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铁马帮(2)

天下霸唱、御定六壬2015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林魁正在和一个马帮里的小兄弟聊天,我走上前去打了一声招呼。他指着那个小兄弟说:”他叫查木,老家就在月苗寨,这趟货,他只跟一半的路,然后回家省亲。你们只管跟着他走,人家可是月苗寨的小霸王。”

那个皮肤黝黑的小兄弟腼腆地一笑忙说:”林大夫你别乱说,你给俺娘抓过药,是俺的恩人。这两个大哥交给我,是顶放心的。”

我说:”林大夫,可真有你的,一下子给找俩保镖。”

查木说:”俺们月苗寨,是附近最大的苗寨,这次运货只从寨子外围过一过,你们要想进寨,没有本地人带路是绝对找不到入口的。嘿嘿,阿铁叔的名号虽然响,可入了苗区,还是俺小查木说了算。”

我深知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就顺势夸了他两句,半大的小伙子不禁夸,一下子就给我羞跑了。一想到林魁连入苗之后的向导都给我们安插好了,我又拉着他大谢特谢了一通,反正口水不花钱。

林魁摸着他那只虎皮猫淡笑:”我能帮的,也就到此为止。出了江城,我姓林的说话就不顶用了。那个杨老板不寻常,与他同路,胡爷还是小心为妙。希望你能早日与Shirley小姐会合。”

我想起阿铁叔与香菱的那番争执,最后还是决定不告诉林魁为好。又将调查阳山食人兽的事托付给他,叫他有空一定要去请教那位说书的老人。林魁满口答应,与我们几个一一道别,然后就折回江城去了。

秦四眼方才一直在队伍里到处走动,他见林魁离开,就急冲冲地将我拉到一处无人的角落说起了悄悄话。

”我刚才都问过了,月苗寨属于自治区,管事的是当地土司,虽然有乡公所,但是说话不顶事。还有就是杨二皮的货······”

我说你怎么什么事都打听,跟老妈子似的。他不屑道:”有些事,看上去小,关键时刻能要命。事先不调查清楚,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

”依我看,以后甭叫你四眼了,都改口,叫秦老师,多合适。”

”老胡,你严肃点。”

”秦老师教训的是。”

······

我见四眼要恼,忙岔开了话题,问他到底打探到什么消息。四眼兴致勃勃地打开了话匣子,在地上比画了一下:”咱们待会儿要翻的山,叫雷公岭。顺着山路走,明天下午就能到月苗寨的边界线。马帮里的人跟我说,当地除了月苗寨,还有五六个大小不等的城寨,其中会用’药’的师傅不在少数。”

我点点头,如果真像四眼所说的,苗寨中有用”药”师傅,那Shirley杨和胖子必定就是冲着那些师傅去的。小赵说Shirley杨和胖子是两天前出发的,按路程推算,理应早就到了当地,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我们要见的那位”白眼翁”。我又问四眼,有没有打听到白眼翁的下落,他摇头:”说来也怪,马帮上上下下问了个遍,这个名字他们连听都没听过。我现在开始怀疑,薛二爷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或许那位师傅根本不在云南。”

”你这不是扯淡吗,人要是不在云南,那咱们这些天做的不都成了无用功。薛二爷又没痴呆,忽悠我们几个满中国跑,好玩还是怎么着?”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毕竟半个世纪过去了。不管白老先生是搬家远迁还是撒手人寰,那都是情理之中的事。说不好就正该我们命不济,白跑一趟那也怪不得别人。只是一想到可能就此失去调查神秘老人的线索,我心有不甘,主观地不愿意承认这趟云南之行落空的可能性。

这时,空地上的马匹接二连三地发出嘶鸣。我们跑过去一看,原来是阿铁叔在组织手下,将货物抬上马。别看这十口箱子个头大,却难不倒劳动人民的智慧。他们将马匹前后相连,然后用绳索将重物固定在两匹马之间,又用竹竿撑在货箱底下,一左一右,各派一人去抬。我问阿铁叔为什么不将两匹马并排同行,不比这样方便许多。旁边的香菱扑哧一笑:”一看你就是没进过云贵山区的城里人。雷公岭是盘山道,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两匹马并行那不是找死嘛!何况两匹马之间的步伐各不相同,你那个法子根本行不通。”

”上面的路居然那么窄?”我不是没见识过天险栈道,只是看着这些高头大马和沉重的货物,实在不明白他们要如何翻山。杨二皮在我旁边冷笑了一声:”后生仔,行船走马七分险,我们做的买卖,不比你在地底下安全多少。他们既是吃这碗饭,自然有办法把东西运过去,用不着你在这里杞人忧天。”

我虽不服杨二皮这副趾高气扬的神气劲,却对马帮众人的本事刮目相看。也难怪姓杨的死皮赖脸求着阿铁叔帮忙,在无法使用现代化器械的深山陡崖中运送如此庞大的货物,的确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天底下,除了常年跑走在茶马古道上的马帮,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接这个活。

一盏茶的工夫,十口大黑箱子全都悉数安置完毕。阿铁叔叫人给我和四眼各牵了一头骡子。

”胡老弟,别嫌弃这骡子。咱们马帮里的规矩是马比人贵。马匹只能用来驮货,平时是不能骑的。你看看其他人,肩上还要扛担子呢!我看你们不像常走道的人,这两匹骡子上扛的都是野营用的帐篷,要是走累了,你们骑一段也无妨。”

我看了看从身边走过去的马帮子弟,果然一个个背上都扛着一顶巨大的包裹。连香菱那丫头身上也捆了一只半人高的箩筐,里头堆满了地瓜之类的干粮,神气活现地从我身边跑了过去。

杨二皮乘机奚落道:”你们这些现在的年轻人可比不得我们当年。你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待会儿要是跟在队伍后边拖了后腿,别怪老子到时候一脚把你们踹下山去。”

”不劳杨老板费心。我胡八一好歹是真刀真枪从战场上下来的。倒是您老,待会儿要是闪了腰、扭了脚,可别嚷嚷。”

我将手中一匹灰毛骡交给了四眼,然后追上香菱,从她背上抢过了箩筐。好家伙,感觉比山还沉,两根纤绳压在肩膀上,扣得人皮肉发麻,真不知道她一个小丫头平日里是怎么背着它翻山越岭的。这时候,队伍最前头传来了一声清脆的锣响。

”开阀,走道!”

阿铁叔雄赳赳地一声吼,整个队伍爆发出一股响彻云际的呼应声。我、四眼,还有目的不明的杨二皮等人,就这样跟随着阿铁叔的马帮,朝向充满神秘传说的抚仙湖地区开始前进。

共 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胡八一已经不是那个胡八一了

    1. 匿名说道:

      同感

    2. 说道:

      他金盆洗手了

  2. 匿名说道:

    感觉跟前几部不一样了 味道变了

  3. 匿名说道:

    不如以前好看了,剧情好无聊

  4. 胡司令1说道:

    名 纯

  5. 胡八一说道:

    我变了

  6. 匿名说道:

    老胡感觉变的怕事,胆小了,也不明白蛊都拿出来了还追人家干嘛

  7. 死胖子说道:

    我要结婚了,当然要收心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