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章 可恃唯我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梁萧听得这声好似吞了几十只蛤蟆一张嘴合不拢来只瞪着缁衣女子愣。缁衣女子看出他心中所想微笑道:“不错老身就是花无媸、天机宫主人。”梁萧奇道:“你……你是晓霜的奶奶?”花无媸颔道:“是呀。”

梁萧定了定神道:“你……你比你女儿还年轻!难道不会老么?”花慕容只以为他趁机讽刺自己好生气恼但当着母亲又不便作。花无媸略略一怔失笑道:“世间哪有永驻的青春。我不过修炼玄功小有所成较寻常人年轻一些罢了。生老病死乃是天道所谓天道茫茫无所遁逃哦!”她的笑语中透出一丝绵绵不尽的落寞。梁萧定睛细看果见她眼角处生出鱼尾细纹只是十分微小不易察觉。

花无媸瞧了梁萧半晌忽道:“萧千绝有两男一女三大弟子。”这话甚为出奇梁萧听得大愕不知她为何说起这个却听花无媸接道:“大弟子萧冷为契丹人与萧千绝同族当年在库里台以一柄海若刀压服西域群雄是蒙哥汗帐下第一勇士。二弟子伯颜为蒙古八剌部人精通兵法、骁勇绝伦曾助忽必烈平定诸王乃元廷重臣统率千军万马;至于三弟子萧玉翎据闻是蒙古皇族后裔。”

梁萧不知她为何突然说起此事心中奇怪。却听花无媸又笑道:“当年我用这“穿花蝶影手”与萧千绝拆了一百来招对‘如意幻魔手’的心法虽不甚明了招式却还记得。你‘如意幻魔手’火候虽浅但招式变化却与萧千绝一般无二。若非嫡传绝难至此地步。有人说萧千绝的武功以诡异见长那是小觑了他。据闻三大弟子中萧冷得其诡异狠毒伯颜得其刚猛锋利萧玉翎独得其灵动飘逸。以我今日所见你的手法飘逸灵动当是得了萧玉翎真传吧!”

梁萧小脸白咬了咬嘴唇道:“你什么都知道了?”花无媸笑道:“不错我什么都知道。”梁萧大声道:“你也要像那些老头子一样赶我走是不是?”花无媸笑道:“如此说你到底承认了?”梁萧虽然一百个不愿承认萧千绝是师公但既然被人统统看破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气呼呼撅嘴道:“承认就承认。”花无媸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并不是全都知道。”梁萧一呆。却听花无媸道:“萧千绝三大弟子名头响亮天下谁人不知我也确实与萧千绝交过手但三大弟子各得其长却是我编造出来的。如萧玉翎得其灵动飘逸便是看着你的功夫胡诌罢了!”她眼角含笑娓娓道来梁萧不由失声叫道:“你……你骗人。”

花无媸笑道:“是呀只怪你太笨才被我骗。”又道“你要学太乙分光剑么?”梁萧脱口便道:“对。”花无媸笑道:“我本也可以教你。”梁萧大喜道:“好啊多谢。”花无媸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只不过……”梁萧心一沉急道:“怎么?”花无媸淡淡道:“只不过你太傻太笨就算穷一生之力也练不成的!”梁萧雷震一惊叫道:“你……你说谁……谁太傻太笨我……我……”他从小惹是生非什么骂名都挨过唯独没人说他“太傻太笨”只说他聪明过头。花无媸这一句当真把他说得懵了。花清渊见状正要出声却见花无媸将手一挥只得颓然闭口。

梁萧沉默半晌蓦地大声道:“我才不笨只要你教我一定学得会。要不你出个题目我一定做到。”花无媸笑道:“好啊我便考考你。栖月谷前有一块石壁上面刻了十道算题也不算极难你若解得出来就算你聪明。随你学什么功夫我都教你。”花清渊与花慕容听了这话俱都张口结舌那蓝衣美妇也瞪大了眼睛唯独晓霜不知所云瞧着祖母神色茫然。

梁萧搔头想了半天问道:“什么叫算题?”众人尽皆失笑花无媸也不由莞尔道:“连这个都不知道你还说你不笨?”梁萧心觉此笨似非彼笨但究竟有何不同却又说不上来。他心高气傲轻易不肯服输当下一口应承道:“算题就算题我一定不会输。”

花慕容忍不住道:“那可无关输赢而是……”忽见花无媸目光逼射过来顿然语塞。花无媸目光一转笑道:“你这孩子倒是很有胆气好吧咱们击掌为誓不得反悔。”说着伸出纤纤玉手。梁萧心一横和她击掌道:“反悔的是小狗。”隐隐听得花慕容嘀嘀咕咕好像骂的是:“不知死活的小子。”不由瞪回去心想:“你才不知死活呢!”想到这儿忽地肚里咕哝。花无媸听到声音笑道:“倒忘了你饿了一夜了。”叫过一名侍女领梁萧下去用饭。

梁萧刚刚出门花慕容便叫道:“妈……”花无媸瞪了她一眼目光扫过蓝衣美妇美妇拉起花晓霜道:“晓霜咱们回去。”花晓霜笑道:“妈咱们去陪萧哥哥吃饭。”那蓝衣美妇见梁萧粗野无礼心中极为不喜欲要回绝但瞧着花晓霜晕生双靥兴致甚高一时不忍拂她意只得道:“好吧。”

花慕容待她二人去远皱眉道:“妈你故意为难他么?给那小子一百年光景也休想解得出‘天机十算’!”花清渊也道:“不错那十道算题穷究天理别说天机宫内无一人解得全就算放眼天下也无一人解得出来。”一时愁眉苦脸好不为难。

花无媸盘膝闭目冷笑道:“莫非你们想让他学会‘太乙分光剑’?”兄妹俩对视一眼花清渊道:“他本性不坏而且救过孩儿性命。”花慕容也道:“是啊他虽顽劣但紧要关头还是很合人心意的……”话未说完花无媸忽地张眼冷笑道:“若不是这个缘故就凭他会萧千绝的功夫我早就废了他哪会跟他拐弯抹角?你可知道当年萧千绝闯入括苍山守在石箸双峰之下连伤我宫中六大高手你叔父花无想也死在他手里。哼若非太乙分光剑谁能逼得走他?我岂会将这门镇宫绝学教给他的传人?”她目透厉芒与方才温文尔雅判若两人。

花慕容道:“即便如此常言道:杀鸡焉用牛刀妈你又何必这么大费周折。这小子对数术一窍不通随便出几道题也就打了何必用天机十算难他?”花无媸瞧她一眼冷冷道:“这叫万无一失若出别的题目你不知好歹说不准会暗地里教他来挤兑我。”花慕容被她一语道破机心不由面红耳赤。花无媸道:“话已至此我立时要入定了。你们传令下去宫中任何人等都不得指点那小子半点学问传授他任何武功若有违抗便依宫规处置。”她扫了儿女一眼冷笑道“便是你们二人也不例外!”说着闭上双目花氏兄妹无奈对视一眼双双退出琴心水榭。

花慕容出了门愁道:“哥哥现今如何是好?“花清渊叹道:“母亲心意已定决无更改。唯有容我劝劝梁萧叫他放弃学剑。”花慕容摇头道:“这孩子人虽小性子却极固执怕你劝不动他。”花清渊苦笑道:“尽人事安天命而已。”转身问明丫环得知梁萧去西北“画眉轩”用饭。便举步前往。

尚未进门便听梁萧嚷道:“你瞧着我干什么?哼叫我吃饭也不自在!”接着便听花晓霜道:“萧哥哥你吃饭的样子好奇怪!”梁萧道:“奇怪什么?”晓霜笑道:“你老用手抓别人都不这样啊。”梁萧冷笑道:“这样吃才痛快我才不学那些假斯文呢斯文又不能当饭吃。”哼了一声忽又好奇道:“这个穿蓝衣的婶婶你就是晓霜的妈?”

却听那蓝衣美妇道:“是呀。我姓凌名霜君。”她口气冷淡似乎有些不悦想必是嫌梁萧问得太过粗野。却听梁萧笑道:“你们俩长得好像。”凌霜君道:“那是自然了难道你不像你妈妈?”梁萧道:“妈说我长得像爹爹爹爹又说我长得像妈到底像谁我也不知道。”忽地默然。

花清渊在轩外踯躅半晌终于还是跨入门内却见梁萧眼圈红红的正在呆瞧他进来跳起来道:“花大叔你来得好快带我去看那个劳什子算题!”花清渊被他这一叫想好的说辞尽都派不上用场迟疑道:“这样急么?还是休息一天好。”梁萧拉住他衣袖嚷道:“不好不好我要去看我要去看。”花清渊拗不过只得带他出门走了一里远近来到“两仪幻尘阵”旁边的一块青石壁前说道:“就是这里了。”梁萧见石壁上刻满种种奇怪符号或尖或圆或横或竖另有许多文字但文辞雅奥含义高深梁萧全都看不明白文章结尾处有一大块褐斑染得字迹模糊不清。

梁萧瞧了半晌忍不住问道:“花大叔这究竟是些什么?”花清渊叹道:“这叫做天机十算是天机宫先代高人写下的十道算题。”梁萧道:“怎么我一点儿也看不明白?”花清渊神色一黯说道:“萧儿你定要学剑法么?”梁萧点头。花清渊叹了口气沉默一时说道:“若你定得解这十道算题我也不拦你但只怕……”他欲言又止瞧瞧四周无人方才低声道“你若有不明白处可去天元阁里看看古代算学大家的笔记实在算不出来千万不要勉强。”梁萧点头道:“我一定算得出来的。”花清渊唯有苦笑拍拍他头寂然去了。

梁萧直瞧到傍晚天色全暗脑子里仍是混沌一团全无头绪。他回房睡了一觉次日一早起来便向一个侍女打听天元阁的所在。侍女将他带到一座巍峨阁楼前道:“这便是了。”梁萧见这天元阁方圆五十余丈高达九层心中惊讶。那侍女道:“这里藏有易学、算经、天文历法。以天元阁为轴向东是‘冲虚楼’收集十万道藏;向西是‘般若院’藏有天竺佛陀原经、中土译本、禅宗公案及藏密经典;向南是‘大智府’放着诸子文章、哲人经传;向北是“风骚小筑”古今诗文都在里面;西南是收藏史籍的‘春秋庐’东南是“药王亭”听其名目便知当是收藏历代医典了不过昔日神农尝百草医农相通是以农林渔牧典籍也在其中;西北是‘九州园’藏有山河地理图、诸方鸟兽考东北则是‘灵台’收集了天下机关图纸和各式模型但你白天千万别去那里由明先生守着他凶得紧。”

梁萧深有同感不忿道:“姐姐说得对那个明老头不是好人上次还摔我一跤。哼我早晚要报仇的。”侍女笑道:“原来你吃过苦头了呵这里说说倒好别让别人听到了!”梁萧哼了一声道:“听到就听到我才不怕。”侍女撇嘴道:“懒得管你你吃了亏不要叫苦。”梁萧笑道:“嗯姐姐叫什么名儿日后我来寻你玩儿。”侍女笑道:“那敢情好我住在西边众香坊你说梅影大家都认得的。”说完咯咯一笑径自去了。

梁萧进了阁中只闻书香扑鼻满眼重重叠叠皆是新书旧籍有两个婆子正在阁内拂拭灰尘有人进来也不抬头。梁萧东瞧西望从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那书看似古旧颜色泛黄封页破败上书《易象别解》四字。翻看良久其中文字梁萧全不认识便又抽了一本较新的图书梁萧不认得书面上的“潜虚”二字却认得落款“司马光”三个字心道:“这司马光是什么人?”皱眉一翻当真头大如斗匆忙放下再抽一本却是《垛积拾遗》不知是何人所写梁萧只觉书中符号与石壁上颇有几分类似但琢磨半个时辰仍然全无头绪。接着又拉了一本《洞渊九算》出来符号虽然眼熟但翻来覆去却看不出什么名堂。

梁萧东逛西转直到红日西斜虽翻了二十多本书却没一本看得明白。他心头大怒恨不得放把火烧了这一屋子怪书。梁萧悻悻返回住处生了一宿闷气次日又去翻阅这次运气更坏所看之书更为艰深别说内容便是文字也认不得一个。

如此过了十余日梁萧两眼充血人也瘦了一圈儿几欲放弃但想到仇恨又拼命死看。他哪知这些典籍均是古今易学宗师、算学大家一生心血所积以这些大数家的造诣传世的学问莫不至深至繁、独步一时基础的东西反而不会详谈就仿佛一座座悬在半空中的大山梁萧站在下面只能看到顶儿尖儿却不知如何上去。

转眼又过数日梁萧终于摸出些门道他专拣最破最旧的书出来直觉这些书应该比新书易解。虽然不全如是但他挑出的古书中确有不少是算学的根基只是这些书籍越是古老文字也越是艰深古奥多为古篆金文。梁萧自小不爱读书虽勉强认得几个字却又如何看得明白这些古文?可他素来自负别人不教他也耻于求人。硬看了一个多月装了一脑子乱七八糟的怪字怪图但要他说出含义却是一个也说不上来。

这日梁萧看了半天书心灰意冷望着穹顶呆隐约听到有人叫唤。回头一看却是花晓霜。花晓霜见他双颊深陷两眼无神头乱糟糟的不由得心中一酸握住他手颤声道:“萧哥哥你病了么?”伸手探他额头但觉并不烫手始才放下心来说道“好久都不见你了昨天听梅影姐姐说你在天元阁人家专程来瞧可叫了好几声你也不理!”梁萧嗯了一声又低头看书花晓霜见他神情冷淡好生没趣便傍着他坐下瞧了瞧书上文图恍然道:“萧哥哥原来你在看《九宫注疏》。”

梁萧听得心头一动抬眼问道:“晓霜你看得懂么?”花晓霜点头道:“以前学过一些可惜我脑子太笨不大会算所以上次在‘两仪幻尘阵’就弄出错来了。”她含羞一笑又道“说起算术天机宫里奶奶最厉害了。”

梁萧想了想指着第一页的图形道:“这只乌龟是什么?”花晓霜道:“这是九宫图又叫洛书。传说中黄龙负图出于黄河神龟驮书出于洛水前者称之为河图后者就是洛书。所以说九宫之图法以灵龟八方之数相加皆为十五。”她顿了顿又道“有人说洛书九数为算术之祖但奶奶说算术当分古今。古算术有三祖河图、洛书、五行。河图化为八卦八卦演为六十四卦但每卦之中皆含有一个小九宫。”

她随手在地上画来画去说道:“但九宫之中又分阴阳奇偶之数却是取自河图阴阳之理九宫图有四十五个方位每一个所在又包含着一个八卦。”她边说边算推演河图洛书相生之道然后又画出两个图道“五行也能化作九宫左边这个叫洛书五行成数右方这个叫洛书五行生数由这两个数便可九宫演八卦。如此相互推演以至无穷……”她由浅入深口说手比。梁萧本是极聪明的人听了两个时辰已然明白不少拿起书来只觉再不是满目陌生喜得他抓耳挠腮又拿出一本书问道:“这个又怎么说?”花晓霜翻看了一下笑道:“这和古算术不同该是今算术了。《九章算术》堪称集古算术之大成今算术则源自汉代刘向汉代的张衡与曹魏的刘徵也有论述但真正自成一家的却是北朝大家祖冲之。他以方廓圆计算圆周率。后来在《洞渊九算》中有人将这一法子推演变化数形相合计算未知之数。据说我家先代有人用这法子解到上九层的‘天’层(按:便是计算欧洲算术的x正九次方有人将这个误解为九个未知数)与下九层的‘暗鬼’层(相当于x的负九次方)。到了后来家曾祖元茂公创建演段法(按:类似后世算学中线性方程组求未知数)将数形分割开来进而化为‘天元之术’而且曾祖将‘天元术’推至四元可求太阴、太阳、少阳、少阴四大数。”说到这里她轻轻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可惜呀这部分太难了我也不大明白。”她说到这里但觉有些头晕气喘便自怀里取出金风玉露丸吃了一粒。

梁萧忍不住道:“晓霜我一直想问你你……你究竟生了什么病?”花晓霜摇头道:“我不知道爹妈也从来不说。前段日子我病得厉害爹爹和姑姑就带我去崂山见吴爷爷。吴爷爷是了不得的神医可厉害啦!”她说着嫣然一笑又道“我回来时病好多了但偶尔还会头晕眼花但吴爷爷让我别担心说他会治好我的。”说到这里她若有所思问道:“萧哥哥你见过大海么?”梁萧茫然摇头花晓霜含笑道:“大海好大呢一眼都看不到边。据说在崂山上看海上日出才叫美但姑姑说清晨风寒不许我去。”说到这里她微微皱起眉头若有憾意梁萧瞧着心中生怜说道:“不打紧将来我陪你看去。”

花晓霜双眼一亮笑道:“当真么?”梁萧道:“当真的要不拉钩。”说着用小指勾住晓霜的小指道:“金钩银钩说话不算是小狗。”二人对望片刻放开手齐齐笑。晓霜又接着讲解俨然一个小小老师梁萧则乖乖听着俨然从顽劣童子一变成最听话的学生。

从这日起晓霜每天都偷偷来天元阁梁萧有不明之处尽都问她。但幸喜都是基础不甚难解晓霜家学渊博古篆铭文也大都认得。二小言和意顺如此相处数月梁萧终于大致明白原来天机十算之中前四题乃古算术后六题皆是今算术十道算题无一不是困住古今智者的绝大难题。

梁萧本是极聪明的人不论武功学问不钻研则已一旦入门便是泥足深陷难以自拔。倏忽间便过了大半年光景。花无媸本以为梁萧顶多十天半月便会知难而退哪知一年过去这小子仍然赖着不走心生诧异暗中派人查探方得知晓霜时常去天元阁给他解说不由大为震怒。但花晓霜年幼多病不好惩处只得禁止她再接近梁萧。晓霜纵感委屈但祖母言出如山也是无可奈何。

但梁萧到此时却已脱离了一无所知的境地走出云雾眼前天地一新便无晓霜也困他不住。他于算学一道原本颇有天分只觉算术之妙远胜武功越是烦难越要越一时神游其中。

斗转星移间又过四年梁萧依照晓霜之言循序渐进由河图洛书看起看完战国鬼谷子的《鬼谷算经》,孙武的《孙子算经》;郑玄、王弼等历代大贤的《易经》论著;扬雄的《太玄经》、司马光的《潜虚》、汉代的《九章算术》、《五曹算经》、《张丘建算经》、祖冲之父子的《缀术》;渐由古算术进入今算术先后读完《辑古算经》、《洞渊九算》、《数术九章》、《测圆海镜》还有天机宫先祖留下的数十卷《天机笔记》。但天机十算依然难解他不得不参阅各代历法、机关算学推演天地之变、日月之行、建筑构造之理。为求一解往往读书无算。

第五年冰雪初解寒梅未凋的时候梁萧解出第一题“天地生成解”由“天地已合之位”反推“天地未合之数”直算到“天地生成之数”这三大数早已有图形传世但如何返璞归真逆回“天地生成之数”却鲜有人知但总而言之就是九宫八卦之间的正反变化。

解出第一题后梁萧一不可收拾相继解出“太玄两难”这两道难题出自扬雄的《太玄经》。《太玄经》是汉代张衡制造“候风地动仪”的数术根基繁复精深多有疑难。次月梁萧又解开第四算“双手十指题”(按:即后世数术二进制与十进制之转化德意志大算学家莱布尼兹三百年后方才提出);第五算“二十八宿周天解”。随后是“治河图”是一道以数理形的算题用演段法计算黄河治水的土石方计算庞大无比梁萧整整花了四十多天方才算出。第七题解得较快是用垛积术(按:宋元算学中解决高等数学数论问题的精妙方法)解“鬼谷子问”。

八、九两题全是天文计算十分繁难进入了当世最顶尖的天元四元之术。第八算是“子午线之惑”测算子午线的精确长度不仅要计算还要实地测量着实大费周折;第九算是“日变奇算”用四元术求太阳的盈缩积差但算到后来已然脱出四元之限化为五元任一算经也无梁萧不得不自行参悟在这道题上花了整整三月时光终于解至第十算“元外之元”。大意是:寻出求任意元解的方法。

梁萧算了三月全不得门径但他为山九仞岂肯功亏一篑当下焚膏继晷翻看典籍呕心沥血边学边算。一晃又是半年梁萧形销骨立动则心跳气喘终于一朝病倒。此时天机宫上上下下凡知道“天机十算”来历者都当梁萧疯了心除了梅影时来照拂他起居从无一人来看他解题只待这小子知难而退。可梁萧却心气极高总想着一口气解出天机十算方才给人知晓一题未解决不透漏半点风声是以并无一人知他连破九题。花清渊兄妹来探望时也只当他长久以来一事无成积郁成疾都是一阵长吁短叹反复叮咛道:“你方才入门罢了解不出来也是应该。”二人不便直言花无媸设局陷他故而说得十分委婉。梁萧却会错了意只道这十题他们都已解出更觉焦虑即便躺在病榻上心中也是默算不已。

其实天机宫号曰天机以算学为立宫之本。仅看藏书阁楼呈太极八卦之形天元阁独占太极之位便知宫中主人对算学如何看重了。

“天机十算”本是天机宫历代算学宗师所留其中虽有若干古今名题但更多是宗师们生前无法解答的困惑刻在石墙上以待后人解答。但是当算题刻到第八算时百年来已经无人能解直到“沧溟神算”花元茂出世。花元茂天纵奇才解完八算后6续给出两道算题第九算他自己刻出又自己解开。到这个时候花元茂算学之精可说旷古绝今但他犹不满足给出了“元外之元”求任意次元之解这已不是计算而是向自己挑战了。

花元茂在石壁前苦思五年耗尽心血终于无法解出这一题最后精气衰竭吐血而终年仅三十八岁身后留下一对男女。其时长女花无媸尚未及笄。梁萧最初在石壁上看到的那片褐斑便是花元茂临死前呕出的血。

由于前代宗师害怕后人投机取巧荒废钻研之道便留下祖训:算出壁上算题者只许给出义理结果不许给出解法。是以花元茂死后花无媸又从头解起解到第八算遭遇四元之术便觉繁难艰深无以为继。若是有人知道梁萧连破九题只怕天机宫便要天翻地覆了。

梁萧不明就里忧心忡忡思虑不竭病情自然一日重于一日针砭药石皆不见效。众人见此情形只当他必然无幸。花晓霜从侍女口中隐约知道在花无媸面前大哭一场。花无媸虽然天性凉薄也不免生出几分愧疚终于应允凌霜君带着晓霜过去。

花晓霜进屋见梁萧病得如此模样忍不住拉着他手泪如泉涌凌霜君也觉心酸背过身不愿看。

梁萧听到哭声张开眼来只见眼前站着一名少女正在哭泣辨认半晌方才认出是花晓霜。见她双髻已脱身量拔高更显怯弱着一身百蝶裙脸色苍白依旧五官轮廓却分明许多少了些稚嫩。梁萧见了她勉力笑了笑口唇微动花晓霜一愣梁萧又动了动嘴唇。花晓霜探过头去隐约听他说道:“晓霜扶我去石壁那边。”花晓霜潸然落泪道:“萧哥哥你还要算么?”梁萧叹道:“有题没……没算完不……算完……我……便不快活。”花晓霜忍不住失声痛哭哭了好一阵方才抹了泪把梁萧的话告诉凌霜君。凌霜君虽觉不妥但她从来不愿违拗女儿只得着人将梁萧抬到石壁前。

梁萧靠在花晓霜怀里呆望着那片石壁心中一片茫然忽地生出一个念头:“若能死在这第十算之下倒也无憾了。”一时间竟将仇恨往事尽皆抛开颤巍巍拾起一根树枝来随手在地上指画。

花晓霜忍不住问道:“萧哥哥这是第几算?”梁萧哑声道:“十算。”花晓霜自幼体弱多病花无媸等人怕她过于劳心没让她晓得这些熬人心血的算题是以花晓霜也不知道梁萧的厉害之处闻言也只随口应了一声想了想说道:“萧哥哥世上有十全十美的事么?”

梁萧一愣只听花晓霜道:“据说远古之时水神共工败给火神祝融怒触不周山天地因之变成歪斜。所以啊太阳总是从东边出来滑向西方。你再瞧月亮时常不圆满太阳也有天狗蚀日的时候。正所谓天地歪斜日月有亏萧哥哥世上有十全十美的东西么?”这番话梁萧闻所未闻不觉一时怔住。

花晓霜见梁萧神色迷惑便又道:“我从小生病总觉得和人家相比缺了什么很不痛快。妈妈就对我说一个人总会有些遗憾不可能将所有想要的东西弄到手便是皇帝也不能的。古时候一位老先生说得好:‘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无穷。’他还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若操之过急就是天地间的风雨也不能长久。萧哥哥你何必如此固执即使现在算不出来日后还可以慢慢算的!”

梁萧从未想过这等道理听了这番话便如醍醐灌顶一时痴了。这时忽见花清渊匆匆奔来脸色铁青看了看梁萧忽向凌霜君低喝道:“你糊涂了么?怎么将他抬到这里来你想害死他吗?”凌霜君被他喝得一怔低头道:“是我不好我这就送他回去。”晓霜正要插话凌霜君伸手堵住她口蹲下身子亲自来抬梁萧一旁的仆童要来帮忙却被她一把推开。

花清渊傻了眼忙拦住她道:“霜君对不住我一时心急了。”凌霜君双眼微红冷笑道:“做了这么多年夫妻却从没见你为我心急过……”花清渊知她想说什么忙道:“是我不对要打要骂随你好了。要不我给你磕头好么?”凌霜君咬咬下唇蓦地扬声高叫道:“花清渊你以为装出一副假仁假义的嘴脸就能堵得住天下人悠悠之口么?”花清渊面红如血嗫嚅难言。花晓霜本就因为梁萧伤心又见爹妈如此吵嘴心头一急不觉头晕目眩几乎有些站立不稳。

这时间忽听梁萧叹了口气道:“罢了回去吧我不算了。”花晓霜心头大喜失声道“萧哥哥你真想通了么?”梁萧闭目片刻抬眼说道:“我想通啦不算了。”花清渊也是一愣将他抱起笑道:“只要你想通了我挨打挨骂都不要紧。”说着瞟了凌霜君一眼见她皱着眉头胸口起伏兀自生气只得低眉顺眼先将梁萧抱了回去。

梁萧心病一去痊愈倒也极快过不多久便能下地行走。其实也天幸他没有强算那“元外之元”若以天元四元的路子推演那根本是无法解的一道算题直到四百多年后西洋国法兰西出现一大拨算学奇才以西洋算术为根基最终另辟蹊径方才解开但也仅得其法。若要计算穷一生之力也是不可又过数百年借机械之助方得随心所欲。

又过三四月光景梁萧身体痊愈心道:“这些年我只顾钻研算学武功尽数荒废了只怕终此一生也不及萧千绝了。”他解不出“天机十算”已不做“太乙分光剑”之想何况当年击掌为誓即便花无媸愿意传他他也无脸再学一时心生凄凉:“我已尽力而为但天资止于此地想来爹爹黄泉之下也不会怪我。唉我自忖不笨那九道算题也难得出奇无论放到哪本算经上都是压轴压卷的题目但我也一一解了。以我的本事第十道算题根本是无法可解。晓霜说得对世上无十全之事。”

这些日子花清渊初时常来看望但都来去匆匆愁眉不展似有许多心事。梁萧好转之后他来得更少了。而花晓霜从那日之后再没来过。梁萧呆了两日烦闷寂寞生出些走动的念头。他这些年只在天元阁与石壁前来回许多地方都没去过。

步出房外梁萧恍恍惚惚行了一阵竟然鬼使神差又到了石壁之前不禁哑然失笑拍着石壁忖道:“终究还是放不下。不过晓霜说得对如今算不出来日难道算不出来?但若是死了连来日也没有了。”他这样一想心中豁然开朗抬眼看去只见远处“两仪幻尘阵”运转不休顿时心头一动:“当年我困于阵中任人摆布。如今我通晓周天万象阴阳易理还会被困住么?”想到这里有心试试细观阵法只觉一目了然走进阵中仿佛行于旷野进退自如心头真有说不出的舒畅惬意。

他四顾石像想起当夜所悟的武功。这些年除了偶尔静坐炼气倒是未加砥砺而且一夜工夫只学会了百十尊石像的功夫其他石像都未来得及揣摩。当下伸展手足练起以前那套“大贤心经”哪知这一练之间心中竟又电光石火般悟出许多前所未有的妙谛来一时大感惊怔再瞧石像只觉所想所悟与当日相较何止高明了十倍。

其实道理十分简单天机宫的武功以数术为根基花流水武功纵然厉害但无法脱离这个根基。若是花元茂现石像之谜也必然成为一代高手。只是他醉心算学对武功兴致缺缺但也因此留下许多精妙算法。梁萧若非得他法意哪能在区区五年时光解出九道算题。

梁萧越是揣摩越觉这些石像奥妙无穷当下沉迷其中日日呆在阵里参悟石像武功。

数月时光一晃而过梁萧将八百圣贤像尽数练完忽地觉:原来石阵还有若干奥妙仅看石像彼此间总有些无法贯通须得将石像在阵法中的方位变化融入武功之中前招后式方得天衣无缝挥极大威力。他悟到这点对这立像前辈的智巧端的佩服万分。

两仪幻尘阵以天机三轮带动由此也生出九般转法交替变化。梁萧由这阵法运转变出一套身法。他将这身法练了数日这一日跨出一步忽地想道:“这一步如以九宫之位变化或许更是巧妙。”想罢他重新迈出哪知本该四步的路程却被他一步走完一时大为震惊蓦地想起一门功夫来。

梁萧幼时虽顽劣好耍但记性极好有过耳不忘的本事。那一日梁文靖讲述“三才归元掌”的精义梁萧虽未刻意去听但仍记下大半此时细加回想竟还记得两三成。当时他听父亲讲解全然不知所云眼下略一思索便觉况味无穷当下就地画出九宫图依文靖所言推演了半个时辰便倾尽“三三步”的奥妙;然后再以“三三步”为根本依次推演出“四四步”、‘梅花步’、‘天罡步’、‘大衍步’、‘伏羲步’一直推到“九九归元步”方才穷尽梁萧心中惊讶:“天下竟有如此步法较之这石阵身法似乎还要厉害一些。可惜我虽知其义理但功力浅薄无法走到九九归元的地步。”

他解到这里只觉心胸舒畅一时兴起走出石阵之外——但见茫茫烟水间数叶“千里舟”盘旋往来正撒网捕鱼舟子们悠然自得以渔歌遥相唱和清扬歌声穿云破空响彻湖上。

梁萧听了一会儿抬头向两壁看去。只见山崖上两行巨字依然如故:“横尽虚空天象地理无一可恃而可恃者唯我。竖尽来劫河图洛书无一可据而可据者皆空。”

梁萧心中反复吟咏蓦然有悟:“所谓竖尽来劫说的是逝者已矣将来之事无人说得明白。河图洛书未卜先知皆是虚妄;所谓横尽虚空指的是天上地下变数甚多没有任何事物当真可以依恃能够始终依恃的唯有自我。这竖尽来劫横尽虚空不就是说:萧千绝虽然看似不可战胜但将来也未必不能胜过但胜他的关键不在别人只是在我自己。可惜我这五年来只想着学别人的剑法热脸尽贴了冷屁股。哼难道我就不能凭一己之力练出打败萧千绝的武功么?”想到这里他陡然看见一个崭新的境界豪气顿生禁不住哈哈大笑。这一笑方觉自己嗓音粗了不少再一摸嘴唇细密绒毛微微扎手原来忽忽五年时光已让垂髫童子长成了英俊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