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章 · 4

阿耐2017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咖啡喝完,夜色已深,樊胜美矜持地提出告别,王柏川起身要送,说是自己开车来了。当然,王柏川补充一句:“不如你朋友开的车好,请千万不要嫌弃。”

“怎么会呢,又不是我开好车,我还不会开车呢,学不会。”

“有人说,看一个人的底牌,只要看他身边好友。樊胜美你在海市混得风生水起啊,佩服佩服。”

“呵呵,我这个朋友啊,就喜欢个车子,你看见的这辆是新欢,前几天宠的是同一个牌子的跑车,白色的,更拉风。”

“哦,富家女?”

“不是,人家全靠的是自己本事,海归呢,不是被金融危机逼回家的海归,而是被人八抬大轿请回来的那种。脑筋一流,虽然路盲,可靠着死记硬背地图,竟然也没见她迷路。”

“你也一样,你也非常出色。真想不到十年不见,你看上去比我想象中更出色。”

樊胜美微微一笑,不否定,也不肯定,从容淡定。她与王柏川一起走出电梯,到了王柏川的车子面前。是一辆宝马,樊胜美认识这个标记。“王柏川,你还谦虚呢,都宝马了。”

“三系,入门级的,算不上什么,三系宝马国产之后才有我们这种穷人拥有宝马的机会,价格才你朋友那车的十分之一呢。”王柏川依然很谦虚,殷勤地开门让樊胜美坐进去。这一刻,樊胜美感觉坐着比安迪的车子更舒服。她看着按住西装下摆转过车头的老同学,心里很有异样的感觉。

当然,她以太晚为借口,力拒老同学将她送进欢乐颂小区。老同学在大门口依依不舍地告诉樊胜美,他这次来还只是探路,接触同行,几天下来已经感觉不错。想不到遇到樊胜美更是惊喜。可惜他明天就得有急事回去,他希望以后来海市发展时得到樊胜美的帮助。樊胜美当然是豪爽地给三个字,“一句话”。然后,樊胜美在老同学的注视之下,踩着高跟鞋婀娜地走进小区大门。拐弯回头时,老同学的车子依然在。樊胜美挥挥手中的披肩,心中好生得意和快乐。即使夜凉如水,她也不觉得冷了,披肩根本用不上。

周一清晨的2202室热闹得不寻常。先是关雎尔睡眼惺忪地出去跑步了。关雎尔前脚才走,邱莹莹乒乒乓乓地起来,她是一想到昨晚的事儿,就气得浑身发烫,躺床上如煎烙饼。只是她听到隔壁关雎尔的响动,才稍微推迟起床进程,她不愿看到关雎尔,她无法原谅关雎尔与曲筱绡一起欺瞒于她,可又不愿大清早就吵架,只有错开起床时间。反而是一向最早起的樊胜美成了最晚起床的。

樊胜美心情极好,灿烂得如同中午的太阳。看见邱莹莹就大喊一声:“小邱早上好。昨晚我回来很晚,没吵到你们吧。”

“没吵,不过我当时没睡着,听见了。”

樊胜美这才留意到邱莹莹略微红肿的眼皮。“怎么了,昨晚你们回来吵架了?跟樊姐说说,有樊姐呢。”

邱莹莹鼓了鼓腮帮子,欲语还休。樊胜美鼓励道:“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说了樊姐替你分担,心里会好受些。”

邱莹莹叹一声气,正准备说,忽然想到,前天晚上樊胜美与关雎尔一直在一起的,不可能曲筱绡跟关雎尔说了却不跟樊胜美说,依曲筱绡的性格,越多人知道曲筱绡越开心。也就是说,樊胜美也是欺瞒小组的成员。邱莹莹话到嘴边,吞下了,悠悠说一句“洪洞县里无好人”,冷淡地走开。

樊胜美瞪着邱莹莹的背影,问道:“说我?”邱莹莹没答理,进卧室,关上门。樊胜美想刨根究底,可早上时间不允许,只得作罢,急急忙忙地洗漱上班去。昨晚回来太迟,睡眠不足,脸有点儿肿。

关雎尔锻炼回来,见邱莹莹对她冷冷的,她便缄口不言。本想要不要道个歉,再想她没错,不必道歉,而且昨天已经挨了那么多唠叨埋怨,她心里也冤。于是,2202的气氛冻结到了冰点。

反而是邱莹莹走出门才不久就快乐了。白主管在原地等她,不仅是等她,而且还送上一盒八只甜甜圈给邱莹莹当早餐,以及一个深情的承诺,以后再不做什么给个惊喜之类的事,以后事事早请示晚汇报,免得彼此之间有误会。邱莹莹纵使再有疑问,此时也烟消云散。

在照常拥挤的地铁车厢里,邱莹莹照旧是被四面八方的人紧紧挤在白主管怀里。白主管适时低头跟邱莹莹道:“我们是亲密无间的,永远。”

“是的,是的,是的!”邱莹莹整颗心都化了,她在心里大声地答应,早上所有的不快全都抛到脑后,她在心里加固对白主管的爱和信任。

安迪早饭时候查电脑,终于看到奇点有回复,但是回复时间是凌晨2:36。夜生活够丰富多彩的。奇点指出其中一家饭店菜做得不错,他会去订位,进去饭店只要问魏先生订位即可,反对AA,他请客。从这一刻起,安迪开始忐忑地期待中午12:00的午餐。

谭宗明早上与安迪开了一上午的会,研究工作细节。中午,谭宗明本以为顺理成章一起吃中饭,安迪却另有约会。谭宗明奇怪了,安迪的华人朋友不多,甚至可以说少而又少,而在国内的朋友更少,他也没客气,直接就问:“什么朋友,怎么没听说你在国内有朋友。”

“网友。”安迪说出来已经甚觉不好意思,因此又补充道:“为了不让中文退化,只好上国内网站练笔。”

谭宗明忍俊不禁,“网友?呵呵,网友。要不要给你做保镖,听说见网友很危险。”

“所以选择中午,公共场合,吃顿饭,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我没留手机号。”

谭宗明依旧猛笑,觉得安迪这么严谨的人见网友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对了,车子别开去,也容易被盯上。”

“早考虑到了。”安迪虽然这么说,也是这么做,可她心里对奇点有种莫名的信赖。她觉得这种信赖不理智,没有逻辑依据,因此选择忽略。她去饭店的时候,考虑之下没有带包,只带手机和信用卡,以及几百块零钱。在饭店一说“魏先生订座”,领座的立刻说魏先生刚到。她跟领座的小姐进去,她终于见到了奇点。

而奇点也是感觉到动静,抬头看到安迪。两个人面对,都颇为惊愕。安迪在坐下之前,决定先问清楚,“奇点?”

奇点起身,不高,瘦,近乎光头!戴眼镜,看上去颇为苍老,似乎有四十来岁。“是我。你是安迪?终于见到你,请坐。”

安迪心里有点儿失望,这个形象与她想象中的很有不同。唯一相同的大约是一副眼镜。不过她还是对面而坐。而奇点已经接着微笑道:“看来我没猜错。你回国前我一直以为你跟我相同性别,等你回国看了你在吃饭问题上的态度,我已经推翻之前的想法了。喜欢吃什么,今天说好我请客。”

安迪直截了当地道:“可你看到我还是一脸吃惊。”

“这个……说出来你可能会生气,理工科的女生一般人称恐龙,这是玩笑,别当真。我虽然猜对性别,可没猜对其他。”

“我这方面也猜错,我以为你跟我差不多年纪,混科幻的不会……”安迪耸耸肩,打住,“我对中餐不熟悉,请你点菜好吗?中午我有一个半小时,稍微迟到点儿无妨。”

“你很直接。有喜欢的口味吗?”

“荤的,大荤最好,没忌口。”

奇点更笑,笑得眼尾好多皱纹。安迪看着点菜的奇点,心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混网络的怪叔叔?眼前这样的奇点将她心中攒了那么多日子的好感抹去不少。

奇点很快点好菜,才道:“我上网主要看新闻,混的社区只有两个,另一个是桥牌。你会桥牌吗?”

“会一点。”

“你桥牌应该打得不错,除非是你不愿动脑筋。我应该不会比你老太多,不过这两年市场不好做,人很操心,你看,头发白得只好剃光头。我做外贸,你呢?”

奇点说话不紧不慢,而且言语之间夹杂着这一年网络交往下来的熟悉感,让安迪感觉很怪异。“我就在这一区上班,金融。这两年确实很操心,不过还好,我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你似乎一直在判断我。”

“不是似乎,而是确定。不过我开诚布公,如果判断错误,请你提出否定。”

“为什么?我被你判断得浑身不自在。”

“呵呵,我不说了。嗯,凉菜上来很快,海草、八爪鱼,还有酱鸭。”

“酱鸭,我喜欢。我可以用手撕吗?从小没用过筷子,用调羹长大,不习惯筷子。”

“随意,怎么方便怎么吃,我们不是生意场合。”

“你心里一定又有新的判断了,咳,还是说吧,你不说我更浑身不自在。”

“这次,真没有。”但奇点转开了话题,“今晚出差?看起来你新工作已经走上轨道。这速度很快,不容易。”

“去香港会见几个同行。差不多的工作,没什么新奇的,接手很快。你们最近受外汇升值困扰很大吧。”

“对,不敢接大单,长单。即使接大单,也必须加一条,交货期超过多少时间之后,合同价格根据汇率变化另定。而且单纯贸易越来越难做,我已经在考虑转型。所以这阵子比较忙。不过如果你新来海市需要帮忙,尽管跟我讲。”

“谢谢,我现在都找同事帮我解决,还有四个好邻居,都是女孩子,我们已经混得很熟。其他好像也没什么需求,不便麻烦你。”

“我不怕麻烦,你肯麻烦我是我的荣幸。看起来你很喜欢吃酱鸭,以后我带你去一家酱鸭做得最好的店,店家在农村设工场,菜单上的不少食物在自家工场加工,用料自然是非常讲究。”

“你对吃这么讲究?”

“后面一句话是不是‘为什么还这么瘦’?”

安迪至此才哈哈笑出来,总算,熟悉的感觉有点儿回来了。刚才奇点表现得小心翼翼,她都憋闷得想提前离席了。幸好,后来两个人越来越随意,随意得有点儿像平时在网络里对话。菜也很可口,安迪吃得很欢快。唯一不舒服的是,似乎奇点一直在打量她。可是透过眼镜片,安迪又看不出什么,奇点的城府似乎深得很。

结账时候,安迪想AA,奇点笑道:“这回我请,下回你请。我得让你欠着人情,下回我再提出吃饭,你就不会再好意思推三阻四,否则有赖账嫌疑。”

安迪嬉笑,看奇点将账结了,服务员走开,才道:“我请问一个问题,你婚否。对不起,很直接很不礼貌。我在私人交往方面,需要根据这个把握分寸。”

奇点一笑,“没有。我喜欢直接。”

安迪这才拿出手机,往奇点手机上打一个电话,留下号码。奇点一边存储,一边起身与安迪一起离席。安迪留意到,奇点都没比她高。两个人同样瘦,差不多一米七的高度,放到不同性别的人身上,那效果就大为不同。奇点很不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