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章 损友

海宴2016年09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

饶是萧景睿正值最心灰意冷之际,乍一听到这个名头,也不禁目光一跳。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这是九年前北方巨擎“峭龙帮”帮主束中天初见梅长苏时所吟的诗句。

当时公孙家族避祸入江左,束中天追杀过江。江左盟新任宗主梅长苏亲临江畔相迎,两人未带一刀一剑、一兵一卒,于贺岭之巅密谈两日,下山后束中天退回北方,公孙氏全族得保,江左盟之名始扬于江湖。

两年后,江左盟威名未坠,梅长苏本人又突然被排上了琅琊公子榜,并很快登上榜首再也没有下来过。由于梅长苏不喜露面,曾睹其真容的人世上只有寥寥几个,可越是这样,大家越是对他好奇,希冀能有一日,可以亲眼见见江左梅郎是何等绝世风采。

萧景睿刻意跻身于琅琊公子榜,虽然不是为了争强好胜,但对于这位始终位居自己之上的人还是有点好奇之心,想着什么时候有机会能见上一面。可惜由于梅长苏一向隐于幕后,很少公开出现,使他一直未能如愿。去年冬天路过秦岭,在崖上采得寒梅一枝,携在手中进了一间茶舍休息,隔壁桌前有位身裹白裘的年轻人,一直凝目梅枝,十分喜欢的样子,萧景睿也没多想什么,就将此梅赠与了那年轻人。半月后在灵山清风观,碰巧又遇见了对方,大家互相认了出来,攀谈了许久才分手。因为只是匆匆交往,过后便忘,故而也未曾对家人朋友提起,更是想也未曾想过,这个未见得有多惊艳夺目的温雅男子,竟就是执掌天下第一大帮的江左梅郎。

“家主一向琐事繁多,不能亲临招待,三位公子如不介意,就请入席一饮,也是我江左盟的荣幸。”那两个侍女都是兰心惠质,见萧景睿自听到梅长苏之名后一直呆呆的,为免他尴尬,便上前盈盈劝酒。

谢弼此时对照殿红早已没有抵抗力,见卓青遥没有再继续推辞,当下躬身一揖,谢道:“贵主盛情,却之不恭,请姐姐们代我兄弟三人多多致谢了。”

侍女们娇笑还礼后,谢弼便拉着他的兄弟们入了座,端起琥珀杯轻轻啜了一口,只觉酒液沾唇入喉,一股醇香自舌尖散开,直透脑卤五腑,果然不愧是酒中极品。

卓青遥尽管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一见谢弼这副如入人间乐境的模样,便知道再也休想将他从桌旁拉开,只得怏怏劝了一句:“这不是寻常果酒,虽然醇美,后劲却是不小的,你少喝一点。”

但此时谢弼哪里还停得住杯,纵然是就着美味小菜浅酌慢饮,也不知不觉喝了十几杯。那两个侍女仿佛很了解谢弼的酒量似的,等他喝到第十七杯时便不再加斟,而是转而向卓青遥和萧景睿劝酒。这两人虽不善饮,却也抵不住照殿红的诱惑,分别喝了七八杯,已是微曛。

侍女们知道这三人近两日都未曾好眠过,上前扶起,分别送入客房安睡。不知是因为疲累还是酒意,三个人竟全都一直睡到次日天明,起来后觉得神清气爽,疲意尽消,对梅长苏的待客之道更添佩服。

略事梳洗后,昨天在城门口迎候的那个蓝衣人便来了,道歉说主人有事,不能来相送,请原谅云云。想那江左盟宗主是何等身份,不来才是正常的,所以卓青遥急忙谦辞逊谢,两个人站在院门口比起客气来,谢弼忍不住笑,拉着萧景睿悄声道:“卓大哥这老气横秋的,哪里象是江湖人,我看他入朝进礼部才最合适。”

卓青遥耳力好,早就听见,转过头瞪了谢弼一眼,但总算因此结束了这长长的一番客套,宾主道别,蓝衣人还把萧景睿丢在客栈里的坐骑给送了过来。

离开别院之后,三个人略略感叹了几句梅长苏周到的行事风格,只是因为敬重,并没有多说。策马回到官道上不久,就到了分道口。卓青遥挂念妻子,准备兼程赶回金陵,萧景睿确实不想这时候回家去见父母,再加上收到寿宴请帖的人是卓鼎风,总不能让与江湖无涉的谢弼单独前去,所以决定一起到雷山拜寿。三人相互叮嘱了几句,就此道别。

雷山距离浔阳,马行大约半个多月的行程,两人不赶时间,策马徐行,一路上谢弼想了无数的办法来引逗萧景睿说笑,后者也明白他的好意,极力配合,气氛因此并不沉闷阴郁。

下午进了马鞍府,两人正在街上闲走,想找一间顺眼的客栈投宿,突听背后有人大叫一声:“景睿”,接着一条人影直扑过来,几乎把萧景睿撞个趔趄。

“景睿你没事吧?没事吧?”那人一迭声地道,“我昨天才听说云姑娘要嫁给别人了,想到你一定很难过,本打算马上去找你的,又不知道你已经到了什么地方,谁想今天就碰见了!你怎么样?难受不?”

萧景睿从那人手中里挣扎出来,淡淡道:“我很好,已经没事了。”

“怎么可能?”那人睁大了眼睛,“我还不知道你小子,那么迷恋云姑娘,不难受个一年半载的是不会好的。你放心,有什么话都跟我倾诉吧,朋友是干什么用的,就该这时候来安慰你。走,我陪你喝酒,等你醉了就会好受多了。”

谢弼这时已顾不得保持自己侯门公子的形象,翻着白眼摇头。这个言豫津,没心没肺的程度天天见涨,自己这一整天小心翼翼的,他一出现就朝人家伤口上扎。

“我真的没事了,”萧景睿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天性如此,并不生气,忍着心里的隐痛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没什么要紧的事,你呢,你去哪里?”

“我和二弟去雷山给一位长辈拜寿。”

“那我跟你一起去!”

“这不太好吧?”萧景睿有些为难,“雷山定婆婆是江湖中人,二弟还没什么,毕竟大家都知道谢卓两家交好,可是你……”

“我怎么了?我不算江湖人吗?”言豫津大不高兴,“我行走江湖的时间不比你短吧。”

谢弼大笑道:“拜托你,我的言大公子,你那也叫行走江湖?后面煎饼摊子旁那两个人,还有茶座二楼窗边的三个,绒线铺子里的两人,那都是暗中保护你的侍卫吧?根本就是出来游山玩水的,谁乐意带你这个麻烦。”

“你还说我呢,你比我强吗?要不是跟景睿在一起,你后面肯定也有一堆!”

“所以啦,我从来都不自称是江湖人。你就死心吧,象我们俩这样的子弟,无论修文还是修武,除了太不争气的,迟早也是要入仕任职。既然终究都有官府身份,那么江湖中人自然不乐意与我们多交往。听说你爹最近一直在打算着把你塞进龙禁尉里?”

“可不是嘛,”言豫津顿时愁云满面,“我刚说不去,他就拿家法打我。还是景睿逍遥,皇上特旨许他可以选择入朝,也可以游历江湖。你说我出生的时候怎么就没那个运气摊上两个身份呢?”

“这就叫各人有各人的命,”谢弼一把推开他,“你快走吧,我们要去投店了。”

“景睿,景睿,”言豫津抓着好友不放,“你带我去嘛,我把后面那些都赶走……反正是跟你在一起,我家里也不会担心。再说现在正是你最难过的时期,我无论如何都应该陪着你的啊。”

从小一起厮混,萧景睿知道此人纠缠功夫一流,当下也不愿白白费神,便点了点头。谢弼其实也很喜欢这位国舅公子的爽直,多他一人作陪也好,故意逗了两句,也就没再多说。言豫津便欢欢喜喜的去进行侍卫清扫工作了。

在马鞍府休息一晚,次日早饭后起程。萧景睿与谢弼的装束倒很普通,唯有言豫津鲜衣怒马,打扮得十分招摇,就差没把天下第十公子的招牌顶在头上。

“算了,就让他得意几天吧,估计明年他就下榜了。”谢弼无奈地叹口气,瞧瞧身后远远缀着的几个人,“这些侍卫也太小心了些,就他那样的,一看就知道有权有势人家出来的,谁没事了来惹他。”

“他如果不是这个大大咧咧的脾气和随意闲散的性情,也不至于今年才上榜。你其实也明白的,论出身,论才情,论品貌,他哪样比我差?”萧景睿接话道,“要论这琅琊五榜,公子榜其实最好上,天下才俊虽然无数,但既然要称公子,出身却是最重要,范围一下子就小了好多。能入此榜多半靠天生,有什么好得意的。”

“你也太妄自菲薄了吧。我也是天生的公子,怎么榜上没我的份儿?”谢弼虽反驳了一句,但心里却明白萧景睿此言不虚。梅长苏虽是公子榜榜首,但若他不是江左盟宗主,那也未见得在江湖上如此得人重视。

“你们在说什么?”言豫津招摇够了,催马靠过来问道。

“我们在说,琅琊五榜中,公子榜其实最没被大家放在眼里。”谢弼笑道。

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言豫津却未生气,反而点点头道:“比起那四榜来确是如此。我们公子榜中最出风头的人,多半都是在其他榜中也有排名的。比如当年的江东公子般若真,在高手榜上列第七,再比如现今的笑剑公子秦越,虽名列第五,但因为在高手榜中排了第九位,江湖上知道他的人绝对比知道景睿这个榜眼多。象我这样的,虽然挤进了榜,大家都觉得不过是个贵家公子罢了,不大在意的,所以到今天为止,也没有因为上了榜收到美人香笺,邀我去与她相会……”

“原来你拼命想上榜是为了多认识美人啊,”谢弼呵呵笑了起来,“存心不良,该打。”

“切,还说我呢,景睿这么认真地想要成为琅琊榜中人不也是为了云姑娘吗?”言豫津打开扇子潇洒地摇了摇,“不过也没什么,我们公子榜虽然弱些,那也只是跟其他四榜比而已,论起全天下那么多人,我们也算是很不错的啦,得意一下你就看不顺眼了?”

“是是是,你大少爷实在了不起。”谢弼一听他口没遮拦地提起了云飘蓼,赶紧扯开话题,“对了,你家那株白海棠不是病了嘛,最近好了吗?”

“好了!”言豫津满脸是笑,“都是我天天亲自去照顾它,又施肥又洗叶子的,这才伺候好了。如果琅琊阁再排一个天下十大花匠,我绝对入榜。”

“得了吧,你除了会施肥会洗叶子,还会干别的吗?我娘公主府那棵七心兰,不就是被你施肥给烧死的吗?”

“喂,骂人不揭短啊,我活这么大就烧死一棵七心兰你怎么翻来覆去提个没完!”

“是,七心兰你只烧死了一棵,那白水仙呢?金叶栾呢?醉鱼草呢?红叶椿呢?……”

“你……”

两人开始叽哩哇啦的拌嘴,萧景睿有意躲开了一些。刚才言豫津随口提起云飘蓼,他虽然面上未露,心中仍是一阵痛楚。只是高堂尚在,亲友牵绊,为免他们挂心,不能任性地沉溺于情伤之中,一阵黯然后,还是勉强振作了精神,展目远眺四野风光。

谢弼为人心细,嘴上吵着,眼里还是看到了哥哥的情绪变化,忙向言豫津使个眼色,道:“你不是说上次去黔州很好玩吗?遇到什么趣事,也讲给我们听听。”

言豫津虽然性情疏阔,却也不笨,立即反应过来,笑呵呵拉着萧景睿:“对对对,我一直想跟你讲来着,你都没空理我。跟你说哦,我遇到一个大喇嘛!”

萧景睿性情聪慧,如何不知道这两人的用意,当下也扯开一个小小的笑容,道:“是,那一定有趣的紧,你快讲吧。”

言豫津拉开架势,正准备口若悬河,突然停了下来,怔怔地看着远方。

“那是什么?”谢弼也伸长了脖子向同一方向看去。

一行数十骑正从旷野间穿过,一个个骑姿英武,马势如龙,当先一柄大旗迎风招展,黑底旗面上一只银鸷跃跃欲飞。

“那是大渝的使者。”萧景睿神色一凝,沉声道。

提起大渝,三人的表情都凝重起来。虽然他们都是金尊玉贵长大的公子哥儿,但毕竟出身贵族世家,时局如何还是知道的。更何况对于十二年前本国与大渝之间那场最终以平局结束的惨烈战事,他们都还保有一些还算清晰的记忆。

“大渝来使,终究是要和亲么?”半晌后,谢弼才慨叹一声,“希望不要是景宁表妹。”

言豫津也愣了片刻,突然一甩头,道:“不说这个了,我们走吧。”

其他两人也知道这是国政,谈之无益,当下也都缄了口,默默催马前行。

中午打尖的地方是一处不大不小的县府,入得城来倒还热闹,下来牵马步行,一边逛一边找酒楼。谢弼走在最前面,突然看见一幢两层楼房,修得极是精致,门前还挑着一面布幡,绣了个“酒”字,忙叫道:“你们过来,看这楼的样子,多半是本城最好的酒楼了,我们去坐坐,真是饿死了。”

这个建议并未受到异议,三人一起来至楼前,定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

酒楼的确是酒楼,但也只能说是曾经的酒楼。两扇雕花木门被打破在地,一眼望进去,室内更是一片狼藉,破杯烂盏摔了一地不说,连桌椅都没几张完整的,看起来不是遇了劫,就是有人在此处热热闹闹地打了一场架。

“真可惜,好好一个酒楼糟蹋成这个样子,”言豫津摇了摇头,“走,我们到附近的茶座去问问怎么回事。”

三个人一转身,进了最近的一处茶坊,正与这座酒楼面对面,客人出乎意料的多,只余了几张空桌。一个看着就很能干的干瘦伙计过来招呼,安了位置,问要喝什么茶。

“沏你们这里最好的茶就是。”言豫津匆匆敷衍了一句,立即问道,“你们对面酒楼怎么了,被人砸了场子?”

那伙计正要回答,旁边桌上有人突然拍了下桌子,骂道:“我还是觉得宋大人太软了,那大渝使团的人如此猖狂,又砸楼又打人的,他竟然就这样放过了!”

扭头看时,却是个魁梧的汉子,满面怒色。他的同伴看来平和些,正徐徐劝道:“宋大人只是县官,使团过境,他但求平安罢了。再说那使团中有几人武技修为极好,宋大人就算想硬,硬得成么?”

那汉子冷笑道:“当时江左盟的季大侠明明已经闻讯到场了,他可是琅琊榜上排第七的高手,一个烂使团里难道有人是他的对手?只不过江北盟再怎么有实力,到底也只是江湖帮派,按常例是不与官府冲突的,所以宋大人强令拦阻,季大侠没办法,也只好听他的。”

这时隔一桌有人插言道:“宋大人想尽量大事化小是真的,可若说季大侠真能打败那个使团里的高手,却也未必。”

此刻坐在茶坊里的客人以本地人居多,颇有一些是上午砸楼事件的目击者,就算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了刚才那汉子的抱怨也了解了一个大概,无不感到愤慨,全体将目光投向那个插言者身上。

插言的人坐在靠过道的一张方桌旁,是个五十来岁的老者,颔下微须花白,身旁坐了个白净的小女孩。

“爷爷,上午那群发脾气的叔叔伯伯里,有打架很厉害的人吗?比后来才来的那个季伯伯更厉害么?”小女孩仰着头问出大家共同的问题。

“是啊,”老者端起茶杯,却不饮,“记得上次容姑姑给你讲琅琊榜的故事吗?”

“记得。”

“那个季伯伯在高手榜上排第七,可是对方里面有个人排第五呢。”

满座顿时有些哗然。琅琊高手榜排第五的人是谁,稍有江湖阅历的人都知道。

“金雕柴明?”萧景睿自言自语道,“他竟然也在大渝使团里么?”

小女孩眨眨眼睛,又问道:“可是听大家说,那群叔叔伯伯是从大渝国来的哦。大渝国也有人在琅琊榜上吗?”

这个问题问得天真,不过因为提问人年纪幼小,倒是无人笑她。

“小傻瓜,你姑姑没跟你讲清楚么?这琅琊榜点评的是天下英雄美人,又不是只有咱们大梁才有。”老者耐心地道,“只不过比起来,咱们这边稍稍多一点而已。现在的天下第一高手玄布,就是大渝的。”

旁边已有人按捺不住,问道:“这位老先生,您确认金雕柴明在场吗?”

老者笑了笑,“老朽四海飘泊,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记人记得准。那柴明以前见过三次的,怎么会弄错?”

言豫津也插嘴问道:“说到底是为了什么闹起来的?他们是使团,在我们的地界上,难道一点道理也不讲?”

“谁知道呢,”有个胖子接嘴,“他们包了五桌在吃饭,一直很安静的,突然就闹了起来,说是有人偷了他们带来的国书,把酒楼的门窗都封住,要搜所有人的身。你们想谁肯乖乖让他们搜?就这样打了起来。后来宋大人和江左盟的人前后脚进来镇场面,大渝那边恶人先告状,很威胁了一番,宋大人让了步,让大家委屈些给他们搜,可酒楼里是有女客人的,使团里却没有女子。宋大人便说由他找女捕快来代搜,大渝那边欺人太甚,居然说信不过,大家真是都气坏了,差点又打起来。后来季大侠出面争论了半晌,使团也有个人出来相劝,最终没找着什么国书,也没搜那几个女客,可酒楼的损失大渝人也没赔,就这样扬长而去了。”

“这也太不讲道理了!”谢弼年少气盛,一拍桌子,“他们们凭什么说国书就是在这酒楼丢的?再说有没有这封所谓的国书,还不都是他们一面之词!”

“可不是嘛……”被这样一逗引,大家的火气又都升了起来,一起骂骂咧咧,吵成一团。

不过萧景睿却没有参与到这场情绪发泄之中去,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茶坊的一个角落,呆呆地定住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