪!几个衰仔!

  40. 匿名说道:

    教授其实就是作者本人

  41. 匿名说道:

    怎么到后面这么容易就回到小岛了。

    1. 匿名说道:

      写不下去了,脑油费尽。主要是太啰嗦

  42. 多玲说道:

    我觉得我还可以救一下

  43. 篇幅太长说道:

    五十六章略过三十章

  44. 匿名说道:

    描写的太不细致,总是一语带过,与金庸的那些巨作没法比!

  45. 匿名说道:

    不要无脑吹啊,同是56章,这一部和云南虫谷哪个干练精彩不言而喻吧,这部真的有失水准

  46. 匿名说道:

    文章 越写越烂

  47. 天下霸唱说道:

    我才没有江郎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