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章 情何以堪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二人这番交手不同以往。梁萧一心求胜儒生也力保晚节是以尽管风雪怒号两人纵横腾挪激烈之处仍是胜于往日。

初时梁萧剑走“乾剑道”一剑刺出倏然四散;儒生则二指转动梅枝时东时西只在他剑锋上弄影仪态悠闲便似玩耍一般;斗到二十余招梁萧剑势变“离剑道”狂劈乱刺儒生则四方游走梅枝恰似贴在梁萧剑上随他东西梁萧见此能为当真惊佩至极。

数招一晃而过梁萧剑势狂烈依旧但挥剑时略略飘宝剑便似拿捏不住脱手欲出。儒生笑道:“小家伙打不过啦想丢剑认输?”梁萧道:“呸说大话的也不怕被风闪了舌头?”说话声中剑势飘忽更甚渐与离剑道猛烈之势不相上下。忽然间他剑锋长出两寸长一段梅枝飞了起来在风雪中打了个转落下百丈深谷。这一剑将梅枝截成两段几乎便将梅花击落。正是梁萧刚刚悟出的“同人剑”。

易理有云:“天与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天、火本为同气合流较易是以这路剑法三分狂烈七分飘忽乾上而离下如火从天降可惜这一剑差之毫厘令他暗叫晦气。

儒生喝一声“好”一脱退避之势梅枝破风刺来。梁萧深知梅枝虽弱但儒生内力无匹注入梅枝穿肌洞骨不在话下。但若退让反成挨打之局当下剑势反复离下乾上变成火在天上的“大有剑”。易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惩恶扬善顺天休命”这一招惩恶扬善自是霹雳手段与儒生以攻对攻不落下风。

儒生长笑一声身法陡疾四面八方皆是人影也不知他移身几次出了几剑只见梅影重重宛若层涛叠浪一般向梁萧涌来。梁萧生平何曾见过如此身手只觉目眩神驰浑不知从何抵挡。仓皇间他变“乾”为“坤”“坤剑道”法后土之象乃是天下少有的防守剑术长剑左右盘旋呜呜乱响将他全身裹得严实但“离剑道”的剑意却未收敛如此一来就变成了“坤上离下”的“明夷剑”。明夷之意即是火在地下如岩浆藏于地底勃勃欲。

儒生心知若让他坤离易位火上土下变作“晋剑道”野火燎原便无法收拾。当下手腕一振梅枝飘飘自梁萧剑脊拂过势若春蚕吐丝。蚕丝虽柔源源不绝之间也可织成柔韧蚕茧。不出十招工夫梁萧束手束脚再也使不出“离剑道”唯有靠着坤剑道苦苦抵挡。儒生占了上风嘻嘻笑道:“小子今日又不成啦!认输了吧。”梁萧叱道:“未必。”招式陡变长剑如雷电叱咤横天而出竟是“震剑道”的功夫。

儒生飘然让过这夺命一剑看梁萧势头一尽倏然掩上梅枝一晃点他“期门穴”。但梁萧回剑奇快长剑一转又将要害护住这一下又是“坤剑道”的功夫。儒生瞧他变得伶俐微微一笑正欲破解忽见梁萧手臂倏扬又变雷霆之象。“震剑道”剽悍绝伦以儒生之能要想保住梅花也得暂避锋芒。

梁萧忽守忽攻连守五次也连出了五剑一剑快过一剑。倏忽间竟将儒生逼退五步。原来梁萧这路剑招四分攻六分守坤上而震下正是归藏剑中的“复剑道”易理中称复卦曰:“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复剑道攻守反复共有七变。

梁萧变到第七变蓦地嗔目大喝人剑如一疾扑上去。他这招孤注一掷全无后招。儒生收手不及那朵白梅连枝带花被梁萧剑风扫中化作粉末。儒生嘿然一声不待梁萧收势半截残枝搭上梁萧剑脊借力打力一挽一收梁萧只觉虎口猛震长剑去似闪电直奔山壁。

这一剑不仅带有梁萧浑身之力更有儒生无俦神功二力相合只听铮然激鸣铉元剑破石而入直没至柄。梁萧未及转念儒生忽地收回梅枝后跃三尺哈哈大笑道:“小娃儿真有你的穷酸输啦!”梁萧本已对他佩服无比又见他输赢磊落更添敬意拱手道:“先生算不得输倘若先生用剑小子死了几千回也不止了。”他素来极少服人要他如此说话千难万难但一经说出却是字字出自肺腑了。

儒生取下酒葫芦饮了一口笑道:“小家伙你也不必谦虚眼底下穷酸是比你高那么一截再过些年嘿嘿可就难说得紧了。”梁萧道:“前辈武功如此之强定然名声赫赫敢问尊姓大名?”

儒生淡淡一笑喝光手中之酒将葫芦系在腰间忽地朗声歌道:“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唱到这里忽地大笑三声身形一晃人已在山梁之后再也不见了。

梁萧知他有神龙变化之能自己轻功再强十倍也休想瞧得见他的影子。当下叹了口气走到石壁前欲要拔出宝剑。但那剑竟似与岩壁连成一体任他运尽气力也难拔出。要知适才长剑破壁带有两人之力虽说拔出容易破壁难但仍非梁萧力所能及反复拔了四次宝剑仍是不动。梁萧怕用力不当损了剑刃只得暂时作罢寻思找来斧凿等物再作计较。

走回玄音观时风雪已息。了情正与哑儿、阿雪扫下屋顶的积雪以防雪积太多压垮茅庐。阿雪在梯子上看见梁萧大老远便叫道:“哥哥哥哥。”了情回头一看道:“这么大雪天你去哪里了?”梁萧道:“我练剑去啦!”了情皱了皱眉道:“勤奋用功也是好的但要练就在这里练下雪天山路陡滑明天就不要出去了。”梁萧听出她关切之意心头感动笑道:“了情道长我来帮你扫雪。”了情眼中含笑将扫帚递给他随手拂去他肩上雪花忽见梁萧身上没有宝剑。了情知他这几天剑不离身不由奇道:“梁萧啊你的剑呢?”

梁萧心道:“左右我已胜了儒生告诉了情道长也无妨了。顺道问问那儒生的底细。”便道:“了情道长我正想问你您可知道天下有这么一号人物么?”便将儒生形貌描绘一番又将斗剑的事情说了方道“梁萧并非存心欺瞒但我无法打落他手中梅花有损归藏剑威名羞于说起。如今总算小胜他半招唉这人的武功实在高得吓人。”他说完这番话目视了情见她神色木然不由得心中忐忑问道:“了情道长你怪我了么?”了情微一激灵笑了笑说道:“我怪你做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一件事。”梁萧问道:“什么事?”了情笑道:“哑儿年纪也不小啦终年呆在华山也不是法子。嗯我想带她到江湖上走一走历练历练。”哑儿在木梯上听到不禁面有喜色。

梁萧失笑道:“原来道长静极思动了。以道长的武功定能扬名立万威震江湖。只不过有不少人无端端要挨揍了!”他含沙射影哑儿如何听不出来狠狠瞪了他一眼但想到要与阿雪道别又觉怅然。阿雪看出她心意笑了笑握住她手。

了情苦笑道:“出家人争什么名利梁萧你又耍贫嘴了。”说着向哑儿道:“你收拾一下行李我们马上便走。”三人俱是一惊梁萧瞪眼道:“这样急么?至少待风雪过后再走不迟。”了情笑道:“贫道素来想到便做。哑儿你还愣着干什么?”哑儿只得点了点头进观收拾阿雪也随着去帮她。

梁萧见了情举止古怪深感不解:“她方才还好好的怎地突然要走。”心念电转间蓦地生出一个骇人的念头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脱口叫道:“道长那儒生是您仇家是不是?”了情讶道:“你怎地如此说?”梁萧跺足道:“是了我想起来啦那儒生听说您的法号时又哭又笑神色奇特后来又骂归藏剑狗屁不通必然是怨恨你了。唉都怪我一心逞强没早些说起道长匆匆要走莫不是要躲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