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章 汉水惊涛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阿术本已上马出忽见梁萧率众突围收束败军心中惊喜万分他深信梁萧之能当下翻身落马重返帅台。此时间宋军战船前后相属已然逆流而上。元军大将张弘范率艨艟斗舰奋力阻截;水师统帅刘整则于两岸列阵动炮弩攻击宋军两翼。一时间汉水之上炮声雷动火矢如蝗较之6上争锋别有一番景象。

宋军舰船约有千艘也非巨舰坚船倒有许多小船轻舟分明是从打渔船只改来;大船则吃水颇深装满辎重。乍眼瞧来这支船队丝毫不类水师照理说一击便溃但其所列水阵却很奇特先似张翅凫鸭又变摇尾鲤鱼时而成方时而像圆进退攻拒之间变化多端。张弘范几度麾军进击宋人总是任他前锋突入然后两翼一合将十余条战船裹入阵内后续船只却被阻隔在外;而后宋人轻舟快船举火开弓在阵内一通剿杀将陷阵战船顷刻瓦解。一时间这支宋人水师仿佛庞然巨鲸不断张口摇舌蚕食元人水师逼近十条拦江铁索。

便在此时宋人阵中一名白衣男子令旗忽举只见一魁伟壮汉向左一白老者向右各率数十杂衣汉子手持巨斧乘轻舟突出水阵彼此掩护冒着元人矢石钻到铁索之下挥起斧头猛力砍斫。但听金铁交鸣火花乱溅。眨眼工夫十条铁索尽皆断裂汉水之上再无阻隔宋军水师齐声欢呼全冲上襄樊水师也趁势顺流而下里应外合夹击元军。

阿术见势不妙急命张弘范回军上流抵挡襄樊水师。又令中流炮台射大炮强弩欲要先破宋军水阵。

这江心炮台与横江铁索同是元军去年所建。伯颜占据襄樊以南后为阻隔宋人水上救援命元军于岘山上拖拽数十万斤巨石沉于汉水江心筑起一丈高台上置九张弩机八门巨炮。又在台前沉巨石七块列巨索十条形成庞然水阵便是宋军凭借巨舰鲸船不惧炮石也难冲到台前。伯颜如此安排可说万无一失。宋军水师之强本在元军之上但自去年开始屡屡被这阵势所阻难以进援襄樊。

台上驻守元军得到阿术号令立时扳动弩炮。一时巨矢与大石齐飞宋军前锋舰船无不粉碎元军见状欢呼声震天动地。

梁萧整顿败兵令其扼守要津以防城内宋军出援。忽听江上喊声震天不知生何事他料得吕德经此一战决不敢再度出击便吩咐百夫长各领本军自己却与杨榷驰马前往帅台向阿术禀告战况顺道观看水军战况。

梁萧赶到之时正遇江心炮台威宋军战船所向披靡。梁萧上台见过阿术阿术听得战报微一苦笑拍拍他肩颔道:“我知道啦多亏有你……”但此时战况激烈不容他多说忽见宋军前部凹陷回去水师阵势变化成一字好似水蛇游动蛇口大张时开时合变化无端。不仅两岸元军炮石难以轰至前方炮台也不易打到。梁萧细细一观讶然道:“水禽鱼龙阵。”阿术一愣对他道:“你认得这阵势?”

梁萧颔道:“此阵义理合于五行阵形则依照水鸟蛇鱼模样前锋变化尤其奥妙便似鱼口蛇吻水禽嘴喙逐部吞噬对方兵马再以阵腹设精兵歼灭。向日我在《五行诠兵》中见过此阵变化可没有真见人用过。记得书中有注:‘此阵变化舒缓不利6战飙行适于逆水鏖兵’。”这番话包容中土先哲大智大慧阿术不通数术自难全然明白但听梁萧所说的阵形变化与眼前相较丝毫不差不觉喜道:“如此可有破它之法?”

梁萧观看元军阵势摇头道:“此阵前锋变化莫测不可正面与它争斗唯有迂回敌后方有破阵之机。但如今水师退至上游难以顺流迂回。不过幸有江心石台足可抵挡。”话音未落忽见二十艘快船飞出宋军水阵瞬息散成扇形飞快冲往石台似欲要强行登台元军岂容他们得逞炮石乱飞瞬间击沉两艘。

片刻工夫二十艘快船毁了大半梁萧忽觉不对皱眉道:“好家伙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么?”阿术不明这话典故闻言讶道:“什么意思。”梁萧指着快船之后道:“你看那里!”

阿术定睛细看只见一艘艨艟大船上带一张投石机悄然蹑在快船之后趁着快船吸引元人目光向石台飞快进逼。艨艟之上一人身着白衣手持竹篙从舱后抢了出来正是方才挥军变阵的白衣男子。此人身法若电蓦地腾起五尺来高跃向弩机落足瞬间五名宋军同时扳动机栝白衣人顿如离弦之箭射向江心石台。就当此时梁萧猛地认清他的面容怒叫道:“是他!”敢情这白衣人不是别人正是云殊。

云殊借弩炮之力掠空而出。元军不料他使出此招惊奇万分顿时齐齐喊。元军战船守在台旁众军引弓待本是防备宋人快船登台此时见状乱箭如雨激射云殊。

云殊身在空中舞动竹篙结成一张三丈方圆的大盾密密层层将箭矢荡落江中。但弩炮之力终究太弱云殊虽用上自身纵跃之力仍难及远被这箭矢一扰势子倏缓离江心石台尚有五丈来远便无以为继落向江心。要知此处水流被巨石一阻变得湍急无匹人一落水立时会被卷往下游。宋军眼见功败垂成无不失声惊叫元军则欢呼四起声震大江。

就在落水刹那云殊手中竹篙忽地平平伸出加上手臂之长不长不短前端正好顶在石台边缘。瞬息间云殊内劲迸波的一声竹篙受力弯转;云殊借篙身弹力倏地一个筋斗再度翻身跃起凌空一晃已到石台上方人未落地嗖嗖两篙便搠翻两名元军。台上除了炮军士尚有两个十人队守卫见状纷纷抡刀舞矛来斗云殊。

云殊大喝一声挥篙迎上势若虎入羊群虽是一支竹子到了他手却无异长枪大戟直杀得一身白衣尽成血红。不到一盏茶工夫石台元军死了大半。宋军再无炮石威胁以“水蛇阵”溯流而上。

张弘范见状急催舰船来抢炮台箭矢纷纷向台上攒射。不料台上巨矢大石成堆本是用来射弩炮这时却成云殊壁障。云殊躲入其后一旦有人登台便冲出杀戮。如此反复数次宋军水师已进到石台之前襄阳水师也挥军纵击元军腹背受敌顿时陷入苦战。

阿术没料到宋人中竟有如此人物心中惊诧。到此之时石台陷落除拼死拦截已全无它法。他令旗挥处金鼓雷鸣以助水师军威。这时间忽听杨榷惊叫道:“梁大哥!”阿术微微一怔顺着杨榷目光看去但见梁萧跨着战马沿江疾驰阿术诧道:“他要做什么?”杨榷道:“那个白衣人是我们仇人他设计截杀粮队害死我们兄弟!”

阿术皱眉道:“原来如此。”说话之间梁萧打马驰出百丈之遥忽地一个转身策马直上江岸高坡。众人正不知其意却见他蓦地勒马旋身从坡上俯冲而下到了江边纵缰挥鞭座下钦察战马吃痛长嘶一声后足猛地一撑腾空跃起掠过江岸元军头顶飞落汉江。

要知自古名马不出“大宛”、“月食”。而这两国都在钦察一带。《史记正义》有云:“外国称天下有三众中国为人众大秦为宝众月食为马众。”故而汗血马、胭脂马等绝世名驹无不出自钦察。梁萧这马虽不说万里挑一也是千中之选神骏非凡何况借了俯冲之势霎时间便越过十丈江水落在一艘元军战船上那船被这猛力一顶几乎翻转船上水军东倒西歪站立不稳。梁萧马不停蹄倏又纵缰跃上别艘战船。一时之间他以宋元战船为落足之地策马飞纵如履平地片刻间逼近江心石台。宋元水师见状惊喜各异声齐喊。

云殊正与元军激斗竹篙挥处将两名元军穿颈刺成一串忽听得呼声震响掉头一望眼前一黑一匹战马腾空压来;云殊急急扭身一篙洞穿马腹那战马悲鸣一声落似流星。

梁萧用手在马背一撑离鞍而起手提长枪向云殊凌空扑到云殊挥篙疾刺梁萧翻身让过手中花枪抖出霎时间挽出几个枪花挑开竹篙扑地刺向云殊。

云殊见来人枪法殊妙心头一凛定睛细看不由惊怒交迸大喝道:“好恶贼!是你?”横篙挡住一枪随即还以颜色。二人仇敌相见分外眼红一时各逞本事在石台上激斗起来。

张弘范见云殊遇上对手也不顾梁萧死活急令元军放箭夺回石台。台上二人只得回身闪避。阿术急传号令令张弘范不得放箭。张弘范心头诧异只得奉命。那二人看箭矢一停又扑上拼斗但见篙影重重枪花乱舞进退之际迅若疾电宋元两军看得眼花缭乱纷纷喊各为己方助威。

斗了二三十合云殊竹篙长大石台狭小施展不易;梁萧花枪灵动招数上虽占上风但他内伤未愈劲力大打折扣一时间二人势成僵持难分高下。

云殊抢占江心石台之后靳飞代他指挥诸军但“水禽鱼龙阵”唯有云殊深明其变。幸得已演练妥当靳飞依葫芦画瓢也能勉力应付但被元军顺流冲突几次阵脚有些乱了。方澜忙乘轻舟冲近石台远远叫道:“殊儿快回来你师兄顶不住啦。”

云殊闻言一惊疾刺数篙逼退梁萧倏忽抓住竹篙一端腾空而起将篙着地一撑竹篙向下弯转嗡的一声云殊借竹篙弹力飞出十丈之遥落在方澜船上。梁萧没有此等用具无法弹射眼睁睁看着云殊乘船转入宋军阵中念头一转反身要用炮弩对付哪知云殊早用内劲将弩炮机纽一一震毁仓促之间无法修复。

云殊返回本军擂鼓变阵。宋军船队前锋分作两股变成“双头鳌阵”绕过江心石台向上进逼。梁萧几度想要冲上宋军船只但方澜早有防备命人以弓弩攒射。梁萧冲突数次皆是难以靠近但觉内腑隐隐作痛口中甜情知内伤作只得蜷回矢石堆后阵阵喘息。

宋人鼓噪声如雷霆震响绕过石台两军合一变为“犀象阵”前锋锐利两翼坚实。其变化精微之处犹若白犀渡水不留痕迹堪称“水禽鱼龙阵”最凌厉的变化。元军被此阵势一冲顿时溃乱宋军逆冲上二里水路与襄樊水军会师一处二军合一声势倍增。

吕德在城头看见大喜过望出号令乘胜进击要将这支元军水师一举歼灭彻底破解南面之围。霎时间只听鼓声大起宋人反客为主从上流冲击而下元军抵挡不住顿向下游败退。

阿术见势危急命刘整从两岸炮轰击但收效甚微当即让人飞报伯颜。伯颜闻讯自与阿里海牙率军从6上两面攻襄阳又传令史天泽率上游水军顺流邀击宋军以此牵制襄樊水师逼其回援。

吕德见状令宋军谨守6上城池并沿向水城墙架起弩炮两面轰击史天泽的水师并在两城之间的浮桥上列阵以弩炮攻敌。此战中宋军用上元军闻风丧胆的“飞火枪”与“震天雷”。“飞火枪”于火枪中装药点火远射十余丈能贯穿精铁铠甲;“震天雷”则以铁罐装满火药点火抛出。半亩之内人畜尽为齑粉。只听爆炸声声响彻江上几十万宋元水6大军舍生忘死在襄樊之地厮杀得难解难分。

史天泽的水军被宋人三面阻击舰船被震天雷击中顷刻粉碎。史天泽迫不得已回军上游。襄樊水军再无后顾之忧顺流急攻张弘范所部一败涂地四面溃散。

眼看元军败局已定忽听江心炮台一声响一枚巨矢飞落宋军水阵击沉一艘舰船。元军精神陡振掉头看来却见梁萧奋起气力挽住一张弩机又出一枚巨矢打穿一艘宋船。

原来梁萧趁双方大战之机审视炮弩损毁情形。云殊虽摧毁枢纽却不及损伤其他。梁萧对机械极具心得当下拾起刀剑砍削钉铆修好一门弩炮重新填矢炮。张弘范见状急遣数十名元军乘船直抵台上协助梁萧。

云殊见状故伎重施变动阵法想要抢上石台。梁萧故作不知放他近前然后动弩炮将舰船击得粉碎云殊等人纷纷落水。梁萧再命炮云殊匆忙钻入水中却被一炮石砸中背脊顿时口吐鲜血。方澜急率数只舰船拼死抢上将他救起。云殊伤得不轻只好返回阵中梁萧见他死里逃生连叫可惜。

此时张弘范重新收束败军卷土重来。宋元水军横江大战斗得甚是激烈。梁萧修好所有弩炮指挥炮霎时间十七张炮弩一齐射大显神威宋军战舰瓦解无算。元军振奋莫名石台上每一轮炮矢众军士无不应声呼喊以壮声势。吕德见势不妙令水军退回上游。张弘范追至襄樊二城之下始才恨恨收兵。

这一场恶战从早上杀到日落西山双方水攻6战均是胜而复败几度逆转。元军损失之惨自围困襄樊以来从未有之。合蚩蛮的钦察骑兵与张弘范的汉人水军并称元军水6双雄今日均遭惨败。钦察军三大千夫长更同时殒于襄阳城下。宋人也损失非轻但云殊截断拦江铁索以千船冲透重围将无数衣甲粮草、攻守用具送入襄樊可谓得失相抵。是以算将起来还是元军败了。

自伯颜执掌元军帅印以来襄樊宋军连战皆北士气低落。今日总算出了口恶气。眼看张弘范退却襄阳城头一片欢腾。吕德甲不及解迎出城外看见靳飞一把挽住大笑道:“好啊千盼万盼总算将你们盼来啦!你是谁的部下如此了得!”靳飞拱手作礼道:“我们并非正式官军只是李庭芝大人招募的义军。”吕德不觉一怔皱眉道:“无怪你们队里还有打鱼船只。唉!范文虎、夏贵精甲十万战舰数千屡次进援也无尺寸之功。上次来援时一战不利便望风而逃害得我兵前后受敌被阿术杀了个片甲不留。丧师辱国莫过于此!”他叹了口气又问道:“后方情势如何?”靳飞未及回答忽听云殊冷笑道:“后方情形有词为证。”吕德奇道:“说来听听。”

云殊冷哼一声扬声道:“襄樊四载弄干戈不见渔歌不见樵歌。试问如今事如何?金也消磨谷也消磨。《拓枝》不用舞婆娑丑也能多恶也能多!朱门日日买朱娥军事如何?民事如何?”这词道尽后方权贵不顾前线危亡兀自醉生梦死、贪欢买笑的无耻情状。待得云殊吟罢浮桥之上落针可闻吕德以下宋军将士无不露出悲愤绝望的神情。

靳飞见势不妙怒道:“云殊这歪词不过是穷酸文人的牢骚话何足为凭?怎可拿到这里扰乱军心?”云殊轻哼一声别过头去。

吕德摇头叹道:“罢了此等事本也不问可知阁下无须怨怪。”说到这里目视群豪道:“你们以数千人之力成数十万之功可惊可感可敬可佩襄樊父老感激不尽。众位豪杰请受吕某一拜。”说着便要拜倒。靳飞大惊抢上一步扶住道:“大人万勿如此大人死守襄樊以区区二城力挡元人二十万之众才令人敬佩不已。”吕德也是做做样子料知对方势必搀扶。当下趁势站起哈哈大笑传令设下庆功酒宴。此次义军带来衣甲米粮甚多城中百姓无不欢喜城中放起花火欢腾一片。

此时间钦察大营却是哭声震天。元军用宋军尸换回合蚩蛮等人遗体。两千多条钦察汉子抱着同胞狼藉的尸体哭得跟小孩儿一般。梁萧心生凄凉看不下去出了钦察营想起阿雪正要去阿里海牙营中探望忽有阿术亲兵赶来传他前往帅帐。

梁萧乘马到了中军大帐前见有十余个喇嘛盘膝坐在帐前空地手转圆筒口诵经文数十盏灯燃着古怪油脂出异样香味。梁萧以前也见过这等仪仗知道他们在度亡灵不禁寻思道:“人死后真有亡灵么?倘若爹爹、三狗儿在天有灵能听到我说话、看到我打仗么?”但想鬼神之事终是虚妄黯然叹了口气步入帐中。

帅帐甚大燃了两支牛脂巨烛仍嫌昏暗。帐内众人皆是盘膝而坐一眼望去均是重臣大将。众人见梁萧进来无不侧目。梁萧行过礼伯颜点头道:“你坐到兰娅火者后面去。”梁萧转眼看去方见兰娅坐左侧最末在她侧方坐着个蓝眼珠、黑胡须的胡人老者白布裹头长袍雪白。兰娅见他看来神色冷淡。梁萧也不作声盘膝坐下。

众人默然不语帐中气氛甚是沉重。过得半晌伯颜方才缓道:“如今铁索断了援军入城襄樊城的翅膀也硬了你们就没话说了吗?”阿术出列道:“全是我指挥无方请元帅责罚。”伯颜冷哼道:“张弘范输了是应当!对方摆了个奇特阵子你没见过无法破解。但钦察军呢?那群蓝眼珠的猢狲都被你娇宠成什么样子啦?脖子里撑着根牛骨头弯不下来了?那个合蚩蛮堂堂千夫长竟也被牛油蒙了心眼想都不想就直冲襄阳。若是襄阳城这样好打咱们干吗要费这么多力气围困?他以为他是谁是成吉思汗吗?”

阿术大汗淋漓话不敢说。史天泽起身出列道:“大元帅容我说几句。钦察军虽然骄横也不失为一个长处。对手每每遇上那种气势自然三军气夺不战而溃;阿术大人顺着他们也是不想让这支骑军堕了这股子剽悍之气。”伯颜略一沉吟颔道:“你说得也有道理!阿术你起来吧!”阿术这才坐回原位。伯颜道:“汉人的兵法说:‘骄兵必败’虽说不是百无一失但也很有道理。士兵可以骄傲但将军须得冷静。士兵冲锋杀敌必得有不可一世的干劲但将军却要仔细思量于乱局中寻觅战胜敌人的机会。”阿术点头称是。伯颜又道:“如今钦察军还剩多少?”

阿术道:“据梁萧百夫长清点有两千二百三十六人。”伯颜道:“如今大军聚集你麾下兵马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分心了。俗话说一个人杀牛时顾不着纺羊毛!今日之败便是这样若你亲自率领哪里会输呢?嗯你可有适合人选带领这帮猢狲么?”阿术欲言又止。伯颜目视众将又问道:“谁能带领他们?”帐内一时悄然无声。

史天泽忽地咳嗽一声道:“钦察军居功自傲素来排外。莫说色目将领便是寻常的蒙古将领也不能让他们服帖。除非大元帅和阿术大人这等蒙古英杰功勋盖世方能从容驾驭。”阿术接口道:“那可未必这群骑军虽然骄傲但佩服强者很讲义气。若是有人既能凭本事折服他们又对他们有救命之恩驾驭起来也是如臂使指十分容易。”

众人听得一愣纷纷将目光投向梁萧。阿术腾地站起扬声道:“我推举梁萧百夫长担任钦察军统帅。”梁萧闻言一惊帐内更是一片哗然。大将军阿剌罕高叫道:“怎么成呢?他刚来一个月。”刘整也道:“他资历太少今日虽立下大功但做一军统帅却还不够。”史天泽也沉吟道:“不错他年纪太少难以持重。”一时间除了阿术、阿里海牙之外几乎人人都说不可。缘由甚是简单众将身经百战功劳无数方有今日地位。梁萧不过初来乍到论及资历给他们提鞋也不配怎能做元军最精锐的骑兵统帅?如此一来岂不是鱼跃龙门与这些重臣名将平起平坐了。自然谁也不会甘心。

阿术待帐中喧哗稍稍平复冷笑道:“那好啊!你们都说不可。我问你们谁能以六骑人马冲破三千钦察军的重围呢?谁能在钦察军溃败之际将其重新振作呢?谁能认出今日宋人水师的阵法呢?”他说到这里看了兰娅一眼微微笑道:“谁又能在百步之外射断一串明珠的金线呢?”兰娅瞥了梁萧一眼素白的面颊上露出气恼之色。

帐内鸦雀无声众人面面相觑。阿术朗声道:“若有人自忖做到其中两条我便收回先时之言。”但听帐内仍无声息。阿术目光炯炯环顾众人道:“汉人有一句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们要打败宋人就该不拘成法。功劳都是往日立下的你们身经百战今天不也吃败仗吗?我担任万夫长时跟他差不多年纪我立下的功劳比你们少吗?”

众将一时默然伯颜浓眉拧起忽道:“阿术说得对!我赞同他的意思!”一转眼朗声道:“梁萧听令!”梁萧长身而起。伯颜道:“我命你暂代钦察军万夫长之职若率领有方战功够大我便启奏圣上正式命你为钦察军统帅。”梁萧性情执拗众人既然群起反对反而激起他的傲气当下一拱手大剌剌应了。

吩咐梁萧就座伯颜又道:“如今宋人又添战力我军不宜久战诸位可有破城的法子?”阿里海牙道:“莫若待‘回回炮’造成再行强攻。”伯颜目光一转对那蓝眼老者道:“扎马鲁丁大炮还要造几天?”扎马鲁丁道:“这我不太清楚我的老师、贤明者之王、火者纳拉丁画出这个图纸之后也没有制造过但据他说这是最可怕的攻城石炮射得最远力量最大无论多坚固的城墙也能摧毁。”伯颜喜道:“你有十足的把握吗?”扎马鲁丁摇头道:“这件武器还没有在大地上出现过它的威力只在老师的口中有所描述。”伯颜拿捏不定蹙眉不言。

梁萧微微冷笑忽地站起身来扬声道:“我不相信世间有这么厉害的石炮任何机械都有破解之法。与其建造从未有过的武器不如思量绝妙的计谋。”伯颜双眉一展沉声道:“你说!”梁萧道:“今天我在石台上观望襄樊二城觉我们攻打一座城的时候实则是与两座城的兵将作战。”史天泽接口道:“你是说两城间的浮桥吗?”

梁萧道:“不错两城宋军通过浮桥相互救援。常言说得好:杀得死一头猛虎打不倒两头病牛。”伯颜颔道:“你初来乍到便能看出攻城的关键很不容易。这个道理大家也都明白曾派水军攻过几次但宋军防守严密没能得手。”梁萧道:“水军不能靠近就不能派水鬼偷袭么?”史天泽皱眉道:“说得容易但有多少人能泅那么远又不被宋人觉?”阿里海牙略一沉吟忽道:“这么一说我却想起一个法子。大元帅你记得当年圣上征讨大理时渡过澜沧江的情形吗?”伯颜笑道:“你是说革囊跨江么?我明白了!你和刘整试试吧。”梁萧听着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伯颜又交代些整军经武之事方命各人下去。梁萧乘马回营才出辕门便听有人道:“梁萧站住。”梁萧回头一看却见兰娅驰着马怒冲冲奔来。梁萧大皱眉头。兰娅在他身前勒住马神色气恼大声道:“你凭什么瞧不起人呢?”梁萧奇道:“我怎么瞧不起人?”兰娅怒道:“你瞧不起我的老师纳拉丁设计的‘回回炮’。”梁萧淡然道:“我说话直了些但想来也没甚了不起。”兰娅柳眉倒立涨红了脸娇叱道:“好呀你瞧不起我的老师我要跟你比赛。”梁萧哈哈笑道:“比什么比骑马打仗吗?”兰娅轻哼一声道:“那是你厉害!我打不过你但我问你你会欧几里得司几何学吗?会占星学吗?会水利学吗?会机关术吗?会用沙盘推演幻方吗?”

梁萧听得微微皱眉除了水利学和机关术其他均没听过迟疑一下问道:“你说的都是什么!”兰娅冷笑道:“你不知道了吧?这都是老师顶精通的学问。以你的无知根本不知他的伟大。纳拉丁卓绝的智慧像飓风般传遍全世界而你不过是元朝皇帝的一个奴才罢了。”

纳拉丁是当世最伟大的伊斯兰贤哲兰娅对其尊重备至决不容人轻慢气愤之下口不择言这番话说得十分辱人。梁萧只觉一股热血冲上面颊左手握紧。兰娅见他面红如血目光凌厉心中微觉害怕但事关老师的尊严决不肯退缩大声道:“你除了打仗杀人欺负女人还会干什么呢?好啊你拿弓箭射啊我不怕你。”

梁萧一怔想起日间之事微觉愧疚慢慢松开拳头道:“听说你是回回星学者?”兰娅道:“是又怎样?”梁萧道:“听说你们精通数学能设计巧妙的机关知道星辰的运行改变大河的流向建造不朽的房屋是吗?”兰娅微觉奇怪但仍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梁萧微微冷笑扬声道:“好我接受你的挑衅纳拉丁的学生我跟你比天文比机械比水利!但凡一切算数之学任你挑选。”兰娅一怔撇撇嘴露出轻蔑之色冷笑道:“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