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一章 莫道天命知几许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盛暑略消,云天高远,渐有了些凉爽的意味,转眼已过了近月。

案子到了这里,丹琼和碧瑶等人已被安排送回家乡,而卿尘则做为此案的证人留在了京城,并且被留在了七皇子府中。

在府中这些天,不能随意出门,每天无事可做,卿尘便安静的待着。闲时只是拿笔练字,这里名家书法笔帖收有不少,她却只记着凌当日写的那句“生不能为相济世,亦当为医救人”,每每提笔,便照着那个练了下去。这些天下来字也长进良多,自觉比凌的刚劲是不足,却清秀有余。

夜天湛书房之中藏书甚丰,古今政史,天文地理,农工医药,奇说异论,可谓应有尽有。卿尘自幼便喜欢读书,左右府中无人管她,没事便去翻阅,常常看到入迷。

书房中总是静静的只有她一人,但也会遇到夜天湛。她却不知夜天湛不在府中的时侯,这里是连靳妃都不准入内的地方。

因翻找巫族禁术,卿尘近日却迷上了五行之术。自其中演变出来的纵横阵势兵法韬略尤其叫人心醉神迷,将一本《兵武六韬》带回房中看了一夜,便去寻第二卷。

方走到书房门口,见夜天湛和一个身着灰衫的老者坐在窗前说话。知道是府中有客,不便打扰,便要回去,夜天湛却抬眸看见她:“卿尘!”

卿尘只得停住脚步,转身道:“七爷。”

夜天湛道:“可是有事?”

卿尘道:“只是想来找书,不知七爷这里有客,倒唐突了。”

夜天湛笑指了指身边:“过来坐,我给你引见,这位是莫不平莫先生,曾任我朝监天司正卿祭司,亦是当年我们几个皇子的老师。”

卿尘早听闻这被称为当朝星相第一人的莫不平,此人据说辞官多年云游四海去了,不想今日能在七皇子府中见着。着眼打量,觉得这老者相貌平平,毫无过人之处,只是颌下一缕五柳胡须让人看起来觉得有几分仙风道骨。夜天湛对莫不平介绍道:“这位是卿尘姑娘。”

莫不平精湛而不外露的目光在卿尘脸上停留一下,卿尘对莫不平福了一福:“见过莫先生。”莫不平对她微微点头,伸手捋着五柳须。

几人面前摆着整个黄杨木树根雕成的茶桌,桌上是一套上好的紫砂八瓣瓜棱形茶具,一缕微微的茶香盈绕室中,夜天湛正亲手冲茶。卿尘便接过道:“我来吧。”

夜天湛虽将执壶递到卿尘手中,却道:“冲茶可是门学问。”

卿尘望向他眼中那一抹湛湛清水,淡淡道:“品茶也是学问。”侧头闻了闻茶香:“可是武夷大红袍?”

夜天湛欣然点头。见卿尘用茶挟子在沸水将茶具一一洗净热烫,轻轻放置一旁,再用茶勺取了稍许茶叶倾于纸上分了粗细。

素绿的茶叶衬着卿尘修长莹白的手指微动,静静的,赏心悦目。夜天湛见卿尘取最茶中粗者填盏底,次用细末填于中层,稍粗之茶撒在其上。待茶入了茶瓯,便提起一旁小火炉上烧着的执壶,悬壶高冲,注水入瓯。

强劲的水流使茶叶在瓯中转动起来,热力直透瓯底,茶香散开,顿时便溢满了书房。

直至清水逸出瓯口,卿尘拿起茶筅,将飘浮在茶汤表面的泡沫轻轻击拂干净,茶中色泽渐开,珠玑磊落。卿尘却不急,用青花透亮的盖子盖在瓯上,提铫淋遍外壁,清除茶沫保暖香气。稍会儿,素手挟住茶瓯口沿,食指抵住瓯盖的钮,在茶瓯的口沿与盖之间露出一条水缝,一个关公巡城,将茶水注入弧形排开的各个小茶盅。待茶水剩得稍许,再一点点滴到各杯中,使得茶色浓淡均匀。

夜天湛见卿尘手法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冲茶,微微点头,卿尘放下茶瓯,端了一杯奉给夜天湛:“请七爷指正。”

观杯中茶色橙黄明亮,闻茶之香气飘溢馥郁,华采焕然,轻云淡生。轻啜一口,岩韵十足,齿颊留香,香高而持久,并不脱原茶真味桂花香,夜天湛不禁赞道:“好茶,早不知你这么好的茶艺,以后来这书房看书,可就不能白看了。”

卿尘自己浅尝了一下:“七爷想喝茶还不是有多少人赶着冲来?这是茶好,茶好,尤其还是水好。大红袍本就讲究三分茶七分水,这水清清甘冽,滋味甘醇,才更添茶香。”

夜天湛笑道:“冲茶之水,山水为上,江河次之,井水为下,这水是京郊‘半日泉’的泉水,入茶的滋味算是上品。今天莫先生来,十有八九可冲着我的茶来的。”

莫不平回味无穷的品完杯中之茶,任卿尘又将冲好的第二汤斟入杯中,笑道:“如此七爷是心疼老夫喝茶了?”

夜天湛“呵呵”一笑,做个请的手势。莫不平闭目细品半日,对卿尘道:“卿尘姑娘这置茶的心境一番从容气象,淡然自若,着实难得。老夫品茶无数,此盏茶淡,却深得大红袍之霸道,烈气于温婉之中时隐时现聚而不散,好啊!”

卿尘淡淡一笑:“我是因喜欢这茶香,半路出家自己找了茶经来看,得之皮毛而已。想必莫先生定深谙茶道,还请不吝赐教。”

莫不平闻言捋着胡须道:“为茶之道,便如抚琴弈子,说什么赐教。其中只在一个意境,有人一辈子也只能窥其门径,有人心间自有灵山。”

夜天湛漫不经心的看了卿尘一眼,他曾问过卿尘家世,卿尘只答无父无母,独自居于荒野小村。然这月余住在府中,见她虽然有时俏皮玩闹不依规矩,但举止谈吐大方得体,知书达理见识不凡,在他书房之中翻阅书籍,连兵书医书都有涉猎。即便是不施脂粉布衣素裙,她整个人自有一种高华脱俗的气质,这气质只有严谨的家教中日积月累才会流露。听她的琴,看她的举止和现在的茶道,绝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儿,却不知她究竟隐瞒了什么,又为什么隐瞒。

任夜天湛如何猜测,也不会想到卿尘是来自几千年后的另一个时空,就这一方茶道,也是自幼随外公浸淫了二十余年来的。他只觉得卿尘身上像是带着无数的谜团,越是扑朔迷离,越是引人入胜。

卿尘笑了笑,放下茶盏好奇的问了句:“早听说莫先生相术天下第一,七爷可曾试过?”

夜天湛一笑,看定莫不平:“几年之前莫先生便说天机不可泄露,如今可还是这句话?”

莫不平看着夜天湛神采飞扬的面容,旋而笑着低头品茶。

他曾和几位大皇子有数年师徒之缘,深知天帝膝下各个皇子人中龙凤,皆是心存大志之人。眼前这位七皇子,这几年间广揽朝臣礼交士族,手中差事件件办的圆滑漂亮,朝野内外无人不知当今有个风雅贤德的七皇子。他身为皇子,已是尊贵非常,现在既要问天命,这一问,一答,已不是普通的问答。

莫不平啜完一杯茶,见夜天湛依然不着痕迹的看着自己,知道他是不打算再听搪塞,悠悠说道:“七皇子尊贵不止于此,老夫言尽于此。”

以皇子之尊尚且不止,唯帝王或太子尔。夜天湛不露心绪,面带微笑,对莫不平举杯道:“先生请。”

莫不平拈须点头,饮了一口茶,却若有所思的看向卿尘。

卿尘此时正将沸水再次注入瓯中,冲泡第五道茶。心里却在暗暗想,莫不平这老家伙什么相术不相术,分明是大耍太极拳。夜天湛一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精明强干,文武双全,不但备受当今圣上器重,更是在朝中四面逢缘,深得士族阀门拥戴。以他如今的声望地位,只要不是天灾人祸鬼迷心窍,自然是前途光明无限,前面还不是王爷侯爵等着他晋封?莫不平这句“尊贵不止于此”,明摆着是天下第一大废话,太极拳黑带级数,千年得道老狐狸一只。

万事皆由心生,一样的话,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心思,便有了不一样的答案,不一样的世间天地。

莫不平自是不知卿尘这一番腹诽,他于相术上确实是得道颇深,数年前观夜天湛面相,早知他此生与皇位无缘,只是不便当面拂他心志。此次再见夜天湛,却发现他的命相竟于数年前有异,生出了他推算不准的变数。

既然推算而不得,不如模棱两可之。

但要知各人自有天命,天命天定,终其一生断无更改之说。莫不平奇于夜天湛命格转换,暗自观算,发现这一变数竟始于他身边的卿尘。更让他不解的是,卿尘的命相却是他生平首次见到一个参不透的,他即不能知卿尘的过去,亦不能知卿尘的未来。如今竟然见到如此异数,不由得他不惊讶,隔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相询:“卿尘姑娘,不知老夫可否请问生辰八字?”

他如此一问,夜天湛倒是上了心,朝野皆知莫不平一双火眼金睛,推知天命仅看面相,向来不问生辰,为何今天却对卿尘有了例外?

卿尘这边却一愣,生辰八字?莫不平此问自然是要为她推算命数,她倒是真想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答案。只是这时代说生辰八字,甲乙丙丁子丑寅卯的,她哪里一时间便说的出来。

除了莫不平一道目光等在这里,卿尘不抬头也知道夜天湛一样看着自己等答案,不慌不忙的将茶一一斟入各人杯中,先说道:“听说极品的大红袍冲泡九遍仍是香醇十足,七爷这茶确实是难得的好茶,倒难怪莫先生要因茶而来。”

有了这几句话的时间缓冲,心中打定主意,托了茶盅对莫不平淡定一笑:“莫先生,品茶不言天命,既有天定,我等凡人何苦强求?”

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叫莫不平好生无奈,从来只有他拒绝别人的时侯,还不见有人不想知晓自己命运的。

眼见卿尘小小姑娘一脸从容静漠,不死心的又问一句:“卿尘姑娘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的命数?”

卿尘唇角淡笑,望向众人的一泓秋水幽深的不见深浅,说白了是无奈至极反倒表现不出什么感情了,悠悠道:“知即是不知,不知即是知。”

莫不平碰了第二个软钉子。

窗外夏蝉清鸣声声,将这盛夏搅的欢闹翻腾,书房中几人却安静悠然,凉风习习送爽,茶香满室。卿尘轻啜了一小口茶。

此时夜天湛突然问道:“那先生看卿尘的面相,可有所得?”

卿尘暗喜,为了不泄漏眼中喜悦的情绪,先低了头斟茶倒水,一边静等着莫不平答话。

谁知莫不平却半天不见声音,待卿尘斟了一圈茶实在沉不住气终于再抬头时,他慢慢说道:“老夫不知。”

嗯?此时连卿尘都忍不住挑起了凤眉,夜天湛问道:“此话怎讲?”

莫不平一双锐利的老眼再次审视卿尘,卿尘压住情绪平静的和他对视。最后莫不平摇了摇头坦然道:“老夫就是看不出卿尘姑娘的面相,所以才相询生辰。”

此言一出,满座诧异,卿尘见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己,只好继续不动声色浅浅笑道:“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活着才有趣,若是什么都知道了,反到没了这乐趣。不如我以茶代酒,陪莫先生饮一杯。”举杯饮茶,宽宽的袖子挡下来,避过了夜天湛研判十足的目光。

不知何故,大家的话都少了几分,只余得绿荫影里几只清蝉,声声唱吟着无人道破的天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