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二章 穷途末路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次日元军开始在距襄阳两千一百步处造设土台。此时宋军也拆屋造弩又造成一门“天罡破阵弩”三弩齐威力更增。云殊见元军筑台明白其意但高台距襄阳已有数里之遥云殊虽连换轻巧弩箭也无法攻到。梁萧更以轻骑佯出仗着马快诱使“天罡破阵弩”矢试出其最远所达之处画出白线宋军过线即举兵攻打没过线便用弓弩远远抵敌。

相持三日工夫土台筑成高四丈阔八丈。元人又在土台上建四丈木台还差六丈便与襄阳外城齐平。然后扎马鲁丁将襄阳炮拆解吊上土台再行装好此时襄阳炮高过十丈已然出襄阳城墙。

云殊远远观望隐约猜到元军意图告诉吕德。吕德惶恐万分倾襄阳之兵攻打梁萧挥军抵挡。两军喊杀之声直冲霄汉但钦察军太过厉害宋军虽有云殊、靳飞等人助阵也难撼动梁萧阵势。云殊本欲挟“天罡破阵弩”出城攻敌但这床弩威力极大个子也极大横竖都难通过城门。其构造又十分精巧装设费时若是拆解之后到城下装设梁萧如那日般率精骑突上必然毁掉此弩。

双方厮杀之时高台上准备已定。扎马鲁丁命人绞起襄阳炮俯仰之势顷刻逆转。襄阳炮相对襄阳城无异自上下击。元军将盛满火药、涂满油脂的木块放入网兜举火点燃炮打出。那木块甚轻在空中划过一道火光掠过两千一百步落向襄阳城头到了谯楼上空。烈火遇油燃烧透重重厚纸点燃木块中的火药那木块顿若一只巨大爆竹砰然炸裂刹那间谯楼便熊熊燃烧起来。

吕德急命救火但元军不断炮救之不及反倒炸伤不少宋军。一个时辰不到襄阳城头竟成一片火海三门“天罡破阵弩”因深植城上仓促间无法取下竟被炸毁两门还有一门虽为云殊冒死卸下但也被炸坏枢纽短期内难以修复。

如此轰击数日宋军伤亡惨重。此时第二门襄阳炮造成。梁萧命第一门炮继续压制城头宋军令其无法重设天罡破阵弩然后突至一千一百步之处以钦察军护卫强行筑起六丈土台装上第二门石炮。

这门石炮一旦立在此处端地要命至极。百斤巨石直入襄阳城中好似雷霆轰至。云殊等人屡屡出城争夺“襄阳炮”双方血战十余场宋军始终不敌钦察铁骑屡战屡败。

梁萧见宋军如此顽强要破襄阳非用更厉害手段不可即令匠人掏空巨大圆木以火药夯实燃烧后投入内城威力之强较宋人的“震天雷”还要厉害数倍三亩之内人物尽成齑粉。元军皆称“木霹雳”。

如此攻打两昼夜。第三日清晨一“木霹雳”击中宋军火器库穿破房顶引爆了库中火器。襄阳城中顿时出震耳巨响百里皆闻库房四周尽成瓦砾火借风势迅疾蔓延开来城中火光熊熊成了一片火海。

这一把火足足烧了半个襄阳城粮仓毁了大半火器库更是荡然无存。万余百姓无家可归露宿街头号哭之声震天动地。元军趁势自西南两面进攻襄阳宋军拼死抵挡直待云殊修好一门天罡破阵弩架设在西南方才使元军无法登城。此时襄阳危讯传到郢州张世杰屡次进援均为阿术所败。襄阳城至此已入绝境。

梁萧使用如此手段心中始终不安忽听得城内百姓号哭心中忐忑下令不得以木霹雳轰击内城只以巨石轰击城头。如此攻守苦战襄阳城又撑了月余。

寒冬渐至天气一日冷过一日雪花悠悠飘落襄樊之地数夜间天地间已是白茫茫一片。襄阳被焚之后军民缺衣少食无屋可住立时冻死甚众。一些军民无法可想开始煮食战死者尸体。

梁萧久攻不下心中疑惑不已。这一日他登上“襄阳炮”顶端窥看城中情形忽见那般惨境当真如遭雷击目定口呆。他虽然放任怒火一心攻破此城擒杀云殊但决料不到竟会造成如此结局。一时间他站在炮顶悔恨交迸但又十分奇怪不知为何到此境地宋军仍然死守不降。茫茫然呆立良久他下得炮台驰马亲见伯颜请求招降襄阳。

伯颜听过梁萧述说沉思片刻召集众将入帐商议。刘整怀恨一箭之仇声言要将襄阳城炸成齑粉屠尽居民才能甘心。多数将领久攻襄阳不下饱受此城煎熬也都想出一口恶气听得刘整之言纷纷点头。只有史天泽与阿里海牙沉着脸不一言。

梁萧见众人纷纷赞同心中气恼扬声道:“是活人有用还是死人有用呢?打碎一个瓷碗容易要做一个可难了。毁掉一个襄阳容易重建一个襄阳可就难了!”这道理原本平常众将听了顿生犹豫。

刘整本也是意气之言没有多少道理。但梁萧年少气盛一番言语夹枪带棒顿将他抵进了死巷子里丝毫没有下台余地。他堂堂大将战功赫赫岂容一个小子蹲在头顶上拉屎当下恼羞成怒蓦地喝道:“你懂个什么?屠灭襄阳其他城池尽皆胆落自是无人胆敢撄我兵锋。你不过当了两天兵立了点儿微功就自以为是了吗?哼老夫统率千军万马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梁萧冷笑道:“说清楚些你统率的是宋人?还是元人?你能背叛大宋就不许别人降元了么……”刻毒话还没说完众人无不变色伯颜厉声道:“梁萧。”梁萧一怔暂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刘整腾身而起脸色泛青嘿然道:“好啊!我刘整阅人无数头一遭遇上如此年少有为、口齿伶俐的后生!长江后浪推前浪刘某是老了不中用了天下都是年轻人的啦!大元帅请你高抬贵手放我刘整回家种田去吧!”他这话笑里藏刀颇是厉害意思是:“要么我刘整走人要么他梁萧完蛋伯颜你任选其一!”

伯颜也不答他叫道:“那。”他的亲兵那应声而出。伯颜厉声道:“拿下梁萧摘他的帽子脱掉他铠甲重责三百军棍捆在辕门示众一日。”

那应命率众亲兵赶上要拿梁萧。梁萧一手按腰喝道:“谁敢过来?”众军知他骁勇绝伦一时无人敢上。伯颜勃然变色缓缓站起道:“你要违我军令么?”众人无不屏息要知军中违令只有死路一条。

却听梁萧仍高叫道:“我没有错。”阿术见他如此硬抗局面势必不可收拾急道:“梁萧元帅之令违者格杀勿论。”梁萧仍道:“我没有错。”阿术道:“你口出狂言以下犯上不是错吗?既然从军就是军令如山。土土哈明白李庭明白你不明白吗?”

梁萧听出他暗示之事自己生死是小但土土哈、阿雪等人却身在军中必受牵连。刹那间他转了百十念头双眉一弛陡然失了方才气势。众军正要上前梁萧咬牙道:“我自己来!”脱盔卸甲走出帐外。

众军一拥而上将他按倒片刻工夫便听到杖击之声。伯颜听了片刻忽地眉头一皱叫道:“那不许手下留情否则军法从事!”原来那知伯颜、阿术喜爱梁萧故而手下留情但伯颜乃是武学高手一听便知虚实那听了这话只得全力挥棍。

阿术听得杖击声转沉生怕打坏了梁萧急道:“丞相如今襄阳未下……”伯颜厉声道:“若非你一味娇纵这小子哪敢如此放肆?”阿术被他一喝唯有无奈坐下。

刘整见伯颜如此正好下台反身坐了下来细听声音知道那打得极狠梁萧纵然骁勇这三百棍挨下来也绝无活了的道理。此人是阿术心腹爱将战功显赫若真的打死只怕要跟阿术结怨。自己一个降将在朝中无甚根基;阿术则是三代名将东征西讨震慑万里。他若怀恨在心算计自己易如反掌。

刘整老谋深算城府甚深当下捋须默数待打到一百多棍时方才缓缓站起拱手笑道:“大元帅梁将军终究年少不通世务难免气盛。如今大宋未灭尚需他折冲杀将。说来刘整也有不是之处还请元帅饶他这次。”

伯颜见他求情若不答应反而叫他难堪便道:“既然刘大人如此大度我便不打他了但示众一日却断不可免。”命那将梁萧缚在旗柱上示众有意折辱梁萧挫灭他傲气心知梁萧心高气傲让他示众比挨棍难受十倍但若不如此这愣头青不知天高地厚只怕来日还会捅出大漏子到时候自己想不杀他都难了。

刘整赚足面子甚是得意捋须笑道:“方才我确是说了气话想来想去当今之计还是招降为妙。”众将皆想:“这老东西果是个老滑头一会儿朝东一会儿朝西时时不忘见风使舵。”

史天泽此时方才开口悠然笑道:“刘大人说得不错。自古攻城者下攻心者上不战而屈人之兵方是兵家至道。如今襄阳人心动摇正是招降之机。”他年纪最大功劳也高此话一说众人无不点头。刘整一拂袖冷笑道:“但刘某是万万不会去了。”

伯颜沉吟片刻皱眉道:“要取信吕德非得有分量的大将不可谁去?”史天泽眉头一皱默然不语阿术正要说话阿里海牙却忽地起身道:“我去!”伯颜微微一怔却听阿里海牙朗声道:“我见圣上时圣上曾道:‘自古攻取江南的人宋太祖的大将曹彬做得最好他平复了江南但很少杀人。你若能不杀人而夺取江南就是我的曹彬了。’我时常念着这话心里颇不是味儿。我们这些蒙古人色目人难道就不如那个汉人吗?”

伯颜点头道:“圣上说得极是但此行委实凶险!”阿里海牙道:“我知道。但若以我一人生死为赌注救活一城性命想也是了不起的功德。”他微微一笑“更何况我也不信吕德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敢对我怎地?”伯颜蹙额不语。阿里海牙笑道:“若元帅还不放心阿里海牙请你派一人随我前往定然保我无事。”

伯颜道:“谁?”阿里海牙道:“梁萧!”伯颜奇道:“为何?”阿里海牙道:“当日我这条命是他历经生死从宋人手上救下的。以梁萧之骁勇就算是城头万箭齐也未必伤得了我。”

伯颜道:“他还在受刑呢!”阿里海牙笑道:“那便请元帅高抬贵手了!”刘整暗暗捏了把冷汗忖道:“乖乖不得了几乎连阿里海牙也开罪了。”伯颜失笑道:“阿里海牙你是变着法给他求情啊!好吧看在襄阳一城百姓份上我放了他让他随你去。”

阿术道:“他挨了棒子怕乘不得马!”伯颜摇头道:“这两棒伤不了他!阿里海牙你放他下来陪你去襄阳。”他故意让阿里海牙去放梁萧以让梁萧感其恩德誓死护卫。

阿里海牙乘马到了辕门之前但见前方人潮涌动许多士卒聚在旗杆附近指指点点。走近一看见梁萧被铁索吊于旗杆之上双眼微闭脸色十分难看阿里海牙暗叹道:“元帅这招未免太狠了些他乃带兵大将如此受辱日后焉能服众?”急命亲兵将人群攘开传了伯颜旨意放下梁萧。

梁萧内力深厚此等棍棒原也不惧但受了如此侮辱恨怒欲狂此时听说伯颜接受劝降之策心头方才舒展了些但怨气依然难平。

二人乘马径往襄阳城。土土哈等人听说事情如此凶险都要跟来尽被梁萧喝退。二人到了城墙下只见城上张弓满矢早已对准二人。

阿里海牙吸了一口气定一定神高叫道:“元右丞阿里海牙求见吕德吕大人。”吕德见元军停下炮击甚是意外此刻正混在士卒中观看究竟。听得这话眉头大皱。云殊正要命人矢吕德挥手止住他朗声道:“我便是海牙大人你是来劝降的吗?”阿里海牙道:“不错如今襄阳城孤城独危飞鸟断绝。城中百姓饥寒交迫人竟相食可说已是濒绝境将军此时不降更待何时呢?”

吕德沉声道:“我世受大宋国恩委以守土之责当战死沙场与城偕亡以报圣上之德。海牙大人我不用箭射你请回吧只盼城破之时大人看着今日之事少杀几个百姓!吕某也就感激不尽了。”

阿里海牙没料他一口回绝眉头一皱正想措辞再劝忽听梁萧朗声道:“吕大人你既然想死死了最好!”城上众人俱是大怒阿里海牙也是一惊忖道:“不好我当真不该叫他跟来此番弄巧成拙了。”云殊正要放箭吕德沉声道:“且慢听他说什么听完再射!”

只听梁萧道:“你大约想的是死了之后名垂青史。没错你死了名声大好但这满城百姓死了又能有什么呢?听不到妻子叫唤没有了儿女怜惜看不到父母慈容不见了姊妹笑颜。千秋之后只有一堆白骨罢了。”城头军民听得这话无不动容心底好生凄凉。

吕德大怒厉声喝道:“好贼子我饶你一命。你却口出狂言来乱我军心!”正要挥手让人放箭却听梁萧冷笑道:“军心顶个屁用。不出十日襄阳必破。你骂我是贼子我看你才是大贼!别的贼不过借月黑风高取金盗银换取一时富贵;你却打着忠孝仁义之号窃走这一城人的性命换取你千秋百世的名声。”

梁萧今日瞧见吃人惨状心中后悔已极但他当日在伏牛山立下重誓若不灭宋则是毁诺之举是以此时襄阳城破与不破在他心中已是一个极大的难题他正矛盾难解忽听见吕德决意死守忍不住出言相讥。阿里海牙却听得心惊肉跳忖道:“罢了他救我一命大不了再还与他吧!”

城上宋军听了这番言语哗然一片。云殊忍不住叫道:“这人之语不可听信吕大人下令将他射杀以免被他胡言乱语动摇军心。”吕德却呆了呆颓然收手沉默半晌扬声道:“海牙大人元军被我襄樊二城阻了十年之久劳师费力死伤无数哪个不是心怀怨毒?自成吉思汗以来元人但逢抵挡必然屠城。就算我肯降城你能担保其他元军不杀一个军民么?”

阿里海牙闻言松了一口气朗声道:“圣上说过只要你们全城肯降我们也就秋毫无犯。本有一份圣旨但路上被你身边的白衣人掠走了你不妨向他讨来看看!”吕德回望云殊。云殊道:“那圣旨我看过鞑子皇帝确是写过些花言巧语诱降大人!”吕德蹙眉沉吟。

梁萧见他动心抽出羽箭叫道:“吕大人你可知元人最恶毒的誓言是什么吗?”吕德一怔道:“是折箭为誓!”

梁萧将羽箭递给阿里海牙阿里海牙点头道:“好!”举箭过顶朗声道:“我阿里海牙对长生天立誓只要吕大人投降我以性命担保不伤襄阳城任何一人。”说罢折箭两段掷于地上。吕德微微动容叹了口气说道:“容吕某考虑一阵三日之内定给大人一个答复!”

阿里海牙颔与梁萧策马返回禀告伯颜。伯颜命众将准备攻城器械若吕德三日后不降便全力轰击强行破城。

当夜襄阳城内宋军将领争执不休有人以为事到如今非降不可有人却是宁死不降以求完名。吕德独上城楼遥望南方但见元军火光烛天舰船弥江心中说不出的苦涩。

他自结从军以来与强敌苦战半生自合州打到襄阳转战数千里死守十余年虽知元军势大难免有此一日已抱了必死之心。但这日当真来了却又不知所措。降是失节不降则葬送了满城百姓性命。降与不降两般念头在他心中交战不已。倏然间数十年往事涌上心头想及当年合州城下与梁文靖携手退敌击毙蒙古大汗宴饮欢歌何等扬眉吐气;而今时穷势迫竟是生死两难。

他仰望苍天禁不住失声痛哭心中叫道:“淮安啊淮安你在哪里?大宋国主昏庸奸臣当道吕德空负杀敌之心难酬报国之志若有你在哪会有今日之局?淮安啊你在何处?可听得见吕德的叫唤么?”一时泪如雨下湿透战袍。

忽听有人道:“是吕大人么?”吕德急忙拭泪但见云殊、靳飞远远走来。吕德站起身来靳飞拱手一礼说道:“大人究竟有何打算?”吕德摇头不语。靳飞沉声道:“大人万不可被元人言语所惑。”云殊道:“正是元人凶残无道不可轻信。”

靳飞摇头道:“此与凶残无干。常言说‘生死事小失节事大’。自古忠烈之士无不名垂青史投降失节者皆是受尽唾骂。唐代张公巡死守雎阳虽城破身死但千秋之下还有人祭拜而又有几个降将能得后人纪念呢?大人死守至今于大宋功德无量进一步便是流芳百世;但若退一步日后史书之上也只得称您为二臣了。所谓为山九仞不可功亏一篑啊。”

吕德看他一眼淡然道:“但筑就这座山可得用满城百姓的尸骨来筑。”靳飞冷笑道:“但若大人退后一步便是后方百姓尸积成山了。更何况古人道‘劝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大人既然从军为将也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吕德见他目中精光灼灼语气渐趋激烈再见云殊紧攥剑柄目光四下游离心头顿时一跳。他也非等闲之辈要么岂能与大元名将精骑苦战十载而不败落。瞧着二人神色已然猜到几分。原来靳飞白日里察颜观色看出吕德心旌动摇是以故意来探他口风若他说出半个降字立时便要与云殊用强胁持吕德逼他死守。

吕德心念数转猛地站起踱了几步大声道:“靳飞兄说得是吕某心意已决!尽忠报国玉石俱焚定与襄阳同存。只是唉……”靳飞听他说到如此坚决不由大喜道:“太守有什么为难处么?”

吕德道:“如今缺衣少粮攻守用具也将告罄。照此下去襄阳城迟早被破若是破了与降了有何分别呢?我所以愁眉难舒正是为此。”靳飞与云殊对视一眼也自蹙眉愁。但听吕德又道:“我守襄阳数年以来唯有云公子和靳门主能通过元军封锁嗯……”说到这儿略有犹豫之色。

靳飞慨然道:“此事义不容辞我也有此念头。但求吕大人信一封与郢州大将。我与殊儿即可出去率领宋人水军再以‘水禽鱼龙阵’运送粮草器械进援襄阳。”吕德迟疑道:“云公子乃是我得力臂助若是离开如断吕某一臂。况且刘整依樊城列下水阵汉江水道已遭元人把持再想泅水出城千难万难。”

云殊道:“水禽鱼龙阵的变化精微非我不能驾驭嗯不能走水道便走6上好了我们可少带人手趁夜出城。万请大人苦守月余以待我练好阵势。”吕德又说些危险之言靳飞固请出城吕德这才答应。靳飞因形势危急当夜便召集人手与云殊、方澜一道系绳于腰垂出城外。

吕德目视众人身影消失于黑夜之中吁了口气突地拜倒在地涩声道:“云公子时穷势迫已是无法挽回吕某思虑再三终是狠不下心肠葬送满城百姓。大宋安危便交于你了。”虎目含泪向着众人去处拜了三拜蓦地站起身来对呆的亲兵道:“传我将令封好府库毁掉天罡破阵弩。号令三军明日午时三刻开门降城!”

梁萧从帅帐返营一路上胸口便似堵了什么窒闷无比。百姓哀号声声在耳一旦他闭上双眼城中惨景便历历重现。叫人心惊。梁萧不禁寻思道:“大宋的城池成百上千难道每攻一城便有一战。唉沙场之上兵对兵将对将赌生赌死也就罢了。若然牵连无辜百姓忒也叫人为难。兵法常说‘不战而屈人之兵’但真有不战而胜、不伤百姓的战法么?”他冥思苦想也想不出一个万全的法子。焦躁之际猛然生出一个念头:“我誓灭宋难道错了么……”但这念头只如火光一闪又被掐灭心道“妈常说:大丈夫言出必践不可自毁誓言我折弓为誓与阿里海牙折箭一般皆是毒誓……”

他心中烦闷不愿回营与诸军相会径自打马来到阿雪帐前只听到帐内传来兰娅的声音似乎在说一个故事。走进一看只见阿雪趴在床上大眼瞪圆听得津津有味见梁萧进来笑道:“哥哥来得正好!兰娅姐姐在讲故事叫什么一千一夜……”兰娅掩口笑道:“是一千零一夜。”

阿雪笑道:“对一千零一夜。”梁萧看她笑语如花神色欢欣心头略略一宽说道:“兰娅多谢你顾看她。”兰娅笑道:“你尽会假客气。”抚着阿雪的肩道:“阿雪可爱得很我很喜欢。”梁萧苦笑道:“可惜太笨跟你沾染些聪明气儿也是好的。”阿雪笑道:“是呀我最爱听姐姐讲故事姐姐千万陪着阿雪说上一千零一个晚上。”

兰娅一笑笑容却有些勉强柔声道:“可惜姐姐只能给你说一个晚上啦。”阿雪一怔不明其意梁萧却露出讶色问道:“兰娅你要去哪里?”兰娅眉间一黯叹道:“襄阳炮已成城破在即我不想看到三日后城破时的惨状还是先走的好。”

梁萧道:“三日后或许会降城也说不定。”兰娅深深看他一眼淡然道:“你拿得定么?”梁萧张了张嘴却没出声一时如坐针毡忍不住站起身来踱来踱去。

兰娅叹道:“破城必屠向来是蒙军通例当年兀烈旭大汗西征之时攻破了报达城(按:蒙古对巴格达的称呼)屠杀了整整三天直到城中再无壮年男子。老师每每说起那件事都是泪下如雨无比伤心。”她口气虽力持平静眉眼却已微微泛红。

梁萧心头一寒说道:“你老师与蒙古人既有如此仇恨为何还要设计回回炮你们又为什么来这里?”

兰娅叹道:“大元皇帝是天下蒙古人的共主他对伊儿汗下了旨。老师倘若违背那么马拉加的智慧之光将会永远熄灭。这次本该老师来的但他年纪大了走不了这么远的路程爸爸和我才代替他来这里。”梁萧一时默然兰娅凝视着他正色道:“梁萧襄阳炮是魔鬼的手臂木霹雳是地狱的烈火。你已让魔鬼从烈火中复生若还继续征战将来即便死去灵魂也难得安宁。”

梁萧微觉生气放声道:“兰娅你诅咒我吗?”兰娅苦笑道:“你是了不起的聪明人一定会明白我的话。老师已然年迈就像高山顶上的积雪一阵大风吹过便会簌簌坠落。梁萧你放下长枪和弓箭吧随我去马拉加你是当今伟大的数家中之最伟大者定能继承我的老师成为新的贤明者之王。”

他两人对答均用回语阿雪听不明白只觉两人神色凝重帐中空气便似凝固了一般令人喘不过气来。她心儿突突直跳低头捻着衣角偷眼望去。只见梁萧额上青筋凸起脸色阵红阵白几次欲要开口但却终究没吐出一个字。阿雪正觉奇怪忽见兰娅翠眉轻挑转头笑道:“阿雪还要听故事吗?”阿雪连连点头。

兰娅又说了两个极好听的故事。夜色渐沉阿雪听着听着竟然困上来伏在她怀里睡去了。兰娅将她平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此时阿雪已然睡熟脸上挂着笑意似乎进入了《一千零一夜》里那些光怪6离的世界里。

兰娅与阿雪虽相交短暂却已深深喜欢上她的纯真无邪。想到离别在即心酸难言低头在阿雪脸上亲了一口泪水却再也忍不住点点滴滴落在阿雪的脸上。阿雪咿唔一声若有所觉兰娅忙拭了泪转出帐外。梁萧也钻出帐子说道:“兰娅我送你回去。”

两人并骑到扎马鲁丁营外梁萧又张了张嘴却终究没能出声正要掉转马头忽听兰娅道:“梁萧!”梁萧回头一看只见兰娅翻身下马孑立于月华之中神色凄楚。梁萧道:“有事么?”兰娅幽蓝的眸子闪闪亮静静地看着梁萧缓缓道:“明天早上我在东边官道上的亭子里等你希望你变换主意。”梁萧心一沉兰娅却转过头飞也似奔入营中。

梁萧目送她投入浓浓的夜色里心乱如麻一会儿想到父亲死时的惨景一会儿又想到母亲临别时的眼神一会儿想到花晓霜娇怯怯的身形一会儿又想到柳莺莺的嫣然笑语。时光流转月亮慢慢爬上中天凉风徐来梁萧悚然而惊只觉眼角微微潮湿他跨上战马回望襄阳心中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厌倦:“三日后若宋军不降又当如何呢?但若刘整等人滥杀无辜说不得我只有统率钦察军杀他个落花流水了。”

他主意已定略略宽解了些。打马转回百丈山大营还未近前便听人声鼎沸梁萧情知出了大事飞马入营。一个钦察骑兵看见他迎上叫道:“将军宋人闯营。”梁萧道:“人很多吗?”那钦察士兵道:“人不多但身手厉害。土土哈他们生气得很追上去啦!”梁萧心头一震急道:“去了哪里?”钦察士兵手指东南方向。

梁萧不及多问拍马便走追出不足二里便见地上散着许多人马尸体有元人也有宋人有的身中十数箭如同刺猬;有人则扼住钦察兵的脖子腹部却被弯刀戳穿二人张口突目僵死一处;还有人长矛刺穿马腹将钦察兵连人带马穿在一处钦察兵的长矛却将他钉在地上。双方死状惨烈无比当是两军在此遭遇恶战一场。

梁萧心急如焚驰马狂奔忽见前方缓缓行来二百余骑为的正是土土哈。王可则怀抱一人不时伸手抹泪。梁萧望得队伍中没有杨榷顿时心往下沉。众人见了梁萧拍马过来一个个双眼红肿。梁萧瞧向王可怀中那人人正是杨榷面色惨灰显已气绝多时了。

梁萧只觉眼前一黑脑子里空白一片恍惚听得王可哽咽道:“梁大哥又……又是那个贼子……”其实他便不说梁萧也已瞧出来了杨榷中的那一剑乃是从“大有”位出手绕过护心镜刺入“膻中穴”正是“归藏剑”的手笔。

土土哈将长矛重重一插厉声道:“若不杀了那个使剑的宋狗我土土哈誓不还乡。”李庭、囊古歹、王可各各目透寒芒高叫道:“对不报此仇誓不还乡。”梁萧身为大将不便在人前流露怯弱之态挥一挥手转身打马走在前面但一边驰着马眼泪却禁不住地流了下来。

当夜不及准备后事梁萧帐中灯火亮了一夜众人围着杨榷尸身枯坐无语。直到次日午时阿雪赶到也伤心落泪一场再见众人粒米未进便张罗了一些稀粥众人不忍相拒各自用了。梁萧这时方想起兰娅昨夜所言匆忙上马。本以为兰娅已然去了谁知离长亭尚远却见扎马鲁丁与兰娅兀自坐在亭中路上歇了百余兵士想必是为护送二人。

梁萧略一犹疑终究未能上前下马退到路边遥见兰娅神色焦虑起身踱步忽然间扎马鲁丁站起身来对她低声说话兰娅转过身子肩头颤抖不已。扎马鲁丁叹了口气又拍拍她肩说了几句什么兰娅呆立一阵终于伸袖抹眼翻身上了一匹阿拉伯马缓缓向北行去但行了数步又回头张望。如此反复十余次直到消失在路端再也不见了。

梁萧上马眺望大路只见尘烟未定人影却无一时心中空落落的。他与兰娅相交未久但志趣相投谈论算学浑忘日月。而如今赵山、杨榷先后殒命怨仇越来越深终究无法如兰娅所说一般得到解脱。或许过不多久他梁萧也会战死沙场永沦幽冥。想到此处梁萧心灰意冷怏怏策马回营。

第三日午时襄阳城门洞开吕德素衣白帽徒步出城。伯颜得报亲往受降封吕德为襄樊大都督随侍左右。

消息传入宋境大宋朝野愁云惨雾哀声一片时人作诗叹道:“吕将军在守襄阳襄阳十年铁脊梁。望断援兵无消息声声骂杀贾平章。”贾平章便是贾似道说他没援襄阳不免失实可吕德孤军奋战死守十余载宋廷却日益昏庸将略不明救兵始终难至致使襄樊二城最终陷落。贾似道权奸乱国实为襄樊沦陷之祸诗中不怪吕德降城却怨贾似道祸国足见世人心中自有公道了。

襄樊之地素被称为“天下之腰脊”一肩挑南一肩担北北通河南西抵巴蜀南达湖广东进江淮。自古南北相争襄樊先受其兵。襄樊失陷大宋边防被拦腰截断江汉千里之地暴露于元军兵锋之下。

雪融冰消天时渐暖至元十一年匆匆来到依照宋历是为咸淳十年。年初忽必烈传旨征讨大宋。不料三月间史天泽夜巡军营偶感风寒竟然一病不起。他年过古稀气血早衰挨了两天一夜便撒手而亡。伯颜率众将祭奠一番安慰过史氏家人方才告别。

梁萧随众出了史府心中恹恹不乐:“土土哈、李庭嚷着建功立业但便如史天泽一般又能如何呢?功名利禄难道能带入泥土么?”正自寻思忽听伯颜道:“梁萧。”梁萧抬眼一瞧却见伯颜虎目含威正盯着自己忽道:“你随我来。”抖缰疾行策马直奔城门梁萧莫名所以打马跟着。

到得城外只看四野荒芜寥寥几个农夫面目愁苦在田间慢慢行走。襄樊十年大战城内城外十室九空万顷良田尽皆沦为战场。

忽然间只见一只野兔跳出灌木丛撒腿狂奔一只黄狼衔尾追出猝然前爪按地凌空扑至野兔头顶。只在此时突生异响一支鸣镝掠至从黄狼颈上没入透进野兔背脊。

伯颜吐了口气正要放下强弓乍听半空传来清亮雁唳侧身引弓但见一队大雁排成*人字向北方飞去。伯颜张弓良久却没放箭凝望雁阵远去弛弦叹道:“梁萧你射过大雕么?”梁萧摇头。伯颜长笑道:“怒马骋大漠惊弓落猛禽那才真正畅快。可惜大宋未灭难以北还!唉却不知这一仗打到什么时候。”梁萧此时才知伯颜方才引弓不却是生出思乡之意。顿时心口一热道:“既然如此不打仗最好。”话一出口又觉不妥寻思道:“若不打仗怎么报仇?”

伯颜看他一眼笑道:“梁萧我上次下令打你你还记恨我么?”他见梁萧拧眉不语心知他尚怀芥蒂便哈哈笑道:“算我不好吧但你以下犯上忒也过了些当时情形若不打你便只得砍你脑袋了。二者权衡取其轻只得委屈你一些。”梁萧也知他说得不错怒气消了些。伯颜忽地鞭指一座古庙道:“咱们去那里看看!”

二人到那庙前只见墙垣颓败门前立着一方石碑伯颜翻身下马摒退左右手抚碑顶沉吟不语。梁萧见碑下有石龟驮负上镌许多文字斑驳脱落似乎年代甚久了。

伯颜忽以汉话道:“梁萧你知这石碑来历么?”梁萧摇头。伯颜手指前方土庙道:“这是羊太傅庙用来祭祀晋人羊牯。这羊牯是汉人中的名将当年司马氏灭亡东吴一统三国都出自他的主意。可惜这人想好消灭东吴的计谋却没活到平定天下的一天生前几度上表伐吴都被皇帝回绝他壮志难酬每望南方都是落泪不止故而这碑又叫‘堕泪碑’。”又看梁萧一眼正色道:“梁萧你可知天下为何会有战争?”梁萧一怔如实道:“我不知道!”

伯颜道:“说来也简单明白只要数国并存便免不得战争。”梁萧奇道:“数国并存?”伯颜含笑道:“想当年我蒙古诸部纷争千余年战火不息直至太祖出世凭天纵英明武略神机经历种种艰难困苦始将蒙古人合并如一令其再不厮斗。你也想必知晓汉人斗得最狠的时候俱是诸侯割据之时上有春秋战国下有三国两晋唐代之后朝代兴替更若走马一般先是五代十国后有宋辽交锋再后来宋、金、夏、大理、吐蕃五国攻战杀戮极惨。现如今金、夏、大理、吐蕃虽灭却有宋元争雄可说四百年纷纭从未平息。”

梁萧忍不住问道:“这么说定要天下一统才无战争么?”伯颜道:“这话说得对!自古以来有识之士莫不想廓清海内混一天下唯有四海如一方可致以太平。这羊牯堕泪哭得非是一人荣辱而是天下苍生!今日大宋仿佛当年东吴一日不下南北必然征战不息。既有战事最先吃亏的就是两国百姓了。”

梁萧皱眉道:“为什么非得要打要杀?和和气气岂不更好?”伯颜摆手道:“弱肉强食天经地义!你见过不吃绵羊的老虎么?我们厉害可打汉人汉人强了不会打我们么?那汉将霍去病不是说过:‘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吗?大汉雄强了北击匈奴;大唐昌盛了征服突厥攻打高丽;大宋太宗不也打过契丹么?嘿只怪他不自量力打不过人家罢了。”

梁萧沉吟道:“如此说有国家之分便有强弱有强弱之别便有战争!”伯颜却不正面答他话锋一转道:“听说你伙伴死了。”梁萧黯然点头。伯颜叹道:“你为人讲义气那是很好不过一人性命与亿万苍生相较孰轻孰重呢?”梁萧一愕。伯颜踱了数步倏地转过身子扬声道:“所谓人生苦短堂堂七尺男儿当挽强弓跨烈马平定天下千年之后尚有美名流传。若为一个人的生死成日伤心满怀唉声叹气试问百年之后谁还记得你梁萧呢?”他手指田中农夫道“与这莽汉村夫又有何分别?”

梁萧从来胸无大志行事只凭意气未曾想过什么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听得这番言语微觉茫然。伯颜眼中神采飞扬朗声道:“最好的牛皮鼓轻轻一碰能出雷一样的声音;最聪明的人决不用我说太多道理!你流着成吉思汗的血你的才干让世人妒忌。”他手臂一挥冷笑道“刘整区区降将又算得了什么?”梁萧到底年少血热听得这话脱口道:“大元帅……”嗓子一哽竟说不下去。

伯颜摆手笑道:“明白就好不必说出来。如今史天泽死了我将他的兵马交与你统率你敢接手么?”梁萧不假思索道:“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伯颜笑骂道:“你这小子倒是大言不惭。”他说罢目光一转遥望南方悠悠叹道:“只愿此次一统天下千秋万代永无战争。”梁萧听到这话心头剧震喃喃道:“千秋万代永无战争……”他反复念了两遍不胜向往凝视远方旷野一时痴了。

共一条评论

  1. 梁文靖说道:

    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