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 1

阿耐2017年06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安迪早起出门跑步,遇见这个钟点最不可能出现在22楼走廊的人:曲筱绡。曲筱绡拎一只电脑包出来,硕大的包似乎压弯了她的腰肢,因此她走路跌跌撞撞的,两只细细小小的手勉强提着重包摔向电梯,一不小心撞到安迪身上。

“还没睡醒?”

“唔。”声音从鼻子里发出来,像睡猫的一声呻吟。

“今天见客户,那些英语单词都背熟了吗?”

“纸扇,救命纸扇,而且做得非常美丽,特制,定制,我打算送老外一份,可好看了,他们在中国也可以用得上。”一说到宝贝纸扇,曲筱绡的精神就来了,左手一摸,变戏法似的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巧纸扇,刷的打开,上面密密麻麻的中英文对照。安迪一看,乱中有序,方便搜索。反面,则是公司的Logo,圆圆一颗占扇面中央,周围完全留白,倒也好看。安迪不得不叹,有些人能将偷懒偷出门道,倒也是一门功夫。

电梯终于下来,两人进去,安迪才说:“需要人手吗?2202小邱才刚失业。”

“要是小关失业,我现在就爬楼梯回去求她去我那儿上班,我这几天正缺人。小邱,不敢用,这个节骨眼上,万一她坏了我的事呢?你公司家大业大,给个职位总有的吧。”

“我那地方只要两种女人,铁娘子,或者绝色花瓶。”

曲筱绡眼睛一亮,“我去呢?”

“花瓶怎么跟狐狸精比,当然欢迎。”

“耶!”曲筱绡很以为荣。但她不忘追上一句:“你是花瓶兼铁娘子。”

“我,失恋,又失去工作。”邱莹莹意外早起,她今天竟然不用闹钟就醒了,再也睡不着。2202别人都还没起床的时候,她一个人靠着厨房料理台喝水,发呆。等樊胜美的房门才一打开,她就冒出这么一句,将还在睡眼蒙眬的樊胜美吓了一跳。“樊姐,我刚刚才想起,你最初就让小关警告过我。”

“先辈的血泪教训,还是有必要听听的。”樊胜美手指梳开额前的头发,“你今天怎么办,找工作吗?”

“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樊姐……”

“昨天不是都分析了吗?我们姐妹,我跟你说实话,不怕你恼:你得为自己将来在公司的处境考虑。这么大闹一场,底子都给人翻出来了,以后人家跟你有点儿龃龉就会翻这事刺你。”樊胜美强忍着才不把“失恋失身”四个字说出来,她早上时间紧,还是赶紧冲进洗手间。

邱莹莹耷拉着脑袋黯然神伤,是啊,姓白的昨天什么都说,她还有脸回去听别人笑话她吗?难道又要开始找工作?一想到找工作,邱莹莹就一个激灵,毕业即失业,毕业后在海市不知撞了多少墙,才终于找到这么一个部门文员的工作,她当初可是赌咒发誓一定要好好工作保住得之不易的饭碗。可现在,饭碗被她自己轻易地弄丢了。难道又得花那么多时间找一个新的工作吗?想着都不寒而栗。

樊胜美打仗似的化妆更衣出门,邱莹莹一直倚在料理台边默默看着,看得樊胜美毛骨悚然。樊胜美把安慰的话都说尽了,落荒而逃。一会儿,关雎尔直着眼睛走出卧室。邱莹莹又是一句,“我,失恋,又失去工作。”

“昨晚已经说了哦。然后?”

“然后开始漫长地找工作,然后没收入,要向爸妈伸手,然后我又得被爸妈埋怨,然后……我这季度的物业费还没下落呢,我该怎么办啊,跳楼去算了。”

关雎尔怔忡着双眼,迷茫了半天,“怎么办?跳楼不可以……不,你千万不能跳楼,别乱想。”关雎尔这才忽然清醒了,紧张地站在邱莹莹面前,“你能很快找到工作的,真的,你现在与毕业时期不一样了,你现在有工作经历。”为了加强效果,关雎尔又补充两个字,“真的!”

“是哦。”邱莹莹眼前豁然开朗,“前几天,明年毕业的几个大学生来公司面试,穿得像Cosplay紫萱,同事偷偷打电话让我们去围观。我比他们总强的。Yes,我看来还可以申请更好的职位,因祸得福。”可是邱莹莹的拳头才刚挥起,忽然气馁,“可是,眼前吃饭钱物业费什么的,都怎么办呢?只好打电话给爸妈了。”

说时迟,那时快,2202的门被不知谁敲响。邱莹莹站在原地,抻长身子伸出手,将门打开。门外,却站着邱莹莹的爸爸。忍了一早上委屈的邱莹莹顿时哇的一声哭出来,“爸爸,我工作丢了,早饭也没吃,你把我接回家吧。我要回老家找工作,爸爸……”

才刚进洗手间的关雎尔听到动静,钻出来瞅瞅,打声招呼又缩进去。安迪锻炼回来,惊讶地看到邱莹莹扑在一个中年男人怀里大哭“我要回家,爸爸,我要回家”,她不知如何应付,赶紧走人。

乘夕发朝至列车刚到海市的邱父连声道:“爸爸也还没吃饭,有面粉吗?爸爸给你做烙饼。”

“没有,这儿什么都没有,我每天饿肚子出门上班。”邱莹莹把自己说得万分可怜。

“这不行,不能饿肚子,跟爸爸去楼下找吃的。”

“吃一顿有什么用,等你回家我又得挨饿,再说我没工作没收入了。我要回家,爸爸,我不要待海市了。要么你们搬来海市住吧,我一个人多可怜啊,没地方吃饭,没人说话,到处都是欺负我的人。”关雎尔在里面听着一哆嗦,邱父可千万别误会是她在欺负邱莹莹啊。

邱父道:“爸爸以前每月给你寄的钱还不够吃早餐?以后每月多寄一千吧。莹莹,爸爸是全家第一个走出农村进县城的能人,你更是我们家第一个走进大城市的人,你千万不能退步啊。爸爸回去多加班,你一定要在海市坚持住。你爷爷小时候……”

邱莹莹眼睛直了,立刻忘了哭泣。她爸什么都好,唯有一说起爷爷的进城愿望来,那真是犟到驷马难追,她是不指望她爸能把她接回家了。

安迪叫上关雎尔,一起上班去。她奇怪关雎尔今天怎么没出去早锻炼。关雎尔吐吐舌头,道:“昨晚邱莹莹不高兴,我不敢说。我昨晚加班结束,又去参加了高中同学会,其实是我们高中在海市工作的历届毕业生的聚会,我第一次参与。好多人,我去的时候都尾声了,好热闹。有些人散场后还去唱歌了,我没去,一个比我高几届的师兄就送我们几个不去唱歌的女生回家。邱莹莹的事情结束后,我赶紧进入同学会地址,好好看了几页论坛,睡晚了。”

安迪不禁一笑:“樊小妹教我一句俚语:没事开个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哈哈。”

“是哦,有些年纪大点儿的女校友好泼辣,跟男校友喝交杯酒,说高中时候暗恋今天要梦想成真什么什么的,真可怕。他们也敬我酒,我不喝,他们挺不高兴的,没办法。你们开校友会吗?”

“我跟国外校友接触多,常一起喝喝酒什么的,国内的没有。我读书跳级多,跟同学相差好几岁,他们不跟我玩,我回国就没跟他们联系。”

“跳级!我们小学有个跳级一次的林师兄,我们从小看他就跟看神人一样,读大学那四年还每年回来给我们作报告,我那时初中。他昨天也在,就是把我们送回来的人。你都跳了几级啊,我以后要瞻仰你。”

“好像……每年跳一次。小学一、二年级没跳,大家都考一百分,显不出我的好。你包里电话叫。”

关雎尔很容易就从包里翻出手机,她的包收纳得有条有理,手机在哪儿,一望可知,正好与邱莹莹的相反。可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关雎尔犹豫地接起。安迪听到一声“林师兄”,不禁会心地笑了。樊小妹那人精,果然通灵。

通完电话,关雎尔笑道:“林师兄说他周六大早回家去,问我要不要搭车回家,周日晚上一起回来。我当然要!”

“樊小妹会不会说这是追求女生的第一步?”

“不会啦,还有别的校友。真的不会啦。”

“樊小妹还说过,爱情就像便便,来了挡也挡不住。”

“这是麦兜说的,不是樊姐说的。”

“麦兜是谁?比樊小妹还灵光?我要认他做偶像。”

“麦兜是个卡通人物哦。安迪,你现在真幽默。”

“近朱者赤啊。”

“可是我跟樊姐混了这么多日子,怎么没学来幽默呢?”

安迪心说,她是问奇点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