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 4

阿耐2017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关雎尔也不知道自己哪来这么好的内功,硬是稳稳地将电话打完,挂机,这才飞一样地冲出去抱住狂暴的邱莹莹,一把从门边拖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小曲又怎么了?”

“什么叫我又怎么了,我正打电话到处打听樊姐的落脚地,有人就扑上来狗咬吕洞宾。小关,你让那啥人闭嘴,我接个电话,有消息了。笨,主次都搞不清,难怪受骗上当。”

关雎尔能用的办法,唯有用尽吃奶的力气,将邱莹莹远远拖开,一直拖到2201的门口。

曲筱绡见警报解除,就施施然转出楼梯间,跟电话那端说了几句,就问关雎尔:“你们出事在哪个地址?”

关雎尔说不出具体门牌,只能说出白主管所在小区名称。曲筱绡的朋友据此查到分管派出所,又打电话问清樊胜美果然在那儿,便让曲筱绡去那家派出所会合。

这边,关雎尔说邱莹莹太暴躁,邱莹莹说她心里堵得慌,邱莹莹边说边委屈地流眼泪:怎么谁都欺负她呢。曲筱绡站远远地道:“我打听到樊姐在哪儿了,我自个儿去,你们好好待家里。”

“我也去。”关雎尔与邱莹莹几乎异口同声。

“得了,那猥琐男一定也在派出所,小邱你还是别去添乱。要是当场跟那猥琐男破镜重圆,樊姐会吐血给你看。要是当场飞佛山无影腿,那是给我们捞人添麻烦。你这种不会克制的人还是少去现场为妙。小关你看着她,别让她闯祸。”

关雎尔道:“可我得去作证。”

“嘿,你们一帮法盲只懂欢欢儿地去闹事,你作证能被采信吗?好好家里待着,别走。”

曲筱绡钻进电梯,头也不回地走了。关雎尔一边抚慰哭泣的邱莹莹,一边心里想,曲筱绡不比她大多少,为什么曲筱绡懂得那么多,路子也特别多,曲筱绡一来事情就有了眉目?第一次,关雎尔开始怀疑自己乖乖听话,是不是个谬误。可是,她又去哪儿学曲筱绡懂得的那些东西?

邱莹莹坚持着要去派出所给樊胜美壮威,关雎尔觉得曲筱绡说得有理,不让邱莹莹出门。两人在2202里面纠缠不下。关雎尔终于失去耐心,怒道:“为什么大家每次做为你好的事,你总不听,非等闯祸才肯罢休?你怎么做事不想想后果啊。我求你只听我这一回,求求你了,看往日交情分儿上。”

一再被否定被刺激的邱莹莹忍不住大叫:“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好嘛,果然这么想。更得拦住你了。”只是,关雎尔不知道这事儿什么时候是个头,邱莹莹什么时候恢复正常,更想不通,一个好好的人怎么会变成如此不理智。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敲门。正是受托而来的严吕明。关雎尔将邱莹莹反锁在屋里,站走廊上把了解的情况都告诉严吕明,严吕明又详细盘问清楚三个女孩子究竟在人家宿舍里做了什么。训练有素的盘问让关雎尔差点儿怀疑自己还真干过些什么,她差不多是赌咒发誓澄清自己真的没偷没抢没顺点儿什么出来。严吕明当然不作评论,因为眼下也还不过是一家之言。但问话完毕,他就转了笑脸,说这是小事情,不用担心,便很快就走了。这一来,关雎尔惊魂未定,只能回屋呆呆看着邱莹莹。心里想,若是派出所也是这么问樊胜美,那真是没事也给问出有事来了。她越发担心樊胜美,看着还在哭闹的邱莹莹,心里想,这么大的人,怎么可以不反省自己,总是无理取闹,由着性子做事呢。

曲筱绡到派出所与朋友会合,进去便扑了个空。原来当事人都去了现场。曲筱绡便守在派出所等候。这一等,不是十几二十分钟。朋友好奇曲筱绡这个人哪来这么好的耐心。“你,也有友爱?”

“那大姑娘吧,我原先挺看不上她,一身冒牌货,她还以为挺美。一把年纪了还跟人小姑娘争风吃醋,太没自知之明。但她今天这事做得爽,够义气,姑娘们要都能像她那样,这世上猥琐男能减一半。我帮她纯粹对事不对人,我只是帮着她做完这件事。”

“别解释了,越描越黑,你什么时候看得上那种人。一定有黑幕。我猜啊,性取向变了?”

“靠,王八蛋,看老子废了你。”

曲筱绡正与朋友打成一团,一辆警车呜啦呜啦响着回来了。只见,樊胜美光彩夺目地与警察谈笑风生地,全须全尾毫发无伤地,自由自在地,从车子里钻出来,公主似的向着屋子里走来。与之对比的是后面灰溜溜的垂头丧气的猥琐男。看上去,都不要大伙儿帮忙,樊胜美自个儿将事情搞定不说,还与民警培养出警民鱼水情来了。这一刻起,曲筱绡决定对樊胜美另眼相待,有种。

下一刻,等严吕明踩着风火轮赶到,樊胜美已经签字画押与民警握手道别依依不舍上演十八相送了。因此,曲筱绡都懒得安慰樊胜美,什么给压惊之类的事儿,她觉得对樊胜美而言纯粹是多余。等樊胜美上了她的车,曲筱绡都懒得提正事儿,“樊姐,你干吗盯着HR那种没油水位置不放,你应该出来做业务,你忽悠本事太强了,警察都差点儿拿你当亲人。”

樊胜美却胜不骄败不馁,上车开路,便悠悠滴下眼泪,并未因曲筱绡难得的赞美而开颜。“我这还是第一次因为私事进派出所呢,其实心里好害怕,好担心小关她们帮不上忙,我得坐牢吃官司。其实笑啊说话啊都是强装的,我都吓得腿肚子抽筋。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曲筱绡听而不言,一直等到红绿灯停车,她认真打量樊胜美,果然见樊胜美脸颊肌肉紧绷,紧张得意犹未尽的样子,不禁懊恼起来,“嘿,差点儿拿你当侠女,原来不堪一击。你担心什么啊,有我,还有安迪也请了人来捞你,再说你一脸风骚的,警察哪舍得关你过夜。”

樊胜美全然不在意曲筱绡的打击,依然悠悠地不紧不慢地滴着眼泪,抒发她的柔弱。“我当时图痛快,到了派出所才想到,幸好手机有拍三张照片,当时只为向安迪炫耀拍的,完全不是想到留底存证。拿着手机到现场一对比,才发现姓白的猥琐男真是瘟孙,竟然为了诬陷我,他自己砸了台式和手提两台电脑。”

“什么,你竟然放过电脑?你当时竟然放过电脑没砸?那你在那边砸什么,砸被子砸枕头掸灰烬?啊……我真是高看你。换我不仅砸电脑,还拔出内存条毁尸灭迹,让他痛不欲生。啊……一点不爽,一点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