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江城水寨(1)

天下霸唱、御定六壬2015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再次醒来,周围一片浑黑。脑袋疼得出奇,我甩了甩头,用手捂住太阳穴慢慢地起身。我努力回忆发生的事情。只记得之前在阳山上寻找大金牙,然后碰上了无面长爪的食人兽,再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实在无法回忆起来。我想起身,用手臂抓住旁边的围栏一撑,不想脑门忽然撞上了硬物。疼得我本能地一缩,没想到屁股底下跟着一颠,全身一下子失去重心摔了下去。这时,一道强光猛地射了进来,我捂着眼睛反应了好一会儿,只见一个人影在外边冲我笑了一下,随即说道:“老胡,你要是再不醒,我们可准备好就地掩埋了。”

开头,我还以为是胖子。转念一想声音对不上号不谈,这小身板似乎也不可能是那熊小子。此时,我身下又传来了激烈的晃动。那家伙脚下一扭,摔了进来,差点没把老子压死。我一看凑在我面前那张脸,大骂:“四眼你闲得慌!这什么破地方?”

秦大律师似笑非笑地掀起我的裤腿,指着包扎好的伤问:“忘记了?你当时疼晕过去,在阳山?”我点点头:“后来呢?这什么地方?”

秦四眼伸出手一拉,挂在我们面前的黑布帘子一下垂了下去。绿油油的山间梯田顿时扑入眼眶。我这才发现,我们此刻身在一节简易的车厢之中,由两匹高头大马牵着正在山道上前进。我正纳闷儿怎么跑到郊外,一只虎皮大猫慢悠悠地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蹿进车厢之中。我认得这是林魁那只虎犊子,心说他怎么也在。果然,一阵马蹄由远及近,林大夫的脸很快从车窗处探了进来。他笑嘻嘻地将握着缰绳的手一拱:“胡爷这一觉可有两天了。叫小弟好生想念。”

我被这俩弄得脑袋里一团乱麻,好在四眼比较够意思,他指着车外说:“咱们已经进滇了。你睡了快一个星期了,期间半醒半晕,一个劲地说要找Shirley杨他们。我本来是准备等你伤好了再上路,但南京那边的盘查越来越紧,再不走只怕会被困在里边。我和林大夫商量了一下,正好铺子里有一批医疗物资,是要送进云南支援贫困地区建设的,咱们正好搭了一个顺风船混出来了。今天早上刚换的马车,现在离江城还有半日的路程。”

想不到在我昏迷期间发生了这么多变故,我忙问他阿松和大金牙的下落。这两个倒霉催的,大金牙被巨石压断了肋骨,如果及时就医,应当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草堂伙计阿松却是活生生地从我们面前消失了,只怕……四眼紧了下嘴角,看了林魁一眼便不再说话。林大夫却对我笑道:“各人命数自有不同,胡爷犯不着替他担心。店里已经派人去寻了,要是真没了,只能怪他命贱。”

”话不能这么说,阿松兄弟要不是为了帮我们找人,怎么会遇到这样的麻烦。如果他出了事,这个责任,自然是我的。”我生平最讨厌有人宣扬那种高低贵贱的命数之说,见林魁居然如此评论阿松,心里顿时不是滋味。本来是打算好好教育他一顿,端正他那股子迂腐的封建大家庭观念,却被四眼生生拉住了。他劝我说咱们人生地不熟,连胖子他们的影子都没摸到,要是与林家的人顶起来,对我们没有半点好处。

我心知他说的是个理,毕竟是林家自己折了人马,说不定林魁只是心中记恨故意拿这话堵我也未尝可知。我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转移话题,随口问了一句我们现在的位置。林大夫回答说:“昨天在昆明卸了一批货,现在准备去江城。再往下走是苗区,到了抚仙湖附近,汉人就不方便进了。江城是入苗之前最后一个杂居点,我也只能送这么远。”

四眼接过话头:“我们在昆明的时候打探过Shirley杨的下落。她用五鹤荷包在各大药房都留了口信,说胖子性急等不得我们,两人已经起程去了江城拜访那位老前辈。这是两天前的口信,赶车的师傅说,天黑前就能到江城,我们用不了多久就能与他们会合了。”

我回想起当初薛二爷口中那位弄蛊的大师,只知道此人是苗家出身,似乎因为一件无头悬案得罪了当地权贵所以被撇出了苗寨。此人虚长薛二爷他们一辈,因为生得一双有白无珠的瞎眼,所以道上的人都唤他”白眼翁”。薛二爷离开国内已有些年头,他托人多方打听,得知白眼翁尚在人间,目前蛰居抚仙湖附近。所以才叫我们几个自行探访,虽然不一定能查出神秘老头的身份,但以白眼翁在蛊物方面的学识,必定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的线索。虽然在南京遭遇了诸多不顺,可既然已经入滇就不能再沮丧下去。我为自己鼓了一口气。四眼看出我心中郁闷,安慰道:“这两天发生的也不全是坏事,至少大金牙目前已经安全了,买卖玉石的证据咱们也有,我已经托国内的同行起草此事。等一切都安排好了,咱们再回去翻案。眼下咱们急不得,路要一步一步走,饭得一口一口吃。你我都知道事情背后有内幕,除非狐狸不吃鸡,否则迟早露出尾巴来。”

我没想到回了一趟国,四眼的语文水平居然会得到如此高的飞跃,连比喻都学会了。我一下子被逗乐了。我说睡了这么久,身体都锈了,得抓紧练一练,起身将赶车的师傅喝住,自个翻身上马。一旁的林魁忙叫我小心,说后面一节车厢里都是高档药材。我说咱当年插队,天天给生产队赶马运草,属于熟练工。看着四周广阔的天地,呼吸着山野间的新鲜空气,我一下子浑身是劲,抖了抖将近一个星期都没活动过的骨头,马鞭一挥,一下子蹿了出去。天高地广任我翱翔,心情格外舒畅,没多大工夫就听林魁急切地呼喊,和着山风在我耳边响起:“胡爷,你跑反了,那边是悬崖!”

滇池境内多丘谷沟壑之地,即使是改革开放的今天,当地还是有许多地方是人类足迹无法抵达的。不说远的,就拿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江城来说,汽车大巴之类的交通工具是无论如何也进不去的。这里的民风还维持着百年前的自然风貌,货物全靠沿境的马帮,用马驮,用骡运,走上百十里的山路从外面运进来。如果怕山路险峻频出篓子,也有别的法子,那就是走水路,从澄江出发,过了抚仙湖就能进入江城水域。不过听赶车的师傅说走水路一来耽误时间,二来抚仙湖附近流传着不少骇人听闻的民俗传说。所以大多数时候,为了保险起见,行商走路的各地买卖人还是更愿意雇用马帮的”马腿子”运货。至于像林家这样自己配马队的大户商铺,又另当别论。

一路上,我们三个讨论了一下大致的行动计划。林魁说,江城地区鱼龙混杂,过往商贩密集,想在这个地方找人,特别是胖子和Shirley杨这样特征明显的外来人并不困难,但是我们所说的那个什么”白眼翁”他从来都没听说过。照理说此人来头不小,如果真是在江城,那他的名号肯定早就顶上天了。这样一看,此人很可能不是江城的常住居民。

”最要命的就是他住在苗区。”林魁解释说,”过了江城往东,就是抚仙湖地区,那里是苗人的地盘,外人很难深入进去。你们要找的老头子要是住在那儿……我的马队可进不去。”

我说:“怎么天底下还有林大夫去不得的地方?你们草堂不是常往苗区运药吗?”

”想入抚仙湖地区,只能雇专业的马帮带路。他们常年混迹此地,马帮里头有苗人也有汉人,还有其他少数民族的跑马人。居民对他们的戒心相对比较少,稀缺的生活物资也全靠他们走马换货来运,所以在多民族混居的抚仙湖地区,各大马帮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就连我们林家,想从苗人手里换白药,也得通过马帮来交易,让他们从中抽成。”

我一听如此麻烦,就问林魁可有相熟的马帮。他说有是有,不过人家常年在外边跑生意,江城不过是一个小据点,能不能碰上还得看运气。秦四眼做事总爱把前路铺顺当了再走,一听情况可能与设想中不一样,又开始犯嘀咕,跟个老妈子似的问这问那。我说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大律师你愁什么,说不定Shirley杨他们已经找着人,现在正江城三缺一,等我们过去搓一盘呢!咱们也许根本不用深入抚仙湖也不一定。没想到他信誓旦旦地说:“跟了你这么久,我早就想明白了。只要跟老胡你沾边儿的,事情没有简单,只有麻烦。”

我本想反驳一下他毫无根据的反动论调,可仔细一想,一路下来似乎真与他说的没差。心中不禁郁闷,希望这一趟去江城能够一步到位,别再出什么岔子。

当晚我们就进入了江城水寨,云南这地方,山多水广,风景一等一的好。江城虽在名义上是座城,实际上却是常住人口不足万计的水寨。此地地势低洼、四面环水,寨中的水道桥码远比旱路多出数倍,尤以中央水道十八湾出名,又名”去马湾”。我们的马车到了这里也只好留在城外驿站之中,货物也全都换做船运。用当地的话来说叫”道无骡马,水中飞天”。意思是说,在江城寨内走陆路根本没有前途,只要入了水,连天上就能去得。虽然有点言过其实,可只要亲眼见过当地繁荣的水道文化,就能明白此话绝无无中生有之虚。

当地的乡绅听说林家草堂的大少爷亲自送货,早就准备好了香船在十八湾的入水口接应。我们跟着林魁身后被一大群人前拥后捧着上了油光可鉴的龙头香船,心里着实吓了一跳。敢情人家林大夫在少数民族群众心目中还是挺有地位的,也就我和四眼,天天在人家背后嚼舌根。

这条龙头香船长近十米,分了上、下两层,三间大舱,据说是寨子里迎接贵宾时才能祭出的法宝。虽是傍晚时分,可河道上灯火璀璨,密密麻麻的水上商船几乎要把河道占满。我站在船头,看见沿岸上稀稀拉拉的一路过来,不过二十来家小铺子,与繁荣的水上集会比起来,简直寒酸得可怜。由此可见,江城的水上文化绝非浪得虚名。

共 3 条评论

  1. 花花说道:

    阿松太可怜了吧,就这样消失了,闹心

  2. 匿名说道:

    超级好看

  3. 胡八一说道:

    走到那,毁到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