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章 · 2

阿耐2017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关雎尔一整天就关在自己卧室里,在线看书。她一会儿泡一杯速溶雀巢咖啡,一会儿泡一杯奶茶,还有可可,玄米茶,手边还有吃不完的零食。这些都是家里给她寄来的,家里的各种购物卡用不完,她在海市进超市却精打细算。因此妈妈每隔一个星期就给她快递一个大包裹,里面都是吃的用的很花钱的东西。

这种讲专业知识的书籍总是很枯燥,枯燥得关雎尔除了用排山倒海的零食填充之外,还得不时起身做做扩胸运动,要不然仿佛脑袋供氧不足:明明每一个字都认识,可串起来的意思却成了空白。她还不得不紧闭卧室大门,免得为了男友而变得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邱莹莹吵到她的学习。

收到曲筱绡短信的第一时刻,关雎尔就冲出卧室,与也是冲出卧室的邱莹莹不期而遇。两人手中都举着手机,手机里是同样的照片,仿佛经典的对暗号场面。关雎尔毫不犹豫地道:“甩了姓白的。”而邱莹莹则是同时大叫:“曲筱绡!曲筱绡!曲筱绡!”

正好此时,樊胜美开门进来,手里也是举着手机,一脸的惊愕。她早已料到白主管不是曲筱绡的对手,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曲筱绡竟然已经将白主管奴役上了。这得是何等深厚的狐媚子功夫。关雎尔见此奇道:“大家都收到短信?曲筱绡这是什么意思,向我们邱莹莹示威?”

“靠,曲筱绡关机!”邱莹莹恨不得摔了手机,可惜这手机是她自己的。“樊姐,曲筱绡这是什么意思。”

樊胜美顺手倒一杯凉开水给狂暴的邱莹莹,“苍蝇爱叮也得鸡蛋有缝啊,这世上多的是找个好老婆争取少奋斗十年的年轻男孩……”

“不是,他不是那种人,是曲筱绡故意要我好看,否则她群发照片干什么,她就是要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邱莹莹,要不你转发这张照片给白主管,请他解释一下,你先别激动,或许其中有误会呢。可能,帮朋友搬办公室,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雎尔忍不住给个自以为不成熟的建议,并不指望邱莹莹能接受。

邱莹莹一听,满怀希望地又拿起手机,可操作到中途,颓然中止。“他会不会怪我不信任他?”

樊胜美刚准备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可更让她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关雎尔很厚道地道:“或许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呢。只是白主管知道你有点儿小性子,爱吃醋,就不敢把帮谁的‘谁’告诉你,免得你想不开。可他总归是把搬家这件事跟你汇报了,一点儿没瞒着你。再说,你看照片上有这么多人呢,又不是孤男寡女。”樊胜美不禁对关雎尔刮目相看,以前总以为这两个小姑娘天天凑一起上下班,都是邱莹莹在拉扯着娇嫩的关雎尔,现在看起来原来主心骨长在关雎尔身上。

邱莹莹一听,果然脸色和缓起来。樊胜美抬眼,见关雎尔冲她使眼色,她就顺着往下说:“我看也是差不多,小邱别多想了,明天又要上班,你们一见面,不是什么误会都没了吗。”

“是啊,是啊,多大的事儿呢,我们都差点儿被曲筱绡调戏了,不上她的当。”关雎尔忙接着这话,“樊姐,你不是说晚上才给我们电话一起吃晚饭吗,怎么……噢,你就在附近晃悠吧,一看见短信就回来调停。”

“有你在,我担心什么。我是……唉,一个好久好久不联系的高中同学来海市出差,也不知他怎么打听到我手机的,说是见个面,吃个饭,叙叙旧。我只好早点儿回来了。”

“樊姐,你要是担心冷场,带上我吧,我反正没事,我今天哪儿都不去,谁叫我都不去,今天就申请陪樊姐。”邱莹莹愿意相信关雎尔的劝解,可依然忍不住赌气。

“樊姐怎么叹气呢?”关雎尔却细心地问。

“高中同学约的是希尔顿,害得我不得不回家换衣服。唉,折腾啊,老年人经不起折腾啦。”她顺手拍拍邱莹莹的肩,“够姐们儿。下次请你帮忙。”

其实,樊胜美的同学是这么跟她说的,“哈哈,老同学住哪儿,我去府上喝杯茶,再请你指点一个好饭馆,我们叙叙旧。”于是樊胜美特郁闷,她不仅没府上,而且她住的还是小黑屋。她怎么有脸请人上门。最要命的是,该男同学当年给她递过情书,每天上课总拿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盯着她的后脑勺,她却报以公主似的不屑。可人家现在住希尔顿,请吃希尔顿,今非昔比。樊胜美心里不断地打退堂鼓。

去?不去?后者,樊胜美可以给出无数理由,可是前者,去,却需要勇气。樊胜美对着镜子发呆。

关雎尔原指望樊姐回家可以帮帮邱莹莹,想不到最终还得她来小鬼当家。虽然邱莹莹一厢情愿地相信她的话,可邱莹莹到底是患得患失,拉住关雎尔胡乱猜测。

幸好安迪拎了两大包日用品回家,从门口看见邱莹莹蔫头耷脑,就问了一句“怎么了”。关雎尔代替回答:“我们三个刚刚都收到曲筱绡的短信,是一张照片,这个白……跟那曲筱绡在一起的……”

“哦,明白了,我中午下课在饭店遇见他们一伙,小曲请帮忙的男生们吃鱼头,小白也在。我没跟他们打招呼。怎么了?小邱不高兴男朋友帮别人忙?这么小气?”

“没有啦,我怎么会生气,只是小曲的短信发得不明不白的,太……太……”

“小曲玩性太重,说她长不大,她有些事情又挺精明。晚上说好了,我请客。樊小妹呢?”

“我在换衣服,哎呀,最近胖了,心一急这拉链怎么也拉不上……好吧,只好开门求助。小关帮帮忙。”樊胜美穿一件大红真丝连衣裙出来,衬得背后拉链没拉上的部分肤光如雪。

安迪一看,愣了一下,借口放购物袋,转身回屋去了。原来东方女人穿大红色真的很美,难怪东方的新娘子要穿大红嫁衣,也难怪她的妈妈……安迪胸口很闷,只得埋头做事,将两只购物袋里的东西分门别类放好。过了会儿,门口传来樊胜美的声音,安迪出去看,却见樊胜美已经换了一件金棕色的连衣裙。

“怎么不穿大红色的了?”

“悲剧,穿不进去,放弃。这件还行吧?安迪,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打赌赢了,我请客,没说的。你这资深HR看人眼光真准。”

樊胜美看看走廊,将门关上。“我一个高中老情人来海市出差,七拐八弯打听到我,今晚请我在希尔顿吃饭。然后呢,我怀疑他一定会坚持送我回家,至少在我家门口瞄一眼。我……我以前可是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要是被他看到我跟人合租……你理解吗?咳,我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理解。要不我请她们两个也去希尔顿吃饭,等会儿一起去,吃完,我们一车回来,就轮不到你同学送你了。”

“安迪,你太好了。可你的车子坐得下吗?”

“昨天刚换了一辆四门的,就是方便我们这么多人用。不过有条件,你得送我一份海市地图,上面详细标注好饭店地址,最好再标出主打好菜。”

“还有,最好多标出你办公室附近的饭店?我明天就着手。安迪,我们收拾收拾,赶紧出门吧。”樊胜美获得后盾,顿时一改此前的愁眉苦脸,变得神采飞扬,光彩夺目。

但安迪叫住她,“小邱与小曲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我们换个角度来看,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摆在你面前,一个是狐狸精一样的美女,家财不少,陪嫁丰厚,又是海龟,另一个外地无户籍女子,一无所有,中人之姿。换你是男人,你挑哪个?都市中人实际得很。”

安迪哑然,确实如此。等樊胜美再回2202室化妆收拾,她一个人黯然想到,根据严吕明的说法,当年,她妈妈即使是美女,可身在农村,不仅一无所有,身后还有一家子沉重的拖累,难怪那个男人会消失不见。生活如此不易,谁都想当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