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胜者为王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梁萧哈哈一笑扬声道:“如此说来这天机宫主岂不是该由我来做?”众人无不变色明归双眉斜挑眸子里精光迸出射在梁萧身上。

左元冷笑一声道:“这小子不过是个外人就是算术群又怎能做得了宫主?”众老纷纷称是梁萧笑道:“这敢情好你们既能取花家而代之为何外人不能做这个天机宫主难道你们口口声声说‘胜者为王、能者居之’都是放屁不成?”众人闻言均是一怔:“不错既然明家取代花家是能者居之?外人为何就不可能者居之?”一时议论四起。

明归眼珠一转向明三秋使了个眼色嘿笑道:“小家伙就算你算学厉害武功也未必够得上宫主之位?”明三秋明白伯父心意呼地一掌拍向梁萧喝道:“不错让我再试试你手底的本事。”花无媸早已留心一掌封上明三秋功力略逊退了一步。哪知明归趁二人动手倏然纵出展臂探爪拿向梁萧!秦伯符见势长笑一声一晃身双掌推出竟是后而先至掌指相较劲风迸二人闪电般换了一招。秦伯符足踏大地稳若磐石明归则身在半空无可凭借一个筋斗倒翻落地兀自蹭蹭蹭连退三步踏碎三块青砖脸上时红时白刹那间变幻三次气血真如沸了一般不由心中大骇:“这姓秦的怎地如此厉害老夫倒走了眼了!”天机八鹤中秦伯符排在第四平时最为低调但论及真才实学他实不在花无媸之下“巨灵玄功”更是武林一绝举手抬臂皆有拔山扛鼎的大威力。

秦伯符长笑道:“明兄的‘飞鸿爪’果然犀利秦某还想领教一二!”说着踏上一步双手平平推出。明归只觉气如浪涌不敢硬接闪身避过飞爪斜拿秦伯符腰眼。秦伯符挥掌下击掌爪相交明归只觉指尖火辣辣生痛爪势猝翻扣向秦伯符手腕。瞬息间二人各逞绝学缠斗一处。

明三秋见明归占不了上风花无媸又将自己看死浓眉一挑哈哈笑道:“且慢动手!”明归依言跳开秦伯符不好追击冷笑一声暂且止步。

花无媸睨了明三秋一眼寒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明三秋笑道:“宫主莫恼家叔不过试试这位小兄弟的功夫罢了。依我之见大家均为天机宫中人不可为一个外人伤了和气若有分歧不妨平心静气理论一番!”他将“外人”二字咬得格外清楚。花无媸冷笑道:“你倒变得快动手的是你平心静气的也是你了!”她回望梁萧微觉迷惑:“没想到六年光景这少年便将算学研习至此真叫人不可思议。”想到这里她含笑道:“梁萧你不是要学太乙分光剑么?老身答应传你!”言罢负手而立含笑不语。

花清渊大喜过望忙道:“萧儿还不拜师?”明氏伯侄却均是面如死灰心知梁萧一旦拜师便是天机宫的弟子以明三秋的道理便有做宫主的机会。二人皆想:“花无媸如此作派分明是要弄个鱼死网破宁愿将宫主之位让给这小子也不让我明家弄到手!”

场上一时鸦雀无声人人皆望着梁萧瞧他主意。不料梁萧只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学了!”花家诸人齐齐一惊。明三秋等人却是意外之喜。花无媸怒极反笑道:“梁萧你辛辛苦苦学了五年算术不就是为学这门武功么?”不提此事倒也罢了提到这五年的辛苦梁萧恨不得与花无媸拼个死活但自忖武功浅薄寻思道:“这笔账来日再算。哼说到底此间谁做宫主关我屁事。”当即又摇头道:“不学就是不学。”也不顾花无媸窘迫转身便走不料这一转身正与花晓霜四目相对。

花晓霜早先因父亲受辱伤心流泪此时脸上泪痕仍在但一见梁萧什么不快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心中只有欢喜禁不住破颜而笑。她人虽病弱但笑容极美宛如云破月来、娇花含露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梁萧瞧得一呆继而胸中隐隐作痛:“姓明的叔侄阴险狡诈我若这般撒手而去只怕从今往后晓霜再也不会有这般笑容了?”想到此处不觉心潮涌动一转身扬声道:“好既是胜者为王那么只要算学武功都胜出便能做这个劳什子天机宫主么?”明三秋见他自信满满心头一凛但他自负甚高也被梁萧这句话激起好胜之念不顾明归眼色漫不经心地道:“不错若然二者胜出便为宫主。”梁萧将腰间宝剑丢在一旁笑道:“好咱们就比武功。”众人见他公然搦战无不骇然:“这小子疯了不成就算他打娘胎里练起也不是明三秋的敌手。”

明三秋打量梁萧片刻忽而笑道:“小兄弟君子一言?”梁萧一哂朗声道:“快马一鞭。”秦伯符深知梁萧的根底按捺不住厉声喝道:“臭小鬼!你昏头了么?算术也就罢了论武功你有几斤几两也敢来这里卖乖露丑?”花清渊也道:“梁萧事关重大不可逞强。”梁萧只是冷笑并不答话。花无媸见他自信满怀盘算道:“此子不可以常理揣度想必又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招数?即便没有胜算只要他这般胡闹下去终究于我有利。”当即不出一声冷眼旁观。

明三秋见人多嘴杂只怕梁萧反悔急上一步拱手笑道:“小兄弟请赐教!”梁萧大剌剌也不回礼笑道:“好说好说我指点你两招便是了。”明三秋心中大怒脸上却微微一笑双掌忽收忽放使了招“偏心折叶”此乃“玄形掌”里的招数。“玄形掌”为花氏九大绝学之一以“玄之又玄掌出无形”为要旨变化无方。明三秋一出手便是这门上乘武功正想战决胜他个酣畅淋漓。

梁萧见他掌来大笑一声身子后仰左掌五指散开放在胸颈之间虚点明三秋手腕跟着腰肢一扭右掌穿过明三秋两掌之间拂他胸口。这一拂妙入毫巅明三秋忙将掌势圈回截向梁萧脉门足下横踢逼他后撤。

梁萧这招“太白醉酒”使过急忙缩手忽又咿咿呀呀大哭起来双手如拭泪踉跄扑跌绕着明三秋飞奔。此招“穷途当哭”与明家的“北斗七步”近似但精奥繁复尤有过之心法更是奇特——据传晋代大文豪阮籍放任车马自行遇上穷途末路必定大哭而返这一招正取那阮籍狂放之意。明三秋见梁萧时笑时哭若癫若狂但举手抬足皆似有莫大威力不由心头大凛打点精神连变三招才将来招化解。

众人看到这里方知梁萧出手高明并非易与不由连连称奇:“这孩子内力平平招式却奇妙得紧!”花晓霜原本极为担心此时见梁萧不落下风又觉欢喜急声道:“萧哥哥好厉害呢!谁教他的?爹爹是你么?”花清渊摇头道:“我哪教得出来?”凌霜君也是皱眉心道:“他方才被吴先生殴打怎地没见他出手招架?”侧目望去却见吴常青小眼瞪着场上一张脸酱爆猪肝也似。

拆了数招明三秋双掌如封似闭一招“洞天石扉”平平推出。这招拙中藏巧劲力内蕴一遇反击立时变幻百出乃是极其厉害的杀手。花清渊看得分明失声叫道:“萧儿当心!”

梁萧闻声不及转念见明三秋掌来两指一并点他脉门这招“春秋直笔”如孔夫子作春秋一字褒贬直指善恶。明三秋见他堕入彀中双掌一分陡然间呼呼连拍五掌仿佛天门洞开群仙出游掌风迭起不分先后袭向梁萧。只不过明三秋极为自负见梁萧招术精奇便要凭招式将他击倒好叫众人心服是以招式虽奇内力却不甚强。

众人见状惊呼四起。梁萧却是不慌不忙将身一旋右手如握刀笔左袖挥洒自如。这招“屈子赋骚”取自屈原行吟江畔的风骨朗丽哀志惊才绝艳梁萧或凭大袖以柔克刚或以刀笔攻敌必救只在众人眼花缭乱之间便将明三秋连环五掌化去而后身形后仰使招“宋玉临风”右足虚虚实实倏地弹中明三秋右肘。这一脚用上全力明三秋痛入骨髓羞怒难当轻敌之心尽去长啸一声身法陡急滴溜溜当空飞转几乎不见人影出手更是变化莫测‘东鳞西爪’的奇功绝技如长江大河一泻而出。

梁萧生平头一回与如此高手交锋见他攻势忽转凌厉微感慌乱但势成骑虎只得以“圣文境”武功拆解数招忽吃明三秋一招“落花刀”扫脱髻。晓霜见状失声惊叫。忽又见梁萧身形一晃脱出掌外才又舒了口气。但经此数招明三秋看透梁萧深浅再不迟疑只求战决故而招招狠辣皆指梁萧要害。秦伯符与花清渊看得惊心动魄各自运功在身只等梁萧遇险便要上前襄助。

梁萧抵挡不住仗着“幻尘身法”东逃西窜。明三秋急欲求胜几步抢上大喝一声“凤尾脚”连环踢出腿影漫天晃人眼目。梁萧无法可想将身子一矮钻到浑天仪后见明三秋踹来猛地将浑天仪一拨巨大铜球滴溜溜旋转明三秋脚下一滑腿劲竟被卸到一边。

明归瞧得双眉倒立冷笑道:“这小子手底的功夫平平腿上功夫倒是了得。”言下之意讥讽梁萧只会逃跑花无媸也冷笑一声淡然道:“孙子有言:‘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又说道:‘退而不可追者而不可及也’可见兵家圣哲也有遭遇强敌、尽快退却之说。画地死守才是当真愚不可及。”明归听她引出先圣至言难以反驳只得冷笑道:“好且瞧他逃得了多久?”

灵台上浑天仪共有二十八具以周天二十八宿方位放置其实就是一座具体而微的“浑天二十八宿阵”。梁萧精熟天象循阵理而行明三秋转了两圈几乎跟丢略一转念明白梁萧意图暗骂小子奸猾当下也依阵法追赶。

梁萧论神思捷悟胜过明三秋一筹是以阵法用得巧妙但轻功却远远不及。二人奔走百十步明三秋终究赶上厉喝一声双掌抡出。梁萧避无可避遁入铜仪之后觑他来势又将圆球一拨。要知世间形体浑圆者最不受力这浑天仪不但通体浑圆而且光滑无比。这一转又将明三秋掌力带偏。两人交手不及十合满阵铜球皆被梁萧带动呼呼飞转不已明三秋一个疏忽竟被铜球旋转之势带了个趔趄。

两人疾若风火般在阵中转了数匝明三秋始终逮不着梁萧心中焦躁起来忽地声清啸伸掌将铜球一拨浑天仪骤然加嗡嗡作响。刹那间只见明三秋身法若电在阵中时隐时没看似追赶梁萧实则反复拨动铜球无所不至只听嗡响声不绝于耳铜球转至极处竟只剩一团光影瞧不出本来之形。

花晓霜心挂梁萧瞪着一双大眼全神看着瞧到此时也被铜球扰得眼花缭乱不一时便觉目眩头晕方要闭目稍歇忽听人群一阵低呼急又睁眼再看。只见明三秋再度赶上梁萧拳脚迭出晓霜顿时小手捂口心儿悬得老高。

梁萧见明三秋拳脚打至故伎重施反手拨球哪知方才触及指尖便是一热非但没能改变铜球走向反被带了个狗抢屎。梁萧这才明白敢情明三秋先下手为强令铜球转无可转让自己无从借势躲避。众人也看在眼里一时间对这明三秋的心计武功均是骇服。

明三秋计谋得逞大喝一声劈手抓落。梁萧连滚带爬拼死挣扎但明三秋手法之快断是目不暇接耳不及掩。正要得手耳边突地传来一连串金属碎裂之声。明三秋一惊转眼瞧去顿时大惊失色敢情浑天仪上的巨大铜球纷纷脱出基座呼啸飞来。原来浑天仪本是推测天象之用法天而动运转缓慢建造之时全没想到会用来比斗武功是以机关造得十分纤细一经如此快转纷纷断裂。

明三秋见此威势顾不得伤敌仓皇躲闪。但那二十八个铜球早已漫天乱转向他撞来明三秋连拨带闪让开两个却被第三个铜球重重撞在背上一个踉跄扑出还未站定又被两个铜球同时撞中前胸后背。纵然铜球中空但形体甚巨每球不下百斤加之旋转之力其势足有三四百斤。饶是明三秋内功高强也连中三球但觉喉头一甜两耳嗡鸣不已。

梁萧倒在地上反而占了便宜见势一路滚出只听得头顶罡风呼啸轰鸣声震耳欲聋。好容易滚到无风处抬头一看场中人均是脸色白铜球则大多落定满地乱滚却不见了明三秋的影子。梁萧弹足踢开一个铜球纵跃而起大笑道:“胜负已分明三秋自作自受完蛋大吉。”

他话音方落五六个铜球忽地散开明三秋披头散跳了出来脸色酡红嘴角挂着血丝虽觉内脏隐痛但见梁萧得意模样仍不由高声骂道:“做千秋大梦。”他露面以来始终恭谦有礼此时忽然骂出一句粗话众人无不惊诧。

梁萧见他形同厉鬼也骇了一跳强笑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这两脚猫倒有九条命。”明三秋怒哼一声刷刷刷连环三掌劈向梁萧这路“阳关三叠手”一掌强过一掌。但他连遭铜球撞击受伤不轻虽仗着内功精湛强自压制但起落之间已不似方才迅快。

梁萧看他掌来闪身让过眼角觑处忽地觉明三秋这一掌暗藏九宫之义转身之际却又化为八卦变得甚是高明。这些变化若换在明三秋趋退若神之时梁萧逃命唯恐不及决然不及细看但眼前明三秋拳脚大缓梁萧瞧得数招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天机武学不离数术这厮仗着数术了得将天罡三十六绝的根基融会贯通变出一套东鳞西爪的杂碎武功。”

他明白此理举目瞧去便如洞中观火明三秋的武功一目了然。忽见明三秋移步心中一默忽地低声念道:“履明夷、踏归妹、进中宫捣西方之金。”明三秋虽受内伤耳功仍在听得清楚不由一怔敢情梁萧一口气说出他后续的四般变化惊惶中便欲变招。梁萧瞧他抬手微微一笑又念到:“人元太元出巽东南过坎西北镇于中央智土。”明三秋大骇再又变招不想方才抬脚梁萧又将后续变化叫出。众人只见梁萧一手按腰念念有词明三秋却挥拳出脚绕着他东西奔走却始终不曾递出一招半式一时间面面相觑暗叫古怪。只有花无媸耳力通玄听到些许不由得轻轻点头:“这小子不但算尽天下而且心性狡黠倘若大声道出明三秋或当是虚张声势如此小声嘀咕反叫他捉摸不透。”

明三秋连变九招皆被梁萧叫破不觉手足无措。梁萧觑出便宜忽使一招“伊尹耕土”。据说伊尹投奔商汤之前乃是一耕田奴隶故而这招一挥一按颇有挥锄躬耕之势。明三秋遮拦不住倒退半步。梁萧又使招“太公垂钓”右手前探左手下垂。明三秋此时方寸已乱见梁萧左胁之下隐有破绽心中一时大喜使招“扶疏六绝”挥掌直捣中宫。哪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梁萧这一招乃是诱敌之计当下右拳一引借力打力拨开明三绝的掌势左掌翻出击中他右胸。明三秋连退两步胸口疼痛难耐。众人见他中掌顿时惊呼一片。

梁萧一招得手信心倍增长笑一声乘胜追击由“周公吐哺”起手大开大阖全是进手招数连使“管仲射钩”、“孙武麾军”、“完璧归赵”、“廉颇负荆”、“张良拾履”、“韩信点兵”、“诸葛挥扇”、“云长舞戟”均是石阵里“将相境”的功夫使到得意处文武相生显出刚柔并济之妙打得明三秋左支右绌、后退不迭。梁萧使得兴不自禁纵声长啸啸声冲破穹宇直透苍茫。众人耳听目视均是骇然。

明三秋空有“东鳞西爪”之奇学却被梁萧克得几无还手之力心中焦躁内伤作更快斗了二十余招招式越凌乱。梁萧见状忽使一个“隐逸境”中的“许由洗耳”左手卸开明三秋的“五岳散手”顺势一摆头招出“披入山”。他髻已脱披头散使出这招再合适不过乌黑丝随风一荡便向明三秋双眼扫去。明三秋眼前倏迷急忙后仰。忽听梁萧大喝一声旋身出掌按在他腰腹之间。

明三秋再挨一记重手后退五步晃了数下中掌处如被火烧。花无媸见势厉声喝道:“胜负已分不用再比了。”场上一寂明三秋怔然而立心头乱哄哄一片:“我韬光养晦苦练半生难道就这样完了么?就这样完了么……”思来想去不由毒念大起:“拼着宫主不做老子也要宰了这臭小子出气。”蓦地一声大吼:“谁道胜负已分?”又向梁萧扑去。众人均觉此举有失风度秦伯符忍不住喝道:“怎么输了还要打?”

梁萧移步后退笑接道:“无妨!再打也是输!”觑清明三秋来势使招“仓颉造字”凌空数点招法古拙;明三秋方要拆解梁萧十指连挥又化作“张芝弄草”跌宕起伏忽转潇洒。明三秋拆了半招梁萧又变为“羲之写鹅”。传说“书圣”王羲之最喜鹅也最喜写“鹅”字一个鹅字写出千万变化。梁萧仿其神韵食指颤动出手隽永遒劲兼而有之;继而左手挥洒三下拂向明三秋胸口诸穴。这一招“面益三毛”却是取自大画家顾恺之为裴楷画像的故事。裴楷面上本来无毛但顾恺之画像时偏偏添了三根长须他人一瞧竟觉画像倍增神韵画工之巧可想而知了。

明三秋见他拂来不得已横臂格挡却不防梁萧此招竟是虚招右手一招“画龙点睛”一指突出刺向他眼珠。明三秋慌忙仰虽然避开眇目之祸颧骨却被指尖扫着疼痛无比。

梁萧这路功夫出自“书画境”以指法点穴为主挥洒弹点意境高妙。明三秋心浮气躁拆了二十招便退了十余步被梁萧逼到灵台边上。却听梁萧笑道:“我的儿还不认输么?”明三秋冷静已失闻言正想回骂可气到胸口隐隐作痛只得暂且忍住。再拆两招忽见梁萧一指飞来犹若神来之笔一时无法可挡不由暗叹一口气:“罢了!”欲要低头服输却听明归喝道:“灵犀分水功!”明三秋自幼听惯他吩咐真力应声贯于双掌霍然推出。这门“灵犀分水功”纯以深厚内功遥击伤人便如灵犀所至流水中分迫得对方无法靠近。明三秋内功已臻“叱气成雷重楼飞血”之境双掌方出梁萧便觉无匹劲气冲击鼓荡汇聚过来慌忙束手跃开。

明三秋一招退敌暗骂自己愚蠢。其实他虽然受伤内功仍是远胜只是看梁萧招式精妙好胜心起硬要在招数上压住他却不料受伤在先又被梁萧瞧破“东鳞西爪功”的拳理再以石阵武学克制。石阵武学乃是花流水所创天机宫的徒手功夫无出其右。明三秋的“东鳞西爪功”也逊了一筹但他自视奇高算学败给梁萧已觉丢脸之至一心在武功上不落半点下风是以梁萧招式越奇他越是不服无形中弃长用短自然越打越输。

明归旁观者清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明三秋依言而行果然扭转败局当下以无上内功遥击梁萧举手投足如风雷迸。梁萧空负绝妙招式一旦无法迫近对手自也无从施展。花无媸脸色一沉冷笑道:“姓明的这是比武还是群殴?”明归手捋长须笑道:“老夫不过说说而已你若要指点这个小子那也随你指点老夫决不多言。”他佯装大度却深知内功不同招式当场指点也长不得一分半分。花无媸除了生气也无办法。

明三秋稳扎稳打片刻形势大易反将梁萧逼至台边蓦地运足劲力化开梁萧来掌沉喝道:“下去吧。”双拳陡出拳风激烈秦伯符远在三丈之外也觉劲气袭体大惊之下与花清渊双双抢出明归、左元、童铸、修谷四人横身阻拦。只听数声闷响六个人拳掌相击罡风四溢花、秦二人便是有天大本事也挡不住“四鹤”联手合击翻身后退立足未稳忽听得梁萧嘻嘻笑道:“偏不下去。”

众人眼前一花梁萧身形一闪即逝明三秋双拳落空只觉背后风声大起梁萧不知何时绕到他身后挥掌打来只得匆忙回身抵挡。花无媸却看得心头剧震脸色大变忖道:“这门功夫他哪里学来的?”

只见梁萧东奔西走一步踏出意在八方但落定之时却往往出人意表便似偌大灵台变为方寸之地由他神出鬼没任意来去。明三秋捉摸不定不得已收回一半劲力护住要害。梁萧束缚大减进退攻守越奇奥。

明归瞧了一阵只觉梁萧身法十分眼熟蓦地心念一闪双目陡张失声喝道:“三才归元掌!他用的是三才归元掌!”此话一出人群中顿然生出一阵骚动。花无媸冷笑道:“才看出来么?”明归惊疑不定道:“是你教的?”花无媸冷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她见场上二人斗得难解难分梁萧仗着绝妙身法东躲西藏“三才归元掌”的真正妙处却一成也没挥出来不时以石阵武学补救。她不由忖道:“今日实乃非常之时用非常手段不可。这路武功是那贼子所创清渊、慕容是万万不能学但这小子不是我宫内之人学来对付明家叔侄也算以毒攻毒。”想到这里她冷笑道:“明老大你方才说老身可以随意指点他好得很我就指点给你瞧瞧。”

她说罢目视场中扬声道:“梁萧听好。”梁萧闻声一愣几乎被明三秋一掌扫着耳听花无媸说道:“三才归元者气凝于内神游于外审敌虚实伺机而动此乃攻守之要。”梁萧听得好不奇怪:“老太婆说得头头是道难道也会这路功夫?”他心中疑惑但可惜身在斗场无法细问听她说得在理也就姑妄听之。

却听花无媸又道:“三才归元掌以心法为上步法次之掌法为下你虽知步法掌法却不明心法。心法有三“镜心”、“无妄”、“太虚”前两者是‘唯我’的境界‘太虚识’则是‘无我’的境界所谓‘唯我’万物忘形唯有自身正所谓:鱼游水中而相忘乎水鸷鸟乘风却不知有风。”

梁萧听到这里心念一动转身让过明三秋左手一招“玄形掌”又一错步避过他右手一招“千龙拳”朗声叫道:“横尽虚空天象地理无一可恃可恃者唯我。”花无媸喜上眉梢说道:“对!我有几句口诀可助你平定心胸养气足身。”她也不避嫌当着众人说出梁萧印证日前所想便如醍醐灌顶顿生妙悟。

明归听花无媸口若悬河心中恼怒但有言在先不好反悔。瞧得梁萧凝神倾听不禁忖道:“如此也好趁他分神杀他个措手不及。”他叔侄连心明三秋也是一般想法诸般狠招毒招一并使出当真是罡气排空好似电轰雷鸣。

梁萧得花无媸指点“神游于外气凝于内”耳听说话心中领悟对明三秋视如不见足下三三化四四四四出梅花直走到“六六天罡步”来去自如竟成周天之象。明三秋招式虽猛一时却也奈何不了他。

花无媸见梁萧如此颖悟也觉惊奇口中不停继续传授梁萧料敌破敌的诀窍虽然皆是谈其大要但梁萧听之于耳契合于心花无媸还未说完他已一变退让之势诱敌入彀施以反击。“三才归元掌”遇强越强对手越是全力猛攻它越有可乘之机。明三秋内伤作心气越浮躁招招倾力而为便如飞蛾扑火正投梁萧心意。

明归瞧得焦虑无比眼望斗场耳中却倾听花无媸所说口诀只盼听出一些端倪设法破解。忽听她念到“虚则静静则动动则得。”想起这三句出自《庄子?天道》一篇当即蹙眉苦思。但这“三才归元掌”拳理玄妙明归如隔岸观火虽明知口诀出处但想破脑袋也勘不破其中真意。

梁萧却深明拳理话一入耳便生妙悟。二人又拆数招明三秋一拳打空收势不住梁萧觑得分明大喝一声双掌齐出一招“三才归元”按向明三秋后心神道穴。明三秋听得风声奋起全身气力纵出丈余。梁萧一招落空惧怕反击当即后撤但明三秋这一纵却也牵动伤势胸中气血翻腾几乎站立不稳。花无媸暗道可惜:“这孩子到底输在功力不济要么这一掌便可锁定乾坤了。”

又斗数招梁萧觑个破绽忽自右方攻到明三秋还未转身抵挡梁萧忽又转到左方明三秋向左他又到了右面。顷刻间二人团团转了十个圈子明三秋一连十拳拳拳打空胸口窒闷至极蓦地喉头甜一口鲜血涌到嘴里。

花无媸瞧到此处也不禁动容:“此子真是奇才适才我说:‘伤敌一分反复攻其伤处一指溅血则引其血流不止。’他竟然学来便用而且恁地巧妙?”想着大生顾忌“他若能为我所用倒是好事若是与我为敌却是绝大祸胎。”

花晓霜始终提心吊胆很替梁萧着急眼见明三秋摇摇欲倒忍不住问道:“爹爹萧哥哥再快一步便可胜了但为何总是慢了些叫人看得心急。”花清渊摇头道:“你瞧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得紧了这会儿双方都是疲惫不堪别说一步半步也快不了。你别看他们越打越慢其实较之方才迅快之时更加凶险。”花晓霜心惊肉跳屏息盯着斗场不知不觉揪紧了母亲的衣襟直至指节白。

“三才归元掌”极耗内力梁萧内力本浅奔走长久丹田已是空空如也。明三秋也被梁萧的疲敌之术扰得心力交瘁鲜血一阵阵涌上喉头苦不堪言。两人各有苦处比斗意志倒胜过拼斗武功。又斗十合梁萧觑个破绽向前扑出明三秋听到风声正欲闪避哪知头重脚轻两眼黑竟然挪不动步子倏忽背心一痛满口鲜血再也包藏不住扑地喷出身子只一晃便缓缓跪倒双手撑地急剧喘息。梁萧打中对方一掌反被震退五步跌倒在地气喘如牛恨不能一头躺倒再不起来。

这一阵斗了两百余合其中盈虚消长诡奇变化真瞧得众人神驰目眩。偌大的灵台一时静悄悄的除了梁萧与明三秋的喘气声再无半点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