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七章 食人部落(2)

天下霸唱、御定六壬2015年07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秦四眼看了一眼手指粗细的绳结,苦笑道:“老胡,咱们又不是刨地的鼹鼠,到时候绳子没咬断,人倒要叫他们射成马蜂窝。”

胖子磨了磨口中的大白牙安慰他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要敢做一切皆有可能。来,张嘴让哥哥看看牙口怎么样。”

我们正商量着对策,红毛酋长忽然停止了拍腿的动作,他招呼站在身边的勇士过去,指着我们右掌一挥,比画了一个砍的手势。只见土著勇士从腰间掏出用石头打磨成的匕首,快步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我心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拿一块破石头砍我们,这是要杀到猴年马月才能见血,实在太折磨人了。不过这些土著空有蛮力缺乏格斗技巧,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定信心的。我沉下腰身,准备在他冲过来的瞬间直接攻其下盘,把整个人顶出去。就在我几乎要起跳的同时,秃瓢忽然回头对我说:“打不得!”

就这么一晃神的工夫,土著人的匕首已经在我眼前划开了一道白光,胖子大叫了一声老胡,我踉跄了几步,回过头去对他说:“别了我的战友,这个月的党费你回头记得替我交上去。”

秦四眼站在他们中间,看我的眼神里满是哀伤,他说:“胡八一,你少在那里装死。”

我被他这么一说,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被匕首砍中,红皮土著捡起地上的绳子,边比画边对我傻笑。秃瓢蹭了一把汗解释说:“他们听说我们带来了医疗物质和驼羊线很是高兴,刚在跳舞是为了向我们表示欢迎。胡八一,你这个人怎么老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我差点儿被你吓死,你那一脚要是踹下去,我们今天谁都别想活着走出去。提他玛人在对待敌人的立场上异常坚定,一旦伤害了他们的族人,那就等于是跟整个部落作对。”

听秃瓢这么一说,我顿时生出了一身冷汗,好在方才我那一脚没有踹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举着石头匕首的土著依次为我们解开了绳子,秃瓢按照之前的承诺,恭敬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牛皮袋,双手向上递给了红毛酋长。老酋长眼中精光一闪,一把夺过去自顾自地拆起了牛皮口袋。

胖子问秃瓢:“什么东西呀?这么精贵,你看把那老头乐得。”秃瓢笑而不语,一副你们绝对猜不到的神情。

我们几个都很好奇,就一起盯着红毛酋长手中的口袋,只见他迅速地从袋子里掏出一件长方形的东西,看都不看直接往自己脸上戴去。等他两手放下来的时候,我们才看清楚,他脸上戴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副镶着金边的老花眼镜。

红毛酋长佩戴上老花镜之后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他两手一撑从地上站了起来,拿起旁边的吹箭走出了帐篷。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哦哦哦哦”的叫声。秃瓢说这是他们高兴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怕是老酋长已经射中了猎物,现在正带领小的们庆祝呢。

我们走出帐篷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放黑,土著人燃起了篝火,围在红毛酋长身边跳着夸张的印第安舞蹈,他们一手高举长矛一手拍打大腿,嘴里面喊着号子,在为老酋长恢复往日的神勇而欢呼。

”上一次我们路过这里,卡玛雅酋长就因为视力问题一直郁郁寡欢。这趟过来的时候,王老板特意叮嘱我,要为卡玛雅酋长准备一副老花镜。”

因为老花镜的缘故我们被当成了提他玛村的贵宾,受到了当地土著热情的款待,秃瓢还特别受到邀请去大帐篷里与酋长共进晚餐。我们剩下的四个人和其他土著一起,围坐在外面的篝火边上。端上来的食物中,除了大块的烤鹦鹉肉,居然还有米饭。秦四眼说亚马孙河流域每年都会有大的汛期,这里的农业水平基本上仍然处在刀耕火种的阶段,种植的稻谷类作物十分有限。当地居民最主要的食物还是”契加内”就是煮熟的玉米。现在用米饭招待我们显然是特别优待,怕我们这些异乡客吃不惯他们的食物。

我坐在篝火边上,一边欣赏土著淳朴奔放的舞蹈,一边感喟年华如水,卡玛雅酋长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在这个部落里有如天神一般的地位,可是依旧抵不过岁月老去,一个老花镜就能逗得他心花怒放。看来古人说的那句话还是对的,人生最怕面对的就是英雄末路美人迟暮,任凭你年轻时候多么风光无限,到最后还不是要佝偻起腰板做人。难怪古时候那些个帝王将相总想着长生不老,连秦始皇这样的千古一帝也难免寻丹求仙的恶俗。殊不知,人世间的生老病死都是自然界的客观规律,连天上的星辰都有陨落之时,何况是人。纵观历史,又有谁能够真正地寿与天齐,至于那些自称能够修仙得道的江湖骗子,更是彻头彻尾的唯心主义者,破坏我社会主义大形式的牛鬼蛇神。

秦四眼看我一直闷在那里不说话,就问我在想什么。刚好吃饱喝足闲来无事,我就跟他聊了起来。他一边拨弄着篝火一边耐心地听我说话,等到我把刚才关于人生的那番总结说完,他一推眼镜补充道:“正是因为人生难逃最后一把黄土,自古寻仙问道的民间故事才层出不穷,别说中国,细数人类文明,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没有关于长生不老的传说。就拿我们这趟要去的印加帝国来说,早在公元15世纪的时候,关于青春泉的传说就吸引了大批探险家前来,连英女王都秘密出资赞助他们。永葆青春对人类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这是我第二次听说关于青春泉的故事,不禁联想到当年在新疆的一段经历。那年我去喀纳斯的时候已是初秋,游历湖区后我便决定在此多停留些日子,湖区附近有武警招待所,这个地方一般是不对外开放,我也是误打误撞,不过好在人少,还是可以住的,湖区夜晚很冷且很安静,睡觉的时候,盖了两层被子还要用军大衣来搭脚。不过到了白天,日照很充足也暖和得多。当地的居民经常会给武警官兵送来很多干果,然后他们就把干果放在招待所院子里晒,偶尔凑过去拿一些吃,当然他们也会主动邀请你去品尝。我喜欢和当地的居民聊天,不仅能听来很多风土民情,在聊天中还会有不大不小的意外收获。

住在招待所附近的一户居民,祖孙三代,爷爷非常热情好客,我们和他聊天。虽然只是萍水相逢,但他拿出了很多自制的食物来招待我们。老人家经常会讲起他小时候的喀纳斯,最重要的是他提起了”圣泉”这个地方。老人家的描述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寻找圣泉也成了我当年做的比较疯狂的事,现在想想可能因为当时年纪太小,对任何未知的东西都抱着一股极大的热情。当我听说了这个圣泉的传说之后,二话没说就把它提上了日程。

圣泉是当地人非常信奉的一处泉眼,经常会有人步行前去朝拜、许愿。为了节省时间,老人家把他家的马借给我,还让他的孙子给我充当向导。小孩子名叫艾尔肯,因为他头发卷卷的,所以我喜欢叫他小卷毛。

共 2 条评论

  1. 小卷毛说道:

    真可爱让阿姨揉揉~

  2. 匿名说道:

    秦四眼怎么改口了?原来叫掌柜的。胡爷。现在竟然叫–老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