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章 · 3

阿耐2017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夜风徐徐,樊胜美当然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说什么都要将车窗洞开。安迪开了会儿就忍不住嘀咕了,“今晚拿大灯晃我车的特多,怎么回事。”

“双美同乘,男人肾上腺分泌激增了呗。”

“有道理,你旁边那辆福克斯已经跟了我三个红灯。他们最终目的是什么?”

樊胜美不禁一愣,这算什么问题,“他们当然想证明即使你车比他们好,可他们有技术,他们就是比你强。压你一路之后,捕捉可乘之机,看能不能将你勾搭上。”

“哈哈,樊姐你真不愧为资深HR,他们的小心思都逃不过你的法眼。都什么智商,穷现。”

“是啊,脑袋空不要紧,关键是不要进水。喏,那个灰色车,里面四只进水脑袋恨不得都伸到我们车里。”

“哈哈哈哈,樊姐我真佩服你死了。等下我有问题请教,总算找到合适的师傅了。”

樊胜美听来听去,觉得这个智商绝顶的安迪不是在笑话她,可她总觉得有点儿心虚,不免谦虚了一下,“要不是看见这群发春的猫儿,我还真忘了世上还有荷尔蒙什么的俗事儿。你别佩服,我快羞愧死了,有事儿我们商量着办。”

安迪听樊胜美说话,就忍不住地笑个不停,她想不到有人还能把中文搅和得如此通俗好玩。而樊胜美则是绞尽脑汁地想出一个门口有停车场的吃饭地儿,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像女王一样地登陆餐厅了。这地儿高贵,一点儿不比吃神户牛排差,可是,这个钱樊胜美愿意花。

果然,哇,这种感觉太好了。不是跟着男人来,而是两个独立的女人,樊胜美收获到了无数截然不同的注目。于是樊胜美越发矜持。她当然不会点安迪说的什么炒面咕咾肉,她要找既对得起她的荷包,又对得起今夜的菜。她当然好生费尽思量。安迪将点菜全权委托出去,拿出手机上网。果然,在她混了好几年的网站上,她看到下班时候发出的站内短信的回复。但等安迪抬头,却见一个男子微笑着站在樊胜美身边。

樊胜美熟络地与那男子嬉笑几句,最后说句“我等会儿去你们桌敬酒”,男子便微笑离去。安迪只是旁观,这种场合她见得多了,不过她意外发现樊胜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HR做得很漂亮。樊胜美则是等男子走远,就笑道:“蹭你跑车的光,以前那老兄看不上我,现在一个劲儿旁敲侧击问我是不是跳槽了。”

安迪笑笑:“跑车是问别人借的,我也是借光。大多数人缺乏独立分析能力,总是需要外在的附加符号才能让他们作出所谓的判断。”

“别人是指刚才给你手机短信的那位吗?我看你笑得好开心。什么时候拉出来聚聚。”樊胜美本能地避开讨论抽象的人性问题,而直奔八卦。

“车是老谭的。手机上的是位网友,网名叫奇点,我们在一个科幻网站认识。我和奇点都不是活跃人物,但我留意到奇点只要一发言我就想笑,奇点这个人很幽默,于是我开始关注ta,整整默默关注一年多,期间并未搭话。”

“我可不可以将此看作暗恋。”

“我连奇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今年初,在一次论坛有关虫洞的争论中,我忍不住用我的知识与人辩论,奇点每次都在我发言后面加分和引用表示支持,ta的知识水准可能不如我,但也很不错。此后我感觉奇点开始关注我……”

樊胜美好奇地问:“你有没有表明性别?”

“我在论坛注册时候选择的是男性。一般混那论坛的以男性居绝大多数。我们经常有站内短信来往,这回我因为回国,换手机,工作又很忙,好几天没上网,奇点前天来站短,问我怎么消失了。我今天下午有空了才看见,就告诉ta我回国了,目前在海市工作。刚刚ta回复,给我一个ta有空的时间表,请我选择时间,ta请我吃饭。”

“不,不,你回避问题,我问你的是,你为什么看着手机笑得那么甜。”

“我喜欢奇点的风格,干脆利落。”

“喜欢风格,不是那种笑法啦,安迪,你实话说吧,你在暗恋。”

“不会,哈,怎么可能,我连奇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我没那么花痴,不,我不是花痴,这太滑稽了,怎么可能。”

樊胜美原本只不过是起个哄,寻个开心,却见安迪反应如此强烈,而且,看得出安迪不是害臊,而是一脸严肃紧张,她心里很奇怪。“我跟你开玩笑啦。这么巧,既然奇点也在海市,不如见个面,吃顿饭。”

安迪却是犹豫了好久,才道:“我大约感觉奇点是男性。你说,我这么去见一个男网友,会不会很花痴。”

樊胜美仿佛看见安迪心中鹿撞的芳心,“这怎么叫花痴呢,你们在网上认识少说两年,经常文字问候,几天不见会询问,这就是朋友了,网上朋友与网下朋友有什么区别,与花痴有什么相干呢。喂,你怎么了?”樊胜美见安迪猛灌茶水,又兼深呼吸,似乎呼吸困难的样子,慌了。而安迪则是伸手示意她少安毋躁。

过了会儿,安迪放下茶杯,叹了声气,“我确实心怀不轨,我有把握奇点是男的,我心中雀跃着想见奇点,这不是花痴是什么?”

“这叫花痴?安迪,你就是跟我说你暗恋奇点两年,我都不觉得这是花痴,我反而觉得好回肠荡气。”

“真的?”

“爱一个人,能叫花痴吗?”

“可是看见几个文字就爱上一个人,不叫花痴叫什么?可能……可能我有花痴基因。”

樊胜美刚想笑,却看到安迪虽然脸上故作镇定,眼睛里尽是慌乱。樊胜美奇了,一时不知所措。安迪见此叹道:“我这就回站短,我最近没时间。”

樊胜美愕然看着安迪飞快在全键盘上打字,心里泛出丝丝疑问,太不正常。等安迪发出站短,两人一时闷声吃菜。但很快有站短回复,樊胜美忍不住问:“是什么?”

“手机号,和一个QQ号。我没QQ。”

“立刻去注册一个,手机号倒暂时可以不给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