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折弓为誓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二人行了一程陷入林莽之中天上暮色渐浓残照如血映着草色烟光分外凄迷。苦于天色暗淡地上踪迹渐趋模糊山路若有若无。梁萧扎了一支火把走在狭窄山路上想着阿雪生死未卜心头便如压了一块万斤巨石几乎喘不过气来眼角酸涩难当若非史富通瞧着恨不得伏在路边大哭一场。史富通懵懂前行忽地一个收足不及撞在梁萧身上忙道:“好兄弟前面没路了么……”话未说完却被梁萧一把捂住嘴继而又见他将火把踩灭。忽然间便听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停在数丈开外只听一个南方口音道:“黄老五方才我明明见了火光这会儿怎就没有啦?”黄老五道:“我也瞧见啦他***莫非是鬼点灯?”前一人呸了一声道:“晦气?什么鬼点灯了这荒山野岭的真叫出个鬼来老子看你怎么应付?”黄老五笑道:“若来个美丽女鬼我黄老五也笑纳了。”打个哈哈又叹道:“我说杨湖这次兄弟们出去竟弄得死伤惨重委实出人意料。”

那杨湖长叹道:“原本云公子神机妙算歼灭这支粮队该当不费吹灰之力。没料到头一遭出手便遇上这等硬爪子。”黄老五叹道:“我当云公子拳剑无敌却没料到鞑子区区一支粮队里竟也有此人物。如今想来若非文千张在前面挡了一刀我黄老五十九完蛋。你说若是每支粮队都有如此高手那可如何是好?”

杨湖冷笑道:“高手这等不值钱么?那厮来头可不寻常。楚姑娘和云公子似乎都认得他。”两人议论着往来路转回梁萧和史富通屏息蹑在后面。山道崎岖雾气洇湿。走了几十步。忽听黄老五又道:“不过虽然死伤不少兄弟也终究值得。没想到这次误打误闯竟然拿住鞑子老大一个官儿。我说那个阿什么牙的是个啥官儿?”杨湖道:“鞑子的规矩谁知道呢?但听云公子说除了伯颜、史天泽、阿术就数这阿里海牙官最大方才还自他身上搜出鞑子皇帝的圣旨。云公子说拿住此人比击破一百队粮草还管用如今想必正在拷问若能让他说出鞑子的攻宋方略可就大妙了。”

黄老五道:“***揍死这厮才叫痛快。还有那个女扮男装的娘儿们必是那狗鞑子一伙依老子所见活该把她剖腹挖心祭奠死去的兄弟。”梁萧听到这里不由得双拳紧握身子起抖来。却听杨湖又道:“可惜云公子心软说不该如此对付女流。可众兄弟心里有气难免给她些苦头吃。我出来的时候沈二爷已将她吊在大厅里他两个兄弟都死在那鞑子剑下孤月岭三个寨主去了两个沈二爷自然不免怒火攻心嚷着要抽那娘儿们一顿鞭子出气。他是这里的地主云公子强龙不压地头蛇自然拗他不过。嘿我瞧他寻得那根柳条鞭子比胳膊还粗蘸了水可是厉害得很也不知那娘儿们细皮嫩肉的挨得住几鞭。哈哈只怕这会儿已经皮开肉绽筋骨寸断呢哈哈……”黄老五也觉快意跟着大笑。

梁萧浑身紧绷牙关咬得隐隐作痛。再走几步遥见前方灯火飘忽忽听有人嚷道:“黄老五、杨湖有动静么?”黄老五笑道:“有个屁老子说是鬼点灯姓杨的还不信!”那人道:“今天刚出了事鞑子一定四处搜捕咱们也小心些。”杨湖笑道:“再怎么搜也搜不到这地儿再说这孤月岭四面悬空就这陨星峡上的铁索可通。嘿这就叫做‘孤月岭陨星峡鬼神到此也害怕’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哈哈……”杨湖也哈哈大笑。二人笑了一半忽地戛然而止。对面那人但觉奇怪正要张口忽见二人往两侧软倒一道黑影倏地抢到那人一个“你”字尚未出口梁萧已扣住他的脖子但听一声微响那人颈项断折软软倒下。

梁萧下手不容情瞬息间连毙三人。史富通见他得手方才冲出忽觉足下一空身子顿往下坠未及惊叫梁萧出手如电一把将他拽了起来。史富通战战兢兢往下一瞧但见黑漆漆几不见底竟是一处深谷不由惊道:“妈呀!”再定睛细看却见身侧一条二十来丈的铁索桥铁索黝黑共有八条左右各一作为护栏下方则有六条桥上竟无半张桥板。

却听梁萧冷然道:“还要过去么?”史富通好生为难心里却算计道:“这厮武功高强未必就会失手我这绝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随着他终是多一线生机。”主意打定叹道“罢咱性命左右在你身上就陪你死啦!”梁萧听他如此一说真有些哭笑不得见史富通迈步便要上桥便道:“且慢。”史富通道:“怎么?”梁萧道:“你仔细瞧瞧脚下。”史富通借着星月微光一瞧只见铁索上每隔数尺便悬着一个铃铛顿时一只脚僵在半空不敢落下。却听梁萧道:“对面定然有人防守我们一上桥那边必然问若是应对不周断了铁索正好跌成一对肉饼。”

史富通抹去额上冷汗道:“好兄弟天幸你眼利。”梁萧沉吟道:“你跟这黄老五体形相似换上他的衣衫!”史富通恍然道:“要乔装改扮么?”梁萧颔道:“你还不笨。”说着换上杨湖的衣衫。史富通犹豫一下也换过衣衫。梁萧将其他三人尸体藏好挽着史富通上了铁索果然一脚踏上铃声大作只是对崖并无声息。

史富通走了一段但觉前方动静全无深感怪异正埋怨梁萧算计有误忽听迎面有人高声叫道:“是谁?”史富通转念间心中大骂敢情此时二人正在铁索桥中段应对不周对方将铁索一断二人进退不得必然堕下深谷。

梁萧学着杨湖的嗓子闷声道:“黄老五肚痛得厉害老子扶他回来看看。”史富通也忒乖巧立时哼哼两声。这些日子他早晚都在无病呻吟故而这两声虽是随口哼来却哼得地道叫人听不出破绽。

对面火光一亮只见桥上立着一条精瘦汉子左右不下十人张弓搭箭指定二人。梁萧假意挽着扶手低头垂目让他看不清面目史富通则蜷成一团便似肚痛得站不起来。那汉子见二人服色无误挥手让撤了弓箭笑骂道:“黄老五你个龟孙子吃多了狗肉么?”他说话之时梁萧扶着史富通几步逼近桥头却听那汉子又笑道:“黄老五老子会按摩给你揉揉包管你龟孙子屁响如雷一泻千里……”方要上前借着火光忽地看清梁萧面目顿时脸色大变正要号施令梁萧长剑疾出那人应剑倒地其他人无不大惊还没叫出梁萧倏地放开史富通抢过桥头刺倒当先二人转身挥剑三支火把顿时熄灭桥头漆黑一片。史富通只听闷哼声、低号声、倒地声不绝于耳。片刻工夫忽地手臂一紧心头大骇但听梁萧道:“过来。”

史富通松了一口气走过桥头梁萧燃起一支火把史富通低头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但见地上横七竖八躺满尸体俱是伤在咽喉难怪很少人能够出声。

二人快步上山其间又有三道岗哨但远不及陨星峡防守严密人手也少均被梁萧闪电施袭一一制住。走了半里路程忽见前方灯火大明一座松木搭建的高大房屋矗在眼前尚未走近便听见鞭打之声及女子惨叫。梁萧听得是阿雪的声音一时心如滴血转身将弓箭交给史富通涩声道:“你在外面接应我叫声‘放’你便放箭!但记着边跑边射不可留在原地。”

史富通早已腿软闻言自是求之不得低头钻进一旁的林子。梁萧手按宝剑吸了一口气进入屋内。此时屋中灯火通明群豪或站或坐围成一圈是以梁萧入内也无人留意。堂中地上放着炭火皮鞭阿里海牙被绑在向门的柱子上满身鞭伤火炙口角流血下巴已然脱位唯有眼神兀自倔强。阿雪则被缚着双手披头散吊在堂中浑身衣衫破碎垂着头早已昏厥过去。

那持鞭的粗矮汉子抓起一桶冷水正要泼醒她再打云殊忽地一皱眉扬声道:“沈利你也打够了吧!她不过一个女子你就算杀了她又有何用?”沈利怒哼道:“什么话?我两个兄弟都坏在她同伙手里。哼打她算是便宜她了便是剐了她也难消老子心头之恨。”众人恨透梁萧纷纷叫道:“对剖腹挖心祭我师弟。”“还是剐啦大伙儿烤着吃了吧!”这些人尽是江湖上的粗人亦侠亦匪杀人剐人的勾当干得多了只觉对待恶人无论男女都该如此。

云殊忍不住腾地站起怒道:“岂有此理……”靳飞抬手将他按住沉声道:“这女子为虎作伥死不足惜。云殊你无须再说若你看不下去大可回房歇息。”云殊急道:“师兄杀人不过头点地……”靳飞瞪眼道:“住嘴!”云殊知他意在笼络人心是以偏袒沈利只气得大喘了两口气重重坐下。楚婉在他旁边小声道:“云公子若要杀她剐她我也不敢看啦你送我回去歇息好么?”云殊一愣忽见楚婉双颊生晕流露几分羞涩心中一慌急忙回过头去。

原来楚婉心中挂念云殊与梁萧分手之后并不回庄径直至神鹰门。恰逢云殊要来北方她一缕痴念不绝也巴巴地跟来哪知云殊心中已有柳莺莺明知她一腔情意却也故作不知。方澜伤势未愈倚在虎皮椅上此时听得清楚笑道:“殊儿你就送楚姑娘回房休息这些事肮脏了些不好看的。”云殊心中大悔:“早知如此不若一剑刺死了这女子省得让她多受痛苦!”想着长叹一声摇头道“人是我抓的求诸位兄台瞧她弱质女流给她一个痛快。”沈利见他松口扬声道:“好!我沈老二素来敬佩云公子人品武功。今天就听你一言给她个痛快拿刀来。”说着他从喽啰手中接过一把单刀迎风一舞方要动手忽地半空里精芒一闪沈利眼前一花竟被那道精芒刺透肩胛生生钉在地上口中出凄厉惨叫。群豪哗然而惊定睛瞧去那精芒却是一口明晃晃的宝剑。再循来路一望只见梁萧面色如铁双拳紧握大步走来。

他来得突兀至极众人均感错愕。云殊当先还过神来拔剑站起。梁萧却不正眼瞧他直直盯着阿雪双目血红神色间颇有癫狂之意。

群豪纷纷还过神来怒吼声此起彼落。却见梁萧步履如飞逼近人群一名披头散的高壮汉子跳将出来厉声叫道:“兀那贼子恁地张狂么?”左臂一挥扫向梁萧。此人姓董名亮江西人氏自幼从异人处学得一身铁臂功绰号“铁三尺横扫千军”便是说他臂长三尺坚若精钢上阵之时双臂挥舞便能断人刀剑折人筋骨猛不可当双臂之下伤过许多好手。此时他有意显威这一扫既快且狠声势惊人。

云殊见董亮贸然出手心道不好未及喝止早见梁萧右手抬起两人手臂缠在一起只听咔嚓一声响便如木柴折断一般。董亮左臂向上弯折眼耳口鼻顿时挤成一团。但他忒也豪气手臂虽折却咬牙不吭一声右臂抡起又要挥出。忽觉梁萧手上内劲如潮压来顿时百骸欲散一口鲜血涌到嘴里。云殊本欲上前但见同伴被制微感迟疑忽听梁萧大声喝道:“残杀民夫算什么豪杰?”内劲一吐董亮双膝软如软泥般瘫在地上。

梁萧将董亮一甩继续前行他一招废了“铁三尺横扫千军”群豪神为之慑场中顿时鸦雀无声。忽听咿呀呀两声怪叫一刀一枪向梁萧左右袭来。梁萧不闪不避直待刀枪攻来双手忽地交错群豪没瞧清他用何手法便听两声惨叫使枪者刺中用刀者小腹使刀者却砍在使枪者肩头鲜血四溅触目惊心。

梁萧双手一分左手拔出长枪右手起下刀来但那使枪者乃是“枪挑东南”龙入海的弟子姓洪名照颇有乃师之风肩头虽受重伤仍是死攥着枪柄不放。众人见状齐齐喊手持兵刃向梁萧扑来梁萧双眉一挑大喝一声:“拦道偷袭是什么好汉?”右臂猝然力将杨照连人带枪拽得腾空而起扫向群豪。群豪投鼠忌器顿时向后退却。

梁萧逼退群豪忽听云殊长啸一声纵身掠来两眼倏地瞪圆厉声道:“凌虐女子你也算英雄吗?”云殊任人鞭笞阿雪本有心病闻言心神微乱蓦地失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忽见梁萧手臂一振将洪照掷来。云殊眼见来势猛恶匆忙收剑接住只此停滞梁萧右手钢刀飞出将阿雪腕上绳索凌空斩断自屋梁上堕了下来。

众人一呼而上。梁萧一声厉喝直如平地惊雷震得群雄耳中嗡鸣忽见梁萧双掌倏抬劲气排空身前两人口血飞溅腾空而起。众人伸手欲接却觉来如山岳坍塌顿时东倒西歪。梁萧身形忽闪抢到阿雪身下左手将她接住右手前探已自沈利肩上拔出剑来。

由厅门至阿雪被绑处约有十丈间隔二十余人梁萧却来如疾电奔雷于重围之中将人救下。群豪无不羞恼。忽听梁萧长啸一声复又杀入人群。他此刻心性大变出剑狠毒绝伦一时只听惨叫四起。云殊虽欲上前但厅小人多群豪反成梁萧屏障。云殊施展不开惊怒叫:“散开全都散开。”

众人闻声四散梁萧趁机背起阿雪往门外冲出。云殊当先追赶不料梁萧“十方步”展动倏忽一个转身绕开云殊又钻进厅内和随后抢出的群豪撞在一起。这一下直如虎入羊群杀得惨叫连连直冲到阿里海牙身前叮叮当当将他身上铁索尽数斩断。众人不料他声东击西引开云殊本意却是直指阿里海牙一时均感错愕。云殊却不惊反喜心道:“你带着两人走得了吗?”

梁萧将阿里海牙下巴归位挑起沈利落下的单刀递给阿里海牙高叫道:“还能战么?”阿里海牙虽处困顿威风不减傲然道:“怎么不能!”梁萧道:“好你往东我往西。”阿里海牙武艺本自不俗只是遇上云殊这等高手才无法子当下舞起单刀向西冲去梁萧却向东走。

众人都已听到梁萧说话不敢近他皆去围堵阿里海牙三招两式便将阿里海牙逼入绝境但因他还未说出元军虚实故而只想生擒没出杀手如此倒让他苦撑了几招;谁知梁萧佯往东突忽地转身展步又向西奔从背后偷袭群豪。群豪被伤了两人惊惶中只能转身对付梁萧;阿里海牙趁机逃走此时云殊赶到梁萧又往东逃群豪又转身去赶阿里海牙。梁萧却又摆脱云殊从后偷袭。

一时之间大厅中形势变得异常古怪群豪擒拿阿里海牙梁萧则偷袭群豪云殊又拼命追杀梁萧大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势。不过云殊破不了梁萧的“十方步”群雄自是最为吃亏被梁萧连连施袭杀伤惨重。

反复再三云殊忽地丢了梁萧追赶阿里海牙想要制住此人破去梁萧的奸计。梁萧见状长剑疾出抢他背心靳飞趁势从梁萧背后蹿出举爪扣来。孰料梁萧猛然放过云殊反身出剑刹那间剑光霍霍笼罩靳飞全身。靳飞不料他疾奔之中竟使出如此猛烈剑招但他终究是一派宗主忙乱间让过腹部要害大腿却中了一剑大叫一声踉跄后退。

梁萧抢上一步便欲刺死靳飞。云殊听得靳飞惨叫再也顾不得阿里海牙反身来救师兄。谁知梁萧虚张声势待他一来便步法转动又向群豪冲去将群豪杀得七零八落阿里海牙本已陷入险境此时绝处逢生大口喘气飞也似的逃出大厅去了。

云殊见靳飞腿上鲜血长流那边惨号又起一时不知何去何从。靳飞忍痛喝道:“还不快去不要管我!”云殊无奈提剑追逐梁萧。梁萧一阵东奔西走渐感气促神虚力不从心心知今日报仇委实勉强只得步阿里海牙后尘蹿出门外。群豪如何肯放紧追不舍。

眨眼间双方一追一走到了山道之上。梁萧回头一瞟只见云殊越过众人越赶越近当即叫道:“放!”到此紧要关头史富通不敢退缩从林子里连射数箭山道上黑咕隆咚群豪顿时有人中箭失声惨哼。史富通得手又惊又喜依足梁萧之言在林中飞奔边跑边射竟被他瞎猫咬死耗子又射伤几人

群豪一时间不知林中有多少人手纷纷叫道:“林子里有埋伏。”云殊也惊疑不定步子一缓。不料史富通见对方人多吓得屁滚尿流从林子另一边冲出来嚷道:“不成啦不成啦。”他这一叫梁萧疑兵之计顿然无用群豪一愣神又冲上来。梁萧放下阿雪对史富通道:“把弓箭给我你背她先走。”史富通闻言忙将弓箭给他反身背上阿雪跟阿里海牙撒足狂奔。梁萧跃至林中开弓箭几个南方豪杰应弦而倒哀哀大叫。

梁萧左右开弓箭若连珠而出。黑暗之中威胁极大群雄几度冲突皆被挡回。顷刻间梁萧两袋箭告罄估摸那三人走远跳将出来拔腿便走。

云殊一口闷气憋在胸口不吐不快长啸一声提剑紧追。群雄紧随其后。云殊忌惮梁萧机诈百出群雄上来反碍着自己手脚徒添死伤当即叫道:“勿要过来。”群雄只得止步一人道:“贼子用箭我们也用弓箭?”众人但觉有理让几人去拿弓箭其他人远远跟着。

梁、云二人一走一逐眨眼到了陨星峡铁索桥头史富通三人此时方才过桥。梁萧踏上索桥云殊也堪堪赶至长剑下掠“炎龙剑”锋芒所至铁索顿时断了一根。梁萧足下一虚几乎堕下急忙侧身一个金鸡独立站稳但觉剑风呼啸云殊长剑凌空刺来当下挥剑抵挡。铮铮铮三剑交罢云殊落向索桥梁萧铉元剑趁势下掠铮的一声也将云殊落足铁索截断。

云殊不料他以己之道还施己身无处立足半空中左手抓住扶手右手挥剑刺向梁萧。梁萧疾退半步长剑一挂云殊所抓铁索也断云殊无法凌空一个翻身飘然钻入索桥之下双腿各自绞住两根铁索一手抓住一条铁索同时挥剑疾出自下刺削梁萧足胫此时梁萧足下五条铁索尽皆被他勾住梁萧若是斩断自己也无法立足。

梁萧冷哼一声疾退丈余挽着剩下那条扶手腾空翻转长剑下挥连环五响下方五条铁索齐遭截断。云殊再也无法挂在桥上但他早料得梁萧有此一招双腿潜运劲力便在梁萧断索的刹那一个翻身凌空鱼跃从索桥下闪电钻出伸手搭上了那条仅存的铁索同时攻出四剑三腿逼得梁萧无法施袭。梁萧见他变化不穷虽极不情愿也暗暗喝了声彩。

此时间铁索桥只剩一条铁索。云、梁二人再不敢截断或用足勾或以手挽凭着掌拳剑腿攻敌要害进退翻滚之间好似一对燕雀贴在铁索上斗得难解难分。

阿里海牙和史富通都在桥那边看着。阿里海牙顾着义气不愿逃走史富通却怕梁萧丧命痼疾无人救治也不敢轻言离开。二人瞧到此时均是张口结舌但觉梁、云二人生死俱在一线稍有不慎便会送命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上。南方群雄也举着火把赶至见状无不吃惊有人举起弓箭想要射击但二人攻守如电绞成一团哪分得出彼此。

拆了三十来招二人忽地不约而同用上了“巽剑道”。巽者风也二人一时剑走轻灵好似两片轻飘飘的落叶绕着一条铁索在峡谷天风中倏上倏下浮浮沉沉。要知到了这个时候什么手眼腿步都不管用全凭轻身功夫取胜越是轻灵的武功越是奏效“巽剑道”飘忽无定最是适合。

拆了数招二人看着对方使出一般功夫心头好生不是滋味。云殊喝道:“你哪儿偷学来这剑法掌法?”梁萧哼了一声只不答话。

这时间阿雪悠悠醒了过来。那沈利绿林出身心狠手辣虽被云殊折服但脾性依旧加之挟怒而出手十分歹毒若非阿雪自幼习练内外功夫筋骨坚韧早已没命其间几度昏死要是再让沈利鞭打一回便不用刀砍也要没命了。此时她略一清醒身上便似火烧一般疼痛忍不住呻吟起来勉力从史富通肩上睁眼看去模模糊糊看见两道人影在一条铁索上厮杀。看了片刻蓦然认出梁萧的身形恍然明白梁萧已将自己救出正与强敌相搏惊喜之余又好生担心用尽浑身气力叫道:“哥哥哥哥……”叫了两声只觉一阵晕眩又昏过去。

梁萧听得心头一跳:“该死我只顾跟这直娘贼赌斗生死却忘了阿雪的伤势。”向云殊疾刺三剑将他逼退忽地挥剑下掠铮的一声铁索分成两段两方人无不惊呼。但见二人出手如电分别持着断处凌空换了一剑陨星般向峡谷两崖落去眼看将要撞壁却各自用足一撑刹住去势手足并施抓着铁索向崖顶攀援。

群雄见状张弓搭箭纷纷向梁萧射来梁萧只得手挽铁索转身拔箭但仅得一手难以上攀。阿里海牙机灵急忙伸手拉起铁索史富通也来帮忙。梁萧得他二人相助再也不管对面如何双手齐用将铁索带得左右摇摆避开来箭但上升之倍增宛若闪电。云殊方才登上悬崖梁萧也即将登顶恰好一箭射来梁萧反手接住取下背上强弓搭上来箭也不细看照原路一箭送回。那人不料他回手如此之快猝不及防那支箭左眼进后脑出将他钉在身后石壁上。群雄见状无不骇然弓在弦上却也不敢再。

梁萧跃上崖顶一手按腰与众人遥遥相望面色阴沉高声叫道:“你们为何劫掠我们?为何杀死我朋友?为何鞭笞我妹子?”云殊闻言心头一沉:“看来这个冤仇永无消解之日。”当下也不示弱扬声道:“我乃大宋子民尔等蛮夷犯我社稷人人可杀!”梁萧一点头道:“你们是大宋派来的么?”云殊大声应道:“是!”梁萧只觉血往上涌头脑一热高叫道:“好我梁萧对天誓若不杀光你们灭了这个大宋朝便如此弓。”说着将手中强弓一折两段随手丢下悬崖反身抱着阿雪与史富通二人大步离去。

群豪听得一愣纷纷大骂。云殊见梁萧折弓为誓不知为何心头升起一股寒意。掉头看去却见靳飞捂着大腿伤口立在身后;再看众人几乎是无人无伤没几个完好无恙的心头一痛向靳飞道:“师兄他们一去鞑子立时便至劫粮之计难以再用北地也不可久留。还是早早撤回南边另作打算吧。”靳飞叹了口气一瘸一瘸向山上走去。云殊望他背影木然不语。

楚婉见众人都已散去上前一步轻声道:“云公子。”云殊苦笑着叹了口气大袖一拂与楚婉转过身子并肩向山上走去。

梁萧走了一程停下察看阿雪伤势幸得多是外伤梁萧推拿一阵阿雪便醒了闭着眼只是呼痛。梁萧心酸难言把她搂进怀里阿雪觉出梁萧抱着自己颤声道:“哥哥阿雪痛……”梁萧双目赤红似要滴出血来。

阿里海牙叹道:“梁萧她皮肉之伤甚重非寻医疗治不可。唉那些家伙虽没用火刑可抽打这女孩子比打我还狠。”梁萧恨恨道:“他们怨的是我却在她身上出气。”阿里海牙寻思半晌忽道:“好咱们早早出山叫来兵马非将他们一个个零割碎剐不可。”

梁萧点点头站起身来。阿里海牙忽地握住他胳膊沉声道:“梁萧若你愿意跟随我我保你来日贵不可言。”梁萧摇头道:“我只求给我朋友和妹子报仇富贵什么我不在乎。”阿里海牙一怔哈哈笑道:“那还不是一样。”史富通忙道:“我也想跟随大人……”阿里海牙冷哼道:“早先叫你救我你只管逃命本来该将你军法处置的但看你冒险来此的份儿上功过相抵吧。”

史富通好生泄气但又不敢多说只得诺诺应了。梁萧道:“史富通你虽然不是什么好货但今日帮了我我日后定然报答。嗯告诉你吧你其实并无毛病不过是我做了手脚罢了。”史富通呆了呆诧道:“我……我没有毛病?那……那就不会死了?”梁萧也不再说抱着阿雪跟阿里海牙向山外走去。史富通呆站片刻忽地哈哈大笑道:“我没有毛病!我没有毛病啊!”他一旦得知自己无病什么不快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欢喜如狂跟在二人身后拍手大笑。

三人只怕对方追赶在山道上连夜疾奔破晓时分出了伏牛山来到山下大道。走了不出百十步便听后方蹄声若雷一队人马飞驰而来梁萧一惊握剑在手。阿里海牙却看得分明叫道:“是自己人呢!”只见那彪人马近前一人驰马而出朗声叫道:“阿里海牙是你么?”

阿里海牙听得声音心头一震叫道:“阿术。”那人听得又惊又喜翻身下马一把将他搂住欢然道:“真是你!嗨我派出近万人马搜索一晚好歹是寻着你了!嗯莫非消息有误你没被那些宋人逮着?”他心中激动一气说完阿里海牙摇了摇头苦笑道:“惭愧。我确实被人拿住多亏百夫长梁萧冒死将我救出。嘿我阿里海牙半生征战昨日可说最是惊险。不过我失了圣旨却是罪该万死。”

阿术笑道:“人回来就好圣上英明岂会在乎这个?”说着掉过头来看也不看史富通一眼目光如炬望着梁萧道:“你就是梁萧?”阿里海牙奇道:“阿术你怎地一下子便看出来的!”阿术微微一笑道:“我虽不是老鹰的眼睛但还能分出黄狼和豹子?”按住梁萧肩膀笑道“你的部下很好!除了那个伤得不能动弹的都有义气整晚跟着大军四处寻你。”

梁萧听得心头一热道:“我有一个伙伴受伤了急需救治。”阿术点头扬声道:“阿剌罕你换两匹马给阿里海牙与梁萧。”一名将官应声换了马匹。梁萧乘上阿术传令阿剌罕进山搜捕云殊等人自与阿里海牙前往大营。

众人行了一程阿里海牙笑道:“阿术我要与史格讨个人!”阿术微微一笑道:“梁萧么?”阿里海牙笑道:“正是。”阿术摇头道:“不成。”阿里海牙道:“怎么史格会不给面子?”阿术笑道:“史格敢说什么?我看那土土哈很不错让他跟随我他却说梁萧在哪儿他也在哪儿!”阿里海牙一愕叫道:“好呀原来你要与我抢人?”阿术笑道:“你别胡赖我不过要土土哈他既不肯离梁萧我只得一块儿要啦!”

阿里海牙给他一掌骂道:“你才胡赖你既能一块儿要为啥我不能一块儿要?”阿术笑道:“我先跟土土哈说的。”阿里海牙瞥了梁萧一眼叹道:“也罢我争不过你。不过这家伙便如一匹骏极的野马得要厉害的主人才能驯服。你比我厉害更配做他的主人不过也要小心可别被他踢着。”

阿术眸子一闪微笑道:“我让他去钦察营。”阿里海牙摇头道:“钦察营那群家伙眼高于顶他是汉人可呆不住。”阿术道:“他不是寻常汉人伯颜元帅昨日对我说了他有蒙古血统比我还要高贵。”阿里海牙吃了一惊要知阿术的祖父便是蒙古名将不台当即问道:“比你高贵莫非……”阿术点点头接口道:“我听伯颜说了他有成吉思汗的血统是黄金家族的后代!”阿里海牙神色大变。

说话间元军大营遥遥在望。梁萧勒住马匹举目看去但见一条汉水浩浩荡荡贯通南北河上艨艟斗舰成千累万旌旗招展仿佛云霓;江水两岸雪白的蒙古包连绵不绝犹若汪洋大海;两座十丈巨城各占东西隔着汉水森然对峙空中黑云如阵低低压着城头。报晓刁斗携着晨风自城中悠悠传出此时间元军大营的号角声也响起来两种声音此起彼伏在大地上来回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