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前尘今生几度情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终于船最后一次靠了岸,卿尘她们被带出船舱,到另一个间屋子里换上做工精细的丝绸衣服,浑身上下打扮清爽。卿尘估计现在应该到了京都,一直没有再见到钱老五和胡三娘,换了别人看着她们。因为卿尘她们一直非常认命的安静,比起之前的严加防守,现在看守显然松懈了很多。这正是卿尘想要的结果,暗自打算如果上了岸怎样才能逃脱。之前不是不逃,而是在船上实在无处可逃,所以这几天只好装乖。现在不但要逃,还要一举成功,因为机会仅此一次。

很意外的她们并没有被带上岸,反而被遮了嘴带上面纱,从大船上了另外一艘稍小一点儿但却更加精致华丽的画舫。

水上是十里烟花醉人处,大小船只悠游而过,富贵繁华。小画舫里装饰的风流秀美,流苏坠地轻纱游荡,温香软玉酥人神骨。奉上了浓香茉莉花茶的檀木桌前坐着两个女人。一个穿着件秋香色的锦绣罗衫,徐娘半老却风姿嫣然。一个年轻貌美,一身艳红色紧身长裙甚是惹火。一个是集京都美色与一处,“拥星楼”的当家人,一个是以歌舞著称江北,“天舞斋”的老板娘。

带着卿尘她们上船的五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胡三娘所说的潘老大,上了画舫和那两个女人寒暄几句,言语中甚是熟络。

卿尘虽然不能说话,却从听他们的交谈中推测,这拥星楼和天舞斋应该是京都最红火的青楼,不仅仅供人声色娱乐,更多的是名门士族设宴清谈消遣沟通的去处,颇像现代那些高级夜总会。

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她们这些身量样貌出众,又知书达理的女孩子会被留到最后送来此处。两个老板娘也不是落俗之人,谈吐举止显然受过训练,声色场中爬滚多年格外会察言观色,说起话来句句动听,叫人心情舒畅。

“潘兄,听说这次的货色是上品,解了面纱让妹子看看,是怎么水灵的人,入得了您的法眼。”那红衣女子声音媚媚的说道。

潘老大抬抬手,示意属下将卿尘她们面纱和嘴上的遮布撤了。面纱一落,两个人四道目光同时落到卿尘脸上,几乎是异口同声道了句:“这丫头我们要了。”

话一出口,两个久经大场面的女人彼此对望一眼,最后那红衣女子道:“周姐姐,上次月琴那丫头天舞斋让给了拥星楼,这次不能再让我们吃亏了吧。”

年纪大点儿的那女人笑笑,道:“武家妹子,这里六个人,我拥星楼只要这一个,剩下五个你全带走,如何?”

卿尘心里暗骂一声,谁要跟你们走,还真当人是货物,挣来抢去。偷偷撇眼看四周,又是在船上,跳下去逃是不可能,唯一就是外面不再那么僻静,如果高声呼救,说不定能惊动隔壁船上之人,或可得救也说不定。

正思量间,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声,卿尘她们所在的画舫晃动一下,开始缓缓向旁边靠去。听到临船有人说道:“快看,那边是十二皇子驾舟过来了……”

卿尘透过窗子看到画舫还是处在河道里围,离慢慢驶来的皇子座舟比较近。心想这时候再不想法子,等会儿几个人被分开,进了什么天舞斋拥星楼,就更加插翅难飞了。只但愿不是遇上个混帐小皇爷,低头迅速对碧瑶和丹琼她们道:“快喊救命。”说罢自己扑向窗边高声喊:“十二皇子救命!”

还在大船上的时候,卿尘早和她们几人悄悄商定,一旦有机会便设法呼救。卿尘一说,她们五人接着会意,猛的推开身边看守之人,随卿尘大声呼救。

潘老大万万没想到,这几天逆来顺受的几个弱女子竟会突然发难,当真被弄了个措手不及。怒喝一声:“抓住她们!”

潘老大的手下扑过来抓人,碧瑶丹琼她们拼命替卿尘挡着,想要她借机多喊几声。卿尘见前方十二皇子的座舟越来越近,想引起舟上人注意,手边没有什么东西,索性拔下自己发中玉簪,使了全身力气往那座舟上扔去。

簪子扔是扔出去了,但是由于卿尘力气实在是不够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唯一的簪子画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掉往江中去也。徒呼奈何,卿尘绝望的一闭眼,被身边人推的踉跄几步,只能祈祷老天能听到她们的呼救了。

正在潘老大他们气急败坏的时候,船舷一沉,外面传来低沉的喝声:“何人喧哗。”几名侍卫已经落在他们船上。

老天有眼,卿尘看到船舱的珠帘大开,一个身穿素色锦缎长衫,目光明亮锐利,举手投足都带着种潇洒意味的男子,手里拈着她扔出去的玉簪大步穿过侍卫们躬身掀起的珠帘走入船舱。正是当今十二皇子夜天漓。

那人见船舱内乱成一团,皱眉道:“怎么回事儿?这是干嘛?”

卿尘她们被制住说不出话,潘老大老江湖,见此人气度不凡,不敢放肆,又不能不答话,干咳一声:“没事……”

话未说完,一旁青衣侍卫喝道:“大胆,见到十二皇子还不行礼。”

卿尘随众人礼拜在地,只不过她这行礼倒有一半是被胁迫的。

夜天漓此时打量一下跪在一旁的人:“嗯?这不是天舞斋和拥星楼的老板娘吗,怎么都凑来这里,在干什么?说说。”一扫长袍在檀木椅上坐下。

天舞斋武娉婷勉强露出个还算动人的笑容:“奴家……奴家和周姐姐带姑娘们……游河……惊扰了十二爷……”

话未说完,夜天漓“砰”的一拍桌子,喝道:“大胆!武娉婷你当本皇子是什么人,竟敢言语欺瞒?只差没五花大绑了,有你们这样游河的?”

“十二弟这是和谁大呼小叫呢。”舱外突然传来一个洒然如同春风般的声音。

夜天漓站起来,一掀珠帘:“七哥!”

随着夜天漓掀起的珠帘进来一人,却是夜天漓的皇兄,七皇子夜天湛。卿尘抬眸掠去,心里“咯噔”一声,当真吐血的心都有。

那夜天湛身着雨过天晴色锦衫,腰系淡碧色玉带,一番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模样,双眸澄明如玉似水,带着笑意扫过众人。目光落在卿尘脸上时,俊美的眼中掠过一丝毫不掩饰的赞赏,那惊艳的眼神在他脸上丝毫不显得突兀,反而是让人感觉一种恰到好处的礼貌。

可惜卿尘看他的眼神却是复杂的很,似乎是带着三分惊讶三分不耐三分迷惑还有一分几乎不易察觉的伤感,一张绝美玉容丰富多彩,不知究竟是个什么表情。

夜天湛看见卿尘盯着他神情似喜似忧,心下微觉奇怪,却并没有开口询问,扫了一眼满屋狼藉,淡淡道:“这是怎么了?”

武娉婷刚要说话,夜天漓对她道:“还是游河?要是如此也不必说了。”

武娉婷见三位皇子插了手,知道今天这事绝讨不了好去,绕是她也见过不少世面,心中不由得也慌乱起来。

此时夜天湛对卿尘她们微一抬头:“要她们说。”

在船上这几日,碧瑶丹琼她们五人早把卿尘当成主心骨,事事听她意见决断。此时便是五人十道目光齐齐落在卿尘身上,再加上三个皇子两个老板娘潘老大一群人,卿尘现在可谓“万众瞩目”,人人都等着听她说出什么。

卿尘跪在一张檀木椅旁,从夜天湛身上挪开目光后便低着头,此时知道大家都在看着自己。长长睫毛投在眼底的浅浅阴影微微一动,无奈的挑挑眉梢,两泓深秋湖水般的眼波有些不情愿的望向夜天湛,不软不硬不带表情的说道:“绑架,贩卖女子,图谋不轨……”

“嗯?”夜天湛皱了眉头:“这什么意思?说的是谁?你,还是他们?”

这不废话吗?卿尘当即便想,难道我们像是贩卖人口反而潘老大像是被绑架的?

不过眼下也不好多说什么,只不冷不热的解释:“这些人用些卑鄙手段绑了我们三十六个女子,沿途贩卖到京都来,卖到什么天舞斋拥星楼,想必不是什么好地方。”

听到卿尘说出这话,潘老大他们早在几道憎恶的眼神下匍匐在地,抖成一团,夜天湛看向他们的眼中精光一闪即逝,随即恢复了平静。

碧瑶丹琼都奇怪,卿尘为何对这夜天湛说起话来透着种酸甜苦辣咸不知是何味的感觉,却不知卿尘心里才是喜怒哀乐悲欢愁,七情六欲的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这夜天湛,一表人材英俊潇洒的长成什么样不好,天下之大任他乱长,他却偏偏和李唐生的一模一样,活生生就是个古装版的李唐。

卿尘第一眼看过去险些喊出一声“李唐”。心里先是涌起一丝喜悦,而后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气恼,原来说不生气都是自欺欺人,事到临头才知道还是恨其不争,偏偏现在又浮起淡淡的伤感,一时间意兴阑珊,话都懒得说多说一句。

偏偏夜天湛盯住她看了半天,又问道:“此话当真?”

卿尘低着头深深呼吸一下,自己无所谓,还有五人的祸福寄托在自己身上,于是终于又抬头看他:“句句属实,她们都是清白人家的女子,被强掳到此处。”

“哦?”负手身后,夜天湛向前迈了一步,道:“她们?那你呢?”

看起来俊美如玉,还真不是个好应付的主,专挑死穴问。卿尘又忍不住挑了挑眉梢,淡淡道:“我无牵无挂孑然一身,到哪里不是一样,她们的父母亲人可就难免伤心牵挂,请七皇子为她们做主。”

夜天湛脸上一直带着那淡雅的微笑,此时转身在夜天漓刚刚坐过的椅子上坐下:“刚刚是你向十二皇子呼救?”

超级大废话,卿尘默念:“戒急用忍,戒急用忍……”点头:“是。”

夜天湛看着她:“既然到哪里不是一样,又何必呼救?”

卿尘露出个随波逐流的微笑:“我一样,她们不一样,七皇子如心存慈善,请带她们出这火坑。”

半晌不见他说话,卿尘刚要抬头,听到那样漫不经心的声音缓缓道:“我又为什么要救她们?”

卿尘眼波一抬,随即隐去眼底的一丝怒意,线条优美的脖颈带着丝傲意轻轻仰起,眼中却换作潋滟波光,盈盈注视面前人:“天子脚下,皇城之中,有人目无纲法,仗势欺人,为非作歹,逼良为娼。天子颜面何在,国家法纪何在?身为皇子,上承天恩,下拥黎民,岂会有袖手旁观之说?七皇子贤名远播,不像是这种人。”先不管你是贤是奸,一顶高帽子飞来不由得你不接。

还是那样不愠不火,夜天湛道:“管自然是要管,只不过在京都地界这论理该是京畿司的职责,要一一实查层层审问方可定案,诸位姑娘少不得羁押大牢过堂听审。而掌管京畿司的五皇兄受命带兵在外,一时怕不得归。此案也算是大案一件,即便代行其职也该要等他回来再做定夺,看几位娇弱模样,难道受得了那牢狱之苦?”

卿尘看那和李唐一模一样的面孔,明知不是李唐,却当足了七分是,心中别扭万分。不过听他口气中也不是没有松动的余地,问道:“那七皇子要怎样才肯救人?”

夜天湛微微笑道:“那要看人值不值得救。”

卿尘望向夜天湛那似乎永远不变的微笑,觉得那清清淡淡的微笑中暗藏的锐利还真有些叫人吃不消。

她尽力使自己和他对视的眼光保持着沉静,只因想起一个忠告,当女人向男人要求什么的时侯,千万要摆出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模样,千万别因为心有所求而恨不得拿着枪找人决斗似的,千万不要以为和男人来硬的会占上风,没有哪个男人会吃这一套。

以柔克刚,这是女人对男人千古不变的真理。

对着这个古装版李唐,楚楚可怜她是做不到了,不过中正平和大方娴静总还差不多吧。和凌相处了这几天,他那不动声色波澜不惊的本事,多少也学了一星半点儿来。

思量一下,卿尘看了看四周,眼光落在夜天湛身畔一支玉笛上,于是道:“这样可好,小女子和七皇子赌一局。七皇子若赢了,一切随您处置,小女子若赢了,便请七皇子援手搭救她们几人。”她绝口不提连请他连自己也一并搭救,总觉得不想欠这“李唐”什么情面。

夜天湛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怎么赌,你说来听听?”

卿尘道:“七皇子既随身携带玉笛,自然是深通音律,小女子身无长技,只是会弹两首曲子,琴笛本可和奏,这船上现成的有琴,不若小女子弹上一曲,七皇子若能以笛声相和,则算七皇子赢,若是不能,则算小女子赢。七皇子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便见一旁站着的夜天漓皱了眉头,而夜天漓则闭目摇头。要知这七皇子一支玉笛名动京城,连当今天帝都点头称赞,卿尘此举无异自断出路。

卿尘虽然看到他们两人包括武娉婷等人不看好自己的脸色,但也别无他法可施。她现在身无长物可用手无缚鸡之力,不赌这个,赌什么?难道一拍桌子,姑娘有命一条?

此时夜天湛静静看了卿尘一会儿,道:“好,你去试试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