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 2

阿耐2017年06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精神问题很容易解决,吃饭问题却成了曲筱绡面临的难题。她叫了外卖,可那么久还没送到,她早饿得饥肠辘辘。等放下朋友的电话,她听到外面走廊有人声,就急不可耐地跳过去开门。却见走廊上唯有邱莹莹一个人在压腿。曲筱绡若是不搞搞邱莹莹,跟那种人说话就没味道,可若是搞了邱莹莹,她今天腿脚不灵便,无法随意腾挪。她只得关门不理。

等曲筱绡终于吃上了豆浆油条,饱暖思淫欲,她更焦急等待朋友的打听结果。朋友很争气,不到一个小时,就给曲筱绡捎来消息。“31岁,博士,本地人。评:不是凤凰男,加分。重头戏:未婚。但是,女友是卫生局谁的女儿,处三年了。人们都说,他光速升副主任医师与那谁有关。因此,你偷吃可以,其他休想了。我唯一疑问,处三年朋友为什么不结婚,大家都说不出所以然,但我相信其中一定有问题。或许,赵医生中看不中吃?好了,我帮忙到此为止,我可不想得罪卫生局的那个谁。”

曲筱绡啃着油条,两只眼珠转来转去,心中默默评估朋友的来电。评估结果:有戏!凭她经验,谈朋友半年,正常就可以谈婚论嫁,一气呵成差不多周年时结婚。若达到漫漫三年还未走到结婚那一步,几乎可以判断恋爱失效。三年时间若一直没上过床,那一定是其中一方有病,不是精神病就是器官病;若三年时间一直有上床却不结婚,其中一个肯定有歪心思,而且三年早玩够了可换口味了。所以三年的恋爱就是一层脆弱的纸,一捅就破。欢乐颂小说余罪小说

安迪一早上全耗在一个机构投资人身上。那投资人原本是冲着谭宗明来的,来了一看老相识安迪也在,就直接要求两人一起谈,便是中午吃饭也没间断。谭宗明吃完饭,有事走了。安迪继续谈,无非是用排山倒海的数据将投资人冲昏。只是内行对内行,忽悠起来稍有难度而已。

安迪谈完后,与同事开个会,简短研究后续步骤,才向谭宗明汇报。谭宗明却知道安迪处理工作绝对可靠,因此只问安迪为什么还不出发。安迪想了半天,才道:“怕。怕看到更多遗传相似。”

“干脆让老严将人直接送去疗养院,你别接触。你昨晚的状态让我很担心,我建议你抽时间去美国看看心理医生,接你弟弟的事还是全权交给老严。”谭宗明顿了顿,见安迪没回答,又道,“昨晚你那位魏朋友,惹事。”

安迪想了想,道:“我明白。弟弟第一次接触新世界,还是由我亲自去领航吧。希望有感应,让事情好办一些。这边我打算让大家周末凑一起喝下午茶,谈谈观点。轻松话题,你来不来都行。你今天究竟什么事,中饭吃完扔下大事就溜?美女?毫无疑问!”

谭宗明哈哈一笑:“当然。朋友的私家庄园有聚会。”

安迪一笑,见怪不怪。她的行业里,男人大多这样。她看不出那些嫩模小明星有什么区别,当然无法想象那些人为什么追求不息。才刚结束与谭宗明的通话,又一个电话进来。安迪看一眼就接起,一听声音是奇点,悔之晚矣。她没脸见奇点。

“你总算肯接陌生来电。昨晚到现在要么关机,要么拒接我的手机,不上QQ,不回短信,干吗?”

安迪心虚地道:“我隐身中。”

“在哪儿隐身?我一起来。”

“不可以,有规定的,上班不能带小孩。”说到这儿,安迪忍不住微笑了。

“周末例外。噢,你在上班。我就在你们大楼下面停车库,下来领我。”

“嗳,怎么可以这么无赖。”

“发现不无赖没有出路啦。我跟你一起去接你弟弟。听着,我好不容易把时间安排出来,但路上还得联络几个人谈几件事,大部分路上开车还得你来。”

“为什么要陪我一起去?”

“路上慢慢说给你听。我目前是守株待兔,等在你车子边。你若是悄悄从边门溜走,我不知道,我将一直死守在车库。你看着办吧。”

“嗯,我开个会,一小时后下来。如果方便,请去打包点儿吃的,路上省得下高速。”

安迪不清楚,黑天黑地与奇点挤一辆车子里出城,这事她早上刚警告过关雎尔,路上不知会发生点儿什么。尤其昨晚她糗事一连串,她哪还有脸见奇点。可似乎推不掉。她若无其事地与同事喝完丰富的下午茶,收拾收拾,忐忑不安地下楼。不晓得奇点迎接她的会是怎样一张脸。

好在,奇点真见了面,却没一句废话。“你来了?我正有点事,你开车。出门,左拐,上高架,直往城外开。周末路上车多,注意跟车距离。出城后注意大货车。天黑得早,可以开大灯了,天黑高速上开远光灯比较合适。”

安迪原本尴尬得脖子都酸了,闻言终于放心。虽然不满奇点拿她当开车新手,她虽路盲,开车并不差,但决定不辩解。奇点真的有事,一直在电脑上写电邮。安迪也不打扰,自己熟悉了一下奇点的车子,安静上路。但奇点抽空放出一段音乐,一个女中音唱什么简单不简单的。奇点说,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他去印度路上听到,很有感触,分享。

安迪对流行歌曲无感,闻言,便专心听歌词。前面两句听下来,她清楚,不用再问奇点为什么。

下班路上,樊胜美接到王柏川今天打来的第N个电话。王柏川今天清早出门时候就开始来电,然后不时报告人已经到什么地方。从老家到海市的路,樊胜美当然熟悉,因此,她仿佛可以看见王柏川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接近,接近,反而,她等得焦躁不安起来。可王柏川的电话却告诉她,“周末还是怎的,大堵车?半小时才移动五百多米。你不如先吃晚饭,别饿着。”

“你怎么办?你开了一天车子,也还没吃饭呢。”

“咳,堵在城里的半路上,又不能随便下车,吃饭还真不是最大问题了。”

樊胜美不禁一笑,堵车最恐怖的乃是尿频尿急。“我直接去新给你租的公寓等你,方便你放行李。地址记得吗?”

“记得。胜美,汽车若能飞起来,该多好。发现今天的堵车最不能容忍,我还不如扔下车子跑去见你。”

樊胜美微笑,“别急,我也刚到地铁。”可她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别的,她忽然很想关心王柏川爱吃什么,很想今晚在新租公寓里吃饭,甚至喝一瓶酒,当然,她清楚这么做有什么后果。她只是想想而已。

可是想的结果,是她下地铁后忍不住跑进特力屋,花血本买了一张漂亮的台布,以及一瓶干花。她走进新租单身公寓,脱下风衣,插上热水器插座,再打扫一遍本已干净的房间,给饭桌铺上台布,台布上放一瓶花。转身,王柏川来了。

樊胜美的这一边是灯火透亮的公寓,有干净的房间,美丽的人,和淡淡的香。而王柏川则是疲倦地拎两只大行李箱站在昏暗阴冷的走廊,往里走一步,便是美丽新世界。开了十二小时长途车奔袭来海市的王柏川甚至有点儿恍惚。樊胜美不禁看着呆呆的王柏川笑了,她这才适应这个男人,此时的王柏川才露出点儿高中时期的生涩模样,而不是成年后的长袖善舞。

“这儿就是你临时的家。怎么不进来?”

王柏川推着两只箱子进门,顺手将门关上。“真不敢相信,比我想象中更好。”他的眼睛从樊胜美脸上移到美丽的台布上,“还有一位美丽的女主人。”

“胡说。”樊胜美一笑,坐到铺着新台布的桌边,从包里拿出钥匙与合同,以及发票收据。“跟你移交这些东西。其中办公室的房租你还得补缴一部分才能取得钥匙。其他……楼下有间快餐厅,我们随便吃点儿为你接风洗尘,你早点儿休息吧。不过,看上去你没搬来被褥之类的日用品?”

“胜美,不知怎么谢你?”

“让你欠着债,我回头慢慢收租。”

“收租期可以是一辈子吗?”

“王——柏——川……欠债的人可以这么张狂的吗?来看这些账单合同。”

王柏川只是站着一动不动热辣辣地看着樊胜美,微笑,良久,看得樊胜美低下头去,才一笑道:“我洗把脸。胜美,帮人帮到底,趁超市还没关门,你帮我去挑些日用品吧,我都不懂买些什么。好吗?”

樊胜美垂着眼皮一张一张地重新叠放单据,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王柏川才进洗手间。但樊胜美想了想,觉得尴尬,就开门到走廊上吸烟。王柏川在明亮的洗手间里用了洗得干干净净的马桶,用温热的水洗脸,再用全新而柔软的毛巾擦干脸,如归的感觉更加踏实。他走出洗手间,却不见樊胜美,只见大门洞开,吃了一惊,连忙冲出去,“胜美,胜……”才刚冲出门,王柏川就见到倚在门边墙上吸烟的樊胜美一脸揶揄地看着他。他情不自禁地凑过去,却被樊胜美伸手拿香烟指着挡住,“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跑了。”

樊胜美见王柏川定住了,才将烟头转向,指向门里,“麻烦,请替我把包和风衣拿出来。首先解决晚餐,然后替你超市购物。我们加油,时间不多了。”

王柏川又是看着樊胜美笑了很久,才进门去。樊胜美这才紧张地将烟猛吸两下,深深呼出一口气。可是王柏川在里面待太久,她很想了解为什么,可又不愿落了下风,只得耐心等待。好不容易王柏川出来,除了樊胜美的包包和风衣,还有……一只拉链上垂着两条标志性皮须的新包。“胜美,我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这只包希望你会喜欢。”

大名鼎鼎的机车包!樊胜美一看那飘垂的皮须就认出来,而且也一眼就评估出这是她这辈子收到最贵的礼物。“这个……太贵重了,不要。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王柏川没说什么,手挽两只包,替樊胜美穿上风衣,两人一起下楼。单身公寓楼,下电梯的人不少,两人被挤在一块儿,王柏川伸手细心地给樊胜美撑出一方安全的空间。出电梯的时候,樊胜美说声“谢谢”,王柏川笑道:“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樊胜美只能垂着眼皮笑而不答,以免碰触王柏川热辣的眼光。

然后,两人在咖啡厅随便吃了个饭,就去超市购物。一男一女,男的推车,女的从货架上拿货,不时低声商量几句,时而相视一笑。樊胜美感觉完美得不像是真的,今晚所有的一切都像韩剧精心设计出来的桥段。直到排队等付款时,樊胜美想起一件事来。“海市有几个我们高中出来的校友,我们经常走动的有几个。改天你有空,要不要都约出来一起聚聚?”

“我来这儿发展的事,你跟他们说起过没有?”

“暂时还没有。我不清楚你什么时候来,又是来做什么,不便信口开河。”

王柏川沉吟一下,道:“暂时不通知他们。一方面我希望新事业有个开局之后再聚会比较好。另一方面,我不想近期有其他人和事分享专属你我的时间。”

樊胜美一笑,飞了个白眼,不接腔。“出去超市,我打个车回家,你也回新家吧,今天你比较累。我站了一天,也很累……”

“明天我一早去找你。”

“不。你来海市是做事业,不要荒废时间。我明天与闺蜜有茶叙。”

“后天……”

“才不天天被你捉差呢。我有陶艺课。”

两人扯着皮,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王柏川终于将樊胜美送到欢乐颂门口。这一次,樊胜美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才阻止王柏川送她到门口的要求。当然,机车包,她再三推辞之下勉强笑纳了。进去大门,樊胜美走几步一回头,挥挥手,再走。她慢腾腾地走,王柏川耐心地看着她进去,一直到转弯不见。

樊胜美将机车包抱在怀里,克制不住地笑。如果可以一直这样美好……

回到2202,邱莹莹当即窜过来,迎住樊胜美:“樊姐,樊姐,请你帮我参谋参谋。明天人才市场的招聘,我看了这几个公司,你帮我看看哪家比较合适。”

樊胜美此时的一颗心懒洋洋的懒得思考,只微笑道:“小邱,明天早上好吗,我累得要命。”她说着就钻进自己的房间,堵在门口,对后面想跟进来的邱莹莹挑眉微微一笑,“抱歉”,将门关了。邱莹莹吃了闭门羹,好久没反应过来。过会儿,她咬着嘴唇,立刻转身离开,躲进自己房间里流泪。连樊姐都不帮她了。

樊胜美根本就顾及不到这些了,她打开电脑,输入“王柏川”三个字搜索。她需要对王柏川有更多的了解。可是查了半天,没有查到她认识的王柏川的信息。她不死心,又将王柏川的手机号加入搜索条件。如此这般,多种搜索方式组合,依然没有找到王柏川的有关信息。她只得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