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二章 佳人为注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梁萧见那女子扑入怀中方才清醒情急间身子微侧将手在她肘尖轻轻一托扶住她道:“柳姑娘你小心。”

柳莺莺没料到他竟会让开抬起娇靥眉间愕然颤声道:“你……你叫我什么?”梁萧微一苦笑缓缓道:“柳姑娘多时不见你却是清瘦了。”

柳莺莺呆呆望了他半晌忽地凄然笑道:“你叫我柳姑娘?”

梁萧低头不语忽听花晓霜轻声道:“萧哥哥这是你朋友么?”梁萧“嗯”了一声正要开口柳莺莺一双秀目已凝在花晓霜脸上转了一转露出恍然之色冷笑道:“萧哥哥叫得好亲热。”说着目注梁萧淡淡地道“她是谁?不妨给我引介引介。”

梁萧见她眼神冷厉心头不禁打了个突便道:“她是晓霜。”柳莺莺脸色蓦地失了血色长长吸了口气缓缓道:“好啊你叫她晓霜却叫我柳姑娘!好哼你好……”嗓子一哽眼眶已被泪水充满。

梁萧见她如此神色甚是不解转念之间又有所领悟:“她定在云殊和楚仙流那儿受了无数委屈想寻我倾诉即便她曾负我我今日待她也未免太生分了些。”张口便道:“莺莺……”柳莺莺蓦地涨红了脸怒道:“闭嘴莺莺是你叫的么?”梁萧一愣顿时说不出话来。

花晓霜却没瞧出二人尴尬之处听柳莺莺如此呵斥忍不住道:“这位姊姊萧哥哥是好心你于吗这样凶……”话未说完柳莺莺已冷笑道:“小贱人我跟小色鬼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么?”花晓霜被她一喝顿时脸色煞白颤声道:“你骂……骂谁?”柳莺莺大声道:“你聋了吗?我就骂你。”花晓霜嘴唇哆嗦半晌方道:“你……你不讲理。”

柳莺莺冷笑道:“好呀讲理便讲理你道我和梁萧是什么关系?”花晓霜尚未接口柳莺莺已道:“我是他未来的妻子他是我将来的丈夫我不知你用什么法子勾引他从今往后你给我滚得远远的!”

这几句话不仅大胆而且突兀梁萧听在耳里一时也未缓过神来却见花晓霜望着自己一脸震惊欲要辩白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忽见她身子微晃便要软倒梁萧心中一惊抢上前去将晓霜抱在怀里掏出金风玉露丸给她服下。

柳莺莺见此情形心尖颤抖一时也不知该是伤心还是气恼忽觉双颊一热两行泪水已滑落下来。

梁萧给花晓霜服了药又瞧了瞧柳莺莺心头便似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何滋味举目四顾不由心头一震。

群豪瞧见三人一见便生别扭均是幸灾乐祸围着大瞧热闹眉梢嘴角都有讥讽之色独有楚仙流笑吟吟望着梁萧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当下梁萧冷笑一声将花晓霜交给花生照拂正色道:“莺莺天香山庄的人可曾欺负过你你只管说来我拼了性命也要给你出气。”

柳莺莺正自气恼伤心忽然听得这话心头没来由一甜恼恨之情一缓哼声道:“别的欺负没有就是楚老儿不许我离开说我伤一个天香山庄的弟子便要关我一年只因我打伤了天香山庄五个蠢材所以要关我五年。”

梁萧听得她并未受屈不由松了口气向楚仙流拱手道:“五年之期太长了些还望楚前辈宽宥一二。”楚仙流淡淡一笑道:“那可不成她才呆一年还得再呆四年一年也不能少。”

梁萧一征瞧瞧柳莺莺见她玉容憔悴想这一年时光她身陷囹圄定然受了许多委屈不知为何心口一阵烫:“我既然到此岂可让她再呆四年?”一念及此朗声说道:“楚前辈恕罪今日无论如何我非带她走不可。”

楚仙流笑道:“这女子屡屡兴风作浪我没伤她全瞧九如和尚的面子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若不给些处罚我如何向后辈们交代?”梁萧脸色一沉道:“如此说只有动武一途了。”楚仙流似笑非笑道:“你要与我动武?”梁萧道:“想也别无他法!”

楚仙流笑了笑又道:“听说你做过元人的大将?”梁萧不料他突此言一愣道:“不错!”楚仙流点头道:“但听婉儿所言你反出元营却是为何?”梁萧叹道:“不为其他但求心之所安耳!”楚仙流击掌叹道:“人生在世身如不系之舟随波逐流是非善恶实难分得清楚能求心之所安已是莫大解脱。

冲你这句言语该当喝上三杯。”他斟上一盅酒递给梁萧笑道:“请!”

钱塘一战之后梁萧头一遭听人说出自己心中想透、却说之不出的道理热血一沸接过酒盅一口饮尽但觉甘醇清冽满口生香不禁赞道:“好酒!”众人见他二人不仅不斗反而一团和气饮起酒来心中一时好不讶异。

三杯喝罢楚仙流将杯一掷笑道:“梁萧你统率千军万马权势煊赫富贵骄人一朝丢弃却如敝屣。按理说也是拿得起丢得下的洒脱人物为何在女色上却恁地想不开明知不是老夫对手也要来救这女子。”梁萧摇头叹道:“前辈有所不知权势富贵算得了什么就是大元皇帝的宝座与我喜欢过的女子相比也不过狗屁而已。”

柳莺莺乍听他说出这句话只觉浑身滚烫双颊火红一片心道:“算你小色鬼有些良心。”想到这些年所受的煎熬恨不得立马扑入梁萧怀里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楚仙流听得这话怔忡半晌眼角露出一丝苦涩颔道:“不错好汉子生在世间就当为心爱的女子出生入死至于权势富贵、帝王将相统统都是狗屁。来来来冲你这句话咱们再饮十杯。”

梁萧也不推拒酒到杯干二人你一杯我一杯一坛“百花仙酿”顷刻见底。楚仙流一捋长须笑道:“梁萧我再问你一句你若与我交手有几分胜算?”梁萧想了想摇头道:“晚辈说不上来。”

楚仙流拿起身边铁木剑随手拂过一朵牡丹花瓣被剑风冲激纷然四散铁木剑轻轻一颤破空有声顷刻间将空中花瓣尽数串在剑上落地的一片也无。群豪惊佩不已彩声大作。

梁萧目视剑尖花瓣微微一笑道:“剑法是好。但花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楚仙流笑道:“说得不错做起来却是另一回事了。”

梁萧笑道:“即便晚辈今日无法取胜但楚前辈年近花甲晚辈却不过双十楚前辈在世一日或许我无可奈何!”他目中精光一闪扫视天香山庄众人缓缓道“但若天不假年楚前辈撒手仙逝天香山庄后继乏人试问谁能挡得住我梁萧?”楚仙流目光一动笑而不语。

何嵩阳听得大怒厉声道:“楚前辈此人暴戾狠毒留下一日便祸害一日你不要听他大吹法螺、虚张声势一剑杀了最为省事!”他话音方落眼前人影乍晃梁萧不知如何已到眼前跟着胸口倏麻被他扣住。梁萧大袖一拂展开“乘风蹈海”之法绕着人群足飞奔仿若流光魅影倏忽间转了数圈将何嵩阳一掷在地长笑道:“楚前辈我这算不算大吹法螺、虚张声势?”

他这一轮变化动如电光石火以楚仙流之能也不由颔道:“无怪你敢放此大言原来练成了灵鳌岛的轻功。嗯你虽未必能胜但若一心要走我倒阻你不住。”众人见梁萧使出此等轻功已受震撼再听楚仙流一说无不气馁。柳莺莺却望着梁萧心中怪讶:“这个惫懒小鬼怎么练成这等武功!”

楚仙流捋须笑道:“不过动武终是下策说起来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梁萧道:“如有妙策那是最好。”楚仙流看了看他又看看柳莺莺笑道:“若你留在天香山庄柳莺莺便不用走了你二人大可在此结为夫妇五年时光足够生出几对儿女……”他话没说完柳莺莺又羞又急面红如火啐道:“楚仙流你又嚼什么破舌根子?”

梁萧目视柳莺莺见她娇颜如花不觉心神一迷:“若能与她住在这百花丛中相亲相爱五年时光当真只短不长。”但一念及此忽地心头一震暗自羞惭:“我怎地鬼迷心窍生出如此唐突的心思。”目光一转望着花晓霜见她闻若未闻只征征凝视花丛眼中似有无穷茫然不由胸口微窒“我答应过她陪她行医天下男子汉大丈夫怎可说话不算!”

想到此处梁萧摇头叹道:“小可不才岂敢辱没了柳姑娘?”柳莺莺听得这话不禁芳心一沉一股酸热之气涌上鼻端恨不得揪过梁萧狠狠打他两拳继而又望向花晓霜暗暗咬牙:“好啊你这小色鬼不敢辱没我辱没这病丫头却就敢了!”

楚仙流不料梁萧竟会一口回绝饶是他冲淡之性也不由长眉蹙起心道:“此人才雄心忍轻功又极高绝若逞一时之快惹下这等对头天香山庄怕是永无宁日。”他虽不理世务于天下兴衰看得淡泊但事关家族存亡以楚仙流之潇洒不拘也不由生出仿徨之意。

忽见雷行空越众而出呵呵笑道:“仙流公雷某倒有个主意!”楚仙流对他厌恶至极懒声道:“说!”雷行空道:“大家都是武林中人有什么恩怨最好也依武林规矩比较武技愿赌服输。”梁萧长笑道:“妙极妙极!梁某早就想领教雷公堡的高招!”

雷行空老脸一热摆手道:“雷某不是这个意思。想来柳莺莺有什么不测你也定然难过!”他指了指晓霜与花生嘿笑道:“再说你还有这两个同伴若群斗起来他们只怕也难避劫!”梁萧冷笑道:“你让我难过我自有法子让你双倍难过!”

雷行空笑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是以我想到一个双方都不难过的法子。咱们不妨赌斗三场我们与天香山庄一方梁萧你为一方各出三人单打独斗点到为止旁人不许出手相帮。若你们胜了这段梁子就此揭过但若我们胜了柳莺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也无须多讲。”此话一出众人哄然叫好。

梁萧嘴上虽硬心中却极不愿意柳莺莺受害更不想连累晓霜与花生闻言心道:“如此倒不失公道与其两败俱伤不如行险一赌!”当下目视楚仙流道:“楚前辈意下如何!”楚仙流笑道:“悉听尊便!”

梁萧转头对雷行空道:“就此说定我们这边我、柳莺莺以及小和尚三人出战!”雷行空摇头道:“不成此事因柳莺莺而起她是这场赌斗的彩头。嘿自古以来哪有彩头参与赌斗的道理?”众人心知肚明柳莺莺的武功一瞧便较花晓霜为强雷行空如此说意在削弱梁萧立时纷纷放大嗓门出声附和。

梁萧大怒忖道:“如此一来晓霜岂不也要上阵?”他嘴角冷笑瞧明楚羽方位心道:“她是楚仙流的侄女、雷行空的儿媳若是将她拿住可收一箭双雕之效。不过定要一击得手要么楚仙流反击起来势必凌厉。”正要出奇制胜忽听花晓霜颤声道:“萧……萧哥哥我……我也出战吧!”梁萧一惊道:“别说孩子话你怎能跟人打斗?”花晓霜看了看柳莺莺凄然笑道:“这样若是胜了既不用杀人你和这位……这位柳姊姊也能和和美美一起出庄。如此一举两得实属难得的好事。”

梁萧见她凄楚神色已然难过再听她这样说话不觉胸中一酸道:“你武功平平若是输了怎生.是好?此事决不可行。”花晓霜摇头道:“我拼了命也不会输的!”梁萧心头堵还要再说花晓霜已道:“萧哥哥我心意已决你就别说啦!”

柳莺莺见花晓霜竟肯为自己出力甚是惊疑转眼瞧见梁萧神色又觉生气:“这臭丫头装模作样难不成就是这样骗得小色鬼对她动心?”一时又气又急高叫道:“我才不要这个小贱人救。”她忽见梁萧侧目望来眉间隐有怒色不由得心头一颤轻轻哼了一声。

雷行空见状不容梁萧再变主意呵呵笑道:“既然这位姑娘自愿出手那就再好不过!”梁萧一转念忽地冷笑道:“好就此说定你们出哪三个人?”雷行空向楚仙流拱手笑道:“仙流公自是要出头的!”楚仙流淡淡一笑。雷行空又道:“区区不才也算一个!”他目光一扫落到楚羽身上笑道:“你们有一员女将我们自也要出一个羽娘你也算上!”

梁萧点头道:“如此甚好既然主意是你方出的布阵当由我来!头一阵么我便与雷堡主套套近乎;第二阵嘿花生便宜你啦对阵雷大娘子可别忘讨些便宜。至于晓霜你就恭恭敬敬向楚前辈讨教两招剑术。”他深明韬略算定自己对阵雷行空有胜无败;花生与楚羽交手也定不会输;而楚仙流一

代高人对付花晓霜这等弱女子白也撕不开脸皮大打出手花晓霜虽然必输却也决不会有所损伤。

雷行空虽然奸猾但毕竟是草莽中人说到用兵使诈运筹帷幄远不及梁萧一个零头听得如此排阵心头咯噔一下叫苦不迭。

花生不明所以问道:“梁萧你说俺别忘了讨便宜怎么个讨法。是讨酒还是讨狗肉啊?”梁萧笑道:“你瞧见那个穿黄衫的婆娘么?呆会儿她要拿剑砍你你只须让过宝剑摸摸她的手儿脚儿、颈儿脸儿摸到她低头认输那就成了。”

楚羽听得羞怒交加俏目圆瞪雷震暴跳如雷大声怒骂柳莺莺则忍俊不禁“扑哧”笑出声来向梁萧啐道:“你可真坏不怕教坏小和尚。”

花生仍不开窍望着楚羽摸摸光头憨道:“梁萧啊只能摸摸不能吃么?”梁萧有意扰敌心神点头道:“你要吃便吃谁来阻你?”花生瞅瞅楚羽终觉不妥忖道:“似乎吃不得我便听梁萧话摸摸就好。”楚羽被他一双圆眼看得面色绿心道:“莫说让这小贼秃在身上咬一口便是摸上两摸那我也不用做人了。”她想到此处顿时堕人梁萧圈套心中有了畏缩之意。

雷行空正自束手无策楚仙流却摇头道:“这个对阵不妥老夫岂能与小姑娘动手!梁萧你若要耍这些把戏那就不用赌了!”梁萧道:“你说如何?”楚仙流道:“既是公平相搏自是兵对兵将对将男对男女对女了。”雷行空随声附和:“不错正该如此。”梁萧冷笑道:“楚前辈非要与我一斗了?”楚仙流笑笑不语。梁萧又道:“也罢我再让一步但有言在先我们只有三人无从换将你们人多势众若中途耍赖换人如何是好?”楚仙流道:“岂有此理人一定妥决无反悔之理。”雷行空也道:“不错!”

梁萧笑道:“二位都是一派宗师言出必践我便相信这回!”他话音方落却听楚羽道:“公公、三叔我不与这位小姑娘动手就此退出。”雷行空皱眉道:“这是为何?”楚羽目视晓霜叹道:“今日我几乎遭受生平未有的大辱若非这位姑娘相救只怕从此没脸见人这个大恩无从报答也就罢了但若恩将仇报实在不妥!”众人都知她说的是梁萧要在她脸上刻字被晓霜搭救之事。梁萧瞥了楚羽一眼暗暗点头:“这个婆娘倒还有点儿良心。”

雷行空皱眉道:“但你不出手谁来替你?”楚羽道:“听说婉儿近日跟随三叔学剑进步神方才指点我们那三招巧妙异常若我料得不差婉儿的剑法该当在我之上了。”雷行空双目一亮向楚婉笑道:“不错还请婉姑娘显显本事。”楚婉摇头道:“楚婉随三叔祖练剑不过怡养性情对于打打杀杀小女子毫无兴致。”她盘膝坐下闭目不言。众人见状大觉失望花晓霜却对楚婉生出亲近之心:“这位姊姊不爱打杀真真是好若是有暇定要与她交个朋友。”

雷行空瞥着花晓霜浓眉大皱:“看她娇弱模样便再是厉害也未必强到哪里去!不过梁萧既放她出战只怕她有些出奇本领非得有厉害人物对付才可放心。女子之中楚羽原也厉害可惜受她恩惠不好动手楚婉这小娘皮又装模作样若换了他人岂非少了必胜的把握……”

雷行空一时甚为踌躇何嵩阳站在他身旁猜透他心思扬声道:“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雷夫人既不肯出战我便替她一阵吧!”

梁萧冷声道:“姓何的你要脸不要?”何嵩阳冷笑道:“你统军伐宋血债累累还配与我谈脸面么?”群豪听得顺耳齐声赞同。

这句话正点中梁萧痛处他一皱眉道:“也罢。”掉头向雷行空道“你方的人就算是定了。”雷行空没料他如此慷慨心中暗喜接口便道:“不错!”楚仙流也自点头。

梁萧微微冷笑转过身子迈开大步似欲走开忽然间他前进化为后退闪电般越过一丈有余千钧掌力落向何嵩阳胸口。

他这一招正是“大逆诛心掌”原本黑水武功均有脉络相通梁萧虽没学过这套掌法但经钱塘一战见伯颜反复施展事后细加揣摩猜到其中若干奥妙。是以这一掌趋退若电颇为出人意料。

只见何嵩阳连退三步“哇”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如纸。雷行空惊怒交进喝道:“姓梁的你为何出尔反尔违反约定?”梁萧淡淡地道:“约定中说过比武之前不许斗殴么?只要比斗尚未开始你也大可在我这边找回场子!”雷行空怒道:“你此番得手全赖偷袭如今你方严阵以待自可说这些便宜话。”楚仙流也道:“梁萧这话确是强词夺理了!”梁萧笑道:“算我强词夺理。那么前辈早先言之凿凿说什么‘男对男女对女’如今却弄出个‘男对女’这算不算出尔反尔?”

听他如此一说楚仙流一时默然。雷行空却不甘道:“不成怎可如此赖账我们要换人!”梁萧笑道:“早先说过人一定好不得更换!你说我赖账我看真正赖账的却是雷堡主吧。”他口中与雷行空说话目光却凝在楚仙流身上。

楚仙流摇头叹道:“梁萧跟你打交道真叫人头痛。”梁萧苦笑道:“你们摆明车马非赢不可我要自保只有用些非常手段。”楚仙流道:“也罢我们不换人。可一旦比斗开始你再不得乱来。”梁萧笑道:“我不违约定就是。’‘楚仙流眉头微皱道:“若违约定呢?”梁萧截口道:“便算我输。”

雷行空见楚仙流认栽也无话可说但何嵩阳伤得如此之重只怕花晓霜伸个指头也能将他点倒。

他心中暗叫窝囊忽见何嵩阳挣起身子瞧着花晓霜涩声道:“何某请教高明。”花晓霜叹了口气也道:“晚辈花晓霜请指教。”

她话音未落忽听一名女子“咯咯”笑道:“且慢。”众人举目看去却见一名绝色丽人身着紫衣穿花拂柳迄逦而来。柳莺莺见得此人蛾眉倒竖怒道:“韩凝紫你……你骗得我好苦。”韩凝紫笑道:“乖莺莺我怎么骗你啦?”柳莺莺咬牙道:“你说楚仙流火烧残红堂将梁萧一并烧死骗得我来寻天香山庄的晦气!”韩凝紫笑道:“这叫因祸得福若非如此梁萧怎会冒险来救你你又怎能试出他对你是真情还是假意?”柳莺莺听得满面绯红觑了梁萧一眼心道:“她这话说得不错患难见真情他不顾生死前来救我足见对我的心意。”她心中欢喜对韩凝紫的怨恨之心无形中也消减了一牛。

梁萧听她二人对答心头恼怒:“敢情莺莺被擒被困都是韩凝紫从中挑拨。”他寒声道:“韩凝紫你来送死么?”韩凝紫摇头笑道“非也非也奴家只是觉得这比斗对你而言委实有些不公。”梁萧没料到她竟给自己叫屈大觉意外皱眉道:“你打什么主意?”

雷行空与韩凝紫有焚庄之仇只当她趁机报复怒道:“什么不公?他使奸弄鬼便宜占尽。”韩凝紫笑道:“这么说可不对你没听说么他不满你们‘男对女’呢!”她瞥了花晓霜一眼笑道:“依仙流公之言该是女对女才对!”

梁萧陡然明白她来意蓦地气贯全身勃然欲。韩凝紫早有防备快步走到楚仙流身旁笑道:“仙流公他想杀我呢!”楚仙流也看出梁萧眼中杀机不由眉头微皱。却听韩凝紫道:“若是他肆无忌惮当着您老杀人不仅不将您老放在眼里天香山庄的面子怕也荡然无存了。”

楚仙流看她一眼淡然道:“你作恶多端本也该死。”韩凝紫强笑道:“仙流公你忍心么?”楚仙流长叹道:“但杀人终究不好梁萧此地只说柳莺莺之事。你二人的恩怨出了天香山庄另行了断吧。”

梁萧心头一凉情知此话出口要杀韩凝紫再不容易。花晓霜却点头道:“前辈说得极对杀人终究不好!”梁萧气苦难言狠狠瞪她一眼。

韩凝紫得楚仙流一句话心神大定瞧了瞧花晓霜笑道:“你叫花晓霜?”花晓霜正要答话却听梁萧高叫道:“别理会她!”花晓霜一愣只得住口。韩凝紫又笑道:“你爹爹名叫花清渊你妈妈该就是凌霜君那个贱人吧!”花晓霜脱口道:“你干吗骂我妈妈?”梁萧心中叫苦。

却见韩凝紫眉眼含笑缓缓道:“好啊总算是皇天有眼让我遇上了你这孽种啦!”她语声听来轻柔但一字一句似乎都蕴藏着无穷怨毒。

梁萧冷笑道:“韩凝紫你要动歪脑筋可得先过我这关。”韩凝紫笑道:“我怎会动歪脑筋就算要做也是光明正大地做!”她掉头向楚仙流道:“仙流公你说过这三阵要男对男女对女对也不对。”

楚仙流点头道:“不错!”韩凝紫又向梁萧笑道:“这话你也答应么?”

梁萧明知她心意但却无从反驳黑着脸闷哼一声道:“我与他们动手与你何干?”韩凝紫笑道:“这个容易。”她转身向雷行空道:“雷堡主今日同仇敌忾咱们不妨化敌为友?”雷行空一怔未及说话韩凝紫忽向楚羽拜倒笑道:“楚姊姊以往多有得罪全是奸人挑拨今日我拜你为义姊咱们就算自家人了!我代你出手抵挡第一阵如何?”梁萧闻言掌中竹剑握紧。忽见楚仙流目光投来微有笑意。梁萧知他有了防备击杀韩凝紫必已不能只得罢手。

楚羽也没料到韩凝紫出此一招大感错愕望向雷行空。雷行空有如此便宜岂有不占之理便向她微微点头。楚羽看了晓霜一眼叹道:“妹子不必多礼请起请起。”韩凝紫笑道:“多谢姊姊!”

她缓缓站起向梁萧笑道:“如此才算公平!”柳莺莺忍无可忍叫道:“韩凝紫你……你也太不要脸了吧。”韩凝紫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梁萧素知韩凝紫为人骄傲此时一心报仇竟用上这般下作法子可见她对凌霜君的一腔怨毒尽已落到晓霜身上一旦动手绝对没有点到即止之理心念一转忽道:“韩凝紫算你厉害头一阵算我输了!”

众人均是一呆继而欢声四起花晓霜急道:“萧哥哥这怎么成呢?若是后面再输一场可就不妙了!”梁萧只是摇头。

韩凝紫眼珠一转“咯咯”笑道:“好个细心体贴的俏郎君。莺莺这下子你该是看清了吧。唉我也只当他是一心向着你但如此看来大谬不然!他宁愿你任人宰割也不愿这位花小姐少上一根寒毛!”柳莺莺秀目圆瞪啤道:“你少来挑拨离间我才不会上当……”她嘴上如此说胸中却是悲苦酸楚眉眼通红一片。

花晓霜见她伤心暗叹一口气道:“姊姊……”柳莺莺心里醋意横生秀眉一挑喝道:“谁是你姊姊!”梁萧蹙眉道:“莺莺你不该冲她气。”柳莺莺冷笑道:“是啊我不该冲她气我该冲自己气你既然喜欢她干吗还要来惹我我被人困住受人欺辱与你又有什么相干?我被人一刀杀了最是干净!”

梁萧没料她说出这番话来一时竟作声不得。群豪见打斗未起对方先乱阵脚不觉心头大乐。雷行空胜券在握更觉欢喜笑道:“梁萧第一阵你既然认输第二阵也不必耽搁早早打完那是最好!”

梁萧双眉一扬正要说话却听花晓霜急道:“第一阵还没打哪里输了?”雷行空皱眉道:“梁萧认输还不算?”花晓霜咬了咬牙道:“出战的是我我说没输就是没输。”梁萧怒道:“胡闹我说输了就是输了。”花晓霜转过目光对柳莺莺道:“姊姊……我拼了这条性命也要取胜的。”柳莺莺哼了一声不理不睬。

梁萧忍不住道:“武功一道又不比看书写字就算你拼了性命也未必能胜。”花晓霜瞧着他凄楚一笑心道:“我患了九阴毒脉早该死了多亏师父才能活到今天。如今奶奶不要我有家难回师父死了你又有了心仪的女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若死了柳姊姊就不会怨怪你你们就能好好地呆在一起做一对恩爱夫妻。”

她对男女情愫虽蒙蒙咙咙但也难免妒忌之念只是生性柔顺较之常人淡薄一些;今日听到柳莺莺那番话芳心既似刀割又如针刺难受到了极点。可她天生医者襟怀为人慈善见梁萧为难柳莺莺动辄流泪又不由生出几分同情。这般乍哀乍怜忽忧忽悲种种情愫在她心头纷乱纠缠煎熬之苦自她出生以来当真从未有过不禁动了轻生的念头。

她心念已决踏上一步向韩凝紫道:“这位婶婶我跟你打。”韩凝紫冷笑道:“你叫我婶婶我很老么?”花晓霜不会撒谎如实道:“你看上去不老比我妈妈要年轻些。”韩凝紫大怒啤道:“放屁你竟拿我与那贱人相比?”她猛地踏上一步咬牙瞪眼忽变狰狞。

花晓霜心头一怯退后半步道:“我妈妈又没招惹你你干吗骂她?”韩凝紫神色惨变哈哈笑道:“她没惹我哈哈她没惹我……”她笑着笑着突地双袖掩面“呜呜”大哭了起来。

晓霜听她哭得心酸不觉大生同情正要上前安慰忽地胳膊一紧已被梁萧抓住。梁萧冷声道:“不要理这疯婆子!”花晓霜叹道:“但她哭得很可怜。”转眼看去却见柳莺莺站在一旁杏眼圆瞪看着这边她胸口急剧起伏推开梁萧道:“萧哥哥你放心我定会胜的。”

梁萧眼眶一湿仍抓着她手臂不放。花晓霜用力扳开他手笑道:“你信不过我么你知道啊我……我会武功的!”花生听到凑上前来呵呵笑道:“原来晓霜会武功啊好极俺也想瞧……”梁萧怒目相向花生一惊缩回头去。

雷行空大不耐烦怒道:“梁萧你磨蹭什么到底认输不认?”梁萧见花晓霜神色决绝中带着几分哀求不由双眉紧锁沉思片刻忽地点头向韩凝紫道:“好!要打便打但你若不讲规矩出手伤人我叫你血溅五步。”他大袖一挥走到旁边。

韩凝紫“呜呜”哭了两声忽地抬起头来“咯咯”笑道:“好好这么说我也不哭了小孽种你知我为什么不哭吗?”晓霜一呆道:“你……你跟我说话?”韩凝紫笑道:“不跟你说跟谁说?”晓霜茫然摇头道:“不知道。”韩凝紫笑道:“只因见你流血我便痛快!”花晓霜打了个激灵双掌一分道:“不与你说了我……我要动手了。”

韩凝紫见她左掌斜引右掌平放裙摆迎风飞扬飘逸若仙不觉微微有些出神:“假使我与他生下女儿想也与她一般大了但定比她可爱十倍美貌十倍温婉十倍……”想到此处她望着晓霜一时呆了。晓霜见她神情恍惚甚是奇怪便道:“婶婶我过来了。”她双掌乍分乍合恍若流云飘风挥将出去花生见状眉开眼笑大声叫好。

梁萧见晓霜出手之前还先打招呼气得心口隐隐作痛。韩凝紫望着天上云彩轻轻叹道:“白衣苍狗变浮云么?”花晓霜听她说破自己掌上招数心中大惊忽见韩凝紫双袖一振翩若浮云轻轻拂出袖至半途一双纤掌飞旋而出仿佛青云乍破偷出一弯白森森的冷月。花晓霜不敢硬接收掌疾退只见韩凝紫莲步轻移十指状若兰花轻摇轻晃拂向她胸前大穴。晓霜再退六步张大双眼诧然道:“云破月来花弄影你……你也会‘云掌风袖’?”

韩凝紫见她惊诧神情大觉快意笑道:“是你爹爹亲手教我的。”晓霜奇道:“你认识我爹爹你是他朋友么?”韩凝紫道:“我与他可不是寻常朋友他不仅教我功夫还与我亲嘴睡觉。”

众人听到这句不禁哄然大笑。花晓霜满面通红心神大乱梁萧急道:“晓霜抱元守一不要听她胡言乱语。”韩凝紫向花晓霜笑道:“你不信去问问你爹立知真假。”她说话声中双掌若天女散花翩翩拍出。

花晓霜一意取胜强自屏除杂念凝定心胸退出丈余掌势一变纤掌环抱若即若离若烟若雾缥缥缈缈难以捉摸。倏然间她双掌陡疾好似一化二二化四千变万化仿佛夜空中云开雾散繁星烂斗一时吐出看得人跟花缭乱堪堪抵住韩凝紫百花吐蕊般的招数。韩凝紫见得这招心头一迷禁不住脱口吟道:“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风袖云掌”每招每式都暗合一个词曲中的句子花晓霜听她说破掌招不由想到自己身世心头一酸接口念道:“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韩凝紫见她转腰移步举手抬足宛然便是自己年方豆蔻、天真未凿之时与花清渊临水照影拆招练掌的模样但觉心神恍惚仿若梦寐再听得这句怨词更是痴心惶惶忘了身在斗场。她正自征忡忽觉额际微痛被一道掌风拂中旋身闪避才觉分神之际已被困在花晓霜星河舞千帆一般的掌影之中不由轻声冷哼身子一屈一伸纵起丈余脱出晓霜双掌之外半空中身形疾旋左袖如水如云挡住晓霜的掌力右掌若百蝶纷飞居高临下翩然拍落。

花晓霜倒退三步由衷赞道:“蝉蜕尘埃外蝶梦水云乡这招使得真好。”她从小多病没能多练功夫只跟姑姑学会这路“云掌风袖”平日没事便与花慕容拆解诸般变化熟极而流即使闭着双眼也能应付见得这招当下以“高情已逐晓云空”抵挡。

韩凝紫跟着花清渊时日也不甚长只学会这路掌法“风袖云掌”招式潇洒飘逸二人情浓遣绻常常彼此拆解哪知后来一别无期她前情难忘时时独自习练聊以自慰原本想的是使出这路掌法再说些风言风语若让花晓霜受些惊惶在她心中也无异于让凌霜君受苦。哪知拆得数招十余年前诸般思绪忽地涌上心头仿佛与花清渊拆招一般一时竟不忍遽下辣手反倒盼着多拆两招重温旧梦。

忽见晓霜使出“高情已逐晓云空”便还一招“断雨残云无意趣”见晓霜以“碧云冉冉自东来”抵挡就出一招“扫尽浮云风不定”相迎。

二人你来我往拆了三十余招挥掌若轻云蔽月举袖如流风回雪浑不似生死相搏倒像与极亲密之人相互切磋。众人看在眼里都觉诧异梁萧更是疑云满腹:“这姓韩的婆娘出手温柔倒像是搔弄姿若说示敌以弱以她的能耐何须如此费事。唔这厮卖得什么膏药?”雷行空也瞧得好生不耐蓦地重重哼了一声。

韩凝紫听得怒哼之声猝然一惊:“我这是做什么?”当下她柔情顿收呼呼两掌拍出变为“飘雪神掌”。梁萧看得分明脱口叫道:“晓霜当心。”

花晓霜只觉四周寒风乍起不禁打了个哆嗦体内寒毒受“冰河玄功”牵引蠢蠢欲动一阵头晕目眩踉跄后退。韩凝紫一步赶上又拍一掌花晓霜勉力避开头脑更觉昏沉若非她一心要救出柳莺莺咬牙苦撑早已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