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花中圣哲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梁萧看得心惊胆战手握剑柄盯视韩凝紫掌法只要晓霜势危便要立时出手但看了三招他心头灵光乍闪忽地叫道:“晓霜暗香拳法暗香拳法!”花晓霜正自头昏脑胀浑身冷闻声不及多想眼见韩凝紫双掌自左拍到随手便使出了情所传的“暗香拳”左五路:“凌霜傲雪”招式古朴清绝意境高妙。

“暗香拳”既是散手也是内功诸般招式全凭气机牵引。这些日子花晓霜时常习练用以抵御寒毒此时架势吐开全身气脉如流阳和通泰韩凝紫的掌劲也不似那么凛冽了。当下花晓霜养足自身之气以有余之气带动拳招连绵六拳化去韩凝紫的三记掌力余劲不止扫中她额头。韩凝紫只觉头脑一热微感晕眩心头一惊当下收起猫玩耗子之念轻啸一声一招“雪浴飞龙”自上下击一时间寒劲飞空如冰川下泻猛恶异常。

花晓霜见势忙使出暗香拳前五路的“小萼点珠”劲力凝而不散平平击出看似漫不经心拳劲却点破韩凝紫掌风打在她肩头。韩凝紫只觉“肩井穴”一麻心头紧:“这拳劲好不古怪竟能破我掌风?”倏地收劲足下微旋绕到晓霜身后花晓霜不待她出手一招后五路的“疏枝横玉”先制人。

“飘雪神掌”灵动飘忽有若飞雪韩凝紫尚未出手身形又转落到晓霜右方一招“冰花六出”连环拍出六掌花晓霜施展右五路的“梅花三弄”轻轻三拳飘然化解。

韩凝紫连出绝招却处处受制心头骇异不已清啸一声一招“千雪盖顶”双掌漫天落下。花晓霜便使招中五路的“遗世独立”身形微转双拳上掠“扑哧”一声两人硬碰一招花晓霜倒退五步只觉寒劲人体忙使招“香魂渺渺”以劲带招凭空挥洒数拳将寒劲化去。韩凝紫却觉一股暖劲若有若无地渗入经脉当下运气驱散娇叱一声合身扑上。经此数招花晓霜信心大增见她扑来屏息凝神将二十五路“暗香拳”反复施展形动于外神敛于内出拳似暗香浮动若有若无守若恢恢天网疏而不漏攻则从容不迫叫人防不胜防。

又拆十招韩凝紫久战不下越惊怒连声长啸忽左忽右蹿高伏低端的起若惊鸿落如电闪令旁观众人目不暇接三丈之外也能感到丝丝寒气只觉花晓霜便如一树孤梅立于狂风暴雪之中随时都有凋落的危险。

柳莺莺心中暗凛:“死狐狸竟将掌法练到这个地步若我与她动手怕是挡不过百招!”梁萧更是心惊:“也不知了情道长有意还是无心幸得她创出这路‘暗香拳’恰是‘飘雪神掌’的克星不过晓霜功力尚浅又有病在身这般下去虽能支撑数招但终是必输无疑。”

他目光一转忽见金灵儿正从行李架中探出脑袋一双火眼盯着斗场骨碌碌乱转不由得心头一动忽地声呼哨金灵儿顿时尖嘶一声化作一团金光向韩凝紫扑去。韩凝紫见状挥掌拍出却听梁萧又两声呼哨金灵儿应声斜纵飞蹿三尺兜头一爪向她面门抓到其进退若电竟是一招绝妙武功。韩凝紫措手不及忙向后仰此时花晓霜恰好一招“踏雪寻梅”使出足尖微跷几乎将她踢中。

雷行空怒道:“梁萧你这算不算违约?”梁萧笑道:“小猴头情急护主与人无关你说过单打独斗旁人不许相帮但可没说畜生不能相帮!”雷行空横眉怒目正要跟他辩驳。楚仙流见韩凝紫招式狠毒早已不悦闻言笑道:“不错这个不算违约!”雷行空听他也如此说顿然哑口无言。

花晓霜见金灵儿来援颇为怔忡竟忘了追击韩凝紫缓过一口气来挥掌拍向金灵儿金灵儿终究只是畜类一不留神被她寒劲拂中顿时蜷成一团东蹿西跳吱吱乱叫。

梁萧急道:“晓霜!”花晓霜陡然惊觉眼见金灵儿危急立时施展“暗香拳”奋力扑救。梁萧呼哨连连金灵儿应声而动。它天生异种灵通迅捷乎同类依照梁萧传授的招式上纵下跃左右穿梭声东击西进退无常好似一道金色电光在韩凝紫四周盘旋流动与花晓霜奇正相生彼此呼应斗得韩凝紫手忙脚乱晕头转向心中叫苦不迭。

雷行空怒道:“梁萧你出口哨教唆这小猴头算不算出手相帮?”梁萧作出惊奇之状笑道:“雷堡主真是异想天开谁说我在教唆猴儿?老子看得高兴吹吹口哨也不成么?”当下他继续呼哨指引金灵儿八方游击雷行空明知他使诈偏偏奈何不得恨得头上指牛眼圆瞪。

韩凝紫武功虽强但如此一来等若独自应付二人一兽压力倍增。梁萧武功已远在她之上此刻旁观者清呼哨指引无不切中她的破绽。三十合不到只听“哧”的一声韩凝紫腰带被金灵儿一爪扯脱。

梁萧轻笑道:“韩凝紫这猴儿最是急色下流你再不投降它可连你裤带也扯断了。”群豪听到这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韩凝紫虽知他恐吓居多但仍被扰得心烦意乱一不留神衣角又被金灵儿撕下一片。她左掌疾扫右掌挥出防备晓霜的拳招忽听梁萧一声呼哨金光骤闪直奔腰间韩凝紫生怕被这猴头弄得当众出丑匆忙回手格挡。花晓霜看出破绽使招“梅雪争春”右拳飞出打中韩凝紫胸口韩凝紫倒退三步惊怒交进纵身再上。

却见人影一闪梁萧挡在晓霜身前长笑道:“晓霜所谓点到即止你既然胜了便大人有大量放过这位婶婶好了。”韩凝紫怒道:“放屁我哪里输了?”梁萧笑道:“晓霜已拳下留情你还不认输?”韩凝紫心道:“她拳劲不足伤我但方才一拳确是打在我身上……”正想措词狡辩忽听楚仙流道:“不错小姑娘力挫强敌令人佩服。”韩凝紫一听不觉哑口暗忖此地仇敌甚多不堪久留当下咬牙冷笑挥袖去了。

花晓霜见她背影消失方才确信自己胜了一时心神恍惚如在梦里。梁萧笑道:“晓霜你挫了这女魔头的嚣张气焰真叫人解气。”花晓霜缓过神来双眼含笑瞥了他一眼心想:“多亏你百般设法我才能胜的!”再看柳莺莺见她面无表情也不知是喜是怒不觉神色一黯忖道:“不论我胜了败了柳姊姊都只会厌我恨我。唉过了今日再也没法与萧哥哥行医啦。”想到此处获胜喜悦无影无踪说不出的心灰意冷。

雷行空冷声道:“好第一场算你蒙混过去现在是第二场!”他将手一拍喝道:“拿鼓来!”

话音方落只见两名大汉抬着一只硕大的战鼓越众而出。那战鼓三尺见方式样奇古四周为青铜所铸遍布狰狞兽纹上下绷着两张乌黑鼓皮不知是何物所制。雷行空左手攥住青铜所铸的龙形扣环举鼓过顶右手接过一支两尺来长、非金非木、状若兽骨的鼓褪。他执鼓挥捶这么当场一立真有渊淳岳峙莫可撼动之势。

楚仙流不悦道:“雷行空你要在这里施展‘雷鼓九伐’吗?”雷行空道:“损伤花木雷某自会如数赔偿!”楚仙流哼了一声看了花生一眼目中透出几丝忧色。

花生见众人都望着自己茫然不知所措梁萧见雷行空拿出这个奇门兵刃皱眉道:“花生你平日里用什么兵器?”花生摇头道:“俺不会用兵刃师父只教俺打拳。”梁萧想起九如拿铜钟做兵器威震群雄不由问道:“你不会玩铜钟么?”花生摇头。梁萧忖道:“看来小和尚还没学全九如的本事。”便道:“你上场去像晓霜一般与老头儿切磋一下若是胜了我请你喝酒若打不过你便认输好啦。”

花生听得酒字不觉喜道:“好啊。”他将背上行李放下走到场上向雷行空唱了个喏道:“老先生你好!”雷行空一愣心道:“这小秃驴倒还懂礼。”鼻间哼了一声。

只听花生又道:“老先生俺打不过向你认输你打不过就向俺认输。你若认输俺就有酒喝俺有了酒喝不会忘记你的好处!”他本想说:“点到即止!”但不记得这个词就化简为繁拖泥带水说了一通雷行空听得大不顺耳心中愠怒:“放屁!老夫岂会输给你这个小秃驴?”

他大喝一声铜鼓飞旋带起无匹罡风向花生横扫过来。花生见来势猛恶向旁跳开雷行空鼓褪一挥当头打来。花生正要伸手格挡雷行空鼓槌一缩敲在铜鼓之上花生只觉头顶上好似响了个炸雷震耳欲聋头脑一阵晕眩。雷行空铜鼓趁势砸来花生疾退两步方才让开雷行空鼓槌又至花生伸臂一格只觉触手之处好似千百根小针刺扎一般半个身子顿时酥麻失声叫道:“古怪!古怪!”雷行空被他随手一挡鼓槌几乎脱手也觉大骇:“小秃驴蛮力好大。”

当下雷行空振奋精神鼓槌挥舞战鼓雷震横劈竖砸将“雷鼓九伐”一一施展开来。

梁萧定睛细看没看出那鼓槌上有什么门道便问道:“花生有什么古怪?”花生东躲西藏让开鼓槌口中叫道:“上面有刺扎俺手啦。”众人见他在打斗之时还能开口说话均是骇然。

梁萧听花生说得含糊不清甚是疑惑:“莫非那鼓褪上有暗器。”他目力极强若雷行空出暗器定然瞒不过他这双眼睛一时捉摸不透皱起眉头。

雷行空一招得手铜鼓挥舞得更疾鼓声起伏有致若合符节众人但觉头晕眼花心跳气喘纷纷捂耳向远处退却。四周百花被鼓声冲激缤纷凋落。花生却如一条鱼儿在雷行空如潮攻势中左一扭右一晃总不与他鼓槌相接。

楚仙流瞧着花生身法失笑道:“好个三十二身相闹了半天却是老和尚的弟子到了!”他说来浑不费力但声声穿透鼓声落人众人耳里清楚明白。梁萧奇道:“三十二身相?”楚仙流捋须笑道:“三十二身相是‘大金刚神力’中的变化!据闻如来有三十二化身《金刚经》有言:‘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意思是说三十二相虽并非如来法相。但练到三十二相也已是‘大金刚神力’中极高境界变化倏忽攻守难测只不知小和尚为何只是躲来躲去却不使出一招半式?”

花生身在斗场被鼓声韵律牵动气血只觉头昏脑胀一颗心似乎要跳将出来对那支鼓褪更是畏之如虎只想躲避全无还手的念头乍听楚仙流言语他心眼一活:“是啊师父说过这个三十二身相可以打人。唉可师父还说俺手重不许俺打……”

雷行空见花生忽而皱眉忽而微笑忽而眉飞色舞忽而状似沉思不觉心中大恼:“***小秃驴这个当口还在胡思乱想么?”他叱咤连声挥鼓举捶气势越壮。

花生让过数招灵机一动:“方才梁萧让俺摸那婆娘说是摸到她就会认输。是了俺只须摸摸这老头儿他也会认输啦。”他想着两眼放光纵身斜跃逼近雷行空使招三十二身相中的“举手伏象”探手在他右手背摸了一把。

雷行空大惊铜鼓横扫。花生形同鬼魅又在他左手背上摸了一把。雷行空惊怒交进鼓褪一挥向花生砸去不想花生一转身来个“割肉喂鹰”再在他左颊上摸了一把。

众人只瞧花生在雷行空身上摸来摸去无不惊奇。梁萧又是惊讶又觉可惜:“小和尚若手重一些雷老儿岂不输了三回了?”雷行空连着三次道儿愤怒异常连声大吼全力施展“雷鼓九伐”鼓槌频频击鼓鼓皮反震鼓槌落向花生力道倍增。花生若一味闪避雷行空拿他无法但此时他摸过雷行空左脸又想摸他右脸雷行空看得分明狠狠一槌砸在他手上。花生半身麻痹大叫一声仰天栽倒忙使一个‘脱胎雀母’连打两个滚儿狼狈逃窜。

雷行空扳回劣势气焰陡盛大声呼喝双手狂舞鼓声震天动地鼓槌鼓皮之间进出缕缕火光射落在地地上残花败叶顿时化为灰烬。

花生无法近身惶急道:“梁萧不成啦不成啦俺摸不到他他也不会认输啦!”梁萧听得这话恍然大悟苦笑道:“花生啊我让你摸雷大娘子又没叫你摸雷老头子。雷大娘子细皮嫩肉被你摸到铁定认输雷老头子皮粗肉厚你摸他百十下他也不当一回事!”

楚羽听到这里不禁满脸羞红忖道:“小秃驴方才那几下进退如风换了是我定然没法躲开。”想着又是后怕又觉庆幸。

花生让过一轮抢攻叫道:“不能用摸的怎么办好?”梁萧笑道:“不能用摸用打就好。”花生摇头道:“不成师父说了不许俺动手打人。”

梁萧双眉蹙起凝视鼓槌击鼓进出的白光心头一动想起《天机随笔·格致篇》中的几句话来:“琉璃交于毛生蓝白之火触手微麻其性类于九天之电若聚少成多未始不能断巨木、焚人畜他不由脱口叫道:“花生那不是针刺是电九天之电。”花生闻言大奇应声道:“酒店自然是好的但这个酒什么店大大不好!”

梁萧不禁哑然。雷行空却惊骇莫名他手中青铜鼓为上古神物据说是黄帝征嗤尤时聚昆山之铜取雷兽之皮制成的一面雷鼓那只鼓槌则名“七阳棰”为雷兽腿骨所化。雷兽为上古奇兽生于雷泽之中早巳灭绝传言用其皮制鼓震惊百里其骨制成“七阳棰”击鼓之时能生出九天雷火藏于“七阳棰”中寻常人一触即死。这一棰一鼓是雷公堡镇山之宝重达八十余斤携带不便此次为对付楚仙流雷行空特意携来不想竟被梁萧一眼瞧破奥妙。

梁萧既知其理心下便已拟出破解之法正要说话却听雷震怒道:“梁萧你也是天下有名的人物怎么尽做这些违约勾当!”梁萧道:“我又怎么违约?”雷震道:“你明目张胆指点这小和尚岂不是你两人对付我爹一个么?”楚羽相帮丈夫也道:“是啊大家各凭本事堂堂一战才算本事!”楚仙流也点头道:“不错梁萧头一阵情有可原这一阵么小和尚未必会输你就不要从旁指点了。”梁萧笑道:“其实说起来我也不知如何应付这面破鼓。楚前辈武功绝伦定有破解之法吧?”

他既然不便指点便来个请教声音甚大众人无不听得清楚纷纷张大耳朵听楚仙流说话。楚羽大急心道:“若三叔说出破解之法与梁萧说出又有何分别?”她忙急道:“三叔别上他当!”楚仙流自也明白梁萧的把戏微笑不语。

梁萧叹了口气道:“楚前辈也不知道么?唉难怪只好任凭雷行空撒野弄得枝残花落一片狼藉。”楚仙流生平爱花成痴雷行空施展“雷鼓九伐”十丈内花木尽摧令他颇为不悦此刻梁萧这么一说他明知是激将之法也不由冷笑道:“‘雷鼓九伐’何足道哉!‘擢乱六律。铄绝竿瑟’八字足可破之。”

梁萧一愣:“这老头儿掉什么文?”他转向花晓霜问道:“你知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花晓霜随口道:“这是《庄子》中的话全句是说:‘擢乱六律铄绝竿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竿和瑟为乐器‘擢乱六律铄绝竿瑟’也就是扰乱音乐节奏销毁演奏乐器的意思!”

楚仙流瞥了晓霜一眼暗暗点头:“这女娃儿记性了得!”柳莺莺心中却想:“她知书达理咬文嚼字的本事胜我百倍莫非梁萧就是看中她这个么?”想到这里胸中妒意越浓。

梁萧得此解释心头暗喜放声笑道:“听晓霜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好比有人打鼓我把他的鼓打破了他就没辄了!”雷震大怒厉喝道:“***梁萧你这算不算违约?”梁萧笑道:“我跟人讨论学问也算违约么?‘铄绝竿瑟’可是楚前辈说得我打个比方解释解释也算违约么?”他长于诡辩雷震气得浑身抖却又不知怎生驳他。

花生得了梁萧言语瞅了瞅铜鼓忖道:“是呀他没了鼓就没法敲鼓。俺不能打人但可以打鼓。”他被雷行空逼得东躲西藏心里憋得慌想到此处身形一敛双拳陡合由“三十二身相”化为“一合相”。

花生进人这一境界好似天地万物尽皆被纳入体内心中生出无坚不摧、无惧无畏之念。他环眼圆瞪再不是那个憨头憨脑的小和尚而现出金刚之相。

雷行空见他神色有异气势大变不觉心头惊诧未及转念花生身形一晃双拳陡出不偏不倚击在雷鼓之上。只听一声巨响雷行空虎口迸裂雷鼓去似脱弦之箭飞出十丈之遥重重砸在地上。

众豪杰大惊好事者抢上一看却见一个大洞贯穿雷鼓上下拿在手上足可看见脚掌再摸那破碎鼓皮但觉坚韧异常当真为生平仅见。

雷鼓被毁“七阳棰”没有鼓皮不能蓄积雷火便与寻常棍棒无异。雷行空重宝被毁惊怒难当丢开鼓槌展开“奔雷拳法”呼呼两拳打向花生。花生一时兴起打破雷鼓心中大感歉疚:“他这么生气俺便让他打两拳出气好了!”想着他双手护住双目与下阴要害任凭雷行空“噗噗”两拳打在身上。

雷行空一招得手大为惊喜但见花生退了三步伸手展足竟无丝毫伤损心中好不骇然咬咬牙扑上前去又是两拳一腿。花生退了半步作“寿者之相”以手托腮上身右屈下身左扭大金刚神力遍身流动将拳脚劲力一时化解。雷行空但觉触手之处如中败革拳上劲力无影无踪好似落人汪洋大海更觉骇异但此时骑虎难下绝无就此认输之理大喝一声合身又上拳脚若连珠炮一般出。

梁萧见花生只挨打不还手大为吃惊叫道:“花生你给人做沙袋练拳脚么?”花晓霜也焦急道:“花生你打不过就认输吧!”

二人说话之际雷行空连出十拳拳拳着肉打得噗噗作响花生一边以“三十二身相”化解拳劲一边苦着脸道:“俺打破他的鼓难怪他这么生气让他打两拳解气也好。”

梁萧听他语气从容情知无碍但听他说完不由啐道:“放屁!那有这种道理快快还手一拳把人放倒大家省事。”

话音方落只听砰砰两声花生臀上多了两个灰扑扑的脚印他匆忙使个‘马王飞蹄’伸腰展足将来劲化解口中叹道:“不成的师父不许俺打人。”雷行空听出便宜心中大喜当下放开手脚拳脚掌指好似狂风暴雨直往花生身上倾落。

群豪见雷行空不顾身份如此对付一个小和尚大为不齿议论纷纷梁萧更是越看越怒若非限于约定早已冲上。花晓霜只怕花生抵挡不住被人打死惶急之色溢于言表。柳莺莺也不由凝视斗场露出关切之色。众人虽神色种种想法各异但都有一个念头:“这和尚是人不是?被这般拳打脚踢便是一块精铁也打坏了他怎还能若无其事。”

雷行空斗到此时已是横下心肠情知今日若打不倒这个和尚从今往后只怕雷公堡声名坠地再也抬不起头来。一念及此他奋起精神又打了十来拳但他终究年纪不轻气血不如少年加之招招全力以赴不觉有些气喘心跳拳脚也隐隐作痛。

花生见状便道:“老先生你若打累了歇口气再打不迟!”众人一听禁不住哄然大笑。雷行空退了一步老脸殷红如血怒道:“去你妈的小秃驴给老子闭嘴。”花生听得这话“嗯”了一声果然把嘴闭上众人又是大笑赌斗俨然成了儿戏雷公堡一众人都觉颜面无光恨不能寻个地缝钻进去。

雷行空下台不得吸一口气正想再度扑上却听楚仙流道:“梁萧你说如何?”梁萧道:“花生既不肯出手这般拖下去无休无止。大家就此作罢算为平手如何?”楚仙流道:“三场中一胜一平若第三阵你方输了这胜负怎么计算?”梁萧笑道:“尚未斗过你怎知我定然会输?”楚仙流抚掌笑道:“凭你这句就当先喝一坛再行打过。”梁萧笑道:“要喝便喝何须这么多由头?”

楚仙流哈哈大笑将手一挥楚婉捧出两大坛“百花仙酿”交到二人手中。楚仙流随手拍开泥封道:“请!”梁萧一笑二人捧坛畅饮顷刻见底各自抛开摔得一团粉碎。

楚仙流目视梁萧笑道:“还能斗么?”梁萧笑道:“怎么不能?”楚仙流拍手道:“好既然喝过这坛酒你不许再叫我前辈!”梁萧奇道:“那叫什么?”楚仙流笑道:“叫我一声老哥如何?”

梁萧闻言心头乍惊乍热拱手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楚仙流笑道:“一言为定你叫我楚老哥我便叫你梁兄弟。”梁萧笑道:“老哥说得极是。”

这几句话惊得众人目瞪口呆楚仙流在武林中辈分之高声望之隆当世少有;而梁萧统兵伐宋声名狼藉乃是南朝武人恨之人骨的奸贼。这二人此时一坛烈酒下肚竟然称兄道弟起来当真出人意料。于是众人均想:“他二人莫非醉了?”但看二人脸色却跟往日一般心头又是一惊:“这坛酒少说也有十来斤若无绝顶内功压制只怕饮者当场便会醉倒敢情他二人尚未动手先已斗起内力来了?”

梁萧、楚仙流一旦对上雷行空与花生便各自返回。花晓霜将花生拉过把脉但觉血行旺盛并无受伤之状但仍不放心问道:“花生你有什么不适?”花生摇头道:“俺很好。”他瞅瞅雷行空嗫嚅道“只怕那位老先生有些不好。”

雷行空隐隐听见心头一惊忽觉腿脚手掌又痛又痒低头看去双手红肿异常竟然胀大一倍有余略略一碰便钻心痛楚再看双腿双脚也是如此。原来“三十二身相”不仅能卸去对方的拳劲还能将劲力转回反伤敌身花生虽非故意伤人但为求自保有意无意仍将少许劲力还了回去。雷行空激斗之时血行正盛心忧胜负尚自不觉此时一旦松懈下来便觉四肢痛痒难忍竟然呻吟起来。雷震闻声诧异上前一步拉开他袖子一看却见雷行空一双膀子好似见风便长肿得如冬瓜一般他顿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花晓霜看得分明扬声道:“快到泉水边去将他四肢沉进水里十二个时辰之内不得移动。”她话音未落雷行空的呻吟之声已然化作撕肝裂肺的哀号双手互挠抓得皮破血流雷震无法可施只得依晓霜之言将雷行空抱到泉水旁沉了下去雷行空着冷水一浸痒痛之感顿时舒解许多不再号叫只是不绝呻吟。

楚仙流见状摇头道:“梁兄弟第二阵该是我们输了才是!”梁萧心中也生出一丝悔意但转瞬即逝长笑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出尔反尔岂是大丈夫所为?”他拔出竹剑道“楚老哥请了!”

楚仙流目放异彩拍手笑道:“好说实在的为兄倒真不想那小和尚胜了误了这难得的好兴致。”

他摘下铁木剑以手轻拂叹道:“蒙尘三十载今日重生辉。梁兄弟三十年来你是第一个配我拔剑之人。”梁萧笑道:“荣幸之至。”楚仙流正色道:“不过这铁木剑为降龙木所制入水即沉尖利之处不下神兵利器兄弟你那柄竹剑只怕抵挡不住!”梁萧剑锋斜指洒然道:“请!”

楚仙流双目一亮朗声笑道:“好!你未必有草木为剑的本事却已有草木为剑的气量公羊羽得此佳弟子令人羡慕。”梁萧摇头道:“楚老哥误会了.我并非公羊先生的徒弟。”楚仙流笑道:“是谁的弟子有何关系?”他大袖轻拂却不挥剑忽地朗声吟道:“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春风桃花一簇开无主不爱深红爱浅红。梁兄弟看我‘小桃剑’。”吟诵间铁木剑挽出三个剑花飘飘刺来招数清隽华美看不出半分杀气。

梁萧看出此招华丽在外杀机暗藏不敢丝毫大意离剑道应手而出剑势飘忽之中锋芒毕露好似一团火球烈焰所至万物焦枯。楚仙流脱口叫道:“以火为剑伤我花蕊摧我花叶厉害厉害可惜我既然种花岂会只有一株?”他哈哈大笑歌道:“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剑法忽转浓丽朵朵剑花漫天挥舞看得众人神驰目眩。

梁萧看得舒畅拆解数招屈指弹剑喝彩道:“诗中藏剑剑中有诗老哥独自行吟未免寂寞小弟不才愿附骥尾!”他随晓霜行医之时闲来无事读了几本诗集记得些许词句当下脱口吟道:“岁落众芳歇时当大火流。霜威出塞早云色渡河秋。”“归藏剑”一剑在手万物归藏这一句中有火有风、有水梁萧剑中自然带上“离”、“翼”、“坎”三大剑道的功夫忽而温润忽而暴烈忽而肃杀忽而幽旷忽而又似上有烈日下有浓霜任你千枝万朵一并打杀。

楚仙流笑骂道:“好你个惫懒的家伙我才说桃花你就跳到秋天去了不要忙慢慢来慢慢来!”他木剑圈转将梁萧剑招一一化开歌道:“不是看花且索死只恐花尽老相催。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剑招倏变舒缓以慢打快若合符节无论梁萧剑法如何变化总被他轻描淡写一一破解了。

梁萧叹道:“春光苦短百花易凋桃花虽好但只怕‘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总是开不长的。”

剑成风雨之象越迅疾飘忽。

楚仙流摇头道:“你风雨虽狂也只扫得人间之花没听过:‘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么?”剑势渐趋清高俊爽飘飘然有神仙之姿登高壮怀。梁萧笑道:“老哥可知山势太高开不得花么?”他悠悠吟道“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是寒。”剑走“艮”剑道虽仗三尺竹剑却是锋芒拔出气势雄奇若高峰万丈直欲刺破苍穹。

楚仙流见他将“艮剑道”使到如此地步既惊且喜哈哈笑道:“罢了罢了说你不过老哥我只有‘桃花流水宛然去别有天地在人间’。”剑法更为清绝有出尘归真凡入圣之态。

梁萧看得佩服高叫道:“桃花流水难免小家子气且看我‘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

他倏忽之间将“坎剑道”之威挥人神剑势若黄河奔腾触山决堤不可遏止。楚仙流见他一剑气势若斯禁不住叫道:“好剑法。”随手化解。

梁萧见他逢招破招举重若轻浑不费力心头佩服笑道:“楚老哥敢问小桃剑后还有什么招数?”楚仙流笑道:“自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了。”剑势一变化繁为简疏疏落落但流转自如好似簇簇青莲迎风摇曳每出一剑便有极大威力。梁萧竹剑脆弱不敢硬接连退七步但不肯就此输了气势叱道:“‘莲花剑’何足道哉看我‘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瞬息间下法大地江河之象上效皓月星斗之行守若大地磐石难以动摇攻若星月运行大江激荡端端无法阻挡。至此“归藏剑”与“天行剑法”融合如一难分彼此。

楚仙流长剑久旷遇上如此对手喜不自胜纵声长啸道:“莲花剑既不足道看看这个。”剑招再走清逸吟道:“愁眼看霜露寒城菊白花。”自然是“菊花剑”了。菊有傲霜之姿清美之余又带有一股刚烈之气楚仙流随手融人剑中大有绵里藏针之妙。一时间二人各逞绝学攻守无方忽进忽退斗得难解难分。

花生从旁看得奇怪问花晓霜道:“晓霜啊他们打架就打架干吗还说些俺听不懂的话?”晓霜道:“他们不是说话是在念诗。”花生挠头道:“念诗?难道只要念得好对方就会认输么?”晓霜点头道:“眼下情形似乎就是如此。”花生叹道:“早知这样俺也该跟梁萧学念诗念上两句那个老先生说不准就认输了俺也有酒喝!”花晓霜微笑道:“只怕不成萧哥哥不光会念还明白诗中的意思”花生讶道:“怎么才能知道意思?”花晓霜道:“那就要多看诗书了。”

花生大吃一惊倒退两步双手乱摆急声道:“别提这个书字俺最怕看书啦。”花晓霜叹道:“不读诗书怎能明白诗中的意思。”

柳莺莺突然掉过头来冷笑道:“看了几本臭书有什么了不起吗?诗书诗书哼我看见臭书就想撕见到会看书的臭女人就想杀!”花晓霜见她目射寒光心头打了个突垂下头去但又担心梁萧安危虽低着头也偷眼觑看。

场上二人来来去去起起落落激斗约摸四十来招。梁萧笑道:“常言道:‘有花无酒不成欢’老哥菊花虽好但少了个酒字终是不美。”花生听到这个酒字心头大乐笑道:“还是这个酒字听来可爱。”

他瞅着地上摔破的酒坛两眼放光直吞口水。柳莺莺本自生气但见他滑稽的模样又忍俊不禁“扑哧”一笑笑声出口方觉不妥复又板起俏脸但经此一笑心中怨气终究是少了许多。

梁萧先时喝酒不少激斗已久血行加酒劲渐渐涌上步履开始踉跄如癫如狂剑招之中当真多了几分“酒意”招招出人意表似非人使而自天来。楚仙流见状也觉酒意入脑晕晕陶陶长笑道:“好啊咱俩就来个‘携壶酌流霞搴菊泛寒荣’!”

梁萧摇头道:“非也非也。”楚仙流道:“那便是‘山花对我笑正好衔杯时!”梁萧大笑道:“不对不对!”楚仙流笑道:“我知道了你定是嫌两人不够好!哈哈那么就‘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快哉快哉你我一人一影算上明空朗月就是五个人何等热闹!”梁萧笑道:“老哥你句句不离花我却偏不说花。”楚仙流奇道:“怎么说?”梁萧大笑道:“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话才出口梁萧一把竹剑变化出奇好似汪洋惊涛莫可捉摸一时之间竟将楚仙流的剑招压住。楚仙流大笑道:“罢了.罢了你把秋都醉了让我这菊花儿怎么开去?”梁萧剑气若虹笑道:“我管你自个儿想法去!”楚仙流垂名江湖数十载此时陡落下风看得众人目瞪口呆皆想:“岂有此理这奸贼的剑法怎会高到这个地步!”

楚仙流随手化解梁萧剑招笑道:“梁萧常言道:‘酒不醉人人自醉’你可知是何缘故?”梁萧道:“我怎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楚仙流一指花晓霜等人笑道:“提点一下缘由就在三人之间。”梁萧觑眼看去笑道:“是美人还是和尚若是和尚那就只会喝酒还是不会醉的。”

楚仙流微微一笑忽地放声歌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吟唱之间剑挥目送神态痴绝好似眼中除却美人如花再无别物剑势极尽婉曲之妙将梁萧啸傲江湖的冲天豪气一时压住。到此之时楚仙流终于使出他独步武林的绝学“名花美人剑”。

二人各逞奇能顷刻间交锋二十余合楚仙流身形一转又唱道:“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他吟唱未绝突地泪涌双目潸然滴落。一时之间剑走空奇仿若巫山云雨灵幻无常似飞燕妙舞掌上犹轻。其中绝妙处难以用言语形容。

原来楚仙流年少之时曾与一位王妃有过一段刻骨之情。那时他买醉京都倚马斜桥惊才绝艳旷代风流无数女子投怀送抱但他却只是逢场做戏没一个当真瞧在眼里。谁料那日与王妃相逢一面竟鬼使神差倾心不已由此创出“名花美人剑”。

要知楚仙流至情至性不动情则已动情则一不可收拾。那王妃长他两岁已有一个儿子初时一心相夫教子但终究年少情热敌不住楚仙流的引诱终于抛弃一切与他私奔。但心中却始终觉得愧对丈夫儿子隐居两年便染上痼疾郁郁而终。楚仙流伤心欲绝抱剑返回天香山庄以花为伴终日长醉再也不涉红尘。武林中只道他斗剑败北故而退隐却无人知晓真实缘由。楚仙流三十年不动剑此时蓦然被梁萧逼出这路剑法念及往事心与剑和威力增长何止数倍不出十招便将梁萧杀得左支右细遮拦不及。

楚仙流使出这路剑法虽占上风却是越使越悲越使越愁叹息一声哀声歌道:“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唱到此处他情难自禁不觉泪水纵横号啕大哭手中木剑却神出鬼没越犀利众人虽觉他时哭时笑说不出的古怪但见此神妙剑法也不觉彩声雷震佩服无比。

归藏剑是遇强越强无有涯际的剑法梁萧此时造诣远胜石公山之时遇上这“名花美人剑”处处受制之余却也被激出了无穷潜力八方遮挡勉力苦撑此时听得楚仙流哭声凄凉大有伤心欲绝之意不由也为之心酸长声叹道:“君不见‘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求之不得何必自苦?”剑法越张扬大有上穷碧落下黄泉法天象地充塞十方之概。

楚仙流听其吟诵观其剑法心头倏然通亮飘退八尺抛开铁木剑拍手大笑道:“快哉快哉好个求之不得何必自苦!”只此一言三十年心结一时解脱挥手道:“意尽于此无须再斗这一阵算平手了吧!”他蓦地大袖一拂仰天长笑且歌且行没人万花丛中再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