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流放

海宴2016年09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行文过百章,前面的文字我未必全数记得,如果大家发现有小细节与前文有矛盾或不符的地方,拜托提醒我修改,多谢了。

天气转热,大家减衣时小心感冒,而且千万不要相信什么感冒后一个月内不会再感冒的话,本人深受此谬论之误啊~~~

———————————————————————这是偏听则暗的分割线————————————

金陵帝都分内宫城、外皇城两个部分,宫城治卫由皇帝直辖的禁军负责,目前的最高指挥官是禁军大统领蒙挚。比起宫城的单一,皇城治卫的分工相对而言要复杂得多。民间刑名案件、日常巡检、缉捕盗匪、水火救助等是京兆衙门的职责,城门守卫、夜间宵禁、镇压械斗之类的事项又归巡防营管,京兆衙门算是地方官府,要向六部复命,巡防营在编制上本应归兵部节制,但长期以来,由于它的直接统领者宁国侯爵职皆高于兵部尚书,所以超然而独立,兵部并不敢对它下任何指令。此外皇城有私兵之权的还有数家,东宫自惠帝朝自内宫城独立出来后,也被统归入皇城范围,依制蓄兵三千,亲王府两千,郡王府一千,一品军侯府八百。这些特权府第多多少少都会影响到皇城的动静,可谓是各方力量交错,搅得跟一团乱麻似的。如今兼有巡防营统领之职的谢玉轰然倒台,就象是从这团乱麻中强行抽了一根出去似的,把剩下的弄得更乱。

太后出殡之后约一月,谕旨批下,谢玉从天牢幽冥道中走出,准备前往流放地黔州。他生于世家,青年尚主,累封至一品军侯,威权赫赫这些年,一旦冰消雪融,便恍如镜花水月,黄粱梦醒,富贵烟消,只见一副枷锁,与其他的流刑犯一样,由两个粗野衙役押解着,连水火棍也不比别人多带一根。

幸好流刑犯出发的时辰一向是凌晨,街上尚稀人迹,没有旁观的人群和讥嘲的语声,让谢玉心里舒服了一些。在牢里他并没有受刑,连例行的提审也没有,尽管他的案子最终是由梁帝勘定的,但其实自他下狱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大梁至尊。狱中的饮食当然离“好”字差得很远,不过好歹管饱,而天牢中原本常见的狱卒私下虐待人犯的陋规,也因新任刑部尚书管理有方被杜绝了,所以当谢玉带着重枷走向金陵城的南城门时,他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

押送者与人犯到达南越门的时候,刚好是开城的时间,戍守皇城门的自然是巡防营兵将,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那须发零乱、披枷带锁站在一旁等候厚重的城门开闩的人犯是谁。后来负责押送的其中一个衙役在守城官兵中碰见了个熟人,两人寒暄过后,那衙役轻浮地递了个眼色过去,用丝毫没有压制的音量道:“呶,瞧瞧以前你们的顶头上司,大侯爷呢,几个月前哥们你都不敢直接抬头看他,现在去瞅吧,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腰板儿还没你直呢!”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现场一片轻微的喧哗。这些低层的官兵跟谢玉基本没什么直接接触的机会,平时想起谢侯爷那如同就是云上之人,云上人现在跌入泥潭,正站在自己面前,不冒出点好奇心来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很快当班的几十名官兵就围了大半过来,有人因为谢玉的发须遮住脸庞看不清楚,还准备伸出手扒开来仔细地瞧。

“干什么?都给我回去!”一个粗重的声音就在这时响起,声音的主人也快速挤了过来,试图把人群推散,“有什么好看的,城门都开了,还不到自己该站的地方去!”

“七叔,”一个官兵拉长了音调道,“刚开城门,鬼都没半只,兄弟们也就想看看而已,又没干什么。”

“换你被人这样看你乐意啊?”

“我又不犯事,凭什么让人看?他现在又不是大侯爷了,你讨好他干什么?”

七叔脸一沉,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人家当侯爷的时候就该讨好,犯了事就该踩,势利眼成这样算什么男人?”

其实围观的人大多也只是好奇,被这样骂自然生气,好在这七叔平时人缘不错,资历也深,立时便有人出来打圆场劝和,总算也只是对吵没有对打。两个衙役象看好戏一样在一旁瞧着,时不时还挑拨两句,而原本引起混乱的谢玉本人,反而悄悄地退到了一边,整张脸掩于须发之后,看不清表情。

负责这一组官兵的小领队本来只是袖手旁观不想管,军中嘛,什么时候不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不打架不伤人就没事,何况现在天才蒙蒙亮,城门冷清,反正无聊,就当大家暖身了。可后来他无意中看见两个衙役悄悄撇嘴露出鄙夷之色,突然意识到有外人在场,未免让人家看了巡防营官兵的笑话,当下心中怒气大升,从旁边抓起根鞭子啪得抖了个响脆,高声骂道:“***都给老子闭嘴!”

虽说他也只是个小头目,但县官不如现管,见他突然发怒,大家诧异之下也没敢违逆,乖乖闭了嘴散开。两个衙役见好戏落幕,倒也没再继续添柴加火,而是推搡着谢玉出了城门。

南越门出,是一条黄土大道,甚是平坦好走。谢玉习武之人脚力不弱,没给那两个押送者棍棒驱打的机会,走得并不慢。大约半个时辰后,天已大亮,一个衙役停下来擦汗,无意中向后瞥了一眼,只见尘土飞扬,一辆素盖黑围的马车疾驰而来,单看那拉车的神骏马匹,也知不是寻常人家。

三人一起闪到路边,两个衙役好奇的张望着,谢玉却背过身,半隐于道旁茅草之中。

马车在距离三人数丈远的地方停下,车帘掀起,一个素衣青年跳了下来,给两个衙役一人手中塞了一大锭银子,低声道:“来送行的,请行个方便。”

虽然不认识来者是谁,但来给谢玉送行的,那一定不是市井之徒,两衙役极为识趣,陪笑了一下,便远远地站到了一边。

“爹……”谢弼颤颤地叫了一声,眼睛红红的,“您还好吧?”

谢玉无声无息地站了半晌,最后还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谢弼又张了张嘴,似乎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呆了片刻,回头去看那辆马车。

谢玉顿时明白车上还有人,不由目光一跳。此情此景,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想再见她一面。然而无论他是想见还是不想见,此刻都已没有选择。车帘再次被掀开,一身孝服的莅阳慢慢地走下马车。令谢玉意外的是,陪同搀扶着有些虚弱的长公主的人,竟然是萧景睿。

在离谢玉还有五六步路的时候,萧景睿放开了母亲,停在原地不再前行。莅阳长公主则继续走到谢玉面前,静静地凝望着他。谢弼想让父母单独说两句话,又体念景睿现在心中矛盾难过,便走过去将他拉到更远的地方。

“结束了吗?”沉默良久后,长公主问出第一句话。

“没有。”

“我能帮什么忙?”

“不用,”谢玉摇摇头,“在京城你尚且护不住我,茫茫江湖你更是无能无力。”

莅阳长公主的目光沉静而忧伤。虽然近来流泪甚多,眼眶周围已是色泽枯黄,皱纹深刻,但眸中眼波仍然余留秋水神采,偶尔微漾,依然醉人。

“那位苏先生……昨天派人来见我,说叫你交一封信给我。”

“信?”谢玉愣了愣,但一想到是那位令人思而生寒的梅长苏所说的话,又不敢当做等闲,忙绞尽脑汗思考起来。

“那人说,如果你还没写,叫你现在就写,因为你说的那些东西后面,一定还有更深的,写下来,交给我,你就可以活命。”莅阳长公主并不知道这些话的意思,她只是木然地、一字一句地认真转述。

尽管这个男人扼杀了她的青春恋曲,尽管这个男人曾试图谋杀她的孩子,但毕竟有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他是她三个孩子的父亲,她并不想听到他凄惨死去的消息,尤其是在这个男人自己并不想死的情况下。

谢玉的眼珠转了转,突然之间恍然大悟,明白了梅长苏的意思。

自己所掌握的秘密,除了那日当面告诉梅长苏的,还有很多是他暂时不想说,或者不能说的。这漫漫流刑路,夏江如果要杀他,根本防不胜防。唯一的保命方法,就是把心中的秘密都写了下来,交托给莅阳保管,如果自己没事,莅阳就不公开他的手稿,如果自己死了,那手稿就成为铁证。夏江不是糊涂人,一算便知道还是让自己活着的好,自己活着再不可靠,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把关系到两人共同生死的秘密说出来,反而是自己死了,一切才保不住。

这确实、确实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莅阳长公主仍是静静地看着他,静静地等待他的决定,毫无催促劝说的意思。

谢玉心头突然一热,眼眶不由潮了潮。虽说是多年怨侣,但这世上自己唯一还敢相信,唯一还敢抱有一丝希望的人,就只有莅阳了。

“有纸笔吗?”稳了稳心神后,谢玉低声问道。

莅阳长公主从宽袍袖袋中摸出一个长盒,里面装着现成的笔墨,和一幅长长的素绢。

“写在这个上面吧。”

谢玉迟疑地看了看远方正瞧着这边的那两个衙役,莅阳立即道:“没关系,那个苏先生说,越多人知道你写过这个东西越好。”

谢玉立即领会,急忙提起笔。因他带着枷,莅阳公主便把素绢铺在木枷上,等他写几个字便帮他挪动一下绢面,不过自始至终,她目光的焦点未有一刻落在那些字迹上。等谢玉好容易写完,她立即将素绢折起,放进一个绣囊之中,拔下扎在上面的一根细针,密密将囊口封好。

“莅阳……”

“你写的这个我不会给任何人看,我自己也不会看。你曾经做过什么事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因为对我来说,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莅阳长公主将绣囊放入怀中,目光凄迷,“我还准备了些衣物银两,你路上带着用吧。”

谢玉柔和地看着她,想抚摸一下她的脸,手刚一动,立时惊觉自己是被枷住的,只能忍住,轻声道:“莅阳,你多保重,我一定会回来再见你的。”

莅阳长公主眼圈儿微红,转过头去没有接这句话,抬手示意谢弼过来。谢玉忙定定神,趁着儿子还未走近的时候快速道:“莅阳,这个绣囊,你千万不能给那个梅长苏。”

莅阳公主看了他一眼,淡淡点头:“你放心,只要你活着,这个绣囊我会一直随身携带的。”

话刚说完,谢弼已走了过来。他为人周全,见母亲示意便已明白,所以中途绕到马车上将包袱拿了下来,给谢玉拴牢在背上。萧景睿依然远远站着,偶尔会转动视线看过来一眼。

谢玉对萧景睿一向并无真正的父子情,莅阳长公主体念儿子现在心中伤痛难过,谢弼也是一向妥贴细心,因此并无一人出言唤景睿过来。大家默然对视了一阵,还是谢玉先道:“今天我的路程不短,就此分手吧。弼儿,好好照顾你娘。”

谢弼应了一声,扶着母亲慢慢后退。两个衙役一看送别结束,便也提着棍子走了过来。谢玉不想看着莅阳的马车远去,所以自己先行转身,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迈步,突然觉得一股寒意袭来,不由打了个寒颤,忙抬头四顾,只见周边荒草古道,并无人迹兽踪,以为只是感觉有误,用力甩了甩头。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谢弼轻轻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再次抬头张望,只见方才还空无一人的前方,齐人高的高篙茅草似波浪般被人分开,夏冬一身纯黑衣裙,缓步走了过来。

如果单单只是夏冬,远不足以让谢弼倒吸冷气,真正令谢弼吃惊的是夏冬脸上的表情,那深如海、切入骨、冷如冰、寒如霜,浸满了怨毒与仇恨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