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章 · 1

阿耐2017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自从22楼住满了人,樊胜美深情关注的人口就翻了一倍。尤其,在如此不同寻常的周日清早,整个2202室弥漫着不同寻常的气氛。等樊胜美睡足懒觉起床,发现不该出现的邱莹莹目光呆滞地在屋子里晃,而该睡懒觉的关雎尔却不在家,不知去了哪里。想到昨晚打的赌,樊胜美心中猜测万千。

她煮快速面的时候,邱莹莹终于晃过来,樊胜美立刻抓住,问道:“小关这么早去哪儿了?你看见没有?”

“她抽风跑步去了,说是要向安迪学习规律生活。两人一起跑出去的。”

“什么,这个瞌睡虫改性了?真够狠的,小关有出息。你呢,不是今天有约会吗?”

“他半夜来的短信,说今天要帮一个朋友搬家。我忽然觉得无事可做。”

樊胜美愣了一下,“你不如看注会考试书吧,恋爱谈得都荒废考试了。”

邱莹莹不好意思地笑道:“可是……可是心不在焉呢。他那朋友真是的,也不说提前通知,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樊胜美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差。此时关雎尔精神抖擞地从门口进来,樊胜美就岔开了话题,“小关,不是与安迪一起锻炼吗?安迪呢?”

“她比我早回,说是有个讲座要去听。我在公园周围巡视一圈,吃完生煎包子才回。安迪说得没错,锻炼让人一整天神清气爽。”

邱莹莹道:“你干脆做安迪的跟屁虫得了,以后不要叫安迪名字,直接叫她偶像。”

“今天怎么回事,脾气这么冲,我昨晚没偷吃你那份大闸蟹啊。”关雎尔不由得看看樊胜美,又不便明说,否则太有挑拨离间的嫌疑。“樊姐,今天做什么去?”

“与女友一起去上陶艺课,你去不去?”

关雎尔动摇了一下,“呜呜,还是不去了吧,昨天偶像推荐一本书给我,我得找来看看。等一年实习期过,我再玩吧。”

“好孩子,我晚上吃饭再喊你一起。总归是周末,还是要稍微娱乐一下的。小邱跟我一起去吗?”

“陶艺课,要钱吗?贵不贵?”

“不便宜,而且一堂课听不到什么。得了,我们晚上一起吃饭,不知道安迪和小曲有没有空一起吃。妹妹们,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我吃完快速面就出发了。”

“没有了。”关雎尔跳回自己的房间,换掉衣服打开电脑。而邱莹莹郁郁地看着关雎尔的行动,等关雎尔戴上耳机,她才轻轻问道:“樊姐,他……半夜短信这么突然,会不会是另有女朋友找他呢?”

樊胜美这才能提出忠告:“俗话说,礼多人不怪,妻多很痛快。男人,不可不防,也不可乱防。分寸需要你自己用心观察,仔细把握。是不是你白主管平时女友比较多?”

“我……我不知道,可是他说心里只有我,说是从我进公司就一直关注我。可是……可是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心里这么慌。”

“那也别太疑神疑鬼了,明天见面问问再说。好好看书去吧,找点儿事情做,分分心。”

安迪听完讲座,想到曲筱绡的新公司办公室就在隔壁大楼,听曲筱绡说,今天往办公室里搬家具。她就打电话问曲筱绡还在不在办公室,要不要一起吃中饭。曲筱绡说她正请帮忙的朋友们在楼下鱼庄吃饭,味道不错,不如一起来吃。安迪不高兴跟曲筱绡的朋友一起吃,但既然那家鱼庄味道不错,而且就在路边触目可及的地方,她就信步走了过去,打算单独开一桌吃饭。

她见到了曲筱绡,她更惊讶地看到,在帮忙的曲筱绡朋友当中,还有一个白主管。而曲筱绡对她诡谲地一笑。安迪翻个白眼,转身就走,没让白主管看到她。她不高兴蹚混乱的男女浑水。

然后,安迪便不知该去哪儿了,她不懂中餐。左右看了会儿,去熟悉的KFC买一个汉堡吃。很快曲筱绡的电话便进来。“安迪,嘻嘻,果然大拿作风,对我这种小手段理都不要理。还在附近吗?我办公室已经搬好,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欢迎来参观。我太开心了,从这一间办公室开始,我做老板了。”

“我已在车上,以后有机会参观。”安迪坐在草坪边晒着太阳吃汉堡说电话,挂了曲筱绡的电话才回车库取车回家。她的回家线路是先到欢乐颂小区,不停车,从小区门口出发去超市。没办法,她是个路痴,若不是如此折腾一下,她找不到超市的路。

曲筱绡好生失望,本以为安迪会热心与她切磋有关白主管的绯闻,可人家不闻不问到底,她就没趣了。她心有不甘,回办公室收拾了半天,大小姐难得一天里面做那么多体力活,累得心烦意乱,心里便促狭了一下,将手机拍的照片群发给2202三位租客。照片上是办公室大功告成时候,大伙儿的合影。有曲筱绡,当然也有白主管,而且曲筱绡又是妖袅多姿地与白主管若即若离。然后,曲筱绡咯咯笑着关机,苦读英语。等她爸上来视察时,曲筱绡正将英语背得痛苦万分,丢三落四,她很不明白,她那么好的脑筋怎么遇到英语就卡壳了呢。当然,曲父是不可能知道女儿苦中作乐,安排了一个红粉菲菲的插曲作为痛苦工作间隙的调剂。曲父只看得到女儿在拼命地努力:新手上路,进度出乎预料,成果也可圈可点,水平显然好于他前妻的两个儿子。

曲父当然不可能放女儿一个人上路,他勉强将胖胖的身子将就在不舒服的转椅上,将转椅坐得嘎嘎作响,这样他就可以与撅着嘴巴,仿佛随时可能尖叫的女儿非常平等地对话了。这是父女俩第一次就工作问题平等对话。曲父知道他非如此,不可能换来女儿听取他的意见。

曲筱绡将彩信的事儿完全扔到脑后,她有要紧事需要处理。在她爸的建议下,她在电脑上做出行事历。何时与GI展开正式对话,对话之前需要准备什么材料,对话时候她需要争取一些什么内容,对话之后分两种情况,成了如何,不成又如何。一边列表格,曲筱绡一边脑袋发晕了,以为主持公司是简简单单的事,一个GI项目能闹到哪儿去,可被她爸一解剖,她发现,事情好多,作为一个小老板,连机场接送订票订房都在她的工作范围之内。她起码在可预见的半年之内,没时间好好玩了。作为一个新手,她可能必须每天工作,而且是加班加点地工作。

工作讨论完毕,曲父看看女儿略显呆滞的眼睛,小心地问:“你看看你需要多少人手,尽管跟爸爸说,爸爸派最得力的给你。”

“最得力的,好比派王副总这样的大拿来我这儿屈就当小业务经理?然后在我这儿拿几千块工资,而你暗中每月补给他们大头工资?”

曲父笑道:“这个,可以有。”

曲筱绡柳眉倒竖,一拳捶桌上,“啊,原来我闹独立,一个人这么多天做了那么多事,连觉都顾不上睡,你还没跟我当真?你们是不是都以为我跟你们撒娇玩花样?”

曲筱绡虽然只是短短一声尖叫,曲父早已条件反射将耳朵捂上。“爸爸不是这个意思,但创业难,难就难在第一步。爸爸希望你的第一步走得稍微顺利一些。一样可以达成目的,为什么不走捷径呢。”

“我读书时候你怎么不说,一样可以毕业,为什么不考试偷看走捷径呢?”

“工作与学习不一样,工作是需要团队配合行事,读书只能靠你自己。工作上,你未必需要样样都懂,什么都拿得起来,你只要懂得怎么指挥就行。”

“对,他们都能在你的暗示下什么都做好,而我貌似管得很艺术,可以像个管理大师一样,不出现在办公室,大家依然将事情做得井井有条……臭爸,我不要你插手!除非我提出要求。我问你一句,GI如果被我搅黄了,对集团影响有多大,除了我问你的两百万借款作废,还有什么其他影响?”

“影响当然有,好不容易才说服GI与我们合作,目前只差临门一脚。如果最后被你做黄了,这块利润将会被其他公司接手。但要说伤筋动骨,还不至于,只是非常可惜。”

“那就好。拜托你别再装出一脸怕我败家的样子来了,至于吗?我心里有底,再折腾也败不了家。那么我会放手一搏。”

“爸爸……像今天这样地过来关心一趟,了解进度,可以吗?”

“你不用来,在公司你是老大,我会随时向你汇报。我现在提第一个要求,给我一个会计,小会计就行,能相信,别卷了我银行里的钱跑掉,我付得起工资。第二个要求,以前跟GI的是谁,来我这儿兼职。当然主要的事情还是我做,我只是不想让老外发现这儿的人怎么忽然全变了,太突兀。”

“行行行,你这两个要求都很在理,爸爸听着放心不少。虽说这是在公司,但是你可以随时跟爸爸交流工作,有什么想法立刻……”但曲父看到女儿脸上浮现不耐烦的神情了,往往这种神情超过三分钟,就有尖叫随之而来。曲父赶紧嘴巴急刹车,做个识大体顾大局的老爸。但不说话,并不意味着曲父不做事。他决定背着女儿,在权限有限的人手安排上下足功夫。

而曲筱绡,则是当作不知。

曲父告别时,看着有限面积的小办公室感慨万千,仿若看到自己当年胼手胝足开创事业时候的情景。再低头看撅着嘴的女儿,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筱绡,你的性格很像爸爸,爸爸很看好你。”

“才不,我可比你狡猾得多。”

“狡猾很要紧,但狡猾要藏在心里,不能露在脸上。爸爸最初创业时吃够实诚的亏。”

曲筱绡在她爸爸围墙一般的背后翻白眼做鬼脸,她爸实诚?那狐狸精全是良家妇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