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泄露

海宴2016年09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金陵作为大梁帝都,自然是满城朱紫,遍地贵胄。为方便官轿通行,同时又免除百姓时时需要避让之苦,所以街道都修得异常宽阔,除非是高爵王公大驾出行,一般不会有官兵开道开得鸡飞狗跳的局面出现,普通官员的坐轿常常只带十数以下的随从,悠悠然地从街面上走过,帝都居民都已看得习惯,碰上时的闪让动作也甚是娴熟。刑部尚书蔡荃出身寒门,由科举入仕,是自低阶官员一路做起来的,素来行事低调,不爱耀威张扬,日常出入,轿前只挂一面刑部的灯牌,此外便别无表明他二品大员身份的标记,不过时日一久,他那顶青花酱面的四人轿也渐渐被人认熟,一些位阶不如他,但却华贵非凡的官轿当路遇上,已学会了主动退避。

东宫加冕礼之后,蔡荃虽不如前几月那般忙乱,但事务依然繁重,连从衙门回府这一段路,他也会带些卷宗坐在轿子里看。

可是这一天,他刚在晃晃悠悠中翻开文书,就被一支箭粗暴地打断了。

这支箭不知从何射来,端端正正地扎在轿顶之上,而且一箭之后再无动静,显然不是为了刺杀。

刑部的护卫快速戒防后,将箭拔了下来,连同箭身上绑着的一卷字条一起呈交给了尚书大人。蔡荃拆下字条,展平一看,上面只有简洁的几句话。

“禁军统领蒙挚借探狱之机,已将逆犯夏冬自天牢中换出,此绝非诬告,大人若不信,可亲往察之。”

蔡荃目光微凝。沉思了片刻,慢慢将纸条折叠收好,向轿外扬声道:“去天牢青花官轿转了一个弯。掉头向东折返,一刻钟后便来到天牢门外。值守的典狱官慌慌张张地出来迎接。却只听到一个简短的命令:“打开女牢朱字号的门。”

典狱官从顶头上司的脸色上觑不出什么来,又不敢多说,赶紧命牢头拿了钥匙,陪着进去。朱字号在女牢平层略略向里地位置,四周俱是实墙。唯有朝西开着一扇高窗。那也是整间牢房唯一的自然光源。

一名身穿囚服的女子正坐在草铺之上,听到有人开门,她略略侧过脸来,长发间那缕苍白在颊边一荡。虽然鬓发散乱面有污痕,但一眼看去,那确是夏冬地面容。

蔡荃尖锐如针的视线紧紧地盯在女犯地脸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瞳孔渐渐收缩,面上更是铁青一片。

“来人!把她给我带到讯室中去!”刑部尚书厉声命令

两名护卫立刻应诺上前。一左一右将宫羽拖了起来。这种时候,宫羽虽知情况糟糕,却也不可能反抗。只能垂着头,被连拖带推地带进狱房外侧的一间讯室。拷在刑架之上。

蔡荃端过一盆冷水。兜头泼下,示意手下用布巾猛力擦洗。宫羽本身白皙娇嫩的肌肤很快就露了出来。

“你是谁?怎么会在夏冬的牢里?谁带你进来地?夏冬去了哪儿?”面对刑部尚书连珠般的暴怒讯问,宫羽闭上了眼睛,如同没有听见一样。

蔡荃的目光锁住这个年轻姑娘脸上所有细微的表情变化,快速地做着判断。最终,他没有急着用刑,而是命人先将近两个月来曾进出过天牢女监的人员名单拿来,一看,蒙挚的名字赫然在目。

悬镜使很少会有私交,夏冬又是孀居之身,自她入狱后除了奉旨或奉部司之命来讯问的人以外,基本上没有其他人来看她,圣驾自九安山回鸾后更少,其中被人密告的蒙挚来得最勤,当然嫌疑最大。

蔡荃一向视蒙挚为忠直良臣,所以此时犹为愤怒,踏前一步,用力抓住宫羽的头发,将她地脸抬了起来,眼锋如利刀般直射过来,稍稍心志不坚的人,在这样的酷烈视线下必然心中发怵。

但是宫羽,却依然轻轻地闭着眼睛,翻卷地纤长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未有丝毫的颤动。

“大人,”跟随蔡荃前来地一名主事突然道,“我认得她,她是原来妙音坊地乐伎,名叫宫羽。”

“妙音坊?”蔡荃浓眉微皱。他一向不涉***,但妙音坊因通匪之名被大理寺前正卿朱樾查抄之事他却是知道的,一时心头迷雾重重。

妙音坊被朱樾抄没,朱樾是誉王地人,誉王与悬镜司合谋构陷靖王并随后谋逆,可悬镜使夏冬被人救出后牢房里替换她的人却是妙音坊以前的一名乐伎……

一向以抽丝剥茧,杂中理序著称的这位刑部尚书,面对这样转转折折的复杂关系,现在却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

“大人……”身旁的主事见他半晌不语,低低地叫了一声。

蔡荃脸一沉,道:“你也别闲着,想办法让这位姑娘睁睁眼,介绍她看一看这屋子里的刑具,最好让她识点趣,该说的趁早说,别给我们添麻烦。”

“是。”

蔡荃又向宫羽扫过阴冷的一眼,慢慢转身,在审案桌后面的靠椅上坐了,闭目沉思,再也不理会讯室中的其他任何动静。

宫羽被识破带走的变故虽然发生得快速而又意外,但好在蒙挚为防万一原本就在天牢安了一个眼线,蔡荃带着人前脚刚进讯室,这个眼线后脚就把信息传了出去。

蒙挚接到信时恰好当完值,正在府中休息。闻知宫羽暴露,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换了便装,直奔苏宅,可人都冲进后院了,突然又担心起梅长苏现在的身体状况,急急地煞住了脚步。

“蒙大人,”黎纲迎了过来,“您神色不对啊,出了什么事?”

“聂将军和聂夫人呢?”

“都在南院。”

蒙挚折转方向。直奔南院,一进院门,就看见夏冬与聂锋肩并肩坐在一张长椅上。双手紧握,正在相视而笑。气氛十分温馨宜人。

“真不想打扰你们,”禁军统领摇头叹道,“不过这坏消息却不能不说。”

“怎么了?”夏冬立起身来,“天牢那边出事了。”

“聂夫人果然敏锐,”蒙挚抹了抹脸。语音忧急地道“是宫羽被蔡尚书巡牢时发现了,现在正在受讯问呢。”

“什么时候?今天么?”

这句问话接得甚快,但却不是夏冬说的,而是传自东墙角下。虽然声音听起来淡而轻飘,十分柔和,可是蒙挚却被大大地吓了一跳。

东墙的金银花架下,一袭淡青长衫的梅长苏几乎已和浅翠枝叶融为一体,连那张苍白地脸,也差不多跟金银花的白瓣同一个色调。

“小殊……”蒙挚吃吃地道。“你怎么在这

“我本来就在。”梅长苏淡淡答了一句,又重复问道,“宫羽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就是今天。大约一个时辰之前。“我不能让宫姑娘替我受难,”夏冬决然道。“蒙大人。我必须马上回去。”

“已经被发现了,你回去自投罗网有什么用啊?”蒙挚急道。

“不。冬姐地确应该马上回去。”梅长苏缓步走了过来,在一张竹椅上坐下,示意蒙挚和夏冬走近,“你们先别急,这几日我已预想过万一宫羽出事应该如何应对,大略也拟了几个法子。幸好现在只是被蔡荃发现,尚不是最坏的局面,你们两位照我说地做,大概也圆得过去。”

“好。”夏冬与蒙挚都是绝对相信梅长苏的人,并无疑问,过来凝神细细听他说了一遍,暗记在心。

“这套说辞,还需要你们两位现场顺势稍加机变,不过这个对冬姐来说没什么难的。”梅长苏笑着看向聂锋,道,“只是你们两个,又要分开一阵子了。”

聂锋早已走了过来,神态平静。他的脸上此时仍有一层白毛,五官也依然稍有扭曲,不过那种畏缩蜷曲的姿态已经没有了,腰身挺直,双眸也甚是明亮。他走到梅长苏身边后,弯下腰紧紧握住了他地手,喉间发出模糊粗重的几个音节,蒙挚猜了猜,没猜出他说的是什么,但梅长苏却了然地笑了起来,点点头。

“小殊,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病已经好了么?”蒙挚有些欢喜地问道。

“好了是不可能的,”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插了进来,“不过有蒙古大夫在和没有蒙古大夫在,那却是有区别的。”

蔺晨说着,从侧廊另一端徐徐而来,可惜悠闲的姿态还没摆足,便看见晏大夫从月亮门的另一边走过,喷着白胡子连哼了几声,面有愠色,他只好赶紧随后追去,边追边解释着:“老晏,你别生气啊,我不是那意思,真的不是……”

梅长苏摇头失笑,由蒙挚扶着站了起来,对夏冬道:“冬姐是更胜须眉地巾帼,我没什么好说的,保重吧。”

“你也多多保重。”夏冬却步曲膝,向他行了个福礼,再回头深深地看了夫君一眼,爽利干脆地道,“锋哥,那我走了。”

聂锋点着头,嗯嗯了几声,目送两人出去,等到人影都不见了,才收回视线,发现梅长苏已经又坐回了椅上,拧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便俯下身去,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向他摇头。

“我只是随便想想而已,没费什么精神地。”梅长苏笑着宽解他,“有奇怪的地方,你们不让我想,我反而憋得难受。”

“行摸积管(什么奇怪)?”聂锋问道。

“蔡荃是刑部尚书,二品大员,虽然天牢是他地管辖范围,但无缘无故地,他怎么会跑去巡牢?”梅长苏向后一靠,微微眯起了眼睛,“如果冬姐他们顺利的话,这个……倒要好好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