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章 谁胜谁败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变生俄顷阿雪惊得双眼紧闭失声尖叫梁萧也是骇然色变叫苦不迭。

贺陀罗来势奇快转眼便要登顶谁知头上狂风忽起几乎将他刮下崖去。他只当梁萧居高临下趁机施袭情急间奋力一掌翻出这一下因是以下对上用足十成内劲巨力可撼千钧。那木鸟被他掌风一托斜斜一蹿四部风车逆风转动起来木鸟一沉便升终于停在半空稳稳当当飞了起来。

梁萧长长松了口气大笑道:“贺陀罗多谢相送!”贺陀罗则趴在崖壁之上呆望着二人乘风而去脸上尽是不信之色倏尔手脚一软几乎掉下崖去。

阿雪从木鸟起飞始终闭眼尖叫直待木鸟再无颠簸方才定住心神张眼偷瞧只见前方青峰簇簇破云而出晨光如水在漠漠云海上染上绚烂的金色。极远处江河如错金玉带穿山越岭东流入海。这几日里阿雪虽看惯了黄山美景却没一刻如眼前这般美丽。

木鸟顺风载着两人经过光明顶、莲花峰穿梭在黄山七十二峰之间清风阵阵吹得二人衣飘飘心旷神怡。梁萧情难自禁搂住阿雪的纤腰。阿雪低头偎入他的怀里这一刹那间两人的身心都似化了交融如一尘世间的种种纷扰争战就似眼前云烟缥缈散去。

木鸟飞了一阵被清风送出山区遥见平原上阡陌纵横有农人望见木鸟纷纷叫喊起来奔跑观看。

梁萧俯视下方平野忽地幽幽叹道:“阿雪若能永远飞下去该有多好。”阿雪张口便道:“好啊。”

梁萧微微苦笑抬眼望见前方已是长江当下摇动手柄木鸟向江水俯冲下去落在江面上顺流漂去。

梁萧折下木鸟一翼当作木桨。划到岸边两人踏足江岸望着木鸟漂远心中满是惜别之情。过得良久梁萧挽起阿雪的手叹道:“走吧。”阿雪抬眼瞧来二人目光一交想到适才木鸟上的亲昵情形面颊均是一热。梁萧别过头默想方才自己心中除了阿雪竟然再也没有他人的影子。侧目偷看却见阿雪敛眉低头不知想些什么。梁萧只觉一股暖意顺着她纤纤玉手传递过来一时身心俱暖恨不能仰天长啸一抒胸中快意。

两人手挽着手向东走了一日抵达京口大营。守营士卒遥遥瞧见梁萧匆匆报与营内只见营门方开便已飞出三骑正是土土哈、李庭与囊古歹三人均是白衣白甲神色惨淡。

三人奔近李庭跳下马来一把抱住梁萧失声痛哭。梁萧已然猜到缘由拍拍他的肩欲要说话嗓子却被哽住了。阿雪奇道:“李庭出什么事啦?王可呢……”李庭身子一震涕泪交流欲语不能。

土土哈黯然道:“阿雪王可战死啦。”阿雪檀口微张眼中泪水一转夺眶而出。

土土哈一咬牙续道:“梁萧你不告而别阿术平章很生气骂你不守军规。我听不过就说即便你不在我们也不会输。阿术就说军中无戏言若然开战你们打先锋胜了算是你们的功劳败了就严惩梁萧。不多久宋军下书挑战平章率军迎敌。宋人阵法厉害我们损伤很大。王可就说:‘我们死了不打紧决计不能连累梁大哥。’就和李庭带了水师装满火器冲入宋军阵中我和囊古歹两翼掩护。不料李庭半途被宋军截住王可便先将自己船烧了再冲入宋军阵心。火器爆炸后借着风势将宋军十多艘大船都烧着了跟着东风一紧数百里的宋军战船都被这把火烧了个精光……”说到这里土土哈嗓子一哑涩声道“宋军败了王可也没回来连……连尸也没见着……”

说到这时李庭已哭得身子软泪眼模糊中见梁萧神色木然便叫道:“梁大哥你……你要为王可报仇我瞧见了那姓云的就在宋军中指挥他先害了赵山、杨榷如今又害了王可。我……我跟他势不两立……”说到这里忽见梁萧身子一晃哇地吐出一口血来不由得惊道:“梁大哥!你怎么啦?”

梁萧拭去口角鲜血瞧了瞧灰茫茫天空喃喃道:“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李庭听他话语古怪惊道:“梁大哥你伤心糊涂了吗?”

梁萧将他拂开拖着步子向前走去惨声道:“……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众人呆立当地望着他走入大营深处。

李庭揣度着诗中含义想起临出征时梁萧也曾念过这诗未料一语成谶自己四名好友从军未到临安便竟只剩自己一人。想到这里又不禁落下泪来。

京口一战宋军万余战舰灰飞烟灭。消息传到临安大宋朝野尽失主意。此时元廷之中正为灭宋与否争得不可开交京口战报传来伯颜大喜上表道:“经此一役大宋菁华尽失攻而无力守则无备临安小城探囊可取。实乃长生天庇佑以大宋万里之土成就陛下千古之业。”忽必烈阅罢奏章不再顾忌西边战事拜伯颜为右丞相阿术为左丞相拜梁萧为平章政事南下灭宋。

伯颜返回军中命阿术继续围困扬州命梁萧为先锋进逼常州。

常州本是神鹰门源之处京口败后靳飞与云殊率残兵败将退回常州。听得元军南下二人在书房内密议良久却没定出一计半策。云殊呆了半晌忽道:“师兄你我战死沙场也是应当但娘亲与姊姊怎么办?文儿还小也跟着殉国么?”靳飞摇头叹道:“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云殊皱眉道:“依我之见不妨让姊姊带着娘亲与文儿趁夜离城……”靳飞怒道:“胡说你我身负守城之责此时迁移家眷成何体统?”

云殊脸一白还未说话忽听吱嘎一声房门大开一位素衣老妪站在门前面如满月鬓已星星。身后一名三旬美妇眉眼与云殊很是相似。

二人神昏智乱都未留心房外有人见状俱是一惊。靳飞急起身施礼道:“师娘!”又看了那美妇一眼小声道:“阿……阿璇!”云殊也站起身来向那素衣老妪道:“妈!”又对美妇道:“姊姊。”

云夫人淡淡地道:“适才路过你俩的话我大致听到啦!”她嗓音沙哑但说出话来自有一番威严继而目光一转盯着云殊道“你方才那般龌龊念头与贾似道之流有何分别?莫非你爹教的道理都被狗吃了?”

她这话说得严厉云殊只觉冷汗淋漓一膝跪倒颤道:“孩儿独自受难也就罢了累着您和姊姊便觉不安。”云夫人叹道:“国已如此家又何存?鞑虏乱华家破人亡者何止千万多我一个云家算得什么?妈不是寻常妇人阿璇也是深明大义的孩子。我云家世代忠义岂独男儿?”她语气淡定从容云殊听在耳里却觉心如刀割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云夫人长叹了口气伸手扶起云殊道:“殊儿你知道你名里这个殊字是何含义么?’’云殊道之听爹说过是特出的意思。”

云夫人颔道:“不错你爹爹给你起这个名字便是要你特出于众人之上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大英雄、大豪杰!瞻前顾后岂是英雄所为?”云殊身子一震低头无语。

云夫人回头向云璇道:“阿璇文儿呢?”云璇笑道:“他练武去啦!”说着深深看了靳飞一眼。她与靳飞既是师兄妹也是夫妻。靳飞见她神情只觉当此危难之际妻子一颦一笑俱是弥足珍贵怎么也看不够再想战事一起有死无生又觉说不出的难受垂下眼睑轻轻一叹。云璇轻轻握住他的手手指在他掌心悄悄写道:“我不怕。”靳飞心一颤抬起头来眼眶已然湿了。

云夫人看了二人一眼笑道:“时日不早你们劳累一天早早歇息为好!”说着自顾去了。

云殊将母亲送走正要回房忽听隔壁传来打斗声转过月门只见风眠手持木剑与一使枪少年斗得甚是激烈。楚婉负手旁观见了云殊便笑道:“云大哥。”风眠见他来了有意显摆本领忽地后跃两尺卖个破绽诱那少年挺枪刺来。待得枪至他猛然侧身攥住枪杆木剑迅快之极斫他手臂少年只得放手后退怒道:“又输了!”一掉头向云殊叫道:“舅舅怎地我老是打不过人?”

云殊强打精神含笑道:“谁叫你以前顽皮贪玩练功马虎!”靳文拧住他道:“你教我些成本事好杀鞑子!”说到“杀鞑子”三字他两眼闪闪亮。

云殊心头一叹强笑道:“成本事我可教不来!”靳文撇嘴道:“哼哼小气么?”向风眠道:“咱们再来!”二人呼呼喝喝又斗在一处。

云殊看了一阵对楚婉道:“楚姑娘你来我有话说!”楚婉随他步出庭院。二人在花树之间默默走了一段云殊忽道:“楚姑娘你还是回家得好!”楚婉诧然道:“为什么?”云殊道:“兵凶战危……”楚婉不待他说出后话打断他道:“我知道可我不怕!”她注视着云殊目光盈盈柔声道:“有你在我就不怕!”

云殊看她模样心头一点绿影闪过不觉暗惊:“我怎又想起她来了?”他转眼望着楚婉又付道:“楚姑娘本也是好女孩儿可……只怕终此一生我也忘不了那人了。”楚婉见他目不转睛看着自己心头羞怯一抹红云浮上双颊。

两人相对默然时忽见一个丫环冲过来一把拉住云殊叫道:“公子……不好……不好……”云殊诧道:“书眉你慢说。”那丫环咽丁口唾沫放声大哭道:“老夫人……她上吊自尽了……”这句话犹似晴天霹雳震得云殊大退两步几乎跌倒。楚婉伸手将他扶住云殊呆了呆冲入母亲房中只见白绫如雪将云夫人悬在梁上。云殊手忙脚乱将人放下一探鼻息已然气绝。他伤痛欲绝抱着母亲遗体欲要痛哭眼角却涩涩的竟哭不出声来。

不知呆了多久忽觉有人拍肩抬眼望去却是靳飞他双目红肿沉声道:“大敌当头节哀顺便!”云殊不见云璇心觉不妙急道:“姊姊呢?”靳飞低头道:“她骗我离开……吞金自尽了……”他虽竭力平静两行泪水却包藏不住滑落面颊。

一日之中失去两个至亲之人云殊只觉脑中空空瘫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靳飞见桌上有一张素笺伸手取过只见上面写着八个小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字迹娟秀却力透纸背靳飞识得是云夫人的笔迹胸中大恸泪水涔涔落下。

二人方自伤心方澜悄然进来见此情形叹道:“鞑子到了。”二人一惊收了泪水步出房门。一行人直上城头只见长空万里碧蓝如洗元军人马迤逦南来黑压压一片望之不尽。

片刻工夫元军止住来势一骑飞奔而出。靳飞冷笑道:“又来劝降么?”一挥手城头弓弩尽张只待来人到了城下便将他射成刺猾。

那人马来得快极顷刻已近云殊认得是梁萧怒从心起却见梁萧驰到千步之外提枪纵马仰望城头朗声道:“云殊何在?”云殊扬声道:“你来劝降吗?”梁萧略一沉默缓缓道:“我今日前来只求你我单枪匹马在此一决若我战败身死自然无话可说;若你命丧我手我梁萧从此远走高飞从此不问战争。”

云殊听得血脉贲张正欲一口答应却听靳飞低声道:“此人诡计多端必有阴谋你身负守城之重不可轻易出城。”云殊一呆默然无语。梁萧驻马半晌不闻动静焦躁起来朗声道:“云殊。”云殊双眉一扬正要下城靳飞反手拉住道:“勿要中他激将法!”云殊只得咬牙苦忍。梁萧连呼三声城上仍无动静只得恹恹转回。

梁萧驻军城外心中烦闷日日与中条五宝饮酒喝得烂醉如泥。土土哈等人见他如此心中不解但又不敢劝他攻城只因一旦劝说梁萧势必大雷霆。阿雪见他一味酗酒心中难过但又不善劝慰惟有衣不解带尽心照看。

六日后伯颜抵达见状大怒但见梁萧醉得人事不知一时气无处当即免了他先锋之职亲率大军攻城。常州本自城高池深云殊又防守得法元军攻打十余日始终无法破城反而伤损甚多。

宋廷得知消息派兵援救行至虞桥土土哈伏兵纵出大败宋军。次月李庭摧毁常州护城船只。

囊古歹在城外筑起高台将云梯搁上城楼近万元军踩着云梯攻人常州。

宋军退人内城且战且退云殊落在最后双剑抡得似风车一般。战得一时靳飞见元军不绝拥入城内心知大势已去转身抓住云殊肩头叫道:“我在此抵挡你率其他兵马从南边突围。”云殊吃惊道:“什么话?”靳飞双眉一扬厉声道:“你不记得师父的仇了吗?”云殊不由一怔。靳飞正色道:“师父一世英名毁在萧千绝手里你父仇未报怎可就死?你才智武功胜我百倍理当留下性命再与鞑子纠缠。”

云殊挣脱他手怒道:“我便是战死也不离开。”靳飞横刀于颈嗔目喝道:“好呀你若不走我立时自刎!”云殊心头剧震望着师兄双眼倏地红了。靳飞插刀在地扣住他双肩沉声道:“云师弟师母以死相托我决不能弃城而去;但师父驱逐鞑虏之志也不能就此断绝。师父之志由你担当;师母之意由我成全。”

云殊又是一震转眼望向方澜。方澜拈须大笑道:“傻小子不用瞧我快快去吧。”云殊涩声道:“方老前辈……”方澜摆手笑道:“老头儿年纪大了懒得跑啦。你今天若能突围来日替我多杀几个鞑子就是。”说罢哈哈大笑豪迈之中颇有几分苍凉之意。

云殊嗓子一硬忽见靳文牵来马匹。云殊一咬牙接过缰绳跃上马背转身之际忽地长臂探出出其不意将靳文揽起;靳文腰间气户穴一麻已是动弹不得。靳飞正要阻止云殊缰绳一抖骏马撒开四蹄霎时去得远了。靳飞呆视云殊背影蓦然间两行热泪滚滚落下。

云殊率军冲出城外李庭复仇心切率军追到虞桥赶上云殊。双方一场激战云殊大显神威在元军阵中两进两出杀伤无数率百余残军突出重围。

两军一前一后追逐一百余里。此时土土哈率钦察骑兵赶到一时快马若风锐箭如雨宋军人仰马翻逃至平江之畔仅剩十骑。此时追兵在后河水在前端的进退不得。

云殊身中数箭血染铁甲看了一眼靳文蓦地声长啸纵马如箭射人平江;宋军将士见状齐声大喝随他跃马人江。

但众人多已受伤平江水骤起骤落转眼间将其一一吞没惟有云殊仗着内功深厚挟着靳文奋力挣扎向对岸游去。

元军赶到江边土土哈方要开弓身后忽地飞来一鞭将他羽箭打落土土哈回头一瞧惊道:“梁萧。”再见梁萧眸子清亮并无醉意心中大为不解问道:“你干吗不让我射箭?”李庭也道:“是啊大哥若不报仇更待何时?”

梁萧瞧了云殊半晌摇头叹道:“好汉子。”众人一愣梁萧掉过马头朗声道:“他死战不屈难道不是好汉吗?此等好汉我宁可一刀一枪与他在战场一决生死也不愿此时放箭趁人之危!”众军都与云殊交过手暗里有些佩服听得这话均是无语。李庭、土土哈见梁萧心意已决各叹了一口气不复再言。

这时一个百夫长押了几个俘虏上前。梁萧一眼看去楚婉和风眠赫然在内二人都已中箭彼此

挽着蹒跚而行。那百夫长便道:“他二人受伤躲在道旁被我现了。”楚婉瞪着梁萧一双秀目似欲喷

出火来风眠向梁萧唾了一口但伤重乏力难以及远只唾在马蹄上。一旁军士手起刀落便向风眠砍

下不料梁萧挥手一鞭将他大刀卷飞丈余。那军士一愕悻悻退后。梁萧吩咐随军医官道:“给他们治

伤不得虐待。”医官应命自与众人拔去羽箭敷药包裹。

云殊拼死泅过平江与靳文彼此搀扶而行。经历这番苦战二人均已伤疲欲死。苦撑着走了一程靳文失血过多摔倒在地云殊被他一带竟也跌了一跤心中颓丧至极:“莫非我二人命丧此地么?”一念未绝忽听得一阵马蹄声响。云殊回头看去但见暗夜之中黑影幢憧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马。

云殊挣起身子大叫一声舞剑便向那队人马扑去谁知方才奔出数步便一跤跌倒额角撞上一块青石两眼倏黑隐约听得有女子呼叫之声继而脑中一空失了知觉。

梁萧率军返回常州行了半日隐隐见得谯楼。忽见囊古歹飞骑赶来一脸笑意梁萧询问城中如何。囊古歹笑道:“伯颜大人说此城害我损兵折将要给他个厉害瞧瞧下令将常州内外杀个鸡犬不留。”他大笑两声忽见梁萧脸上苍白不由问道:“你受伤了……”

梁萧倏地将他当胸拿住从鞍上提了起来厉声道:“伯颜下令屠城?”他出手奇重囊古歹气闷难言惟有点头示意。梁萧挥手一掷刁摔得囊古歹背脊欲裂。

梁萧旋即飞骑人城策马转了一圈没见半个宋人活着只见一队一队元军士卒杀红了眼大呼小叫。土土哈等人随后赶到见梁萧当街伫马正想招呼梁萧忽地掉转马头飞驰出城冲人元军大营。

径至帅帐之前他翻身下马大步跨人几个亲兵举手欲拦却被他一拳一个尽数打倒。伯颜正在用饭忽见梁萧闯人张口欲问。却见梁萧右掌忽起直奔他面门伯颜一惊抬手欲挡却觉心口一窒被他左掌抵住。

伯颜大意被制惊怒交进。但他久历战阵面上却不流露半分只厉声道:“你作反么?”梁萧目毗欲裂咬牙道:“你下令屠城?”伯颜皱眉道:“那又如何?这城害我损兵折将若是不杀后来城池纷纷效仿何时能够到达临安?”

梁萧呸了一声怒声道:“战场上你死我活杀的若是兵将还有些许道理;但城中百姓无拳无勇斩尽杀绝又算什么本事?”伯颜冷笑道:“天下人谁不是父母所生、天地所养谁又没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既是杀人杀兵杀将杀百姓又有什么分别?你以前杀的人也不见少怎么今天倒兴起妇人之仁来了?哼打起仗来人人都是地里的麦子将军便是农夫。谁的麦子割得最多最快谁就是名将!”

他疾言厉色每一字却都似利锥扎在梁萧的心上。一时间梁萧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转来转去:“是啊都是杀人又有什么分别?”

迷惑之际土土哈、李庭、囊古歹拥人帐中见这阵仗俱是骇然。土土哈叫道:“梁萧你疯了么?”

囊古歹也道:“梁萧快快退下。”李庭也道:“梁大哥!不可造次!”

梁萧被他们一番大呼小叫心神稍懈伯颜看得分明身子倏然一缩向后脱出三尺。梁萧正要追击土土哈忽地纵身扑到梁萧身形一顿左肘疾出撞中土土哈“期门穴”土土哈跌倒在地。但只此耽搁伯颜于疾退之中忽转疾进左掌斜飞拍在梁萧的胸口上。这一掌有雷霆之势将梁萧震退八步双腿一软坐倒在地鲜血夺口而出。两旁亲兵齐声喊一拥而上将他死死按住。

伯颜拭去额上冷汗厉声喝道:“梁萧你知罪么?”梁萧咬着牙不一言。伯颜喝道:“你以下犯上、行刺主帅可是天大罪过将你车裂刀剐也不为过厂土土哈忙跪道:“丞相开恩土土哈愿将所有功劳换取梁萧性命。”囊古歹也跪道:“梁萧性子素来刚烈容我们带他回去慢慢开导。”

梁萧眉头一皱正要张口李庭已知他心意向他砰砰磕头连声道:“梁大哥别说啦别说啦。”直磕得头破血流。梁萧见状心一软将到嘴的话吞了回去望着伯颜扬声道:“闯帐逼你是我不对!但下令屠城却是你错了。”伯颜也不忍杀这员爱将见他松口当即道:“屠城对错暂不去说。但你既已知错且看土土哈三人面子饶你这次下次若犯定斩不饶。”一挥手道“放了他!”众亲兵这才应命放开梁萧。

梁萧缓缓站起李庭想要扶他却被他甩开。梁萧强忍内伤缓步出帐土土哈三人怕他再生是非遥遥跟在后面。梁萧走到到了营外转头问道:“那些俘虏呢?”土土哈忙道:“听你的话待他们好好的。”梁萧向李庭道:“带他们来。”

李庭飞马人营片刻工夫便将楚婉等人带来。梁萧略一默然挥手叹道:“让他们走吧。”众军一征依言解开二人绳索楚婉惊疑不定冷哼一声昂去了风眠也瞪了梁萧一眼一痛一拐跟在她身后。

李庭忍耐不住高叫道:“梁大哥这两个人也是杀三狗儿的帮凶不能让他们走了!”梁萧默不作声望着那几名俘虏的背影直到再也不见方道:“土土哈李庭囊古歹你们说说究竟为什么打仗?”

众人听他突然说出这些话均是一愕。囊古歹想了想道:“就如成吉思汗所说男子最大的乐事在于压服乱众战胜敌人夺取其所有一切骑其骏马纳其美貌之妻妾。”土土哈道:“对啊成吉思汗说的定然没错。”李庭略一迟疑也随之点头。

梁萧望着三人目光闪动忽地长叹一口气望着常州城缓缓道:“杀人眷属破人家族夺人所爱淫人妻女这便是你们的志向么?”众人面面相觑土土哈迟疑道:“梁萧……你真有些不大对头。”梁萧微一惨笑大袖一拂扬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