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十四章 漏洞

海宴2016年09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没用的东西,滚!全都给本王滚下去!”誉王府的书房里传出一声怒骂,紧接着两名侍女跌跌撞撞爬出来,其中一个半幅罗裙都被茶水溅湿,另一个手里捧着几块茶杯的碎片,两人俱是面如土色,战战兢兢,连鬓发都因跑动的太急而有些散乱。

“王爷怎么了?”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两名侍女抬头一看,急忙双双跪下。

“回王妃,王爷嫌茶烫……都是奴婢们侍候得不好……”

誉王妃柳眉轻蹙,快步走到书房门前,见半扇门虚掩着,便伸手推开,走了进去。

“谁又进来了?本王叫你们滚,快滚!”

“王爷……”誉王妃轻声道,“暴怒伤身,请王爷珍重贵体。”

誉王怔了怔,转过身来,勉强压制了一下心头的怒气,道:“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新春将近,我已拟好了敬献父皇母后的年礼礼单,想让王爷看看有什么不妥。”

誉王伸手接过妻子递来的鹅黄礼笺,快速地扫了一遍又还了回去,“你最了解母后的喜好,她年年都满意,今年还是照你的意思办吧。”

“是。”誉王妃将礼笺重新收回袖中,徐徐道,“府里的丫头调教得不好,是我的疏忽,请王爷不要生气了。”

“关你什么事,是那些丫头们笨手笨脚的……”

誉王妃将纤手轻轻放在夫君的手臂上,柔声问道:“王爷如有什么不快之事,可否告诉我,也让我可以分担一些。”

“没什么……外头的事,说了你也不懂……”誉王拍了拍她的手,温言道,“别操心了,这一阵子你也挺累的,去休息吧。”

誉王妃轻轻咬了咬樱红的下唇,垂首低声道:“可是因为般若姑娘……”

“你想到哪里去了?”誉王皱了皱眉,“我为的是国事烦忧,你不要妇人之见。”

“其实……我可以去跟般若姑娘谈一谈,虽然是侧妃,但只要王爷喜欢,我绝对不会有丝毫的为难她。就算王爷以后想要再升她的位次,我也……”

“又在胡说!”誉王嗔怒地瞪了她一眼,见她脸色转白,又展臂将她抱在怀里,“好了,我说过很多遍了,你是你,般若是般若,我的王妃永远只有你一个,别自己给自己找烦恼了。娘娘在宫里,还要靠你去膝下承欢,你自己都不开心,怎么替我尽孝道?”

“对不起……”誉王妃环抱住夫君的腰,更紧地靠向他胸前,“你对我这么好,我要是再聪明能干一点,可以多为你分忧就好了……”

“你总爱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好。“誉王轻轻推开她,抚了抚她的秀发,“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誉王妃柔顺地点点头,屈膝一礼,慢慢转身走了出去,刚走到书房外的天井,迎面遇上誉王府里最得用的一个谋士康先生,便停住了脚步。

“见过王妃。”康先生躬身行礼。

“免了。我正好要找先生呢。”誉王妃轻抬玉手,“王爷心情不好,你看要不要去请秦姑娘来府里开解一二?”

康先生摇头道:“这次为的是宫里的事,般若姑娘也无能为力。”

“宫里?宫里出了什么事?”

“王妃还不知道?皇上已经明诏发旨,恩赦被新降为嫔的越氏,晋为妃,命其同参祭典。”

誉王妃一怔:“赦免了越娘娘……娘娘那边怎么说?”

“直接由内司监宣布的旨意,事前毫无征兆,娘娘那里连一点风声都不知道,能有什么反应?”

“原来是这样……越娘娘在宫里侍候了十几年,皇上大概是感念旧情吧……”

康先生知道这位誉王妃心思单纯,更深的话也没必要跟她说,便笑了笑不语。

“既是如此,就烦劳先生去劝劝王爷,事情已经发生了,郁郁不乐也于事无补啊。”

“是。”

“宫里也请他放心,我这就进宫去向娘娘请安。”

康先生笑道:“王爷多亏有王妃这样的贤内助啊。”

“先生过奖了。”誉王妃谦辞一句,重新迈步。康先生急忙闪到路边,躬身候她走远,方眯着眼自言自语道:“越妃复位,不知那位一手将她拉下贵妃宝座的麒麟才子,会不会也跟王爷一样急怒交加?”

与这位康先生的期盼不符,听到越妃被赦的消息后,梅长苏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仍是窝在火炉边,一页页地翻看着妙音坊送来的情报,看一页就朝火盆里扔一页。飞流蹲在一旁看那火苗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看得甚是愉快。

这时厚厚的棉帘被人掀开,刚窜起来的火苗被灌入的冷风一压,顿时就暗了下去,飞流十分恼怒地瞪向闯入者。

蒙挚没有注意到飞流不友善的眼光,大踏步走到梅长苏面前,道:“你看起来还挺清闲的嘛……”

“你身上有寒气,别离我这么近,快去烤烤,烤热了再过来。”

蒙挚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是不是还没听到那个消息啊?你猜我从那里来?”

“穆王府。”

蒙挚被他一语说中,不由挑起浓眉,上前扳住梅长苏的脸道:“小殊,你回来之后怎么变得越来越象妖怪了?你还是活的吗?”

飞流一掌劈过来:“放开!”

“被你发现了?”梅长苏笑道,“我是鬼魂,你怕不怕?”

“要是大家都能回来,就算是鬼我也开心,”蒙挚叹口气,“你猜的不错,我刚从穆王府过来。穆小王爷气得快把他那楠木坐椅咬出牙印来……”

“好咬!”飞流突然蹦出两个字,蒙挚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

“我们飞流说的没错,楠木很软,很好咬,不需要太用力就可以咬出牙印来……”梅长苏赞许地拍拍少年的头。

“喂,你们两个……”蒙挚只觉得全身无力,“我在说正经的!”

“飞流,蒙大叔说你不正经哦……”梅长苏挑拨道。

飞流有些迷惑地睁大了眼睛。

“不正经的意思,就是指象蔺晨哥哥那样的。你还记不记得盟里的伯伯们经常骂蔺晨哥哥不正经啊?”

飞流一听,这大叔竟然敢说他跟蔺晨一样,登时大怒,跃身而起,一记犀利无比的掌风直击而出。蒙挚虽然不怕,但总要打点精神来应对,片刻之间,两人已在室内交手数招。

“小殊,你叫他别闹了,我跟你说正事呢!”蒙挚气得大叫。

梅长苏笑眯眯地拥裘而坐,鼓励道:“飞流加油,难得有机会可以跟蒙大叔切蹉哦……”

蒙挚一看这人玩性已经上来,无奈之余心里还有些隐隐的高兴,不管怎么样,他身上还有一点林殊以前的影子,总是一件让人宽慰的事情,再说与飞流交手,其实还是很过瘾的,所以干脆静下来心认真应对了。

飞流武功的特点,一向是奇诡莫测,对上夏冬和拓跋昊那种同样走身法招式路线的人,自然更占优势,但一遇到蒙挚这种周正阳刚的武功类型,就不免处处受制,何况单以内力来说,小小年纪又曾受过重伤的飞流,还是远远不及少林正宗心法扎扎实实练出来的蒙挚。

不过就是因为明显不是蒙挚的对手,飞流的斗志才更加的旺盛,脑中毫无杂念,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目前的比拼之中,没过多久,蒙挚就发现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

飞流竟然可以在交手中记忆对手的劲力、气场特征,并即时对自己进行相对应的修正。

也就是说,当你曾经用一招制住过他的一招后,就休想再用同样的一招在他身上奏效,除非你加强你的劲力,或改变气场的流向,否则飞流就一定可以击破此招,逼你用后招补救。

这样惊人的学习能力竟然出现在一个有些智障的少年身上,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但也许就是因为他的智力在某些区域受到了限制,才激发出他惊人的习武天才吧。

“胆颤心惊了吗?”梅长苏含笑的声音悠悠传来,“蒙大哥,你要变得更强才行啊,”

蒙挚长笑一声道:“你帮他也没用,我的心哪里是这么容易乱的?他想击败我还早着呢!”虽然他说着话,但气息丝毫不乱,周身的少林罡气蓦地加重了几分,翻掌慢慢迎合,以一种极为圆融的姿势向飞流的掌心贴去。少年眉宇间一凛,身影突然一飘,仿佛瞬间在原地消失了一般,刹那间又出现在蒙挚的身后。可是他的动作虽然快,却又莫名地慢了缓缓移动着的蒙挚一拍,本是后背的方位恍然间变成了正面,双掌回撤不及,被蒙挚牢牢吸住,劲力一吐,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在空中连翻数下消力,落下时还是有些立足不稳。

“没关系没关系,”梅长苏向少年招手,“这次打不过,下次我们再打。”

蒙挚苦笑道:“小殊,你是不是在拿我给这个孩子喂招啊?”

“是又怎么样?”梅长苏露出春风般的笑容,“你不会这么小气吧,陪我们飞流过招不好玩吗?你看我们飞流多可爱啊……”

蒙挚吐了吐气。漂亮是真的,但可爱……??不过他也确实非常喜欢这个极有武学天赋的少年,并不介意时不时来上这么一回,当下只是宽容地笑了笑,走到梅长苏身边坐下,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越妃会复位?”

“有什么好意外的?”梅长苏淡淡道,“越妃犯的罪再重,毕竟都不是针对皇上本人的,这位陛下对别人的痛苦,从来都不怎么放在心上。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你也不用把陛下说成这样吧?”蒙挚有些尴尬地道,“不管怎么说,陛下总是陛下,再说也确实有年终祭礼的原因。”

“关年终祭礼什么事?”梅长苏冷冷一笑,“难道太子没有嫡母吗?设祭洒酒后,抚皇上的衣裙触地,这才是正正当当的孝道。有什么难办的?”

“啊?”蒙挚一愣,“可是往年……”

“往年的祭礼,是因为越妃本就是一品贵妃,加了九珠凤冠,与并肩站在皇帝左右,所以太子跪地抚裙时,大家都觉得自然而然。连本该对礼制最敏感的礼部都没有对太子的行为提出更正,其他人当然更不可能意识到这其间的偏差了。”

“听你这么一说,好象有道理……”蒙挚抓抓后脑,“祭礼的条程那么多,每一款具体该怎么理解应该还是礼部最熟悉,怎么陈老尚书也没有说过……”

“陈元诚么?”梅长苏的笑容更加清冷,“似乎是中立的礼部,眼睛里只有一个‘礼’字的老尚书……呵呵……最可笑的部分就在这里了……”

蒙挚怔怔地看着梅长苏的脸:“小殊,你的意思是说……”

“自从陈元诚的独生孙子在前线临阵脱逃,被谢玉瞒了死罪刻意回护之后,这位老尚书就变成了宁国侯的一条狗……唉,也难怪,人总是逃不过子孙债的,何敬中是这样,陈元诚又何尝不是?”

蒙挚吃惊地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扰来,连目光都被惊得凝住了。

“陈元诚明明知道,按祭礼的条程解释,只要在,有没有越妃并不重要,可是他不敢说。一来谢玉事先有叮嘱,二来,他也明白皇帝不过是想要找一个借口赦免越妃罢了……”梅长苏嘲弄地冷笑了一声,“什么耿直精忠的两朝元老,不过也是一条老狐狸罢了。

--------------------------------

睡之前喊一声,今天也要继续投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