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章 如是我闻 路边的瓜棚

天下霸唱2015年07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有个铁哥们儿,跟我是在地质队大院里从小玩到大的交情,他毕业后仍在地勘部门工作,一年到头没有几天不在野外,大山、沙漠、森林到处都去,外人也许很羡慕这种工作,实际上很艰苦,也非常枯燥,连媳妇儿都不太好找。

去年春节的时候见到他,他跟我说起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当时正是夏天,他开着越野车到内蒙出差,地点是在赤峰周围,行到途中车子的空调坏了,散发着毒火的太阳,把人烤得口干舌燥、头昏脑胀,只好停在路边等天黑了再走。

路边恰好是大片大片的瓜田,乡下偏僻之处,过往的车辆极少,所以不像大城市里商业化严重,连喘口大气都快要收钱了,农村的民风仍然十分淳朴。

当地瓜田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主人家往往搭起一处茅棚,摆几张矮桌板凳供过路之人歇脚。正是骄阳似火、挥汗如雨的日子,路上走得口渴困乏之人,便到瓜田茅棚中乘凉吃瓜,只要你打声招呼,主人则分文不取,不管吃多少都不要钱,但许吃不许拿,带走就得按价付款,而且吃瓜之后要把瓜籽儿留下,人家瓜农留着要当种子。

我这哥们儿跟几个同路之人,就在这样一个地方吃瓜歇脚,坐在浓荫下听着蝉鸣,吃几块脆沙瓤的西瓜,又解渴又消暑,别提多舒服、多放松了,比之坐在空调房里喝冰镇饮料,别有一番悠然自得的趣味,没真正去过瓜田的人,永远想象不出这种亲近田野的感觉。

主人见瓜田里有个大西瓜长得肥美可爱,怕是快要熟透了,便掐秧取瓜,抱进瓜棚给众人食用。谁知把这大西瓜摆到桌上,举起西瓜刀刚要切瓜,那瓜竟似变活了一般,从矮桌上滚落于地,往地势高的田埂边滚了过去。

众人无不大奇,在瓜棚主人的率领下,赶将上去把那西瓜按住,手起刀落,“咔嚓”一声切做两半,这才发现瓜中的瓜瓤早已没了,只见一条三指宽的大蜈蚣盘在瓜皮里面。众人看时,瓜中所藏的蜈蚣已被西瓜刀切成三截,蜈蚣腹中有小指甲盖般大小的结石十余枚,灰蒙蒙的没有任何光泽后来听到有人说那东西叫做“蜈蚣珠”,是蜈蚣体内的结石,可以避热毒治痛风,十分后悔当初没找瓜棚老褪耻—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