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章 却是灯火阑珊处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卿尘端了粥去房里,伸手想试一下那人额头的温度,却在半空中停住手,那一副面具隔在那里冷冷的划开一道距离。她心中好奇这人的样子,好奇的要命,女人的好奇心总是永远都没有个尽头。

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卿尘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放弃了刚才心中冒起的念头。觉得不如就保留这样一点儿神秘感,还有些想象的空间,免得面具的背后藏着的是失望。手收回来时碰到那人身侧的指尖,冰凉的划过她的手背。

卿尘走了一会儿神,想要不要叫醒他吃点儿东西。一抬头,发现他已经不知何时睁开眼睛,黑沉沉的眸子中有点儿疲倦的神色,但却掩盖不了那种似乎天生的沉肃和威严,静静的望向她。

“啊,醒了?”卿尘和他对视稍许,心中升起整个人被看透的感觉,仿佛那目光可以穿透一切,使人没有任何保留的余地。她起身去端粥,借机避开这注视,道:“吃点儿东西吧。”

那人闭了一下眼睛,缓缓摇头。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没有胃口,但是什么都不吃体力没有办法恢复,对伤势没有好处。”卿尘劝道:“而且吃了东西才好吃药,那样子药效好些,也不伤胃。”

本以为面对没有胃口的病人还要再费些口舌才行,那人却只停顿稍许,又静静的闭了一会儿眼睛,便没有任何异议道:“好。”

卿尘扶他半躺起来,试了试粥的温度,舀了一勺送到他嘴边,那人却并不吃,淡淡道:“面具是带给敌人看的,摘了吧。”声音中带着一种自然而然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

“嗯……嗯?……”卿尘愣在那里,端着一碗粥。刚刚大概被他以为自己是想偷偷摘下他的面具了,其实……她确实也想摘下来看看嘛。

那人见她没有反应,停了停,又道:“我手上没有力气。”

“哦。”卿尘知道那是失血过多的缘故,而且想必他伤处现在也是极其疼痛,将粥放下:“我是想试试你有没有发烧,那……摘下来了。”心里不知为什么居然有点儿紧张的感觉。

那人不再说话,卿尘伸手,轻轻将他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面孔,因为伤势的关系不见血色,显得略有些苍白,清峻而淡定。

没有想像中的英俊无比貌赛潘安,但是卿尘一下子呆呆愣住,仿佛在千万年之前自己见过,见过这清峻的面容。

那一刹那的恍惚,让她仿佛沉沦梦中时光流转,再一次落入了无尽的轮回里。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脑子里平白冒出这样的诗句,傻瓜,卿尘立刻给自己下了个定义。突然嘴角上扬对他露出个十分美丽的微笑,至少是自认十分美丽并且温柔无害,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在心中对自己转变情绪的本事进行了自我表扬。

那人似乎微微避了一下,却又任她的手落下。

卿尘像是当年在医院实习一样,完全把他当成自己的病人,一边喂他喝粥,一边问:“有没有别的不舒服?”这样的伤势这样的医药条件,中药治外伤是远没有西药来的迅速可靠,发烧恐怕是难免的,最怕引起其他并发症,那就棘手了。

“没有。”不带波澜的回答,明明是精神不济的人,目光却还是可以一直看到人的眼底心底。

“嗯。”卿尘没有再说话,抬了抬睫毛又迅速的避开,目光只是局限于他鼻子以下。屋子里一下子很静,一旦静下来便没有人打破这样的气氛,卿尘觉得和他在一起语言似乎都是多余的,只是静静的喂他吃东西。只吃了半碗粥,喝了药,不多会儿他便昏昏沉沉睡过去。

窗外月色如水,透过窗棂明明暗暗洒入些花影,十一也趴在桌上睡着了,卿尘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自从来到这个时空,便这样忙乱了一通,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机会。现在只有自己醒着,这样安静的站这里,又有那样迷茫的心情陡然而生。她对着铜镜用梳子理顺了一下头发,镜子中淡淡的映出自己的样子,还是觉得很陌生,依然恍惚像是梦中未醒。

卿尘抬起头来,目光穿过窗子,去寻找苍穹中勾画出的一个个星座,心里突然觉得闷闷的,鼻子就也突然有种酸涩的感觉。她很想把十一喊起来和自己说说话,免得一个人胡思乱想,可是等回到屋里回头看他趴在桌子上睡得那样沉,又不忍心叫醒他,反而找了件东西给他搭在肩头。

即便唤醒十一又能说些什么呢?难道告诉他自己是个被强制带到这里而灵魂?那十一大概会以为发烧的是她。

床上的人睡得一直不是很安稳,卿尘放轻脚步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他没有像前几次卿尘这样做的时侯一样睁开眼睛,只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本来苍白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毕竟还是烧起来了,没有体温计,也没法知道烧到多少度了,只是觉得额头滚烫,叫人担心。

卿尘去外面打了盆清水过来,夏天井里的水透心的凉,却正好派上用场,她用布巾蘸湿敷在他额上,过一会儿便再换一下。又没有退烧药消炎药,只能用这种方法降温。可是效果似乎并不是很明显,卿尘看着他昏昏沉沉的,心里有些害怕,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去。突然又想到一个办法,去厨房把十一找到的那坛酒倒了些出来,很小心的用这高度的酒给他擦拭身子,又把浸凉了的布巾垫在颈后和腋下,希望可以帮他物理降温。

自小只被别人照顾着,从没有做过这样照顾病人的事情,一时还有点儿手忙脚乱,卿尘为怕他不知觉的翻身动到伤口,伸手压着他的手。当触到他修长的手指时,却被他握住,不肯放开。

卿尘试着抽了抽,觉得他握的很紧,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样的痛苦,心中一软,便用手指轻轻的拍着他的手背,随着自己手心的温度,他的手也慢慢变得温暖了一点儿。

如此折腾了半夜,天色微明的时侯,卿尘终于撑不住在床边趴了一会儿。

醒来的时侯,发现清晨的阳光淡淡的洒满在四周,披在十一身上的薄被已经到了自己肩头,自己的手反而被盖在那人宽大的手掌下,有种被保护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自己生病,被父亲握住小手,一种疼爱的安慰。

卿尘抬起头来,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发现睫毛上湿湿的,仿佛是泪痕。已经忘记了短暂的睡眠中曾经梦到过什么,也不知道今天面对的是什么。卿尘看着那人削瘦的脸,轻轻将手抽出来,再将他的手放进被子里。他看起来已经退烧了,睡得很沉的样子,卿尘几乎是习惯性的伸手去试他的额头,发现烧真的是退了,心中一阵高兴,双手合十,轻声道:“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十一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

卿尘吓了一跳,瞪他一眼道:“吓死人了!干嘛神出鬼没的?”

十一倒没有立刻反驳,反而笑笑:“辛苦一夜,不好意思。”

卿尘知道他连日疲惫,昨夜其实也没睡安稳,说:“记着你欠我一份人情好了。”

“好啊,”十一双手抱在胸前笑嘻嘻的道:“要怎么还?”

“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再说,让你先欠着。”卿尘道。

“行,就当欠你的,”十一伸出一根指头晃了晃,道:“这样难得的机会,可不要随便用啊,十一爷我轻易不会答应别人要求的。”

卿尘耸耸鼻子,一脸的不以为然:“也不脸红。”

十一哈哈一笑,道:“我刚刚去河边看了看,去抓条鱼回来烧了吃怎样?”

“好啊,”卿尘拍手:“我也去!”抓鱼呢,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十一摇摇手,做个拜托的手势,指了指床上。

卿尘回头看了一眼,撇撇嘴,接着明眸一转,道:“两个要求。”

“简直是趁火打劫。”十一小声道,却接着爽快的答应:“好,没问题,只要四哥无恙,别说两个要求,十个二十个也行,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弄来。”

“吹牛皮,”卿尘刮刮脸,做个鬼脸给他:“去吧,这里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