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三、三才变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公羊羽笑了笑将四十五枚石子摆了个图案向文靖道:“你认得这个么?”:

“认得!”文靖憨憨地道:“不就是个王八么?”

公羊羽不禁皱眉正要解释忽听文靖一声惊叫:“不对这个……我见过这是洛书中的九宫图。”

“咦你认得?”

“是呀我在书上看过玄音道长也说过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形如玄龟。这九个数不管横加竖加还是斜着加结果都是十五。”文靖难得有所表现不禁得意洋洋口沫四溅。

“不错。”公羊羽颔道:“你既然知道便省了我不少功夫。”他说到这里突然迈开步子在溪边地沙地上走了一遭留下四十五个一寸来深的脚印与石子排列的形状一般无二。

他指着其中两个脚印道:“你从这里到那里要走几步?”

文靖估量了一下道:“五步!”

“非也非也。”公羊羽摇头道:“我说只要两步就够了。”

“你骗人!”文靖望着他眼里分明写着这三个字。

“不信么?”公羊羽嘿嘿一笑不疾不徐但出脚方位极是怪异仅走了两步便落在第二个脚印上。

文靖傻了眼叫道:“怎么会这样?”他连蹦带跳使尽全身本事仍然走了五步才到。“邪了!”他连连搔头。

“这就是我要教你的功夫。”公羊羽道:“三才归元掌的根基——‘三三步’。”

“三才归元掌?三三步?”

“嗯我这功夫以九宫图之义为基穷天地人三才之变与其说是门武功不如说是门学问。”公羊羽微微笑道。

“学问?”文靖不由得精神一振。

“不错就拿这三三步来说。”公羊羽道:“与你功夫一般的人要走五步的距离你两步就能走到别人要走三步的距离你一步就能越过。”

“那岂不成了会‘缩地法’的神仙?”文靖来了兴致。

“不错只要你能明白我这路步法的道理在这四十五步之内你就是神仙。”公羊羽道:“你愿意学么?”

“这个自然。”文靖满口应道但一转念踌躇道:“不过不会又要先练什么马步举什么石锁吧?”

公羊羽摇头道:“修炼气力乃是下乘的功夫我这是上乘的武功重悟性没有悟性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够入门若悟性够了一个晚上就够了。”

“有这么便宜的武功?”文靖眉开眼笑心想:“只要不举石锁、站马步就好。”

公羊羽微微一笑便以地上那四十五枚石子演化“三三步”的奥妙这路步法以九宫图的变化而变化有些变化文靖以前也听玄音道人说过在书上也看过却没有想到如何用在武功上面但其中更多的变化却是公羊羽独出机杼越前人之作文靖端地闻所未闻。不过他生来最爱钻研这种繁复的学问越是深奥他越是喜欢而且聪明颖悟倍于常人。

公羊羽讲了两遍见他一点就透心中也有些讶异当下也不再多说让他独自练习自个儿打开酒葫芦坐在溪边观看。

文靖第一次练这种用脑子比用气力多的功夫新奇万分推敲其中变化端地如饮醇酒越饮越觉滋味无穷。一时间浑然忘我在河边飞奔不止。他越走越快突然间一个趔趄摔了个野狗抢屎爬起来搔头道:“难道这一步错了。”说罢他又走了一遍甚为顺畅但步子一快又一跤摔倒。

“哪里错了?”他揉着脑门沉思。

“步法倒是没错。”公羊羽将酒葫芦系在腰间缓缓站起道:“你错在自不量力罢了。”

“自不量力?”文靖瞪着他。

“不错这毕竟也算是门功夫。”公羊羽微微一笑:“以你的武功根基只能快到这个地步一旦过这个地步就好像学跑的婴儿非摔倒不可。”

“是吗?”文靖甚感无趣。

“我说过这‘三三步’只是入门的功夫往上练去三才化四象还有“四四步”“四四步”之后还有五五‘梅花步’六六‘天罡步’、七七‘大衍步’八八‘伏羲步’练到九九‘归元步’时才算是大成到那个时候你便似鱼游大海鸟上青天不拘成法随心所欲了。”

文靖不禁分外神往道:“我也能练到‘归元步’么?”

公羊羽打量他一番笑道:“以你的根基大概再练一百年吧。”

“一百年?”文靖苦着脸道:“我只有去西天佛祖那里练了。”

公羊羽哈哈大笑道:“你何必如此垂头丧气我在你这个年纪手无缚鸡之力还不如你呢!”

文靖双眼一亮接着便露出疑惑的神气望着公羊羽。

“其实不论如何变化都基于这九宫图。”公羊羽道:“不过我既然和那丫头立下一夜之约也没功夫教你太多何况仅仅靠这步法还不能胜她。”

他踱了两步缓缓道:“若论凌厉‘黑水一怪’的功夫只怕天下无人能当所以唯有批亢捣虚才足以抗颉‘三三步’只是“批亢”,若要‘捣虚’非得三才掌不可。”他顿了顿道:“时辰不多我传你三招掌法。”

“我不要练。”文靖悻悻地道:“练拳脚最累人了。”

“那可由不得你了。”公羊羽道:“那丫头万万不会放过你你若要活命非得练这掌法不可。”

“打不过可以逃呀。”文靖想法天真。

“逃?这‘三三步’只能原地打转她看着你转也能累死你呢。”公羊羽唬他。

文靖顿被唬住:“这倒让人头痛。”转念一想忖道:“反正再苦再累也只得三招。”想到这儿便一口答应。

公羊羽将掌法打了一遍文靖看来也不算十分稀奇依样画葫芦懒洋洋练了一通也会了七八成。“这种掌法就是三十招我也学会了呢。”他想法十分嚣张。

公羊羽看出他的心思便道:“如果说‘三三步‘是一张弓这‘三才掌’就是三支箭‘三才归元掌’最难的不是做这弓和箭而是如何把这三支箭射出去。”

“原来还没完么?”文靖有些摸不着头脑。

公羊羽道:“‘三三步’虽然难但只要你有些小聪明也不难学会但我这心法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三才归元掌’处处离不开一个‘三’字心法也分为三重‘无妄识’与‘太虚识’太玄乎以你的资质今晚学会‘镜心识’大概就不错了。”

文靖听得一头雾水。

“其实说来说去一言蔽之这路掌法关键就在洞察敌手的心意上。”公羊羽道:“若是你能先行一步看出对方的心意你说会如何?”

“我就能先行逃命了。”文靖想也不想随口答道。

“只知道逃。”公羊羽怒道:“你既然知道他的心意难道不会趁机反击么?”

“反击?”文靖仿佛听到天底下最离奇的言语指着鼻尖说:“你是说要我跟那个女子动手?”

“不动手怎么胜她?”公羊羽皱眉。

“我和她打只有死路一条。”文靖看公羊羽神色不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改口道:“但我怎么能猜出对手的心意呢?”

公羊羽道:“这就是你与众不同的地方你可知伯牙子期的事情么?”

“知道。”文靖又兴致勃勃地道:“伯牙善奏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心想着高山钟子期就说:‘巍巍乎泰山。’伯牙心里想着流水钟子期就说:‘浩浩乎江河。’于是伯牙将钟子期引为之音后者死后伯牙终身不再鼓琴。”

“是呀。”公羊羽道:“某些人天生就有一种洞悉人心的奇能有人能从琴声中品出鼓琴者的心意有人能一眼从字画中看出作者的心意更有人能从招式中看出武学高手的心意。”

“但这和我什么关系?”文靖道。

“嘿。”公羊羽看了他一眼:“你在那个紫萝客栈不是对老夫的字画评头品足大言不惭么?”

文靖目瞪口呆:“你……你都听到了?”

公羊羽笑道:“那是自然!自紫萝客栈开始你们一路上说得话我可是一句不落听得清清楚楚!”文靖脸色青掉头就跑。

“你去哪里?”公羊羽将他揪回来。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当什么淮安王。”文靖奋力挣扎。

“谁要你作什么淮安王了?”公羊羽奇道。

“你……你不是来抓我回去的?”文靖比他还要奇怪。

“当然不是。”公羊羽冷笑道:“若你真要作什么淮安王我才懒得管你死活。”

文靖松了口气但又不解地问:“你和白先生不是一伙吗?”

“当然不是那小子一天大唱什么爱国之道抱着临安小朝廷不放不惜做那个狗屁千岁的奴才哼我早就不认他这个徒弟。”公羊羽面如寒霜望着星空缓缓道:“说什么大宋江山五百年前哪有什么大宋又说什么蒙古皇帝嘿一百年前又哪有什么成吉思汗。蒙古人视人命若草芥大宋那些官儿又何尝将老百姓当人看蒙古人要得不过是他勃尔只斤的天下大宋那个混蛋皇帝也不过是要保他赵家的江山。依我看来他们两家不过是两条野狗争一根骨头罢了。”说到这儿他叹了口气:“只可惜了老百姓的性命。”

文靖听到这里不禁张大了嘴了只觉这儒生的言语怪到极点。半晌才道:“难道你不是宋人?”

“是又如何?”公羊羽道:“这大宋朝腐朽不堪赵家小儿只顾着自个儿享乐弄得兵不兵将不将奸佞宵小横行朝野忠臣良将备受压制成日献媚取宠于外国穷于搜刮于百姓。这种王朝能苟延至今已是一个异数天下之士为何还要为它洒血流汗像白朴那种家伙就算死一百个保得也不过是群吸人膏血的蛭虫罢了。”

文靖听得头脑胡涂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对便道:“朝廷虽然不对但百姓却是无辜如果鞑子占了大宋老百姓一定没有好果子吃。我和爹爹在北方就老是被乡里那些鞑子欺负。”

公羊羽一时默然过了半晌缓缓道:“是呀赵家的朝廷不值得一保但大宋的百姓却是无辜我恨不能将那些昏君奸臣食肉寝皮但杀了他们却会给外族以可乘之机鞑子杀人如麻这一仗打下来不知要死多少百姓但保住了这个大宋也就保住了那个昏庸朝廷他们又可以夜夜笙歌纸醉金迷直到吸尽老百姓的骨血弄得民不聊生如此江山保它何益如此江山如此江山……”他不断重复这四个字失魂落魄形同槁木说了七八遍突然放声长啸啸声激越久久不绝直震的林中树叶簌簌作响一声啸罢两眼中流出泪来。

文靖被他这一啸二哭弄得手足无措待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道:“公羊先生你……你没事么?”

公羊羽摇头道:“我没事只是许多事情想不明白我只想为什么偌大一个社稷千万生灵成败生死总是操于一人之手?董仲舒说君命得之于天我一百个不信难道上天也和临安那个皇帝一般昏庸不成。为何一个人有了权势就要把他人踩在脚下为保一人荣辱不惜牺牲他人性命?为什么人与人要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为名利争个你死我活?为什么国与国非得兵戎相见血染干戈把大好河山变成修罗屠场?”说到这儿他望着文靖道:“小兄弟你明白么?”

“不明白。”文靖被他弄得一脑袋浆糊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也不明白。”公羊羽苦笑:“这三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虑想报国但国已不国想成家却妻离子散想远离尘俗放荡山水却又搁不下哀哀黎民结果只落得一生矛盾惶惶不可终日别人知道我显露的武功但却不知道我心中的迷惑小兄弟三十年来只有你从我画中看出我的苦恼呢!”

“但……但……”文靖比了比脖子:“鞑子喜欢砍头的。”

“反正我当年立下毒誓决不为天下的帝王将相动一根手指头蒙古也好大宋也罢都是与我无干。”公羊羽瞅了他一眼:“你若有本事就学白朴甘当官府的奴才好了。”

“可惜我没本事!”文靖眉开眼笑。“哼!”公羊羽冷哼道:“你只要学好了我的三才归元掌还叫没本事么?天下都去的!萧千绝那几个徒弟又算得了什么?”文靖一愣:“真这么厉害?”公羊羽傲然昂也不理他一副当然如此的模样。

“哪……哪你多教我几天好了!”??靖对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颇感兴趣当下涎着脸说。“那可不成!”公羊羽皱眉道:“我还有要紧事为你这小子已经耽搁了我许多时候!”

“什么事?”文靖奇道:“这么急!”公羊羽默然不语望着漫天星斗眼中流露出异样的哀恸过了好半天他才悠悠叹了口气轻声道:“为何呢?为何?她为何躲着我呢……”

文靖奇道:“谁呀!”公羊羽身子微微一颤怒目相向:“多嘴多舌与你何干?”文靖被他一喝浑身抖噤若寒蝉。公羊羽又沉默半晌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不说这些我还是传你‘镜心识’心法吧!能否领悟就看你的悟性了。”

文靖心想:你的念头古怪我多半领悟不了的。嘴里却不敢说。只听得公羊羽说了一通大抵是什么怯出杂念宁静心胸的吐纳之法。

“萧千绝一派的功夫千奇百幻往往让对手眼花缭乱无从捉摸。”公羊羽道:“但武功虽然变化多端出招者的心意只有一个所谓的变化不过是掩饰他的真实心意罢了所以你须得入凝寂之境‘以神遇而不以目视”不要被眼中的变化所迷惑而要用你中明镜映出他的本意来只要能做到这一步再厉害的武功你也能从容应对明白了吗?”

“不明白。”文靖说:“反正我万万不敢和他们动手的。”

公羊羽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下以我传你之法吐纳一回。”

文靖依言坐下屏息凝神吐纳数下忽觉一只手掌按在自己的百汇穴上公羊羽的声音细若文蚋在耳边响起:“你根基太弱只怕难以挥‘三才归元掌’的妙处你我今日投缘我将‘浩然正气’传于你用心听好了。”

一道热流从他头顶涌入分流入四肢百骸“走阳矫入肩井……贯通神阙、汇于会阴……上行鸠尾入轱辘关温养玉枕……膻中上行双龙分流斗于百汇入于丹田……”随着公羊羽的声音文靖体内真气鼓荡奔涌疾走经脉酥麻酸痒诸味杂陈但又无法动弹分毫只有听之任之当公羊羽说到:“此法无所不包无所不至至阳至大是为浩然正气。”他才觉顶上一轻但体内真气已经自成气候充盈活泼流转不定来去皆有次序一时遍体阳和十分舒服竟然舍不得站起;真气九转之后文靖灵光返照智珠在握混混沌沌渐入无我之境。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文靖从入定中清醒只觉气机充盈浑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力。举四顾只见明月西沉四周悄然已没有公羊羽的影子忽听远处隐隐传来歌声:“……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歌声清朗豪迈仿佛一阵长风吹过山林渐渐远去却袅袅不绝。

文靖抬头望天只见茫茫夜空群星寥落唯有西北天狼星分外明亮相传此星一出必主战争。

“这个公羊先生口口声声说大宋的不是但听他歌声却又有从戎卫国之意当真人如其画处处自相矛盾唉大概是他没遇上好皇帝吧?”文靖边想边站起身来只觉两只脚又酸又麻几乎一跤跌倒不禁自言自语道:“管他大宋蒙古我还是早些回华山省得吃那个白朴的苦头。”

他一瘸一拐向北而行走了一里路程路上树影婆娑阴森森有些怕人忽而夜枭啼叫文靖心里寒不禁缩了缩脖子这时背后风声乍起一只白玉也似的手掌向他肩头拍来……

六盘山顶朝阳冉冉升起吸尽了林中雾水显出几分湿润。两只山鹞从黑乎乎的悬崖上钻了出来并着双翅在空中盘旋飞羽尖端被潮润的阳光洗过现出淡金颜色。

“嗖”一支羽箭带着让人心颤的鸣叫从树林中窜出像一支劈开苍穹的闪电将两只山鹞串在一处空中响起凄厉的哀鸣那对鸟儿石头般跌落尘埃。

马蹄声响起一骑飞掠而至马上的白袍少年将山鹞凌空接住。

“神箭呀!”他大声叫道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快活的笑容。

一个上身精赤的虬髯汉子从林子里缓缓驰出手中拿了张巨弓那张弓足有五尺长粗愈儿臂弓弦由三根牛筋绞在一起。

“伯颜将军。”少年叫道。

伯颜驰马近前。二人马匹高矮相若但他却比少年足足高出两个脑袋一头散乱长披在精钢般的肌肤上宽阔胸脯上挂着点点汗珠闪闪亮。

“阿术。”他笑道:“你手脚真快。”

阿术望着他手中的巨弓羡慕地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拉得动这张弓呢?”

伯颜拍拍他的脑袋笑道:“都是万夫长了还说孩子气的话今天练过我教你的枪法了吗?”

“练过了。”阿术顽皮地眨眨眼:“可惜没有对手试枪呢。”

“很快就会有的。”伯颜望着远方巍峨的剑门关沉静地说。

这时一声雄浑牛角号的声音从远方升起在起伏的山峦间回响。

阿术双眉一扬白净的脸上稚气顿消升起浓浓的煞气凌厉的目光投向号角起处。

“开始了么?”伯颜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将巨弓挎在肩上拍了拍阿术的肩:“走吧。”

“是!”

二人坐下的骏马出尖锐的嘶鸣马蹄落在地上如战鼓一般震撼人心蹄下两道烟尘翻翻滚滚直往剑门关而去。

文靖觉出风声不及转念一步跨出无意中却合了三三步的路子。让身后人拍了个空。掉头一看顿时面如土色。那窈窕身段如花笑靥不是那个蒙古少女是谁。

少女一巴掌没拍着微微一愣但也怎么放在心上笑吟吟地道:“你跑呀怎么不跑了现在可是实实在在只有你我两人看看谁还帮得了你?”

文靖心里七上八下嗫嚅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少女打个呼哨天空中落下一个黑乎乎的物事停在她的胳膊上。借着朦胧的曙光文靖看的清楚:竟然是一只二尺来长的秃鹫恶形恶状杀气腾腾和那少女绝色容光互相映照当真一美一丑凭空添了十二分的诡异。

“我有鹫儿带路。”少女笑道:“你跑不了的。”

“它能带路?”文靖甚是骇异。

“这个自然。”少女得意地道:“方才我在你身上做了手脚撒了‘千里香’就算你在数十里外也别想逃过鹫儿的追踪。”

要知鸟类之中乌鸦与秃鹫嗅觉最为敏锐往往能凭借远处人畜所散的气息感知对方的生死灵敏之处甚至过犬类。文靖虽然躲躲藏藏却没料到少女由此一招不由得万分泄气。

少女一振臂秃鹫腾空而起没入夜色之中。“公羊羽究竟教了你何种武功?”少女笑道:“我倒想见识见识。”

文靖“啊呀”一声望少女身后叫道:“公羊先生。”

少女一惊回头看去空空如也哪有半个人影顿时知道上当再回头一看文靖正足狂奔。

少女大怒飞身赶上一掌拍向文靖的后颈那小子却身子一晃斜斜一步走出少女这一掌差之毫厘落在空处不禁吃了一惊刹那间弹退踢出七脚落向他周身要害文靖前进三步后退三步好像一片落叶在少女狂风般的腿法中翩然飞舞七腿踢过却没沾着他一片衣角。

“有趣。”少女格格娇笑双臂轻舒“如意幻魔手”施展开来一双玉手变化万千刹那间将文靖的身影圈在其中。

文靖只觉少女的双手漫天飞舞好像天女散花一般一时看得眼花缭乱不辨东西慌乱之中肩上上挨了一掌跌出四尺来远。他奋力爬起走了十来步孤拐上又挨了一脚飞出丈余重重跌下。

“就这些么?”少女小嘴一翘:“公羊羽也不过如此。”忽见文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便道:“小子我这次出手自有分寸你休想装死蒙我。”

“错了。”文靖脸贴着泥土喃喃地道。

少女奇道:“什么错了?”

文靖爬起来蹲在地上托腮沉吟:“真的错了。”

“你又弄什么玄虚?”少女颇不耐烦身形一晃纤纤食指点向文靖的“软麻穴“。哪知一指点空文靖不知何时竟然绕到自己身后一惊之下回脚倒勾文靖却又到了身前少女一声娇叱拳打脚踢霎息间连出五招文靖身形晃若鬼魅在拳脚中时隐时没。少女拳脚没一下打在实处渐渐觉出不妙精神一振使出了全副本事。攻势如暴风骤雨一般向文靖倾泻过去。

文靖虽然悟出一些门道但对方的“如意幻魔手”乃是武林一绝变化万分诡异加上少女全力出手顿时连逢险招胸口被一记掌风扫过让他几乎窒息脚下一乱周身要害尽在少女双手笼罩之下。

但奇怪的是当此危急关头这小子却生出平日思考学问的那一股子“痴劲”从方才起就只想着如何在四十五步中死中觅活每逃过一劫便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此时虽然身在绝境但他专注于这路掌法的玄奥把万般杂念都抛之脑后只想着如何把握一线生机无形之中却应合了“以神遇而不以目视”的心法。一时间心如明镜看出了少女的心意。

少女这一招有八个变化其中七虚一实本来文靖身临绝境万万是挡不住的挨了这一掌如果不死也得重伤但不知为何少女白玉般的手掌到了文靖膻中穴前五寸处却略略一滞横移了两寸。

这一微妙变化虽如电光石火却没逃过文靖的“心镜”于是他出手了似站立不稳不退反进一个踉跄向前跌出惊惶失措地手舞足蹈看似慌乱却不偏不倚一掌按在了少女的“神封穴”上这正是“三才归元掌”第一招——“人心惶惶”。

这下大大出乎少女意料一则没料到其趁隙反击二则没料到其不退反进三则文靖出招看似不成章法其实别有奥妙她虽然有心躲避却仍被他击中要害。四则这小子的掌力中竟有一道古怪的暖流破开了自己的的“玄阴离合神功”封住自己的穴道。

刹那间两个人换了一招同时向后跌出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山道上顿时一片寂静毫无声息。

过了半晌文靖长长出了口气颤巍巍爬了起来只觉肋骨剧痛看了断了一根。

他缓缓走向少女只见她瞪着一双妙目死死看着自己。不禁苦笑道:“你出手好狠。”

“呸!”少女口里不能说话心里却骂翻了天:“你这混蛋到底用什么鬼门道封了我的穴道。”她方才连用内功力求冲开穴道黑水一派的“玄阴离合神功”本是顶尖儿的内功心法心念动处坚若精钢柔似弱水寻常掌力休想伤她分毫但文靖那道暖流不仅破开护体神功而且好似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亘在那里她连冲三次都难以着力反而让文靖先行站起她这一气当真非同小可。

文靖咳嗽一阵咳出一滩鲜血。他望着少女看了一会儿笑道:“你这个样子挺好看的如果不冲我瞪眼一定更好看呢!”

“臭小子。”少女被他看得无地自容心里恨不能咬他一块肉来。

“其实你这样美貌的女子为什么要打打杀杀呢?”文靖皱眉道:“你应该拿着针线绣花才对。”

“绣你个鬼我倒想在你这张臭脸上绣花。”少女心想。

“或者坐在窗前看月也不错。”文靖忘形地说:“‘卷起水晶帘玲珑望秋月。’弹琴也好呀‘含情弄柔瑟弹作陌上桑。’对了采桑也好看:‘素手青条上红妆白日鲜’像你这么美的女子干什么都好就是不该打架的。”

“这家伙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他好像一个劲的说我生得美我真的那么美么?”少女心想:“师父和两个师兄从没说过我生得美来着?”

“如果你答应我从此以后不和人打架我就放你起来。”文靖说:“如果答应你就眨三下眼睛。”

少女瞪着眼睛不说话

过了半晌文靖叹了口气道:“罢了拗不过你我放开你你可不许再找我麻烦如果答应就眨三下眼睛如果不答应我只好走了。”

少女还真怕他把自己丢在这个鬼地方连忙眨了三下。文靖拍开她的穴道。少女一跃而起挥拳要打文靖大叫:“你要毁约么?”

少女的粉拳停在空中忽地伸出食指闪电般点在文靖“太渊”穴上文靖伤得沉重无力躲闪顿时被她制住心中暗暗叫苦:“我真是胡涂了被她两眼一瞪居然就放了这个煞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却见少女铁青着脸按着他的肋骨手指微动各得一声将他断骨合回原位然后折了两根树枝隔着衣服给他绑上文靖痛得冷汗直流心里却十分诧异:“她为何要帮我合上断骨?”

少女冷哼一声道:“你这会儿受了伤我就算揍你也没有什么意思等你养好了这身贱骨头再揍你不迟。”说着解开文靖的穴道站起身来转身欲去。

“啊你……你叫什么名字?”文靖突然忍不住问到。

“你问这个作甚?”少女冷冷地道。

“下次见面也好打招呼。”文靖咕咕哝哝话在嗓子眼里打转。

“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少女冷笑着走了两步回头道:“我的汉名是跟师父姓萧……”

“萧玉翎么?”文靖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萧玉翎十分诧异。

“啊!”文靖道:“我听你师兄叫你玉翎。”

“你倒是好记性。”萧玉翎淡淡地说这种口气让文靖摸不清她是在夸奖还是挖苦。

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尖利的鸟鸣声萧玉翎神色一变眉头微微皱起小声道:“这个扁毛畜生真该死居然泄漏了我的行踪。”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如疾风般掠至萧冷面无表情停在二人身前那只秃鹫从天上落下歇在他的肩上。萧冷取出一块肉脯随手丢出秃鹫衔住一口吞下。然后展翅飞上天空。

沉默半晌萧冷道:“你太任性了。”

萧玉翎撇撇嘴不理他。

萧冷嗫嚅数下望着文靖皱眉道:“你在这儿么?很好。”他足下一动向文靖踏上一步。

“你要杀他么?”萧玉翎冷笑道。

“这个自然。”萧冷道:“此人不论真假非杀不可。”

“但他有伤在身你杀他岂不是胜之不武?”萧玉翎道。

“他便不受伤又岂是我的对手?”

“那倒未必。”萧玉翎瞟了瞟面如死灰的文靖道:“我问你你自忖几招能取他性命?”

“一刀足以。”萧冷寒声道。

萧玉翎格格一笑:“好我们来打个赌。”

“怎么个赌法?”萧冷双眉皱起。

“我赌他若是没伤至少能在你的海若刀下走上三招。”

萧冷眼中透出灼人的光芒道:“你小觑我么?”

“废话少说你敢不敢赌?”

“怎么不敢?”萧冷被她激起傲气。

“若是你输了呢?该当如何?”

“我怎么会输?”萧冷自信满满道:“我若是输了自然留他一条性命而且从今以后不再踏入中原半步。”说到这儿他望着文靖皱眉道:“不过他的伤……”

“待他养好不就成了么?”玉翎满不在乎地道。

“岂有此理?”萧冷怒道:“我明日便要入川哪有闲功夫等他痊愈罢了一刀杀了省事。”文靖听得心头剧震只觉他身上杀气奔腾不自禁地退了一步。

“你怕他伤好了输给我么?”玉翎似笑非笑。

萧冷被她僵住但他素来骄傲至极万万不肯示弱沉默片刻道:“也罢我就把他带在身边待他伤势痊愈再取他性命不迟。”

文靖和玉翎皆是一愣。“也好。”玉翎强笑道:“不过这个笨蛋可是个累赘但愿别累着你才好。”

萧冷哼了一声道:“不过你输了以后必须对我言听计从。”玉翎笑道:“也好。”萧冷从怀中取出一支玉瓶向文靖厉声喝道:“把嘴张开。”

文靖略一迟疑但敌不住对方的气势张开了嘴萧冷手一扬一点红光射入他口中文靖只觉那物事入口即化遁入腹中一时间满口芬芳全身舒泰胸口的疼痛也好像轻了许多。

“呆子还不谢过我师兄的‘血玉还阳丹’这可是疗伤的圣药呢。”玉翎望着文靖捉狎道。萧冷脸色铁青冷哼一声掉头便走。玉翎走了两步向呆站着的文靖道:“你还等什么?难道要等刀落在脖子上才肯走么?”

文靖只好垂头丧气跟了上去心里大是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该从客栈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