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一章 大王天寺

凤歌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花生哎哟一声跳将起来嚷道:“晓霜晓霜!”但见梁萧脸色阴沉心中一紧一撇嘴便要哭出来九如叹道:“此地不宜久留花生你背我回朱余老那里。”花生见他身上血迹未干惊道:“师父你也受伤了?”九如骂道:“什么叫也受伤了小小流了一点血罢了也算得了伤么?”花生只得愁眉苦脸将他背起梁萧压下心中波澜咬了咬牙带着二人穿过无色庵越墙而出庵中尼姑女冠眼睁睁瞧着尽都不敢阻拦。

三人避开禁军回到朱余老住处。朱余老见三人狼狈形状好生惊讶慌忙张罗热汤。九如摆手道:“不用烧水了快拿十斤酒来。”朱余老目瞪口呆梁萧诧道:“大师有伤在身怎能喝酒?”九如笑道:“你有所不知了酒这物事不仅能消闷解乏还可疏经活血畅通穴脉对和尚来说便是最好的补药。和尚喝一分酒便多一分气力若是喝到十足嘿嘿任凭什么内伤外伤全都不在话下。”梁萧失了晓霜二人心头沉重如铅明知此老一派歪论也无心与他争辩退到一旁默然不语。

朱余老捧来酒坛九如大喝一口咂了咂嘴向花生招手道:“你把被人打倒的经过仔细说给我听不可漏掉一点半分。”花生摇头道:“俺也不知出了什么事背心一痛就扑在地上啦。”九如咦了一声道:“你没瞧见对头?”花生连连摇头。梁萧忍耐不住忽地厉声喝道:“真是蠢材连对手也没瞧见好啊你除了吃饭还会做什么?”花生从未见他这般生气心中既是害怕又感内疚忽地捂着胖脸呜呜哭起来。梁萧一句骂过已有几分后悔再见花生一哭不由神色一黯再无言语。

九如又喝一口酒笑道:“梁萧你不用急那人是谁和尚我已猜到了几分。”梁萧双目一亮露出希冀之色。九如道:“放眼天下能在无知无觉中制住花生的人物屈指可数。”他逐一扳指数道:“除去你我尚有老穷酸公羊羽、老怪物萧千绝、老乌龟释天风、老色鬼楚仙流嗯还有贺陀罗这条臭蛇。释天风与你交手分身乏术前面三个家伙又气派很大万不会暗算伤人嗯想来也只有臭蛇贺陀罗……”梁萧摇头道:“不会是他。”九如奇道:“此话怎讲?”

梁萧将贺陀罗滞留海岛的事略略说了。九如笑道:“贺臭蛇这个筋斗栽得叫人解气。”继而白眉一拧道“如此说来和尚倒是猜得不对。但或许漏说了一人。”梁萧道:“天下还有什么高手?”九如道:“大元帝师八思巴人称藏密第一高手和尚虽没称量过他但此人少年聪明是密宗里不世出的人物。十六岁时佛法武功便已无敌于吐蕃其后与中原全真教两次斗法将道教群伦压得抬不起头来。是以他若有此本事那也不足为奇只是此人身份贵重该当不会亲自出手……”梁萧心如乱麻勉强点了点头。

九如将酒一气吸尽脸泛红光头顶上罩了一团氤氲白气忽向花生招手道:“乖徒弟过来。”花生抹着泪没好气道:“干嘛?”九如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和尚的好徒弟?”花生点点头。九如道:“是就好天色将明卯时也到了。为师喝了酒须得小憩片刻运功疗伤。大天王寺我是去不了你既是我的乖乖好徒弟那就替为师走一趟会会那些密宗高手免得被人说我老和尚言而无信。”花生吓了一跳他生平最不爱与人争斗再想起瘦、胖喇嘛更有说不出的害怕摇头便道:“俺打不过俺不去。”九如怒道:“你还做不做我徒弟么?”花生道:“做!”九如道:“那你去不去?”花生道:“俺不去。”九如听他答得如此爽利微觉诧异心念一转叱道:“那好你若不去和尚也不认你做徒弟了。”花生目瞪口呆脸色时红时白泪水只在眼眶里打转。九如硬起心肠闭目不理。花生呆立半晌神形恍惚转出门外他丢了晓霜赵呙又被梁萧责骂心中已是说不出的难过此刻再被师父逼上绝路不由得悲从中来蹲在巷子一角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正哭得伤心忽觉有人走近花生泪眼迷糊抬头一看却见梁萧正望着自己便哽声道:“梁萧对不住。”梁萧摇头道:“我才对不住方才不该骂你的。”伸手将他搀起。花生听他一说心里略略好过些转过身子低头便走。梁萧道:“你去哪儿?”花生道:“俺去大王寺。”梁萧道:“是大天王寺你名字都记不住还去做什么?”花生汗颜道:“对对大天王寺。”心里默念了几遍牢牢记住。

却听梁萧又道:“花生你说咱们算不算兄弟?”花生道:“怎么不算。”梁萧道:“那你可否记得当日你我在海船上结拜时曾说过要共当患难共享欢乐么?”花生早将誓言忘到爪哇国去了经梁萧一说方才记起懵懂点头。梁萧叹道:“既然共当患难要去大天王寺又少得了哥哥我么?”他仰望天际明月冷笑道“况且我也想瞧瞧那帝师八思巴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耐?”

花生道:“可是晓霜……”梁萧摆手道:“那人若是冲我来得迟早都会现身。倘若晓霜有个三长两短天下间只怕从此不得太平。”说着眸子里透出浓浓煞气。花生瞧得打了个寒战赶忙搭下眼皮。梁萧戴上阿修罗面具郑重地道:“花生你记住了你我一朝是兄弟终生是兄弟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花生听得这话不禁心如火烧热血沸腾大声道:“对一朝是兄弟终生是兄弟。”二人相视一眼前衍尽释齐声大笑披着星辉月华向着大天王寺走去。

长街十里空寂无声白露如霜清辉泄地。城头戍卒的歌声苍劲洪亮冲天而去。两人抵达大天王寺外已是寅卯之交寺内宝炬流辉亮如白昼。寺前却是空旷无人。寺门闭得正紧两座千斤石狮并排搁在门前将大门拦死。梁萧一皱眉扬声道:“八思巴九如弟子花生尊奉师命来赴卯时之约阁下大门紧锁石狮拦路也算是东道之谊么?”

寺中略一静默只听一个声音缓缓说道:“非也敢问天有门乎?地有门乎?”语声和蔼之中暗藏威严正是是八思巴说话。梁萧道:“笑话天地渺渺哪有门户!”八思巴道:“非也倘若心无所碍十方阎浮世界尽开方便之门。”梁萧心头一震:“不好今日是佛门相争不仅是斗神通还要比试佛法。我只图嘴快先输一阵。”眉头一皱向花生道:“和尚人家考较你呢!”花生歪头想了想抽了抽鼻子走到门前双手推在一尊石狮之上喝一声:“去。”那石狮被他“大金刚神力”一撼骨碌碌滚出三丈。花生抱住另一尊石狮喝声道:“起。”将千斤石狮扛在头顶奋力一撞寺庙大门顷刻粉碎。

花生扛狮而人举目瞧去但见寺前广场上树着一根旗杆高入云天旗杆下密密匝匝都是喇嘛也不知有几百上千。花生呵呵笑道:“去吧!”将石狮重重掷下轰隆一声地皮为之颤动。

众喇嘛见他如此蛮闯进来尽是目瞪口呆。龙牙厉声喝道:“臭和尚是你砸门了么?”花生有梁萧相陪胆气大壮圆眼骨碌碌一转嘻嘻笑道:“有门么?俺没瞧见!”他从前偷吃九如酒肉九如一问:“臭徒弟是你偷肉吃了么?”花生立马推诿道:“有肉么俺没瞧见!”每每气得九如横眉怒目却无办法。今日龙牙一问花生听得耳熟随口便答只不过略加变通把“肉”字换作了“门”字。

龙牙瞧他神气惫懒恼怒更甚啐道:“胡说大门明明就在那里你瞎了眼吗……”话音未落只听八思巴叹息声自偏殿传来:“龙牙他若瞎了眼你却是瞎了心。”龙牙悚然一惊合十道:“帝师教训得是龙牙着相了。”低眉垂不敢再言。狮心见势不妙竖掌于胸飘然出列阴阴笑道:“小和尚你师父怎么没来?”花生一怔正要如实回答忽听梁萧长笑道:“九如大师当世神僧佛法通天岂能与尔等一般见识派上个把徒弟也算瞧得起你了。”花生听他声音竟从寺内出心中奇怪抬眼望去只见梁萧戴着修罗面具迎着如水晨光盘坐在大雄宝殿的飞檐之上晨风西来吹得他长狂舞。

龙牙、狮心二人心神被花生吸住梁萧如何上了房顶竟一无所觉龙牙神色数变厉声道:“降魔九部何在?”只见九名红袍喇嘛合十出列一般肥瘦一般高矮手持一式金刚降魔柞。龙牙手指梁萧道:“赶他下来。”九人轰然应命纵上房顶将梁萧围在正中。大雄宝殿离地二丈有余九人提了百斤兵器纵跃而上轻身功夫已是惊人众喇嘛见状哄然喝彩屋瓦为之震动。

梁萧一手按腰笑道:“龙牙你当人多就厉害吗?”龙牙微一冷笑道:“假面人你不要嚣张你听这是什么?”举手一拍忽听偏殿中传来小儿哭声但只哭了一声便即止住。

这哭声虽然短促梁萧却听出正是赵呙顿觉头脑一热心血上涌高叫道:“八思巴你堂堂帝师竟也干这等没脸勾当?”八思巴淡淡地道:“闲话休提贫僧便在此处尔等若有能耐不妨过来。”梁萧不料他算计如许周详竟事先擒住赵呙晓霜虽未出声想必也在近旁顿时方寸微乱扬声道:“好.我便过来。”正要纵向偏殿龙牙却冷笑道:“假面人你要见那孩儿可得先过降魔众这关。”他微一狞笑又道“不过交手之时他们可以攻你你却不得还手若有一指加诸其身那小孩只怕有些不妙。”梁萧听他口气忖道:“八思巴拿呙儿胁迫我却不向忽必烈邀功足见他还不知昌儿身份。怪了他们怎么知道我要来此?”疑惑间却见九名喇嘛面色不豫一个黑脸喇嘛低声道:“假面人这比斗不算公平。你若害怕大可认输。”梁萧淡然道:“谁要认输了?”黑脸喇嘛神色一变喝道:“好请接招。”金刚杵挟起凌厉劲风横扫而来。梁萧囿于龙牙之言不敢还手错步让开。另一名喇嘛抢上一步手中铁杵飘飘然点向梁萧后心。谁料梁萧身形忽矮人影俱没。只听当的一声大响两支金刚柞相撞火花四溅。

其他七名喇嘛见状齐齐大喝七道金光不分先后向梁萧挥来。梁萧使开“十方步”东一转西一旋窜高伏低。只见那九条金刚柞越使越快梁萧身法也越变越疾。下方诸人只瞧得一道淡淡的青影在九道金光中出没无端形如一条飞蛇游走于满天电光之中。蓦然间只听哗啦一声一个喇嘛挥柞打空击穿房顶留下老大一个窟窿。再斗两招又有一名喇嘛收势不住将一根檩子击断。

狮心见梁萧已被困住转身笑道:“小师父来得辛苦狮心特安排了一曲‘十六天魔舞’专为小师父消闷解乏。”花生想也不想随口道:“好呀。”狮心见他满不在乎暗自惊疑:“这小和尚听说‘十六天魔舞’之名竟尔无动于衷难不成有什么出奇的神通?”微一沉吟双手一拍只见人群分出一条道路走来二十七名绝色少女。其中十一人身穿窄衫头戴唐帽手持诸般器乐;余者均是梳云鬓戴牙冠挂云肩束绶带璎珞披肩红绡坠地手持昙花铜铃面带媚容艳色。花生有生以来何曾见过如此阵仗只瞧得眼花缭乱莫名所以。

众女依列站定为一名鹅蛋脸少女移步上前欠身笑道:“小师父好呀!”花生面红心跳忸怩道:“俺……俺好得很。”那女子见花生举止局促寻思道:“狮心这老喇嘛年纪越大胆子却越小了么?哼对付一个不经事的小娃儿也须劳动十六天魔?”当下淡淡笑道:“小师父你这可不对呀。我问你好你就不问我好么?”花生一怔忙点头道:“是呀是呀俺好你也好大家都很好。”众女瞧他呆傻模样各各莞尔。鹅蛋脸女子嘻嘻笑道:“小师父你说我好我好在哪里?”花生瞅她一眼低声道:“你好看。”

众女都觉好笑。一名圆脸少女佯嗔道:“小师父忒也偏心啦莲萼姊姊好看我们就不好看么?”

花生哪懂这般风情面色涨得酱爆猪肝也似汗流浃背一迭声道:“都好看都好看。”一个细眉大眼的女子笑道:“这才像话那小师叔你又评评理谁更好看一些?”花生一愣瞅瞅这个又瞧瞧那个但觉个个妙艳无方难分轩轾心头不觉生出几分迷乱。莲萼看得分明忽而笑生双靥手中铜铃轻摇除了龙牙、狮心众喇嘛各各后退闭目盘坐偌大广场突然鸦雀无声。

花生正觉奇怪只见那十一名乐女奏起曲子来端地吹声迤逦弹声靡靡响板悠然令人生出非非之想。那莲萼朱颜含笑步走圆方唱道:“十六天魔女分行锦绣围。”歌声娇媚勾人绮念。圆脸少女轻轻一笑接口道:“千花织布障百宝帖仙衣。”余韵未歇细眉大眼的少女也唱道:“回雪纷难定行云不肯归。”

这时间众女手成拈花之形齐声和道:“舞心挑转急一一欲空飞。”伴着歌声群女双臂起落背翻莲掌手势变化多端便如生出千手万臂纤纤莲足挑转不定若鹜鸟舒翼盈盈欲飞。花生从未见过如斯妙舞只看得眉飞色舞心中生出无穷喜乐。

莲萼见花生眼神茫然知他已然人彀心中得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忽然间人群中出一声吼叫一名喇嘛跳将起来双眼充血手舞足蹈向前急奔数步忽又滴溜溜打了个转儿口吐白沫瘫在地

上。花生被这一扰惊然惊醒挠了挠头讪汕地道:“哎呀俺几乎儿迷糊啦?”

原来这“十六天魔舞”歌舞共施能生出极大魔力定力稍弱便会神智错乱。众喇嘛中除了几个顶尖儿的人物也都须闭目凝神以密宗心法相抗。但也有人不知好歹张眼偷看这一瞧便被乐舞吸住心神癫狂昏厥。花生年纪虽少但自小修练禅宗神通“大金刚神力”禅定功夫极深虽迷惑于一时但一听喇嘛咆哮立时醒转。众女见他一霎之间眸子又转清明不由心中凛然小觑之心尽去举动更趋妖媚或是娇嗔薄怒或是巧笑嫣然舞姿妖娆宛若天魔幻形只瞧得花生神驰目眩心头又生迷乱蓦然间只听耳边一声沉喝:“花生闭眼!”

这一声如雷贯耳花生听出是梁萧呵斥慌忙合眼。谁料双眼虽阖那靡靡之音仍是丝丝人耳各种天魔妙姿随那乐声仍在花生脑中盘旋舞动无论如何挥之不去。也怪梁萧身处斗场情急中只叫小和尚闭眼却没叫他捂耳。小和尚虽然心想:“若是捂了耳朵岂不更好……”但转念又想“梁萧只说闭眼没说捂耳俺若不听一定挨骂。”一时间他越听越觉心痒终究按捺不住眯眼去瞧这一瞧便见群女美目中放出奇光身子柔若无骨如蛇蚓般扭曲不定幻化出许多前所未见、想象不到的奇妙姿态来。花生但觉一股热血涌遍身心脸上渐渐露出欢喜之色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随着众女舞了起来。他自幼习武体格柔韧这一舞虽无赵飞燕之轻盈但折腰衬腮、手挥目送之间却流露出几分杨玉环的绵软来。

梁萧见花生陷入乐舞之中无力自拔不自禁连声长啸身法愈迅疾。降魔九部见他似要突围而出纷纷怒吼金刚杵使得更为猛烈砸得瓦砾四溅木屑纷飞。猛然间梁萧足下在大梁上一顿凌空拔起高叫道:“都给我下去吧!”霎息间只听喀喇喇一声巨响好似当空打了个响雷大雄宝殿陡然坍塌。剧变忽生九个喇嘛一时再无立足之地手舞足蹈伴着瓦砾纷纷坠了下去。原来金刚柞重逾百斤驾驭费力降魔九部使得越快越难收势是故梁萧有意加快身法诱得他们一轮乱杵砸得房顶千疮百孔;而后突然难顿足震断大梁房顶吃力不住顿时坍塌了。

梁萧一招得手大鸟般越拔越高倏忽间连画三个圆弧一个大似一个不待第三个圆弧划尽已在六丈高空双袖忽振如轻絮一团飘然落下。龙牙、狮心齐齐抢上隔在他与花生之间防他出手救援。

梁萧见花生眉花眼笑越舞越快心知如此下去后果不堪想象。但忖度眼下形势龙牙狮心已难应付更有八思巴虎视在侧即便侥幸胜出只怕花生也已神智错乱无可挽救了。刹那间他心中连转数个念头忽地大袖一卷负手而立。

龙牙、狮心见他并无出手之意颇感讶异:“这人好没道理难道不管同伴死活?”却见梁萧屈指一弹口唇微张出啾啾之声初时细微莫辨渐渐响亮如啸直冲云霄。间中啾啾昂昂韵律之奇特粗犷众人均是闻所未闻听得片刻心中油油然生出蓬勃生意。那十一名乐女被这啸声一扰竟尔走音窜板。

梁萧大袖拂出啸声绵密如水越悠长忽低沉忽雄壮忽而曲折如线忽而凄厉如枪往往于不可能处高升低落、横生奇变。那调子也越变越奇非宫非商不微不羽大违音乐常理。

“十六天魔舞”既为乐舞随乐而舞乐曲是其根本。这套“天魔曲”纯以精神力蛊惑敌手对手定力越高乐女精神力也相应加强。这些乐女自幼修练此曲不但深明乐理抑且内功了得加之管弦合奏威力奇大。此番对付花生兀自未尽全力而此时被梁萧这奇怪啸声一搅顿被逼出浑身解数竭力与那啸声相抗。殊不知“十六天魔曲”虽然千锤百炼堪称乐中极品但终究只是人类之音。梁萧口中啸声却出自瀚海长鲸乃是鲸族经历亿万斯年悟出的天籁。与之相较人籁自然落了下乘。

又过片时工夫众乐女渐渐抵御不住香汗如雨罗衫湿透露出玲珑身段。众舞女也停住舞蹈纷纷摇铃助阵但二十七人联手仍是抵不住梁萧的怪啸。急管繁弦间只听那啸声忽如一只鹞鹰倏地蹿入云中拔了一个尖细若钢丝的高音。刹那间铮铮数响琵琶胡琴相继断弦;那啸声却悠悠乎乎在极高处盘旋数息细细耍了个花腔更拔数分只听噼啪之声不绝龙笛箫管都生出长长的裂纹。

“十六天魔舞”纯以精神制敌一旦败落立时反噬其主。众女艺成以来从没遇上如此强敌当真是骑虎难下唯有守着哀弦危柱苦苦支撑再也无暇对付花生。花生禅心深厚束缚一解顿然清醒定睛往场中一瞧心中大奇。只见那群天魔女为啸声所趁身不由主随之起舞时而陀螺乱转时而满地翻滚或者抱成一团扭腰摸臀丑态百出那还称得上“天魔”二字。花生越瞧越觉滑稽终于忍耐不住裂开大嘴呵呵大笑起来。他这一笑如便春风融雪身上残存的精神异力顷刻瓦解众女神色惨变口角溢血一个个歪歪斜斜瘫在地上。

花生大感惊讶抢到莲萼身前欲要扶她起来。忽地一道灼热掌风扑面而来花生顿觉眼鼻酸热扭身出拳。拳掌相交龙牙挫退半步只觉内腑滞涩气机不畅。花生趁机搀扶天魔女众女不想他竟然如此好心又惊又愧。龙牙顾着换气无暇阻拦眼睁睁瞧着花生扶起诸女心头惊怒:“这小和尚接了老衲一掌竟然若无其事么?”梁萧大袖再拂收了啸声长声道:“八思巴还有什么伎俩一并使出来吧。”说着走向偏殿狮心拦在前面嘻嘻笑道:“以檀越的本事降魔九部算不得什么。适才不过老衲不过借题挥瞧瞧檀越的本事但你想见帝师却没那么容易!”梁萧冷笑道:“我偏不信邪。”正要举步忽见众喇嘛都从腰间中取下转经筒信手摇来嗡嗡乱转。倏忽间百十圆筒脱出手柄如蜂群出巢迎面扑来。梁萧正待后退那些圆筒又倏然转回咔嚓嵌回众人手柄之上。这一放一收虽是百名喇嘛同时施为但却殊无错漏更无半点撞击足见平日里习练精熟。狮心瞧着梁萧嘴角似笑非笑隐有嘲意。

梁萧双目如电扫过人群蓦地声大喝声如响雷。喝声一顿梁萧身形骤起只听嗡声大作十多枚转经筒激射而来劲风呼呼刮得梁萧长根根直起。梁萧一足点地双掌一分身如风车陡转使出“碧海惊涛掌”中的“涡旋劲”来。“涡旋劲”乃是“碧海惊涛掌”的“六大奇劲”之一合于水流漩涡之性对手一经扫中势必下盘虚浮身随之转只消功力稍弱非转到口吐白沫昏晕倒地不可。那十多枚转经筒被这奇门掌力一带不仅不撞梁萧反如众星捧月一般绕着他旋转起来。

众喇嘛大惊失色纷纷抛出转经筒但一人“涡旋劲”尽被梁萧掌力裹走片时功夫梁萧身边圆筒大大小小已有六十余枚乍眼望去就似一道龙卷飓风在人群中滚来荡去黄铜映日金光耀眼。众喇嘛目瞪口呆纷纷走避。梁萧使得性大喝一声:“回去!”一阵撞击声响转经筒陡然脱出漩涡扫向人群众喇嘛皮破血流惨呼大作。

狮心见此神威细眼暴张喝道:“莲花生佛。”此时龙牙大袖飘飘也掠入人群长声应道:“天魔降伏。”众喇嘛得了号令四面散开东一团西一簇结成九品莲花之形正是密宗绝学“莲花伏魔阵”。相传此阵为密宗祖师“莲花生”所创降妖伏龙威力奇大。

梁萧放眼一观笑道:“要斗阵法么?”直直闯入阵中某处双掌齐出将一队喇嘛打得七断八续。龙牙、狮心见状大惊敢情该处正是“莲花伏魔阵”的“莲蕊”所在。“莲花伏魔阵”有九叶一蕊九叶变化皆由“莲蕊”带动“莲蕊”深藏于九花之间极不起眼。常人万难料到这小小一队人手便是阵法枢纽往往被假相所惑强攻佯装令的狮心、龙牙。从而背腹受敌至死不悟。但梁萧乃当代阵法大家“莲花伏魔阵”出自天竺虽与中原阵法不同但却暗合天竺数术梁萧曾得兰娅指点通晓天竺算学其中究竟一瞧便知。

莲蕊遭袭阵法乱象丛生。龙牙按捺不住飞步抢上一招“荼灭神掌”拍将过来。梁萧挥掌抵住二人拆了数招梁萧始终占住莲蕊龙牙奋起全力也难将他逼开反被梁萧御主驱奴带动莲叶九阵之一冲击其他八阵。

狮心心中大急深知若是任凭梁萧占着“莲蕊”统帅九花“莲花伏魔阵”势必自相冲击不战而溃。一时间顾不得身份几步抢上与龙牙联手夹击力图将梁萧逼出“莲蕊”。他两人礼佛论道虽然平平但论及武功却是密宗里第一流的高手。梁萧以一敌一尚可应付以一敌二立时相形见细十招不到险象环生。

又斗两招梁萧忽地一掌拍向龙牙面门龙牙挥掌迎出。两掌方交梁萧掌心生出一股吸力龙牙收势不住顿被吸住这吸力正是六大奇劲中的“陷空力”取法弱水三千陷没万物之理。龙牙暗叫不好正待运功挣脱梁萧早巳使出“涡旋劲”右臂一抡拖得他马步虚浮噢地撞向狮心。狮心大凛右移横移让过龙牙挥掌拍向梁萧左胸梁萧微微一笑左掌挥出又以将狮心吸住。龙牙、狮心不惊反喜齐运内力攻向梁萧心中皆想:“合我二人之力岂不将你挤成肉饼么?”

梁萧觉出两股内力一同涌到当下默运心法使出六大奇劲中的“阴阳流”来。这一劲包孕冷暖海水上下交流之理龙牙的“大圆满心髓”汲收烈日精华至阳至大;狮心的“大慈广度佛母神功”则走阴柔一派。梁萧将两大神功归人经脉须臾一转老阴生少阳老阳生少阴“大圆满心髓”涌向狮心“佛母神功”则冲向龙牙。二人大惊匆忙运功抵御殊不知自家内劲越强同伴所受冲击也就越大。但两人此时为求自保各将功力运到十足一时间只见龙牙肌肤泛红透出滚滚热浪狮心肥脸上则白里透青身上寒气森森砭肌刺骨。

众喇嘛见三人凝寂不动只当龙牙、狮心已将梁萧制住一个喇嘛有心立功壮着胆子纵上前来挥起一拳打向梁萧后心。梁萧转阴易阳自身内力消耗不大此刻正是饶有余力听得风声足下一转又使出“涡旋劲”来龙牙、狮心自相苦斗已无抗拒之力顿被带得飞旋起来。那喇嘛躲闪不及被狮心肥大身躯重重一撞飞出丈余跌了个四脚朝天。梁萧大喝一声奋起神威将龙牙、狮心当做两样绝佳兵刃舞得呼呼乱转这一个灼热如火那一个奇寒如冰所到之处无人可当。一时间只见梁萧纵横驰骋将一座“莲花伏魔阵”冲得七零八落再难成形。

花生被隔在一旁被三四十名喇嘛围住。这些喇嘛俱是密宗好手斗了片刻花生寡不敌众步步后退须臾间已背靠旗杆。但见来人一个个面目狰狞四面扑来不觉害怕之极情急中反身抱着旗杆便向上爬两个喇嘛跟上来捉却被他一脚一个踹了下来。

花生一心逃命攀爬奇快直爬到二十丈高的旗斗里往下一瞧只见下方人物细小不堪便似一群蚂蚁往来厮斗始才惊觉自己爬得太高心里好不忐忑。

梁萧以龙牙、狮心作兵器初时无往不利但他以一人之力困住两大高手时辰一久真气渐浊举动也有些迟缓了。众喇嘛却前仆后继勇悍依旧。梁萧心知如此缠斗再斗片刻有输无赢掉头四顾却不见花生影子。瞧了半天才现他竟然爬到旗斗里披襟当风好不快活。

梁萧这一气端地非同小可怒道:“臭和尚快下来我挡不住了!”花生瞧得下方敌人密密麻麻来去如潮心头便似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左思右想但觉还是此处稳妥思忖间忽感尿急当即灵机一动高叫道:“梁萧瞧俺帮你。”拉开裤带也不客气向着下方痛痛快快撒了一泡臭尿。

旗杆下众喇嘛正仰天叫骂忽觉雨从天降有人闭口不及嘴里落了数点但觉又咸又骚。睁大眼睛往细处一看不由得暴跳如雷哇哇大叫一时顾不得许多奋起金刚柞对着旗杆猛力扫出。旗杆喀嚓一声折成两截向北倾倒。花生大惊失色抱了旗杆便向下滑边滑边叫:“梁萧救俺梁萧救俺··…”

梁萧暗骂撤去“陷空力”龙牙、狮心早已精疲力竭一时双双滚到旁边闭目调息。梁萧几步穿过人群抢到旗杆下方腾空纵起一掌击中旗杆。那旗杆坠势稍缓花生趁机翻落脸色青灰心有余悸转眼一瞧却见梁萧闭目凝立双掌颤个不住。花生瞧得不对问道:“梁萧你怎么了?”梁萧涩声道:“我……我不大妥当你……挡一挡。”原来他斗了这许久内力几尽旗杆下坠之势又极为惊人他拼力一阻内腑大受震荡。花生闻言一怔忽瞧得喇嘛八方涌至不及细想俯身抱起旗杆运足大金刚神力抡将开来只一合便扫翻七八人待得一圈抡过地上倒了二十来个。众喇嘛一声喊四面散开。

花生见状信心斗增旗杆一横颇有横枪立马一扫千军之势。众喇嘛瞧得尽皆愕然继而又声喊纷纷扑来。花生一心护卫梁萧瞪起环眼把旗杆舞将开来横推竖捻上下翻飞。扫得众喇嘛只能在旗杆外圈游走竟无一个抢得进来。

梁萧调息半晌气机平复张眼一瞧却见花生将旗杆使出如许威力不由得既惊且喜笑道:“小和尚好本事。”再不怠慢飞身纵上旗杆喝道:“花生送我一程。”花生会意旗杆一抡扫开众人指定偏殿大门。梁萧长啸一声顺着旗杆一阵狂奔奔到旗杆前端将身一纵抢入偏殿。

他方踏入门中便觉热浪扑面而来定睛一瞧只见殿中悬了一口盛满沸水的大铜镬下方柴火正旺。铜镬之后一个黄衣喇嘛袒露右肩端然静坐身后侍立一名红衣喇嘛却是梁萧在临安见过的胆巴尊者。梁萧忖道:“这黄衣喇嘛当是八思巴了?”游目自顾却见赵呙坐在胆巴脚下四肢僵直唯有一双眼珠溜溜直转看见梁萧忽地流出泪来。梁萧左顾右盼不见晓霜心中微觉慌乱。忽听那黄衣喇嘛双目陡睁长声道:“檀越请坐。”抓起一张蒲团挥手掷出抵达梁萧身前一尺忽地下旋不偏不倚落在他脚边。

这一掷拿捏由心梁萧暗暗佩服盘膝坐下仔细打量这位当朝帝师。只见他肌肤莹白眉目俊秀面上轮廓圆润浑不类降龙伏虎的罗汉却似个饱读诗书的儒生。当下问道:“八思巴还有一个人呢?”

八思巴晒道:“此间只得你我四人还有他人么?”梁萧双眉倒立方要作。八思巴却敛眉一笑叹道:“善哉善哉檀越的心已乱了呢!”梁萧心头一震:“是了大敌当前我不可自乱心旌。”按捺怒气道:“别人暂且不提眼前这个孩子我非带走不可?”八思巴合十道:“好说好说你我不妨赌斗一回胜了某家这孩子由你处置。”梁萧道:“怎生比法?”八思巴一笑说道:“容某家先说一则故事。”梁萧未知他弄何玄虚略一沉吟立意静观其变当下点头说道:“请说。”

八思巴微微笑道:“却说昔日天竺有位国王夜梦九色鹿王美丽非凡。国王心向往之张榜索求于国中……”他说话之际双手结为诸般手印如莲花如宝剑成方象圆幻化如意。随他手印变化铜镬上的乳白水气渐渐凝成一头牝鹿昂奋蹄跃跃欲活。梁萧见状心凛寻思道:“以内力裹住水气令其成形原也不难。但要如此逼肖却非易事。他这结印之法便是密宗神通大手印么?”

只听八思巴续道“这一日农夫现鹿王踪迹告诉了国王国王大欢喜兵围猎。此时鹿王身边尚有幼鹿二头鹿王眼看无法逃脱向国王跪拜道:‘我命运乖蹇落在大王手里剥皮食肉敲骨吸髓也是应该。但求大王慈悲饶我孩儿性命。’国王欣然答允哪知两头幼鹿却说道:‘母亲既去我俩怎能独活只恨年纪幼小不能换得母亲性命情愿同生共死绝不苟且偷生。’毅然跟随母亲赴难国王长叹道:‘鹿犹如此何况人乎?’当即舍下鹿王不顾而去。”随他言语水气聚散开合幻出种种兽状人形或大或小若走若奔较之皮影戏还要生动几分直待国王释鹿水气幻象始才烟消重归于混沌。梁萧虽不知这则寓言源自佛经但言外之意却已明白:“这喇嘛无非向我示威让我学这鹿王丢低服输。”默然片刻笑道:“好吧帝师说过了我也来说一则鹿的故事。”八思巴讶然道:“檀越也要说鹿?八思巴洗耳恭听。”

梁萧缓缓道:“却说某山之中生有一头牡鹿俯饮清泉仰食野果也算逍遥快活。”双掌虚拍一掌以“陷空力”内收一掌以“滔天劲”外铄后者也是六大奇劲之一威力奇大若全力使出大有怒浪滔天之势这两大奇劲一放一收又成六大奇劲之“生灭道”涛生云灭间白气凝结成团状若牡鹿纵跃。八思巴微露讶色赞道:“好掌法。”

只听梁萧续道:“却说这一日牡鹿去溪边饮水草中蹿出一头苍狼将其扑食。苍狼餍足尚未离去却又来了一头猛虎苍狼力弱惨遭猛虎吞噬。猛虎踌躇满志返归巢穴哪知半路之中又与一位猎户狭道相遇猎户骁勇以药箭钢叉杀死猛虎满心欢喜扛虎返家。怎奈山路陡滑猎户失足跌落悬崖连人带虎摔成粉碎尸身散落草莽之中被虫豸钻咬不久化为骷骸。虫豸朝生暮死躯壳朽坏归于土壤土中草木重又生长。这一日开花结果终又引来一头牡鹿……”随他掌力变化水气先后变为苍狼饿虎猎人、草木、虫豸;须臾之间演出一个小小的生死轮回。直待牡鹿重出梁萧方才拂散烟云道:“所以说帝师今日猎鹿来日未始不为鹿所猎天道循环应验不爽。”

八思巴阖目冥思半晌忽道:“好寓言。”轻轻一笑拈指道:“胆巴!”胆巴应声上前。八思巴淡然道:“我且问你大手印之中共有几多印法?”胆巴恭声道:“分为四十九大手印一个大手印包含四十九中手印一个中手印含有四十九个小手印三者迭乘共计印法十一万七千六百四十九门。”

八思巴道:“善哉且问修习至今你共得几多手印?’?胆巴道:“胆巴鲁钝仅得三千。”八思巴叹道:“想为师十五岁时便会三千了。”胆巴惶恐道:“师尊天纵奇才远非胆巴可比。”八思巴摇了摇头道:“但十八岁时为师心中却只记得三百手印又过八年仅记得三十了……”胆巴一怔:“哪有越记越少的道理。”心中疑惑却又不敢擅问只听八思巴又道:“胆巴你权且猜猜现如今为师还会几多手印?”

胆巴不觉额上汗出呆怔半晌方才拢眉合掌叹道:“恕胆巴驽钝猜不出来。”八思巴一挥手飘然拍出只见大镬下篝火旺盛依旧大镬之上却瞧不见一丝水气。八思巴悠然道:“诚所谓万法归一为师现今只得一法便是这八思巴印!”胆巴愣在当场茫然不解。

梁萧笑了笑挥指点出一道锐风将八思巴封住大镬的掌力冲开一隙浓白水气汹涌而出。八思巴左掌拍出又将罅隙堵上。梁萧所使乃是六大奇劲的“滴水劲”所谓滴水穿石“滴水劲”聚力于一点坚无不摧。八思巴一手捏印一手阻挡梁萧指力。顷刻间梁萧出手好似强弩利箭越密集。八思巴眼见难以封镬两掌乍分自水气中化出一头牡鹿低角冲向梁萧。梁萧深知这牡鹿看似虚幻实则蕴藏极大威力当下舒掌化出苍狼之形二兽捉对儿厮杀。八思巴手一挥又变猛虎扑狼梁萧化出熊罴来攥猛虎八思巴口宣佛号化出蛟龙腾空宛转射落梁萧双掌忽交变出一把大剪刀向蛟龙拦腰剪到。

八思巴见他使出这种孩子气的招术不觉莞尔双掌一合水气倏然凝聚变成一尊自身形象盘膝合十须眉毕显。那“剪刀”与它一触顿然烟消。胆巴见状逮然有悟脱口叫道:“善哉妙矣好一个万法归一好一个八思巴印。”

梁萧听得这声心间猛可流过朝云墓前晓霜念过的那偈子:“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梁萧胸中豁然而开忽地撒去掌力任凭那尊云烟法相飘然迫近微微笑道:“区区八思巴印何足道哉?”八思巴听他大言炎炎心中不豫淡然道:“檀越还有高招么?”梁萧摇头道:“高招没有。但请问帝师诚所谓万法归一那么一归何处?”

八思巴浑身一震双目大张向着梁萧呆望片刻低眉叹道:“善哉善哉某家输了。胆巴你将这孩儿与他吧”胆巴诧道:“上师……”八思巴叹道:“佛门弟子以佛法为先武学小道尔。佛法既败某家还有何话可说?”胆巴无奈伸手拍开赵呙穴道赵呙跳起来奔到梁萧身旁叫道:“叔叔。”梁萧抱住他道:“霜阿姨呢?”赵呙眼眶一红哭道:“我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里。”梁萧心中隐约感到此中似有一个极大的阴谋但真相如何却如隔雾看花一时难以洞明。犹疑间忽听蓬然大响墙壁破开一个窟窿花生灰头土脸闯将进来一见梁萧大声嚷嚷:“梁萧他们两个打一个俺打不过啦。”说话间龙牙、狮心随后纵人。龙牙脸色惨白狮心笑容不改但俱是眉间泛青显然尚未复元。

梁萧站起身来淡淡地道:“花生你带呙儿先走。”花生一愣道:“你呢?”梁萧道:“我随后便来。”

花生摸了摸光头笑道:“俺去师父那里等你!你要和晓霜一起回来!”梁萧点头道:“那是自然。”花生见他举止从容不迫大感放心呵呵一笑抱起赵呙便向外冲。龙牙、狮心同声呵斥横身阻挡。梁萧忽地抢出大喝一声双掌齐出。二人在他手底吃尽苦头早已是惊弓之鸟梁萧掌风未至二人便匆忙闪开花生趁机掠出偏殿一道烟走了。

八思巴叹道:“檀越人已到手怎地还不走啊?”梁萧冷然道:“大师健忘了些。还有一个人在你手里我怎么会走?”八思巴敛眉笑道:“你说得是那女子?好檀越若有耐性再听某家说个故事!”梁萧忖道:“晓霜果然在他手里哼瞧你还弄什么玄虚?大不了拚个鱼死网破。”心意已决颔道:“请说。”八思巴长长叹了口气缓道:“却说从前有个孩子自幼出家。他年少聪明经文过目成诵抑且口齿便给擅与高僧辩论。”梁萧莞尔道:“这说得是帝师自家么?”八思巴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又说道:“却说那一年小孩还未满十三岁。蒙古大军进逼吐蕃小孩与弟弟随叔父去见蒙古大汗求他不要进犯吐蕃。但蒙古大汗不理睬他们小孩的叔父得病死了只留下小喇嘛与他小弟弟。幸好大汗的兄弟四王爷喜爱小喇嘛收留了这对兄弟。小喇嘛费尽唇舌侥幸说服了四王爷让他信奉我佛妙谛兵马不入吐蕃。谁料天有不测风云这一天四王爷帐下来了一名老喇嘛他与小喇嘛宗派不同但本领高强能言善辩。他污蔑小喇嘛出身邪派妖言惑众。四王爷将信将疑下令小喇嘛与他斗法并说倘若败了就赶走老喇嘛倘若败了就处死小喇嘛兄弟。小喇嘛年尚不满十五修练不足但为活命也唯有拼力苦斗。这一场斗法足足较量了一个时辰小喇嘛被对方逼到帐角眼瞧便要输了……”说到这里他忽然住口梁萧问道:“后来如何了?”

八思巴眼中露出追忆之色幽幽叹道:“后来么?恰逢观战的宾客中有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他年龄不大但武功很好他见老喇嘛以大欺少大为不平便趁众人不备偷出帐外悄悄站在小喇嘛背后透过帐幕将内力度人他背心。小喇嘛得了帮助一举打败老喇嘛不但保住了性命更侥幸做了四王爷的上师。从那时起小喇嘛便悄悄誓如有机会定要报答这位恩人。”梁萧点头道:“这人善助弱小是条了不起的好汉。只不过大师的往事与今日何干?”八思巴道:“非也非也大有干系。倘若这位恩人求我相助某家是否答应他?”梁萧沉吟道:“大丈夫恩怨分明焉能有恩不报?”八思巴道:“檀越说得是八思巴修行半生终究勘不破这恩怨二字。唉既然如此檀越请再接招吧!”双掌一合即分猛然拍出梁萧莫名其妙但这“八思巴印”来如惊雷唯有以“碧海惊涛掌”抵挡。

两人遥遥掌每交一掌便各退寸许。掌力一时越越频风声满天啸响。换作平时鹿死谁手尚难逆料。但梁萧人寺以来连场苦斗已然疲态显露。八思巴却以逸待劳精力正旺。不一时只瞧得梁萧头顶升起缕缕云气雪白浓重笔直若柱。其他三人见八思巴胜券在握纷纷相视而笑。

又斗两招梁萧一声大喝一记“滔天劲”扫中铜镬下的柴火火星进射落向八思巴八思巴挥掌拂开正欲反击忽见梁萧大袖掸出拂中大镬这一拂用上了“涡旋劲”大镬忽碌碌急旋转腾空而起搅起一大股沸水状若一条水龙飞至八思巴身前。八思巴慌忙撤回掌力将沸水荡开。梁萧占得先手掌力绵绵不绝搅得沸水柴火此起彼落向八思巴涌到。八思巴武功虽高但这般水火交煎殊难抵挡。不一阵光头被滚水溅上疼痛之极衣角也被火星点着腾腾腾地燃烧起来。

胆巴尊者见状忍耐不住拗起地上青砖举手掷出只听当得一声大响大镬洞穿沸水一泄而出将篝火浸灭。一不做二不休龙牙、狮心也各各出手。但四人抑或心里有愧抑或顾惜身份虽是群殴却也不便一拥而上只是各守一角轮番出手以车轮战法消耗梁萧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