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章 · 2

阿耐2017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安迪是邱莹莹之外,第一个见到白主管的人。她驱车出门停在红绿灯前,见邱莹莹与一个年轻男子几乎是粘贴在一起,也是等绿灯。两人态度太过亲密,旁边行人纷纷侧目。安迪看看那个年轻男子,长得白白净净,斯文儒雅。看两人的姿势,倒显邱莹莹更加主动大胆。安迪等到绿灯亮,就驱车离开,并未打个招呼。她不喜欢邱莹莹。

到了论坛会场,登记签到,有人送上鲜花扎的胸花。安迪签完字起身,双眼正好正对胸花,不禁失色,连退三步。但她随即稳住,微笑道:“对不起,我严重花粉过敏。谢谢你们的胸花。”她像绕过地雷阵似的躲开胸花进入会场。会场内当然也是到处的鲜花,安迪只能视而不见。这是个行业性的论坛,安迪即使才回国,可因这个行业不少高管是与安迪差不多的海归,彼此多少有点儿熟悉。先抓一个最熟悉的,而后就像曲筱绡说的,朋友介绍朋友,朋友帮助朋友。谭宗明是块招牌,安迪自己又何尝不是,扛着招牌的人是很容易打入社交圈子的。就像京剧舞台上的将军,背后旗帜插得越多越高,亮相便俨然舞台的中心。

一会儿主持上台,大家归座,安迪便掏出电脑搁腿上。她听这种会议一向一心两用。等连上网络,她问旁边朋友,怎么开通QQ。朋友有MSN而无QQ,但记得QQ来自腾讯。安迪顺藤摸瓜,下载安装开通阅读使用办法。最后,挖出记忆中的那串数字,启动查找,添加好友。然后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虽然开着QQ,可屏幕上并无其他变化。显然,可能奇点并不在线。

中午,新老朋友合一个包厢吃饭,因时势风云跌宕,大家趁机交换意见。一顿午饭整整吃了三个小时,比论坛时间长出一倍。安迪吃完回到车上,不急着上路,忍不住先打开电脑查阅异动。依然,QQ无动于衷。安迪不禁急躁,挥拳揍了旁边车椅一拳。却又偏偏不肯拿出手机,给奇点哪怕发一条短信。

樊胜美无聊,打电话呼叫朋友,可她这年纪的朋友大多已有家有口,周末没人陪她,她只能背上包一个人出门扫街。

22楼唯有关雎尔呼呼大睡。睡到中午,关雎尔被窗户透进的亮光吓醒,以为是上班耽误,等跳起身冲到厨房,才想到今天是周末,于是捂着胸口感受了好一会儿擂鼓般的心跳,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曲筱绡就没这么好命,她下车被迫清醒,强打精神与朋友们一起吃大闸蟹,结识陌生人。她都吃不出大闸蟹是什么味道,却没忘记付钱买了一竹箩大只的,回去送给安迪与关雎尔以示感谢。自然,这些事儿不需要她动手,她只须娇滴滴地坐着动动口,姚滨会帮她将一切办妥。姚滨是她回国后玩得最好的男朋友。

一帮人一直在湖边玩到太阳西下,才蜂拥回城,又聚众搓了一顿晚饭,才各自分头夜生活。曲筱绡让姚滨送她回欢乐颂,她是说什么都撑不下去了,即使夜色才刚展开魅惑的身影。

周末下午街道拥挤,安迪应约,开了半天车,才来到谭宗明的家门口。即使有谭宗明亲迎至门口,亲手打开大门,她依然不依不饶,“有谁,嗯,住得这么偏远,将大好生命光阴虚掷在四只车轮子上?”

谭宗明但笑不语,指挥安迪将车停到车库,然后才发出反击:“你确定你走的远路当中没包括一大段冤枉路?”

“除非开空车在前面领路的出租车司机骗我。咦,你已经到手Panamera?换给我,现在这辆小白太高调。”

“妹妹,看看尾巴上的turbo好不好,我的车哪辆不是高调的?存心想拐我新车,好歹编个好点儿的理由。”

“我新认识四个小朋友,GT2装不下,非借这辆Panamera不可。不然下一秒钟翻脸。”

“真是升米恩,斗米仇啊。自己找钥匙,恨死,这车运来我自己也才开了两回。我们后院等你。”

安迪哈哈一笑,钻进车里拔钥匙。但钥匙到手,却是坐在椅子上深呼吸了好几口,才起身钻出。沿青石路转到后院,见漂着两只白鹅的池子边已有另一个中年男人就坐。谭宗明介绍这就是他的老友,帮安迪打听弟弟消息的严吕明。严吕明与安迪握手,第一句话却是:“我料到你应该是美女,果然是。”

安迪笑对谭宗明道:“老谭,你没详细向严先生介绍你我关系。”

“我认为老严这么想也没过错,除了未婚妻,你说谁敢在我车库如入无人之境。”

安迪冲严吕明笑道:“我刚问老谭借了辆最新到货的车,目前此车痴与我有仇。有统计数据表明,老谭喜欢的美女类型不是我这种。尤其是对老谭这种中年男,统计数据往往比嘴巴更可靠。”

严吕明道:“统计数据也表明,贸然插入男女之间对话往往会怎么死都不知道。我们言归正传。我这一个月亲自去安迪小姐老家实地调查,发现那边年轻男子出门打工居多,近几年即使户籍留在原地,但人口早已遍布沿海各地。我抽样作了几个调查,发现找人成本天价不说,而且许多人除非犯事上通缉网,否则一辈子都不可能找到,也不可能回归老家。因此我觉得寻找你弟弟的任务我完成不了,非常惭愧,特地向你当面道歉。”

安迪愣住,第一反应是看向谭宗明。谭宗明摊开手,“老严刚才详细跟我说了他这一个月做的事,即使成本可以忽视,很多实际问题也无法解决。除非老天给运气。不过老严这回亲自去不是无功而返,他搞清楚你的身世,而且还有你很遗憾一直不知道的生日,我让老严自己跟你说,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安迪再次愣住,好一会儿才道:“我掩耳盗铃了,严先生这么兴师动众地帮我找弟弟,其实我早应该清楚你能发掘出我的身世。老谭别回避,你以前总说我古怪,你今天听了就会明白。”

“如果你不希望过去的事被翻出来,我可以保证这件事到老严嘴边为止,不会再外传。我也不会问。有些事情未必非弄清楚不可。”

安迪又是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也想弄明白,我心里很多疑问待解。老谭,你说的,脑袋太好用,记住太多婴儿时期的事情,反而受累。请严先生知无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