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章 · 3

阿耐2017年06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邱莹莹在公司楼下大堂就见到了白主管。她通过目测,估计两人会走进同一部电梯。保持原来的步速,还是避开乘下一部?邱莹莹目光坚定地保持原速度往前走。等她进入的电梯关门上升,她发现白主管并未现身。显然,一切猥琐男都是纸老虎。但是,邱莹莹心底又有一丝淡淡的失落,她似乎在期待,期待白主管与她在电梯这个狭小的环境里不期而遇,她想知道,他究竟如何迎接她的注视。对,她一定会大胆注视他的,从他的眼睛里找到答案。她好想弄清楚,他究竟是段正淳,还是采花贼。可是,白主管避开了。

邱莹莹冷着心开始工作。好死不死,部门经理给她一沓发票,让她尽快整理粘贴好,拿去财务部报销。经理说晚上要出差,急等着报销的钱。邱莹莹是办公室文员,也即全部门有点儿权势人物的公共秘书,这种事都是她的分内事。可是,财务部管报销单审核的正是白主管。真是冤家路窄。

但邱莹莹同时想到,电梯,他可以避开,可是报销单上面签名,他是无法避开的,正好看一看白主管的态度。她是真的不愿承认她爱的男人是猥琐男,即使他一再做了猥琐事。也好,冤家路窄正是窄路相逢。冰与火之歌小说

邱莹莹照常将报销单粘贴好,递入财务部,然后焦虑地等。原本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的程序,竟然拖了两个小时,还没电话通知她取单。她只能勇往直前去财务部打听。出纳告知,白主管说报销单贴得有问题,现在单子都还在白主管那儿,等白主管回来自己找邱莹莹谈。

“可是我们经理下午就得出差,我跟你说了的啊。”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我们领导这么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你跟白主管关系好像挺好,你打他电话问问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邱莹莹郁闷地回座,瞅瞅经理的办公室,一捶桌子,打就打,谁怕谁。“哎,请问报销单子怎么回事啊,我们经理今晚出差要用钱。”

“单子有问题,谁让你往上面铅笔写说明的,税务查账专门抓有铅笔的。还有一张餐饮发票有问题。等我回来找给你。”

“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你是什么大领导。”白主管说完就挂了电话。

邱莹莹无语。姓白的存心捉弄她?邱莹莹只能找经理汇报。经理扔过来一句,“每天办公室坐着,都不懂跟财务部协调好关系?”邱莹莹只能唯唯诺诺。经理亲自打电话,白主管才说他在下面工厂抽查核对库存,要等下午才回,但保证一定不耽误经理的报销。

邱莹莹唯有等,如热锅上蚂蚁一样地等。她在想,白主管回来后,还会不会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白主管才匆匆回来。可这还是出纳偷偷给邱莹莹电话告知。邱莹莹连忙冲去财务室。白主管只是抬抬眼皮,又慢腾腾仔细地看一遍厚厚的报销单,然后一把扔给邱莹莹,道:“铅笔痕迹去擦掉,另外写一份说明夹在里面。第三张餐饮发票像是假的,你去问问你们经理。做好再拿给我。”

白主管的理由非常堂皇,邱莹莹无奈,只得回去写说明,问经理。经理看看时间,一脸烦躁,怪邱莹莹不会办事。邱莹莹只能忍气吞声,快手快脚将事情做完,餐饮类的重新粘贴一遍,又拿回财务室。

但是,白主管再次将报销单掷还,“你怎么搞的,住宿发票单日数超规定,为什么不附文字说明,每天报销,连这种规矩都不懂?拿回去重做。”

“从来都是这样在做,上回开会协调过,这回会议的发票实报实销。”

“我们财务部需要严格公司规程,知道吗?既然开过会,你拿会议纪要给我。要不然你想让我徇私舞弊啊。”

邱莹莹继续无奈,回去找会议纪要。可经理等不及了,在办公室里大声问:“好了没有,怎么回事。”

邱莹莹回答如此这般。经理火了,“你怎么办事的,越活越回去,连报销程序都会搞错?今天才让你做一件事,你说你到底怎么做的……”

邱莹莹被骂得狗血喷头,最后一丝忍让扔到九霄云外。她索性连会议纪要都不找,杀气腾腾地转回财务室,问白主管:“我知道你故意为难我。我告诉你,照老规矩报销,你究竟报不报。”

“我只照公司规章做事,不报。你想怎么样?哈哈,滑稽。”

“故意搞我,对不对?即使我找出会议纪要,你是不是还有下一招?”

“搞你?当然搞你啦,早搞过你啦。哈哈。”

邱莹莹听得白主管话里有话,差点儿一口热血喷涌出来。她忍无可忍,直接奔到财务部经理面前。“经理,我向你举报,白主管假公济私,打击报复,玩弄花招不给我报销。他追求我不成,使黑手段,亲手将公司发给的笔记本电脑砸了,报警污蔑是我朋友砸的,前天一直闹到派出所,白主管被派出所关到半夜。派出所电话我可以问朋友,你们尽管去查询。他还串通下面工厂,将他自己吃饭的发票夹在工厂招待费里报销,我知道的分别是10月13日鸣湘饭店一张,10月17日必胜客的一张。他前天亲口得意扬扬告诉我的,说是小面额发票随便混。”邱莹莹一点儿不客气,扯着嗓门大声说出来,不怕别人听,就怕别人听不见。顿时,好几个部门的人竖起了耳朵。

“疯了,胡说八道,哪有的事。”白主管虽然跳脚否认,可脸色已经煞白。

“查账,查电脑,一清二白,我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蛀虫。”邱莹莹如竖起背毛的公鸡,她当作没看见白主管脸上的恐慌,提醒自己坚强,再坚强。

“经理,邱莹莹胡说,她跟我睡觉让我在公司里包庇她,这种婊子的话不能相信。”

“是啊,你不仅跟我睡觉,你说你还跟你妈睡觉,跟你奶奶睡觉,你们一家其乐融融,三代同堂,不分彼此,相亲相爱,乱伦爬灰。”邱莹莹气得脑袋充血了,她已无法思考,但她一定要骂回去,她凭本能张嘴就来,也不知说了什么该说不该说的,反正她要说,要压得白主管无法张嘴。她不知道她超常发挥,听得围观众人虽然满心八卦,可嘲笑都对准白主管。

公司到底不是吵架的地方,早有人上来抱住邱莹莹,拖出财务室。连老成的办公室女主任都过来劝解,可邱莹莹此时反而哭了起来,无比委屈。众人以为邱莹莹哭的是受尽白主管污蔑打击,却不知邱莹莹另有缘由。她彻底当面认清了这个人,她绝望。

邱莹莹的好友温言相劝:“小邱,发泄出来就好了,别哭,别哭。财务部已经在查账了,很快就有消息。可说实在的,女孩子还真别跟那种人闹,给泼一身脏水,惹一身流言飞语,一辈子洗不清。以后遇到这种事还是忍忍吧,那种男人早晚有别人对付他。”

“我自己会对付,别以为我好欺负。再说经理出差备用金还压在报销单上,我不急怎么行,我不急耽误经理出差了怎么办。姓白的就是瞅准了才对付我。你帮我去财务室催催报销单吧,要晚了,总经理下班,报销彻底泡汤了。你别管我了,我没事,死不了,皮实着呢。”

“唉,你这大炮。”女友出去了。但被吵闹吸引过来的经理却听见这几句对话,没说什么,转身走开。

安迪下班,分别打电话给两个小的,问要不要一起回。关雎尔照旧是加班,而邱莹莹则是啜泣着回答,准时下班。

安迪警觉地问:“姓白的还是对不起你了?”

“嗯,我也闹回去了。”

“要不要我上去帮你?”

“不用,我自己会对付。我准时下班,事情做完了。”

但是,邱莹莹刚开始收拾桌面,准备下班,人事部一个电话打过来,让她过去谈话。邱莹莹傻了。她只记得攻击,竟然忘了掩护自己!

邱莹莹来到人事部,居然是人事部经理亲自出面与她会谈。可如此高的荣誉,内容却极简单。“小邱,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涉及公司利益,公司决定暂停你的工作,同时终止小白的一切工作。我们会本着公开透明的原则彻查此事,并调查你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查清之前,我们暂时替你保管你的出入门卡。”

“可是……我没贪污啊,我还是举报者,为什么停止我的工作。要停几天,工资照发吗?”

“你不用担心,公司赞赏你的检举。等调查工作结束,一切水落石出,公司会酌情补偿。”

邱莹莹想想自己问心无愧,便摘下脖子上挂的门卡,交给人事部经理。但出门拐弯,就遇见白主管与两个保安一起也来人事部。又一次的狭路相逢,白主管投以快刀一般的注视。邱莹莹不甘示弱,冷笑道:“敢跟你叫板,不怕你犯坏,走着瞧。”说完昂首而走,仿若斗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