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 3

阿耐2017年06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但她很快有了新的焦点,她拿来镜子细细审视自己的脸,事后诸葛亮似的检查脸上有无瑕疵落在王柏川眼里。当了王柏川心中那么多年的梦中情人,她可不愿成为打碎王柏川心中念想的那个赤裸裸的现实。

可是……樊胜美的眼光落在柔软的机车包上。她放下镜子,拿起包包,手指轻轻缠绕着皮须,心里很不情愿地想到,她可以让王柏川看到真实的自己吗?难道一直这么装下去,装作高不可攀的那个不真实的梦中情人?可若是不装,王柏川会如何看她?

樊胜美当然已经不相信纯纯的爱情,不相信只要有爱什么都可以。她眼里看到的是年轻有为长相英俊的王柏川。一般,那样的男人被称作钻石王老五,多少嫩得掐得出水的小姑娘会倒追王柏川,而多少王柏川那样的王老五身边是美丽而嫩得掐得出水的小姑娘。老校友,旧梦中情人,这个砝码,真的有效吗?樊胜美再次揽镜细看,不禁长长叹出一声气,别自己骗自己了。很快,笼罩在她身周的用怀旧编织出来的光环将褪去,王柏川会看清真正的她。她届时将如何面对王柏川?

樊胜美心中打起了退堂鼓。不如,主动退出,留给王柏川一个依旧美丽的背影?起码,依旧美丽!

关雎尔加完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同事们一起浑身疲累地出来,有的有家属接,有人接的同事立刻变得容光焕发;有的自己有车,直接电梯下车库。电梯走到一楼大厅,最后只剩关雎尔一个人。第一次,关雎尔觉得大厅好空旷,她一个人好凄惨,加班好灭绝人性。

外面一定很冷。她竖起领子,背起双肩包,漠然穿越大厅。但有人喊她,声音她熟悉,其他部门的李朝生。看去,果然是。“你怎么在这儿?也加班?”

“咦,你没听说我跳槽了?小关,我可是特意来跟你告别,你居然这么不关心我。”庆余年小说

“恭喜你。最近工作一直很忙,都没心思管别的,对不起。”择天记小说

“是的,你是实习期的新人,我理解。我替你背包吗?”被关雎尔摇头拒绝,李朝生并不气馁,“不过即使两三年后升到了我这一阶段,工作也不会轻松太多。这就是我跳槽的原因。我去的新公司是上市公司,以后每个月只要忙一次,不用再天天没日没夜。小关,每次加班出来,你抬头看过天吗?”两人很快走出大厅。

关雎尔依然摇头,“海市的夜晚从来看不见星星。”

“我每天加班出来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天。今天是阴天,你看,一团一团的光在低矮的云层融合,像灰调的调色板。虽然颜色已经黯淡,可依然可以分清那一块是绿色,我们往下找,原来是来自海韵大厦的射灯。这就是阴天的特色。”

关雎尔举头看天,顺着李朝生的指点看去,果然,阴天的云层犹如覆盖在城市上空的幕布,城市五颜六色的射灯肆无忌惮地在幕布上染画缤纷的灰绿灰红灰蓝灰黄……还真有特色呢。“真有意思,晴天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晴天不一样了,不信你以后出门也抬头看一眼。怎么背着一个大包?本来打算去哪儿玩?我们去哪儿喝杯咖啡吧,明天休息,今天可以晚睡。”

“本来打算今晚搭便车回家的,可是又加班。唉……”但是正如李朝生所言,天,果然很有看头。关雎尔不急着拦车,忍不住寻找她工作的大厦射出的光在天空的染色。李朝生还真有意思。

“我有一个主意,为了庆祝我跳出魔窟,我们现在就去火车站,搭夕发朝至的火车去任选的一个地方,疯玩一两天,然后若无其事地回来,我去新公司报到,你回老岗位苦熬。就像……吹一口气,变,明天睁开眼睛,忽然跳进另一个世界,相信我,一定非常好玩。”

抬头向天的关雎尔听到这儿,将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李朝生,“可是……不好,我带着的钱不多,月底了。还有……没计划,会不会到处乱走,很危险。再说天这么晚……不大好。”

“所以我辞职了才敢请你一起出去玩,否则同事出游影响你实习期考核。钱我可以先借给你,不会花太多。主要是,你想过没有,毫无计划地投入一个别人活腻了的陌生的地方,毫无计划地随着满大街睡眼惺忪的人流寻找本地人热爱的早餐,毫无计划地拿着地图到处乱走,体会发现的乐趣和惊喜,最后,快离开的那一刻,却了解到还有不少好去处没玩到,于是带着些许遗憾,带着许多留恋,离开,发誓下次再来。完全脱离我们一板一眼的用数字和图标规范出来的工作与生活,说实话,这种除了工作就是睡觉的日子,你不觉得闷吗?”

“可是……我本来打算明天好好睡一觉的。”

“不好,玩才是最好的休息。你今天才发现海市的夜空也有特色吧?相信我,一起出去玩,你会发现更多不一样的天地。我很有诚意的,你看,我辞职了才来邀请你。今晚,我在大厅等你下班,等了那么久,小关,答应,说OK,算是奖励我。”

关雎尔看着李朝生,心里大叫,樊姐安迪帮忙,怎么办才好。可是她心里,却有点儿像发现不一样的夜空,对无目的无计划出游有点儿向往呢。而且,李朝生如此有诚意,又等了她那么久,她好像很不好意思将拒绝说出口呢。

李朝生又道:“你别有顾虑,我们只是旧同事,也是说得来的朋友。我认准你是公司中难得心地善良的人,因此希望跟你成为好朋友,把好玩的事好玩的东西与你分享。我发誓,绝不把你拖上火车卖了。相信我的发誓吗?”

关雎尔不禁笑了,李朝生当然不会把她卖了。她当然点头。既然她点头,李朝生就将关雎尔拉进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去火车站。关雎尔急道:“我点头不是说OK,是说你不会把我卖了。”

“既然相信我不会把你卖了,还犹豫什么,当然OK。小关,我们开始冒险之旅!”

“我没说……”但这一回,关雎尔的声音有点儿弱,“可是你没带行李。”

“看见你之前我还没有出游的计划呢,不知为什么,看见你走出电梯,那么累,我就想带你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哪怕一天也好,让你透透气。我已经逃出生天,有义务拉兄弟一把。你看,我有银行卡,有IPAD,有手机……我们一路不愁饿肚子。”

“可是……我很闷的,性格很闷,不会玩花样,不是好旅伴,会拖累你。”

“让我算算,你一晚上说多少‘可是’了,1,2,3……”

“别算了,别算了,拜托,不可以这样。”

李朝生这才一笑而止,打开IPAD调出列车时刻表。两人商量着找一辆半小时后发车的列车,准备乘那一班,明天早上抵达另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于是,他们一下出租车就狂奔去售票处,买了票再次狂奔到候车室,最终爬上火车时,两人几乎气息奄奄。李朝生笑道:“我们要是做铁道游击队,准没戏。累吗?”

关雎尔两眼闪亮,“好玩!”

是的,一种全新的,豁出去后才能体会到的随心随意的境界,身为乖乖女的关雎尔第一次体验,感觉颇为刺激。反而,明天即将抵达的城市究竟如何,不在考虑之列了。着眼当下,享受眼前。

奇点对着电脑做事,安迪一只耳朵戴着耳机听她的东西,各忙各的,互不干扰。等奇点忙完,就与安迪换了驾驶位。奇点这才留意到安迪戴着耳机,“听什么?”

“耶鲁大学公开课,Paul Bloom教授的心理学导论。我下载了几所大学公开课的课程,有机会就戴耳机听会儿,并不只听心理学。”

“我也听说,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去下载。”

“噢,我也听说你这阵子刚被选上博鳌理事会,很忙。”

奇点不禁笑道:“入乡随俗很快嘛,刚回来时候说话还不利索,这么快连博鳌都让你调戏上了。”

“我还学了麦兜语录,小新语录……”

“小新是谁?”

“蜡笔小新,你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太落后了。我邻居四个姑娘随时可以教我很多东西,我住那儿真是住对了。不过我会背原版加菲猫语录,她们比不过我。”

“为什么背那些?折腾脑袋?”

“我不像你,你能把简单词汇收拾得幽默无比,我只能生吞活剥他人牙慧,坚持每天看书两小时。谈判时候来一句‘你难道要割下我的一磅肉’,立刻事半功倍,比任何责问都有效。”

“嗯,你简直是奸商中的山楂树。”

“山楂树?哈哈,我有吗?”

“回头我送你一套鲁迅全集,那才是王道,等你全背下来,刻薄水平立马上一台阶。后座一只黑塑料袋里装的是什么?你拿来的那只。”

“五十万现金,我打算捐给那福利院。那种地方有些大人不拿小孩子当人,被领养走一个,他们会庆幸卖个好价钱。智障的孩子比较惨,我弟弟没名没分寄居在那家福利院,若是院长没良心,晚上偷偷送出去扔掉,或者……谁也不会知道。我弟弟能活到今天被我领回家,说明那家福利院的人良心很好。”

“唔,明白了,难怪你用现金,不用汇款走账,分明是鼓励他们私分善款的决心。你又入乡随俗了。有个小问题,希望你听了别生气,如果生气就别回答我。像你这么聪明,没有残疾,又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在孤儿院里为什么没被抱养?”

“我们孤儿院有门必修课,抱大腿。有志愿者、领养人来院里,大伙儿一哄而上,一条大腿上可以抱好几只小手,一个大人身上可以被七八个小孩抱得寸步难移,许多志愿者到这一步就哭了。领养者则是在这些亲昵的小孩子当中挑一个最亲的最可爱的,他们管这叫有缘。我坏就坏在那么小就有了记忆,我觉得院里待着比跟着妈妈更安全,所以一到这种场合就赶紧躲开了。再说……本地人来领养的话,一听说是某某某的女儿,到底心里有疙瘩。所以很羡慕我们楼层的小关小曲,小关一看就是在父母手心里呵护大的,小曲怎么闹腾她父母都宠爱她,她还总以为她爸爸虐待她。你呢?你是独生子女,一定也很受宠爱。”

“我这独生子女比较特殊,家里成分不好,当时穷得叮当响,没钱生第二个。等后来平反,却有了独生子女政策,不能生了。所以我歪打正着成了老一辈独生子女。当时一直羡慕人家打架有哥哥帮,回家有姐姐洗衣服,人心不足。”

“姐姐洗衣服?”

“孩子多的家庭,都是大孩子抱小孩子,所以才有长兄抵父,长姐如母之说。你以后就是你弟弟的妈了。”但奇点随即就小心地转移了话题,“你看了那么多书,最喜欢哪个作者?”

“我最喜欢曼瑟·奥尔森,喜欢跟随他强大的逻辑,被他一路牵引到最终结果。不过我相信你问的应是我最喜欢哪个小说作者,基本上没有特别喜欢的,尤其是童话作者,我很庆幸小时候没书看,避免了受童话那种逻辑混乱书籍的荼毒。”

奇点听得哭笑不得,刚想反驳,安迪就又抢着道:“考虑到跟我同龄的女孩子很多还靠着爸妈生活,而我能承担起供养弟弟的责任,还是挺值得骄傲的。所以你不用善意回避这个我未来将长姐如母的话题。”

“既然……我继续说四个建议。一、今晚上住市区,不去黛山;二、明天领了人就走,不要在黛山转悠;三、看到你弟弟身上与你相似的特征,不要举一反三;四、有情绪立刻跟我说,不要见外,我很愿意帮你分担,除了银行密码之类的可以不说。OK?”

“OK。”安迪心里忽然很踏实,感觉身边又多了一个依靠,“黛山的野生甲鱼表示情绪稳定,避免一场杀身之祸了。为什么你与其他独生子女不一样,似乎少了点儿骄纵。”

“你是第一个说我不骄的。你今天为什么不抢我话头?”

“心里紧张。不过,其实我平时话不多的,常态是坐在一边看别人说,看别人热闹。”

“跟我投缘,所以话多?”

“是。”

“女孩子能不能矜持点儿?”

“有必要考验彼此的智商吗?”

“这与考验智商没关系,你这山楂树,哈哈。我以后慢慢培养你。”

“萝莉养成计划?”

奇点只能无奈地笑,这种斗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没有模式可循,倒是一路不愁枯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