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群魔乱舞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三人边说边走穿过杏林前方出现个小谷谷中矗立着几进瓦房中有两个仆妇正在备饭。

大家方才就座便听有人朗声道:“吴大夫在么?”吴常青皱了皱眉道:“释夫人么?”话音方落便见那白老抠穿林而入云袖一拂便至堂中。吴常青笑道:“没赶上么?”老妪叹道:“他脚程太快我让海雨远远随着以免失了踪迹。”

她转头目视花晓霜与梁萧笑道:“老身凌水月敢问二位如何称呼?”晓霜报上名。凌水月面露喜色:“可巧了你是霜君的女儿么?”晓霜奇道:“您认得我妈?”凌水月笑道:“我姓凌你妈妈也姓凌你说我认不认得?”

晓霜愣了愣忽地想起一事喜道:“您……您是妈妈的姑姑姑婆婆!”凌水月心中欢喜应了声将她揽人怀里两手一比笑道:“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见过你一晃十多年小娃娃都成大姑娘啦!”晓霜抿嘴笑道:“妈妈常念着您呢!”凌水月略一默然叹道:“这些年只顾照顾子孙唉都与亲戚们生分了!”

她又问起晓霜父母近况晓霜略一迟疑说道:“都还好了!”凌水月又问:“你奶奶还好么爷爷回来没有?”

花晓霜诧道:“我爷爷……不早就仙逝了?”凌水月一愣点头道:“不错他死得好!”花晓霜心道:“姑婆婆怎么这样说话?”但她脾性温婉宽和虽有不悦却不放在心上。

梁萧却知凌水月的意思忖道:“花无媸必是恨公羊羽人骨故而说他死了可见亲密如夫妻也免不得仇怨倒是爹爹妈妈甚为要好。可想起来都是爹肚量大百般容让妈的脾气虽大但来得快去得也快两人每闹过别扭反而更为要好些。”他想起父母不胜惆怅。

凌水月心中还有许多疑惑一时问之不尽便暂且搁下向梁萧作揖道:“这位小哥敢问尊姓大名?”

梁萧还礼说了。凌水月见他衣衫虽陋但气度潇洒生平罕见不由忖道:“这人年纪轻轻却能与天风斗个难解难分令人难以置信。不料我久在海外中原竟有如许人物!”当下笑问道:“敢问梁小哥为何与外子动手?”

梁萧道:“你是他的夫人?他真是释天风么?”凌水月道:“不错外子正是释天风我与我儿释海雨此来中原正为寻他回去。”

梁萧点了点头将如何遇上释天风如何引他来此治病的经过说了但有关自己大战钱塘颠沛流离之事都略过不提。

凌水月听得这番话想像丈夫失魂落魄流落江湖一定吃苦不少。她夫妻情重一时越想越悲落下泪来。花晓霜取出手绢为她拭泪道:“姑婆婆您别担心我给释公公探过脉脉象如常。师父也说了释公公并无疾病。”凌水月心头稍安望着吴常青目有征询之意。

吴常青捻着短须沉吟道:“我看过他眼神心智失常者眼神与常人决然不同他却并无异样。”梁萧道:“或许是健忘之症。”吴常青摇头道:“所谓健忘症指的是劳心太甚昼夜忘寝以致心气不足精神枯败血行难以人脑故而举止痴呆丢三忘四。释老头满脸红光血气充盈再说他粗头粗脑哪会有这种高雅毛病他***……”他想起被释天风当球踢了一回不由横眉竖眼怒火陡生。

凌水月心想:“连恶华佗也看不出病因这可如何是好?”正自黯然却听梁萧道:“如此说我却有个想法。”吴常青斜眼睨他满脸不屑。梁萧被他一睨但觉在这医国圣手面前班门弄斧大为不妥正踌躇难言。花晓霜却笑道:“萧哥哥有甚想法说来听听!”

梁萧心头方定道:“依我看来释前辈是故意将往事忘了!”众人一愣吴常青怒道:“哪有这种道理放屁放狗屁!”

梁萧道:“虽听来荒诞但以前我算题之时除了算术心中别无其他解到精妙处便是吃喝拉撒也忘了后来练武练到入神同样将算术忘了若一人过于专注某事往往会将其他事情丢在脑后。”吴常青一愣忖道:“这话也非全无道理以前我学习医术也有如此经历。”

凌水月眉头一蹙道:“听梁小哥这么一说我却想起来了。老头子确是说过要将以前所学的武功统统忘掉难不成他将武功忘了也将其他的事忘了么?”梁萧摇头笑道:“我却也听他说:‘什么都可能忘独独老婆不能忘的。’他见你便逃可见他还记得你。”凌水月一愣眉间喜色透出暗忖道:“不枉我寻他一场这死老头还算有点良心。”

梁萧又道:“他还说你见了他定要捉他回去一旦回去便不能与人打架了。”凌水月听得梁萧之言怔怔半晌叹道:“我有些明白了。”向梁萧拱手道“小哥善待外子又送他前来就医大恩大德灵鳌岛上下没齿不忘。”梁萧摆手道:“哪里话?他武功太高我被他缠得脱不了身我带他来算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凌水月见他不肯居功更生好感心道:“这人年纪小气派却大!”

忽听吴常青道:“你究竟明白什么别跟我卖关子。”凌水月叹道:“这该从三十七年前说起。”吴常青道:“三十七年前?他该是初来中原你俩还没成双入对吧。”凌水月面皮微红白了他一眼道:“你说他就说他不要拉扯我进来。”吴常青嘿笑不语。

凌水月叹道:“灵鳌岛历代岛主俱都嗜武千方百计搜罗天下武功绘成图谱藏于岛内传至外子已是第十二代。非我夸奖自家人外子天生聪颖堪称灵鳌岛不出世的奇才无论何种武功一学便会一会便精。他十七岁之时已成前代不及之功将岛内所藏武功尽数学会自号‘东海一尊灵鳌武库’将东海四十九岛高手奇土一一压倒犹不知足扬帆过海踏入中土欲凭一己之力压服天下英雄。”

梁萧赞道:“好大气魄。”凌水月摇头道:“气魄虽大却是自不量力。最初他一路西进未逢敌手更兼结交宵小被从旁鼓噪。外子年少识浅自然越骄横。这一月他击败少林高僧辗转到了西安府听说当地有个中州大侠一口剑使得出神人化号称中州无敌。外子正值不可一世的时候听得这‘无敌’二字顿时大动意气找上门去。谁知那位大侠年事已高深悔往日任侠横行杀孽深重潜心礼佛一切俗事均由两个儿子打理。那二人早听得外子名声见他上门便以礼相待声称其父封刀洗手不再与人打斗。外子哪里听得入耳便道:‘他不动手你们动手。’也不容人多说当即便将两人双手折断道:‘你老子再不出来我便折你们两条腿。’他那时少年心性手段狠辣言出必行见中州大侠仍不出手便将二人双腿也折了……”

梁萧听到这里不由面皮一热心道:“少年心性手段狠辣言出必行却不也是在说我么?”他想着叹了口气凌水月听他叹气只当他感叹丈夫不该如此也叹息一声方道:“再说外子见那中州大侠仍不露面不由毒念大起扬言要放火烧屋此言出口到底将那老人逼了出来。外子见猎心喜方要动手忽听身后有人道;‘本来无一物化尽天下缘’声若洪钟震得屋瓦皆响。外子听得心惊回头看去却是个高大异常的年轻和尚拿着一个葫芦撑了一根黑黝黝的棒子。”

梁萧听得此处不禁笑道:“可巧九如到了么?”凌水月讶然道:“不错来的正是九如禅师足下如何知道?”

吴常青睨着梁萧道:“你见过老秃驴么?”梁萧笑道:“不但见过还一起喝过酒吃过狗肉。”吴常青怒道:“这秃驴就会教坏小孩子。”晓霜笑道:“萧哥哥可不是小孩子。”吴常青冷笑道:“你自然想他快快长大好……”晓霜急忙捂住他肥嘟嘟的嘴巴面红耳赤嗔道:“师父!”吴常青哼了一声住口不言。

凌水月望了望梁萧又望望晓霜心中恍然抿嘴微笑续道:“那九如露了神通镇住众人便走进堂中向中州大侠化缘。老人一心向佛从善虽是这等时候也不肯推辞叫人拿来素食米面。谁想九如却道:‘和尚生来不大吃素施主若有酒肉施舍一些却是好的。”’梁萧心道:“若是吃素就不是九如了。”

却听凌水月续道:“中州大侠听得这荒诞言语好不吃惊外子被他打岔甚不耐烦伸手扳他肩膀想叫他让开。却不料九如头也不回左肩一沉一抬竟将外子带了个趔趄。外子横行中土几无敌手哪知此时此刻竟挡不住和尚铁肩一抬惊骇之情那是可想而知正欲大打出手忽听那九如和尚道:‘不忙待我喝了酒再来!’外子不肯立马要称他斤两九如笑道:‘我一分酒一分气力如今身上气力不足半分你既然叫什么‘就地一蹲脱掉内裤’该也不会占和尚便宜!”’凌水月说到这里不禁失笑。

晓霜奇道:“什么叫‘就地一蹲脱掉内裤’?”梁萧忍住笑道:“释岛主不是号称‘东海一尊灵鳌武库’么?”晓霜仍是不解梁萧正要说透。却听凌水月道:“这是和尚骂人的话晓霜你女孩儿家就不要多问啦!唉当时外子听了这话不免心中惊疑但他素来自负也不再多说放和尚喝酒。那中州大侠久经世面看出和尚意在架梁。他见外子显露功夫已知不敌有此帮手大为心喜立即招呼家人拿来牛肉美酒。九如也不客气当着众人吃喝喝了约摸三十斤酒才打个饱嗝叹息道:‘和尚喝酒吃肉亵渎佛祖大大不该。’众人见他吃饱喝足方才此议论都觉哭笑不得。却见九如愁眉苦脸又对中州大侠道:‘我心中有愧惟有一死了之要在你这里就地往生。’

“要知佛教中往生便是死亡圆寂之意。众人闻言大惊外子更是不信嘲讽道:‘既要往生我用肉掌送你一程最好。’九如笑了笑说道:‘往生须得自我解脱不比道士兵解岂可假手于人?久闻灵鳌岛历代岛主崇信佛法代岛主更是落为僧入我释门故而抛弃本姓以释为号施主为何不顾先祖遗意阻拦和尚成佛大业?’外子听得心惊灵鳌岛渊源知之者甚少九如和尚却道得分毫不差。外子虽有不甘但也找不出话来反驳。

“但听九如又问中州大侠道:‘你潜心向佛定知许多佛门中事敢问有坐着往生的和尚么?’中州大侠道:‘有许多!’九如又问:‘站着的呢?’中州大侠道:‘也有不少!’九如又道:‘倒立的有么?’中州大侠想了半天道:‘小老儿没听说过!’九如道:‘那好我便倒立着往生!’说罢双手着地拿了个大顶浑身僵直不动弹了。”

花晓霜听到此处吃惊道:“性命可贵和尚如此年轻为何这样想不开呢?”梁萧摇头道:“他哪儿会真死装神弄鬼罢了。”花晓霜面露喜色点头道:“那便好了姑婆婆后来怎么样了?”言下仍是担心九如的生死。

凌水月心想:“这女娃儿心肠倒好。”便道:“他这般模样众人只当他往生去了俱是惊诧。中州大侠更是叹息苦笑命人将他搬起。不料家人们动手九如却纹丝不动。中州大侠惊讶万分亲手猛推却如蜻蜓撼石柱哪里动得了分毫。众人又惊又怕只当是佛祖显灵个个口宣佛号纷纷跪下。

外子见九如双手入地半尺好似铸在地上一般心中犯疑走上前去以浑身功力连推三掌。这三掌之功足可将大树连根拔起哪知仍然撼不动他。外子惊骇无及愣在当场。只在这时九如哈哈大笑翻身站起。众人大惊外子却只有更惊叫道:‘秃驴弄假?’但他三掌无功心头已自怯了。中州大侠也埋怨道:‘大师假死惊煞老夫了。’九如笑道:‘岂止死是假的这房屋栋梁你我他们天地日月芸芸众生哪样不是镜花水月梦幻一场。真也假假也真何必放在心上。’那中州大侠听得这话猛然醒悟合十作礼道:‘善哉善哉’双掌在头顶一抹满头白尽落与九如相对大笑携手并肩出门去了。”

吴常青听到这里哼声道:“此事江湖上多有流传众说纷纭敢情真相却是这般。老秃驴装神弄鬼却也真有些神通。”凌水月颔道:“他那神通便是威震天下的‘大金刚神力’了。外子经此一事自然锐气大挫当日动身返回灵鳌岛潜修。他自知输在根基不足故而勤练内功一练便是八年。此间我入了他家诞下海雨。这一年外子武功又有成就自负能与九如一搏便背着我离岛西行再入中土寻九如和尚的晦气。但那九如和尚本是个大庙不收、小庙不留的野和尚外子一寻数年好容易在天柱峰和他遇上。不料外子诚然有所精进但九如的大金刚神力却精进更快一比之下外子又败了。

外子自然不服又返回岛内苦修然后再寻九如挑战如此屡败屡战前后便输了四次。”

凌水月说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外子心高气傲天下少有如何受得了这般折辱第四次败后他憋着一腔怒气回到灵鳌岛在历代先祖前立下重誓此次若不练成‘无相神针’决不离岛半步。”

梁萧奇道:“什么叫‘无相神针’?”凌水月道:“这是灵鳌岛世代相传的一门武功据说是一位前辈从刺猥身上想出也名‘仙猬功’练成之后能将内力逼出周身百穴之外化作无形气针伤人。”

梁萧动容道:“如此奇功岂非天下无敌。”凌水月道:“说来也该当如此但世上越厉害的功夫便越难修炼除了创制武功的那位前辈几百年来灵鳌岛历代高手无人练成更有几人练得气泄功消成了废人。”花晓霜吃惊道:“哎呀那还是不练得好!”

凌水月摇头道:“别的事他都顺着我的意思惟独这件事上他就是不肯听从废寝忘食日夜修炼。要知这武功须以独特法门将周身穴道逐一贯通有的容易如手臂腿脚上的穴道有的却分外艰难如膻中丹田百汇花费数年时光也无半点动静。眼看他今生今世再也练不成这门武功我便想:随他去吧大不了我在岛上陪他一辈子……”说着眼眶不禁红了晓霜心有所感不由得轻轻握着她的手。

凌水月看了她一眼眼中有感激之色按捺心绪叹道:“不料三年之前他忽然出得关来欢天喜地如小孩儿一般。告诉我说他明白了‘无相神针’的真意又说要将以前的功夫全都忘了只要心中什么都不留下就能练成这门武功。”她说到这里自伤自悔落泪道:“我那时只当他随口说笑哪知他说的都是真话……”

众人一时默然梁萧蹙眉凝思却想不出这‘无相神针’的道理他与公羊羽、萧千绝、九如和尚都曾动过手只觉释天风武功决不在三人之下若他当真练成这‘无相神针’只怕这三人也未必能敌。

昊常青拈须沉吟道:“若释老头习武成痴倒也并非无法可解。其一让他将九如打败了夙愿得偿兴许就不药而愈了。但别说他未必稳胜老和尚就是要寻老和尚行踪也不容易。其二将他拿住押回岛去他隐约记得释夫人也就没有将往事忘净只要他有此残念你二人朝夕相对他想要忘事也就难了!”

凌水月沉默一阵起身施礼道:“多谢吴先生指点。”她一拂袖已在两丈之外。花晓霜诧道:“姑婆婆你去哪里?”凌水月道:“趁着外子尚未走远我这就抓他回去。”话未说完她便已人影俱无了。

凌水月既去那仆妇也备好晚饭。三人用过饭梁萧心中存疑正想询问吴常青却对花晓霜道:“你今日也累了早早歇了。”花晓霜不敢违抗看了梁萧一眼低头转入房中。

吴常青瞅了瞅梁萧冷笑道:“小子过来我有些话问你。”梁萧心道:“我干吗要看你脸色?”他嘿然一笑伸个懒腰道:“我赶了几天路也累坏了想早些歇息。”吴常青瞠目怒视哼道:“也罢来龙去脉我懒得问了左右是你小子祸害活千年既然没死就好生对待晓霜。”梁萧心道:“这个还用你说?”吴常青招呼仆妇将梁萧带入客房歇息。

花晓霜上了床却是如饮醇酒晕乎乎的兴奋莫名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梁萧的影子只想着明日见了他说什么话才好做什么事才妥当。如此辗转反侧到了三更才迷糊人睡睡了一阵她忽觉眼前微微光似乎到了天明睁眼看去却见屋内灯火亮堂梁萧坐在床沿眼中含笑。

晓霜芳心大乱想要坐起梁萧按住她笑道:“别起来小心着凉了。”花晓霜只好依言躺着但觉被子里便似燃了一炉火浑身奇热难当不觉香汗淋漓一张芙蓉脸烧得红火也似颤声道:“萧哥哥你……你怎么来啦!”梁萧道:“我有许多话想问你所以睡不着。”

花晓霜微笑道:“你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梁萧失笑道:“你又拽文了!嗯你记不记得当年我在天机宫答应过你一件事。”晓霜微怔脑中灵光一闪笑道:“去看日出么?”梁萧惊喜道:“你还记得?”

花晓霜微微一笑默然不答心中却想:“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片刻都没忘的。”却听梁萧道:“既然如此趁如今天尚未亮我们这就出上山。”花晓霜满心欢喜说道:“好我这就着衣。”

梁萧闻言背过身子。花晓霜换好衣衫道:“好啦!”正要起身。梁萧却笑道:“不用啦天寒露重的我用被子裹着你上去。”花晓霜吃了一惊忙道:“那……我岂不是成了个大粽子。”梁萧点头道:“对啊还是个美人馅的大粽子。”花晓霜垂下头低声道:“我可不美!”梁萧摇头道:“我看着美就美。”花晓霜顿时耳根红透心中却甚欢喜。

梁萧用被子将花晓霜裹好抱着出门展开“乘风蹈海”向山顶奔去。晓霜耳边风响好似腾云驾

雾飞在天上只觉得心中喜乐浑忘一切不知不觉间竟打了个盹。

她忽听梁萧道:“这里想必就是观日峰吧!”张眼看去只见前方暗沉沉的似乎涌动不已该当就是东海了。

梁萧将她放下两个人并肩坐在一块大石旁四面寂寥只有又轻又细的风声时来时去。梁萧想要开口说话又不忍打断这难得一有的宁静但他不说话花晓霜也不好开口。

两人这么静静坐了一阵梁萧生出疲倦之意要知他内功精湛治军之时数昼夜不休不眠也是精神抖擞、神采奕奕此时并未如何劳累眼皮却越来越沉勉力苦撑也睁之不开此等情形真是前所未有。他迷糊渐生不待日出竟睡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一阵山风打来梁萧悚然一惊急声叫道:“晓霜、晓霜……”叫声中满是惊惶之意。花晓霜心头诧异应道:“萧哥哥你叫我干吗我在这里啊?”梁萧看到她方嘘了口气一摸额头竟满是冷汗不由忖道:“我素来惊觉今日怎如此大意?一不留神竟睡了过去。”

他举目看去太阳已升起大半黑云将收未散便似浓浓的墨鱼汁里煮着个蛋黄。梁萧大觉无趣侧目望去只见花晓霜凝目遥望神色专注瘦削的脸儿被朝阳映着出柔和的光。梁萧望了两眼但觉睡意又生情急之间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晓霜听到响声转过眸子诧道:“萧哥哥你在做什么?”梁萧双颊一红好在被旭日红光照着看不出来汕道:“我打蚊子呢!”花晓霜奇道:“这么冷也有蚊子么?”梁萧不知如何回答只得笑笑。

花晓霜被他这一岔也没了观日的心情斜目望去却见一株华通花孤零零长在山崖上随着晨风摇晃不由心中一动低声吟道:“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

梁萧皱眉道:“你在说啥什么反儿反爹的?”花晓霜笑道:“这是孔子的话意思说:‘华通花开翩翩摇摆难道我不思念你么?想是家离太远……”话未说完她神色一暗垂下头去。

梁萧望着她问道:“晓霜你想家了么?”花晓霜眉眼微微一红轻轻点了点头。梁萧道:“我正想问你为什么你会做吴常青的弟子离开天机宫到崂山来呢?”

花晓霜默然片刻仿佛鼓足勇气望着梁萧认真地道:“萧哥哥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不要告诉别人!”梁萧一怔点了点头。

花晓霜叹了口气道:“那天你被明归爷爷抓走……”梁萧不悦道:“你怎还叫他爷爷?”花晓霜面色微红低声道:“我叫顺口啦。总之那天许多人都去救你爸爸、姑姑还有秦伯伯都去了却让我一个留在宫里。我难过得要命又焦急得要命天天盼他们救你回来。可过了一个多月爹爹回来了脸色十分难看我问他你怎么了他只是摇头叹气却不说话。后来过了许久我才听梅影姐姐说说你……你已经死了。”晓霜说着泪水止不住地落下来。

梁萧苦笑道:“都是明归那厮骗人的我哪里死了!你摸摸看我是人还是鬼?”花晓霜破涕为笑脸红道:“我念起那时的心情就想大哭一场从小到大从没那么难过的几乎……几乎就不愿活了……”

梁萧听得心生感动两眼一潮只怕被她看见匆匆别过头去。却听花晓霜又叹了口气道:“当天夜里我就病倒啦天幸师父留在宫里要么我就再也见不着萧哥哥你啦。但谁知那段日子爹娘又闹起别扭彼此都没什么好脸色问他们也不说。我假装睡着才听得缘由。敢情奶奶要他们给我添个弟弟以后好做天机宫的宫主。”

梁萧道:“这也是好事啊他们干吗还要争吵?”花晓霜摇头道:“我也不十分明白。只听妈妈说爹爹对她不好当年她被一个女人打伤了爹爹明明制住那人却又将她放了。唉我从没见妈妈那么生气她说恨死爹爹了要让花家断子绝孙。奶奶见妈妈不肯生弟弟就说花家人丁单薄才引起明归爷爷的反叛如果妈妈不从她就要爹爹休妻再娶。妈妈气得大哭起来爹爹也说他已害了妈妈再不能害第二个女子宁可一死也不再娶。”

梁萧早先听明归说过花清渊与韩凝紫的情事听花晓霜一提他心中便已了然听到这里不觉暗暗点头:“就此事而言我很是瞧花大叔不起但他不肯休妻再娶却也有些血气。”

花晓霜叹道:“总之奶奶使尽各种软硬法子都不能逼爹爹妈妈就范终于生起气来指着我说:‘霜君你听好既然你不肯听我的话我就将她关起来你一天不生孩子一天见不着她……”梁萧只觉心口一窒张口欲骂但看了花晓霜一眼终究忍住只暗恨道:“若她不是你奶奶我立时便去天机宫闹她个天翻地覆。”

只听花晓霜续道:“奶奶说到做到就要动手抓我妈妈想护着我却又打不过。这时师父来了大骂奶奶。奶奶却说这是花家的家务事不要你恶华佗管师父说:‘那可不行她是老……不是我的病人谁动老……嗯我的病人我就跟谁拼命……”梁萧拍手道:“说得痛快!”心中对吴常青好感平添十分但觉冲着这几句话便看他些脸色却也无所谓了。

花晓霜仍是闷闷不乐说道:“我见他们闹翻心里难过便对奶奶说我不呆在天机宫也好我拜吴爷爷做师父到崂山去妈妈不生弟弟我也就不回来。唉……其实我一直想跟师父学医的我从小生病十分难受吴爷爷每给我看病痛苦就要轻些所以我就想天下有许多人害病也就与我一般难受若我有吴爷爷的本事就能让他们痛苦轻些。从那以后我看了许多医书并向师父请教他也随意指点。可我每次说要给他做徒弟他总不作声。”说到这里她微微一笑“不过那天他和奶奶赌气当即一口答应收我为徒将我带出天机宫到了崂山。”

她说得轻描淡写梁萧却知道这其间她定然受了无穷委屈心中怜悯大生叹道:“晓霜你受苦啦!”花晓霜摇头道:“这也算不得受苦。那时听到你的死讯我都不想活了若非……学医救人忘了苦恼我……我或许早就难过死了。唉若真的死了那可糟啦。今生今世岂非再也见不着萧哥哥。”她一双大眼蓦然含满泪水凝注在梁萧脸上。

梁萧见她眼神胸口竟似被重重打了一拳不自禁转过头去一颗心兀自狂跳:“为何她这眼神竟与阿雪恁地相似难道我看错了?”他又偷偷瞧了花晓霜一眼。但见她一张瓜子脸与阿雪的圆脸决不相似但那一双眸子中的凄然之意却是一般无二刺得他心头隐隐作痛。梁萧一时心潮起伏望着东方一轮朝阳默然不语。

待到天已大亮两人方才相携下山梁萧沿道采撷野花扎了个精致斑斓的花冠儿给晓霜带在头上晓霜临水照影好不欢喜。

到了山下将近杏林忽见远处有人跌跌撞撞仓皇而来。走近一看却是傀儡双煞。只见木偶煞半身浴血布袋煞也脸色惨白似乎都受了极重的伤。

布袋煞遥遥看见二人便叫道:“活菩萨活菩萨……”身子倏地一软昏倒在地木偶煞被她一带也仆地不起。

晓霜大惊急忙抢上取出随身携带的金针给二人扎了数针。木偶煞背上伤口血流顿止布袋煞也悠悠醒转喘着气道:“活菩萨你……你快走有人要对你师父不利!”花晓霜吃了一惊脸上顿无血色。

梁萧却一皱眉淡然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不用着急慢慢说来!木偶煞摇了摇头叹道:“你武功虽高但对方人多你……你也未必能胜的!”梁萧道:“到底是什么人?”

木偶煞道:“说来话长昨日得菩萨救了性命我兄妹恩怨也已了结便向南行打算从此浪迹江湖靠玩傀儡戏度日。人夜时分我们投宿在路边客栈。无意间听得隔壁有人谈论活菩萨治病之事一个软绵绵的声音说道活菩萨定是恶华佗吴常青的弟子又说恶华佗违背门规收了女弟子定然……唉总之都是些不堪人耳的下流话。我兄妹受菩萨大恩粉身难报岂容他人如此亵渎正要闯将过去却又听一个怪声怪气的人说那《青杏卷》是否真有养生驻颜的无上法门。先前那人回答说确然无疑只要明日抓住恶华佗逼他交出就是。我们听到这里也没再听便扬声挑衅。不想话音方落就听隔壁一声冷哼一股怪异内劲透过土墙直逼过来。我妹子站在墙边被那内劲一冲口吐鲜血撞到我身上那内劲也跟着传来激得我五内翻腾。我顿知遇上无法抵敌的大高手当即扶着妹子抢出门外。这时只看隔壁跳出一个道士、一个喇嘛拆了两招我便吃了道士一剑木偶也被喇嘛的金环打坏。幸好老天庇佑让我逃出客栈仗着地势熟悉趁夜遁来这里……菩萨那些人实在厉害你和尊师快快离开一避风头。”

梁萧听他说完眉头微皱转眼瞧了瞧花晓霜见她脸色苍白便笑道:“有我在此你怕什么?”花晓霜愁道:“是谁要对付师父呢?”

梁萧隐约猜到对方身份。寻思道:“此事蹊跷只怕得暂避锋芒才好。”当下对傀儡双煞道:“信已带到你们去吧。”二人对视一眼木偶煞道:“对头爪子挺硬不若我们也留下帮手。”梁萧道:“你们有伤留下也是无用有我在此护持只管放心。”木偶煞叹道:“足下武功虽然胜我十倍但若遇上那隔墙传劲的高手仍须小心”梁萧淡淡一笑道:“我理会得。”

花晓霜从怀里拿出一支玉瓶倒出三粒药丸给布袋煞道:“你为阴劲所伤这三粒‘玉髓丹’且拿去一日一粒合水服用。令兄剑伤不深只是失血太多休养月余便好!”布袋煞谢过与木偶煞相携去了。

梁萧略一沉吟忽向林中道:“吴先生还请出来商议。”花晓霜惊道:“师父已到了么?”只听林中一声怒哼吴常青大声骂道:“你们两个小杂种半夜三更跑哪里去了?哼***小丫头不守妇道小小年纪就跟人鬼混。哼老子今天就扫你出门省得你坏老子门风给老子滚跟这臭小子滚滚得远远的不要让老子再看到老子一看你就大大地生气。”

花晓霜听得目瞪口呆脸色越来越白忽地咬牙闭目软软倒地。梁萧大惊扶住。忽见林中人影倏晃吴常青急步赶上前来一脸懊恼边给晓霜扎针服药一边咕哝道:“臭丫头怎么恁地经不得气。”梁

萧没好气道:“谁叫你骂得这么狠?就算对手再厉害你也不该用这个法子赶她!”

吴常青被他看透心思脸色涨红坐在一棵杏树下抱头不语。梁萧从未见他如此模样心头微沉正要说话忽听有人哈哈大笑一眼望去却见远处走来六人。吴常青神色微变一跃而起梁萧目光一闪也哈哈大笑。那六人顿时止步均有震骇之色。

梁萧扫视众人大笑道:“不是冤家不聚头聚头都是老朋友。哈哈火真人、哈里斯、阿滩你们三个贱骨头都还没死么?”又望着为的青衫老者道:“想必多亏这位‘笑阎王’常宁的妙手吧?”

阿滩等人此番有恃无恐一惊之后胆气又粗露出怨毒之色。哈里斯嘿笑道:“平章大人死里逃生可喜可贺!不知今日是否还有这个运气。”

梁萧微笑不答目光一转凝注在他身旁淡然道:“贺陀罗你我两次相见均未尽兴今日须得好好会会!”贺陀罗银眉一轩笑道:“平章有令洒家哪敢不从?”梁萧笑道:“好说老子叫你吃屎你吃不吃?”贺陀罗城府虽深也不禁脸色陡变沉声怒哼。

梁萧一晒目视贺陀罗身旁的黄衣老者笑道:“明老大听说你假传老子死讯惹晓霜伤心。也好新仇旧怨今日一并了断。”明归目光闪烁望了望梁萧又望了望晓霜一丝笑意挂在嘴角。

梁萧口风虽硬心里却很愁:“今日太岁出土大不吉利。一个贺陀罗已然棘手添上这五个家伙不啻于雪上加霜。”心思转得风车一般急想对策。

吴常青见梁萧以寡敌众气势依然迫人压得对方个个失色心中好不惊讶:“真所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只当这小子还是那个愣头青不料今日一个人说话却比千军万马还要气壮。”此时花晓霜悠悠醒转看见对方六人猜到来路顿时面露惊惶。

吴常青一咬牙忽道:“姓梁的小子谁要你狗咬耗子?哼你带臭丫头滚开些老子一个足以应付。”梁萧还没答话常宁已嘻嘻笑道:“好师兄几十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般的臭脾气。”吴常青怒道:“去你妈的谁是你师兄?”梁萧心头恍然:“原来他俩竟是师兄弟难怪医术俱都了得。”

常宁却不着恼仍嘻笑道:“师兄不认我这个师弟但师弟我最念旧情哈哈。想当年你我同门学艺何等亲密。”吴常青张嘴要骂但想起当时情义终究没能出口。

却见常宁装模作样叹了口气又笑道:“咱兄弟的交情原是好的可恨那老家伙偏心。论天资分明小弟更胜一筹哪知他有眼无珠偏要将衣钵传给你这又凶又恶的臭胖子。”昊常青“呸”了一声怒道:“放屁你心术不正仗着医术骗财劫色师父若是传了你那才真是瞎了眼。”

常宁笑道:“师兄你何必如此看病收钱天经地义行医辛苦顺道找两个女人玩玩消乏解闷也是应当。哈不若小弟引荐两个粉头保管师兄你心火顿消恶华佗变成笑华佗呢。”吴常青口齿之利远不及他一时想不出驳斥之词直气得暴跳如雷祖宗爷娘乱骂一气。

常宁却不以为意嘻嘻一笑又道:“这些年师兄你有天机宫撑腰趾高气扬屡屡托人寻小弟的晦气。小弟得蒙关照那是铭记在心不敢或忘。哈哈不过风水轮流转如今大宋已亡小弟投了当朝脱欢大王天机宫那些幺麽小丑小弟自也不放在心上了。本想与师兄算算这几十年的旧账但小弟宅心仁厚顾念旧情只要师兄将《青杏卷》交给小弟大伙儿往日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

吴常青脸色一沉道:“要《青杏卷》么?哼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常宁脸色微变继而眼珠一转望了晓霜一眼笑眯眯地道:“这位便是师侄女吧?嗯虽然瘦弱些但也算温婉可人。嘿放心师叔我最是爱惜晚辈呆会儿定要好好疼你……”昊常青怒不可遏破口大骂:“闭上你妈的臭狗嘴。”

常宁哈哈大笑正想再讨便宜忽听梁萧冷然道:“姓常的你只管笑呆会儿老子包管痛得你喊爹叫娘痛哭流涕。”常宁笑脸一僵回望贺陀罗。

陀罗微微一笑踏上一步扬声道:“平章大人嘴上功夫了得不知手脚功夫如何?”梁萧冷哼一声正要举步却听吴常青怒道:“臭小子老子叫你带晓霜滚。”常宁哈哈笑道:“师兄你少安毋躁你我师兄弟重逢也当亲近亲近。”

他给众人使了个眼色向吴常青与花晓霜靠了过去。梁萧见此情形暗暗着急方才他想了百十条计谋但因对手太强诸般巧计都如纸上谈兵。贺陀罗见他目光游移心神倏分忽地双拳齐挥似要击出拳到中途腰身不动左腿忽起一个侧踢如旋风般向梁萧扫至。

梁萧日与释天风这等高手拆解反应奇不待贺陀罗踢至向右闪过直奔哈里斯。贺陀罗见他身法微觉吃惊:“数月不见此人又有精进?”

贺陀罗猜他想制住哈里斯胁迫自己当下一晃身凭空消失出现时已到梁萧身前霎时间连出三拳三腿。

梁萧虽知此人厉害但如此诡异身法却生平未见步法疾转让开三拳两腿第三腿终究难避右掌一沉与来腿撞在一处顿觉一股内劲毒蛇般钻人手臂顺着经脉游走。梁萧闷哼一声贴地飞蹿丈余连催三道内力方才化解那股怪劲。不容他喘息。贺陀罗身形骤晃又凭空消失出现时已在他身后仿佛一条飞蛇左右飞旋连出三拳。

梁萧闪身避过来拳还了一掌劲力方交那内劲又如毒蛇般钻入经脉。梁萧急催内功化解仓促间眼前一花贺陀罗已到身后一腿踢来。

梁萧险被踢中心中骇异:“向日公羊先生与我说过他这内劲‘破坏神之蛇’固然名下无虚但这身法神出鬼没却是什么来历!”

他有所不知贺陀罗这身法名为“虚空动”创白天竺术士。据说密宗祖师龙树上人未人佛门之时曾为邪门术士与同伴修成此法混人王宫秽乱宫廷。只因这门奇功能将浑身精气化人身法故而来无影去无踪奔走之疾非常人目力所能及。但也因此缘故奔走之时六识关闭身子软弱无有丝毫余裕应付外力后来王宫卫士得高人指点闭了眼听风辨位举矛刺杀竟将几个大高手一一刺死。龙树见机得快避过一劫险死还生之余顿悟人生梦幻弹指即灭遂遁人空门参修佛法竟成一派宗师。

贺陀罗祖上世代行商其先祖早年在天竺采买香料无意中得到一尊湿婆的檀木造像内有“古瑜伽”秘本一部。该先祖依法习练竟成武功高手于是明里行商暗里仗着武功劫掠。后传至贺陀罗习练“古瑜伽”有成前来中原为非作歹。哪知他先遇萧千绝后遇九如和尚连吃大亏愤而返回西域苦修武功。

贺陀罗卧薪尝胆勤修数十年终于练成祖上无人练就的“虚空动”。他自知“虚空动”神有余机变不足由动到静之时须得数息工夫回气若遇高手必为所乘故而加以变化将长途行走转为咫尺奔袭减少回气时间再与“破坏神之蛇”合施对手中了蛇劲定要运功化解趁此间隙便可以“虚空动”施袭。

梁萧既对这身法捉摸不透惟有以步法应付他的“十方步”纳天地之大于方寸之间穷极想像往往于转折之处见功;“虚空动”快是快极但直来直去变化不足遇上这中土第一等聪明的步法急切间倒也难分高下。

明归从旁看得心中暗惊:“这小子何时练到如此地步日后怎么还制得住他?”目光一闪凝注在花晓霜身上。

常宁见梁萧被贺陀罗缠住招呼众人散成半圆向吴常青与花晓霜逼来。吴常青见状叫道:“晓霜到我身后来。”花晓霜依言而行。忽听明归大笑一声倏地纵起好似苍鹰下搏迎面抓来。吴常青双手一扬掷出十枚金针明归变爪为掌将金针扫飞火真人与哈里斯同时扑上一个拍向吴常青一个抓向花晓霜。

昊常青医术虽高但武功平平眼见火真人掌来双掌接住忽觉浑身一热踉跄间一跤坐倒。火真人哈哈大笑右爪扣向他“天突”穴。此时哈里斯也扑到晓霜身前双手齐出点她穴道他自负了得见这少女娇弱也没使几分气力。

不料花晓霜双掌挥出若云似雾缥缈不定两道劲风扫中他双臂。哈里斯只觉手腕酸麻自知轻敌羞惭间正要变招忽觉背后疾风陡起顿觉背脊疼痛欲断跌出五步斜眼望去只见一道青影晃过不由心头一凛情知梁萧到了。

梁萧一掌伤了哈里斯左脚飞起正中火真人左胯。火真人惨哼一声捂腿后退。忽听明归大喝飞掌拍落梁萧沉喝一声抬臂一格明归但觉大力涌来一股酥麻之感从手臂直透全身不由得一个筋斗倒翻出去落地时胸口窒闷如压巨石。梁萧却借明归掌力滴溜溜当地一转翻手接住阿滩尊者的“大日如来印”。这一掌合上他与明归两人之力阿滩眼前金星乱溅倒跌出一丈有余脸色倏地惨白。

梁萧呼吸间连败四大高手端的倾尽全力一阵气促神虚忽见贺陀罗一晃身到他身后双掌如蛇般绞来。

花晓霜惊呼道:“小L。”梁萧头也不回忽地抓住吴常青反手挡出。此招大出贺陀罗意料他慌忙收势瞪视梁萧一脸惊诧之色。

常宁也不禁咽了口唾沫干笑道:“怎么?平章大人不顾自己人死活了?”花晓霜则定定瞧着梁萧檀口微张忘了言语。梁萧冷笑一声道:“老子生平杀人无数管什么自己人不自己人?你们要劳什子《青杏卷》吗?好啊!”他左掌一扬停在吴常青顶上三寸处。

众人无不变色均知他为将之时纵横南北杀戮千万。以他驰骋沙场的手段既能拿吴常青挡贺陀罗掌力说要杀他只怕也非诳语。这群人本都是见利忘义之辈此时以己度人俱都失了主意。

花晓霜望着梁萧心头也是空落落的浑想不透其中缘故但她脸皮极薄又不忍开口斥问。刹那间她眼眶一热眼前已然模糊。正慌乱中她忽觉手臂一紧已被梁萧攥住。

只听梁萧冷冷道:“老子但求活命从来不择手段。谁敢拦我我就先拿这死胖子开刀拼个鱼死网破老子活不了你们也休想拿到《青杏卷》!”花晓霜听得这话吓得浑身抖两行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也不知该悲伤还是愤怒欲要挣扎却被梁萧死死攥着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