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 2

阿耐2017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关雎尔将此话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将身边现成的例子一一对照,一时无法定论。她想了会儿,戴上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看书,等邱莹莹回来。她决定了,不管对错,她道歉,她要给孤身一人在海市打工的好友邱莹莹留出大后方。她总觉得邱莹莹恋爱谈得太迅速太冲动,因此也特别危险。

樊胜美一直在猜测邱莹莹该如何来22楼。在电话里,邱莹莹有点儿矫情地说,她与男朋友一起来,以便凡事有个商量。邱莹莹一句一个男朋友,樊胜美听着觉得像是向她示威。若邱莹莹真的以有男朋友为荣,来她面前耀武扬威,她得预想对策。

但等两个多小时之后,樊胜美与关雎尔都饿得受不了,去楼下快餐店吃饭。上来,却见邱莹莹已经在屋,只是没有带着男朋友,也没有趾高气扬,而是拉着一张黑脸,泪盈盈对着两个人。樊胜美顿时侠义心起,冲过去道:“怎么了?有樊姐,不哭。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樊姐这儿有红烧排骨,酸菜鱼,香辣牛肉,很丰盛,想吃哪样樊姐这就给你泡哪样。”

“邱莹莹爱吃香辣牛肉,樊姐,问你借一袋哦,我来泡。”关雎尔没樊胜美冲得快,她索性钻进厨房,动手烧水,给邱莹莹泡方便面。不等水开,就听邱莹莹在卧室里哇的一声哭开了。断断续续地,关雎尔听到邱莹莹的哭诉,白主管当着邱莹莹的面,跳上一辆敞篷跑车,跟三个太妹走了。据说这三个富家女是白主管刚交了一星期的朋友。这一星期里,白主管在外面玩得很疯,但邱莹莹要到今天眼见为实才肯怀疑。

关雎尔不禁想到曲筱绡说的“这几天就能提供证据,容易得很”,难道又是曲筱绡所为?她不敢肯定,当然也不敢提起。而卧室里面,樊胜美抱着邱莹莹絮絮劝说,耐心之极。等面条泡熟,关雎尔捧面碗进去,她对邱莹莹道:“你回来就跟回家一样,这儿有樊姐呢。”

邱莹莹哭声歇了,却抬头问:“樊姐,我能相信他只是贪玩吗?”

“不能。”

“为什么?”

“贪玩是贪玩,人品是人品,不能混淆。”

“天哪,天哪,天哪……”邱莹莹绝望大喊。

“早醒悟早好,咱哪个好姑娘这辈子不遇上几个傻逼的。不怕,好姑娘拿得起放得下,视男人如衣服,而且是地摊儿的衣服。不哭了,不哭了。”

关雎尔道:“邱莹莹,搬回来住吧。我们跟你一起去搬东西。这就去,趁那人还在外面疯玩,省得见面尴尬。”

邱莹莹闻言,却是迷茫着一双眼睛,久久不肯点头。樊胜美轻道:“还等什么呢,等以后打架一直打到公司里,让同事看笑话?”

邱莹莹依然不答应,好久才道:“樊姐,我心里在流血。”

樊胜美再次紧紧拥抱邱莹莹,轻轻道:“樊姐和小关都在你身边。”

邱莹莹又呜咽了半个小时,才跟着樊胜美,让关雎尔拉着,三个人一起去白主管的租屋。邱莹莹几乎是傻了,只能让樊胜美与关雎尔替她收拾东西。屋里合租的男生出来瞧,都是樊胜美应付。等收拾完,樊胜美让关雎尔拉邱莹莹出去走廊等,她留在屋里操起墙上的网球拍,将白主管屋里脆弱的东西砸得稀巴烂。经过合租男生身边,樊胜美昂扬着头,道:“我,樊胜美,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东西都是我砸的。哼。”走到外面,她一手拉一个,“妹妹们,咱们走。”

那位合租男生看得只会翻来覆去说两个字,“哇靠!”

安迪驱车赴约。可是根据背熟的地图到一处该是直路的所在,发现前面施工挡道。她只得退回改道,这一改,便迷失在茫茫城市之中。左三圈右三圈转下来,她还是死心求救。“对不起,奇点,我迷路,可能会晚到。我得找到一辆空出租车领路。这边空出租车不多。”

“你在什么地方,形容一下,或者我可以指路。”

“我左手是很旧的绿杨新村,右手是十二中,这条道叫绿杨新路。”

“噢,你沿绿杨新路往北,上环北高架……”

“请最好用向前向左向右来指路,我不认东南西北。”

电话那头的奇点忍不住笑了,“幸好那段路我熟。你背对十二中站着,往右手方向开,到十字路口右拐,看到高架就上去,别挂电话,上了高架我再指点你。”

安迪在奇点的一路指点下,终于到了一家叫作什么什么会所的地方。奇点站在门口开心地迎接她。安迪从来因路盲而被嘲笑,她本以为奇点也会嘲笑她,可奇点的注意力被车子吸引过去,安迪只得自嘲一句:“好车,可惜给路盲开。”

奇点微笑道:“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孩子,好车有幸被你开。里面请。我刚才撞见几个朋友也在这儿吃饭,你介不介意坐一桌?他们是携家带口的。”

“我不适应家庭氛围,不好意思。”

“那就不一起,我们自己坐。我已经订一只酱鸭,还有其他你在国外不大可能吃到的东西。会吃鲥鱼吗?”

“刺很多的鱼?不怕,小时候吃过。今天说好我请客。”

“不行,地方是我定,菜是我点,要不是我请客,就像我存心敲竹杠。下次你定地方你请客。”

“不行,我不能欠太多账。这回我请,说定了。”

“我没有让女性结账的习惯。再说这儿是刷VIP卡消费。你还是死心塌地继续欠着吧,哈哈。”

安迪无可奈何。联系进门时候需要刷卡,以及停车场上面满满当当的好车,以及奇点拥有充值VIP卡,她得出结论,奇点的经济条件不错。原来,她第一次见面时候不带包,不开车,不给手机号,一切都是为防范陌生人着想,奇点则是乘地铁来,乘地铁去,其实也是一样的想法吧。她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她坐下,先让拿走桌上的花,宣称花粉过敏。

更好笑的还在后面。菜一道道地上来,奇点的朋友一个个找着各种借口过来打招呼,招呼的时候眼睛则是看着她,她只好礼节性地回以微笑。后来连奇点自己也招架不住,只好暂时离席,去他朋友们的包厢打招呼。安迪才得清净享受这儿特制的好菜:烧烤家养正宗黑皮猪肉,两斤重的野生鲥鱼,秘制酱樱桃鸭,鲍汁鹅掌,塌棵菜笋丝炒年糕,大闸蟹粉豆腐煲……安迪吃得不亦乐乎。再加奇点的介绍,奇点似乎很懂美食,指点安迪为什么黑皮猪肉比较香,两斤重的野生鲥鱼可以从稍微冷了之后就结冻来辨别是否野生,等等,这些都是安迪闻所未闻。会所而且贴心地提供刀叉,让不会用筷子的安迪如鱼得水,她都忘了据说女孩子还有矜持这么回事,鲍汁当然要用面包清理干净,全部装入肚子。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中餐,以前跟洋鬼子同事一起进中餐馆吃饭,不懂点菜,以为中餐就是甜酸肉左宗棠鸡烤鸭馄饨炒面饺子之类的,而且还用筷子,望而却步,退吃西餐。回国才吃到好的,哇。这一餐更是极致,谢谢你,奇点,吃得我心花怒放。”

若是别人这么说,或许是夸张,可奇点看着安迪将面前的盘子清理干净,甚至鲥鱼汁拌饭,几乎斯文扫地,想不相信都难。他全程就是惊讶地笑。“喜欢吃,以后有时间经常一起出来吃,看你吃饭真有动力。不过外面吃多了后,你会发觉最想念的还是家里妈妈做的菜。”

“我是孤儿,对中餐的记忆就是福利院的饭菜和大学半年的食堂菜,爱好不起来。十五岁那年,大学里有个交流项目,我被选中去美国继续读书,未成年,住在一个洋人家里,从此开始吃西餐。福利院是那种一人一只搪瓷碗一把铝制调羹,先排队打饭,饭上面盖菜,大多数时候是蔬菜里面漂几片肥肉,这个倒是记忆深刻,不过不想念。吓到了?”

“被你的智商吓着了。跟你网上接触和一起吃饭,在我眼里你像个天使,既单纯又复杂。现在疑团有些解开。”正好奇点手机上进来短信,他看了一眼,“那边桌一个朋友正好是做保时捷的,他跟我说你那辆车是他们店卖出去的,年初订货,上月才到货。”

“我老板的座驾,被我抢了。以前我在美国,他去美国出差也是抢我的车开,害我租车。我们是十年好友,我刚博士出来就和他一起工作,他是个处理复杂关系的天才。我有个小问题,你认识一个叫魏国强的人吗?你们都姓魏。”

“魏国强?不认识。是你的……”

“呵,我这习惯要改改了,以前见的华人少,同一个姓的弄不好就有关联,总忍不住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