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四章 南疆北漠看驰骋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那个晚上并没有在卿尘心中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因为对于一个从现代而来的人,所谓皇族尊贵所谓帝王威严,似乎都是一件不是很确切的事情,即便亲眼见了,也只是身在梦中一般。

身在梦中,这便是卿尘这许多日子以来的想法。她总是觉得自己应该回去到属于自己的时空,也总有一天会回去那里,所以,对于现在身边的一切,颇有些看戏的想法。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仿佛庄生晓梦,不知是入了蝴蝶之梦,还是自己梦到了蝴蝶。

反正便只是一出拉开了大红帷幕的台戏,又何必在意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只要流云水袖扬起,那一板一眼唱的真切叫彩,便是梦也绚烂,何况这帷幕张然掀起,难道由得你唱还是不唱?

看戏的人何尝不在戏中,不如唱个满堂红罢了。

第二天还是在七皇子府中,没有像卿尘所希望的一样睡上一觉便躺在了自己的席梦思大床上。对于前晚那么多的人,唯一留下的印象便是夜天溟眼中很深切的悲伤,让她想起来的时侯觉得心中沉沉的,总隐着几分惆怅在那里,挥之不去。

阴天,空气有些压抑,夜天湛被天帝招进宫去陪进京面圣的西突厥王族,不在府里。卿尘拿出剩下的几张雪涛笺,执起用了多日的一杆狼毫笔,添香研墨,心平气和的坐在桌前练字。便如靳妃她们每日娴静如水做些针线女红,身边多数女子终其一生就是如此生活,像一张只有黑白色彩的淡墨画,永远掺杂不进五光十色。

丝萝非独生,愿托乔木。这托了乔木的丝萝,只能看着乔木参天茂密而永远的蔽于浓荫之下,做着“应该”做的事情,守着“应该”守的本分。

不过即便卿尘心知肚明,她也不会甘心如此生活,她只是静一静心而已,不至于被担忧沮丧等等情绪所左右,在回到正确的世界之前,保证宁文清还是宁文清。

落笔时还是先写了那几个字“生不能为相济世,亦当为医救人”,停笔看了看,虽不如他写的好,但勾捺中已是自己的风格。字如其人,人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字当然也不会,只是细看之下,神骨中有什么东西不谋而合,不由一笑。

一时兴起,将几张雪涛笺排开,挥笔行书,不留神一笔潇洒劲道笺纸飘了出去,被刚进门一人抬手抓到:“干嘛呢?”却是夜天漓。

卿尘笑道:“无聊练字。”

夜天漓上前看了看:“整日待着你竟不闷,不如随我去围场骑马怎样?”

卿尘掷下了笔:“左右无事,好久没骑马了呢。”自恃当年在马场里也算得上是个中高手,对在马背上驰骋十分的钟情,一时被夜天漓挑起了兴头。

皇族的猎场和现代的骑马场不甚相同,卿尘到了这里时几乎以为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天气有一点儿阴,偶尔还飘着若有若无微蒙蒙的雨丝,丝丝缕缕的涂抹着大地,远远的能见丛林山野,如画般起伏铺展,似乎和远天接为一线。

卿尘穿着夜天漓刚刚给她弄来的一身紫色骑装,长发束在脑后显得英姿飒爽,只是走了一圈竟没见到一匹中意的马,夜天漓笑道:“怎么看你像选驸马?”

卿尘瞪他一眼:“选马要选和自己投缘的。”话未落音,她在那片被雨丝涂上一层油绿的草场上看到了一匹白马,通体似雪,长鬓压霜,神气傲然的站在前方不远处,那双奕奕有神的眼睛带着桀骜不驯,灵光四射,端得叫卿尘一见钟情,赞道:“好马!”

夜天漓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笑道:“你倒会挑,不过还是死心吧,这匹‘云骋’没有人敢骑。”

“为什么?”卿尘一边问着,人已经向那马走去。

夜天漓只好跟她过去:“云骋,还有一匹风驰是前年西突厥进贡来的两匹宝马,好马性烈挑主人,摔伤了不少人呢,所以只有放养在这猎场之中,你少招惹它。”

此时走到马前,云骋见到有人过来,不屑一顾的看了他们一眼,迈着长长的步子转身踱开。

还真是傲气十足,卿尘心知遇上这种烈马,便像对待非常之人,十分不容易被驯化,但一旦臣服于己,却又最忠诚于主人,也不去追云骋,只站在那里轻轻叫道:“云骋……”脸上笑得一派无害,美不胜收。

云骋停下来看了看卿尘,和人像极了的眼中流露出警惕但有趣的神色。

夜天漓见卿尘站在距离云骋不远处,一本正经像同人一样在和马说话。不由的笑着摇头,反正只要她不上马,怎么都好说,陪她玩就是了。难得今天耐性好,便站在一旁树下等着。谁知不过一回神的功夫,卿尘突然回头对他一笑,得意的眨了眨眼,竟很快翻身上马。

夜天漓大吃一惊,喊道:“卿尘!”云骋已经很不满意的一声长嘶,原地几乎一个人立,接着便像一道银光一般向前冲去。

夜天漓急忙一声呼哨,不远处冲出一匹黑马,瞬间到了眼前,通体乌黑油亮,看来也不是凡品。他飞身上马,一提缰绳迅速往云骋去的方向追去,但云骋神骏无比,这时早已只能远远看到一个白点儿,夜天漓知道烈马厉害,惊出一身冷汗,打马狂追,却见一人一骑越来越远,哪里追得上。

卿尘被云骋带着猛的冲出去,先吓了一跳,不过毕竟骑过马的人,飞快的一缠马缰,稳在马上。所幸云骋只是放蹄狂奔,并没有乱摆乱跳想将人甩下马背。卿尘当下收敛心神,调整姿势,肩部打开微微俯身,尽量和云骋的跑动保持同一韵律,试图在那样剧烈的颠簸中稳住自己的身体。

身边疾风凛冽,刮的肌肤生疼,沿途景色飞一般后退。卿尘胆大,欲擒故纵,索性放手略抖缰绳,不但不约束云骋,反而纵容它疾奔,待云骋跑上了兴致,脆声笑道:“云骋,好样的!”不知跑了多久,手下慢慢试着收放缰绳,逐渐云骋野性稍收,竟听了她指挥。

身后远远传来夜天漓焦急的喊声,卿尘小心翼翼的拉了拉缰绳,对云骋道:“云骋,你跑的这么快,会吓死他们的。”当足了云骋是人一样对待。

马通灵性,云骋虽然性野,但似乎和卿尘投了缘,像是真能听懂卿尘的话一般,速度缓了一缓。便这一刹那,夜天漓很快追了上来,落后一些跟着不少侍卫。

卿尘在马背上回头一看,见夜天漓的侍卫有几个拿了套马索,敢情是要硬截下云骋。突然兴起,波光盈盈的媚眼中露出恶作剧的前兆,一种狡黠可爱的笑意,俯身道:“云骋,咱们一起逗他们玩,比自己玩好多了。”

云骋虽然不能答话,但是卿尘却可以感觉它会配合自己,故意放慢了速度让夜天漓他们赶上来,卿尘便也主动喊了声:“救命!”

夜天漓此时已经到了她身边,喊道:“你俯在马背上稳住身子!”伸手想拉缰绳,被云骋一偏,躲了过去,当然,那是卿尘一边手“很不小心的”抖了抖的缘故。

身后的侍卫见卿尘在马上看似险象环生,夜天漓急得火上眉梢,驰马上前,套马索便圈了过来。

云骋在卿尘的指挥下,本来疾速向前,猛的停住当地,不但把追来的人马闪到了几步开外,飞来的套马索也尽数落空,接着一个神龙摆尾般的大转身,扭头向后射出。

卿尘骑术本来就不错,再加上云骋这样可遇而不可求的良驹,人马心灵相通,和侍卫们兜起圈子。云骋玩的放性,有时不必卿尘指挥,自行便把他们耍的团团转。

夜天漓跟着卿尘和云骋转了几个圈,突然醒悟到不对。留心一看,卿尘脸上简直就是小狐狸一样没心没肺的坏笑,哪里有半分害怕的影子,心里又笑又气,竟是白担心一场。

卿尘一眼瞥见夜天漓勒缰停马,知道被他看穿了,对云骋悄声道:“穿帮喽,那咱们和他玩跑的快好了。”也提了缰绳停住,抬头对夜天漓露出很无辜很善良很楚楚动人的笑脸:“我们来比脚程,看看谁骑得快怎样?”

夜天漓哭笑不得:“你想吓死我?七哥要我来陪你,你要是出个好歹,我不被他骂死才怪!”

卿尘没细想夜天漓话中另有他意,抿嘴一笑:“你不是说昨天我配的玫瑰露好吗?赢了我便配制了送你。”

夜天漓狠狠瞪她一眼,又被她用澄白清明无辜至极的眼神看回,纵马上前,看云骋那漂亮的眼中居然都带着狡猾的笑意,当真惊魂方定,有气又不知如何发泄。

卿尘一提缰绳:“开始!”话音一落,云骋已经像离弦之箭,飙射而出。

夜天漓一夹马肚,坐下黑马也不甘示弱,紧随其后。

少年英姿,怒马如龙,两人一前一后奔驰猎场之中,意气风发酣畅淋漓。云骋确实是百年难见的良驹,夜天漓的黑马纵然也是马中极品,却还始终落在后面。

正奔驰在兴头上,远远迎面过来一群人,卿尘马上凝神一看,却是太子夜天灏带了一队侍卫飞驰前来。看他清秀斯文的样子,谁知穿了一身武士服,在马上竟也是飒然豪爽,丝毫不逊于他人。

卿尘拍拍云骋要它停住,云骋说停就停,稳稳立定,夜天漓紧随而来,一步之差。

卿尘收缰下马给太子行礼,一落地,只觉双腿又酸又累,险些没站住,夜天漓一把扶住她:“怎么了?”

云骋松了缰绳,自己施施然溜达到一边儿去,不理睬别人。卿尘扶了夜天漓的手:“累死了。”骑马虽然对体力要求不高,但毕竟许久未骑又碰上了云骋这样难驯的马,终究还是有些吃不消。

夜天漓看卿尘皱着眉活动腿脚,道:“谁让你去招惹云骋,人没摔着便是命大。”

卿尘神采飞扬:“你还说云骋野,它听我的话呢。”

夜天灏一直看着云骋,此时将目光从云骋身上收回,不能置信的道:“竟当真是云骋!”

卿尘笑道:“果真好马。”说罢打了个响指,对抬头看过来的云骋招呼一下。

云骋显然还不十分情愿这样的招呼,傲气十足轻嘶一声,才过来卿尘身边。卿尘伸手摸它鬃毛,眼中露出友善的神情,掏出一块松子糖,云骋毫不客气的含去嘴里,顺便还用鼻子蹭了蹭卿尘的手掌,终于表示出了亲热,任卿尘将它微乱的鬃毛理顺。

太子对夜天漓道:“父皇和西突厥的阿史那王来了马场,正找云骋呢。”

夜天漓向那边一望,隐约能见内廷禁卫张起的黄色大旗,知道是天帝亲临了,道:“这阿史那王一来便找云骋,可是又想看我天朝的笑话?”

却说突厥一族盘踞漠北,虽因王位之争分裂为东西两部,但自天朝立国以来始终和中原休戚不断,时战时合。前年西突厥兵犯蓟州大败,其主阿史那王遣使臣朝贡了风驰云骋两匹宝马,美其名曰是贡品,实际上有着八分意思是想看天朝的笑话。草原上的烈马难驯,等闲人碰都碰不得,当着前来“求和”的西突厥使臣,若是朝廷上下无人驯服的了风驰云骋,即便是战场上曾经胜过无数场,此时也难免失了颜面。

西突厥没有想到的是,往年两军征战,几乎每一仗都败在了天帝的四皇子手下,此次带来风驰云骋,这四皇子眼见烈马摔伤了几个驯马师,便向天帝请命。

虽然突厥使臣恨不得四皇子摔死在马上,却眼睁睁的看着两匹马中性子最烈的风驰几个回合之后乖乖向对手俯首称臣。

神情漠然清冷,天神般驾驭风驰之上的四皇子,像是一块千年寒冰,再次使西突厥铩羽而归。那双深寂到犹似广袤夜空的眸子,那种冷冷淡淡不屑一顾的目光,便如一把利剑划出漠漠寒光,将突厥两部万万铁骑拒之境外。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突厥军中朝中现在是闻四皇子之名色变,将之视为鬼神一般,见而绕道。

但目下四皇子不在天都,风驰也随他在前方战场,阿史那王虽是为显示自己不与东突厥合作的诚意而来朝见,但故意要找云骋,显然其心叵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