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六章 绚烂蝶衣舞蹁跹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明澄殿午宴,夜天湛陪同阿史那王在席,被夜天漓和卿尘暂时逃过了一番训责。回到七皇子府中,卿尘心中几乎是难以掩饰的喜悦,无他,只因刚刚在回府的路上,她借故问了四皇子的名讳。

夜天凌,在天帝的众多儿子中排行老四,性情淡漠沉傲,常常领兵挂帅征战在外的一个皇子。

凌,有一天晚上有人在她的手心写下这个字,告诉她,这是他的名字,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手心的温暖和漫天无垠的星光,星子成碎在那眸中,寂然倒映着无边夜色。

四哥,十一,大败东突厥的四皇子夜天凌,即将归京的十一皇子夜天澈,这一切在卿尘脑海中变成了连串的东西,如此清晰。她看着投射地上明媚的光线发呆,欣喜中还带着些患得患失。

“在想什么?”突然有个温文的声音响起。直觉回头,身后门口处,午后淡淡的阳光中负手站着个人。

蓝袍玉冠,俊面掩映在光阴下,模糊了轮廓,只见一抹比风儿更洒脱比云儿更清浅的笑意挂在眉底唇边,仿佛湛蓝无际的天空,一时间叫人失神。

感到夜天湛潇洒却不失锐利的眼神停在自己身畔,卿尘闻到他身上带了些许酒意,知道定是在澄明殿宴席上饮了酒。酒意里带着的那几分文雅风流,举手投足别有的洒脱,叫人忍不住感叹这男儿快意。

卿尘起身找出一个小水晶罐,挑了两勺玫瑰花蜜,温水冲下去,屋中立刻氤氲了几分水意香甜,抬手递给他:“解解酒吧。”这花蜜是她闲时弄的,甜而不腻香而不俗,味道极好。

夜天湛接过飘着淡淡花香的蜜水,坐进椅子里握着那只白瓷透花杯,眉心微锁:“你真是每日都给我些惊奇,那可是云骋!”

卿尘悄悄吐了吐舌头不敢说话,终究是要教训了。

夜天湛见她不出声,一双俊眸微微眯着看定了她:“怎么?”

卿尘笑了笑:“想想是挺危险的。”

夜天湛不想她痛痛快快认错,倒有些无话可说了。谁知卿尘接着又说了一句:“不过很刺激。”顿时叫他有些哭笑不得:“回头我饶不了十二弟,让她带你出去走走,他竟让你去骑云骋!”

卿尘一愣,忙道:“不怪他,是我自己挑的云骋。你饶了他,我任你责罚,怎么都行。”

夜天湛眼底微敛了笑意:“当真?”

卿尘挑挑眉毛:“我虽不是什么男儿君子,但也说到做到。”

夜天湛闭了眼睛靠在椅中,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旋而睁眼:“那好,你欠我一件事,等我想出来再说。”

“啊?”卿尘不防,失笑道:“你……居然也会赖皮!”

话还未说完,就听有人将虚掩的门轻轻敲了敲,夜天湛眉目微敛,那样天高云淡的神情,方才的闲散嘻笑瞬间掩映在眸中风华下,无影无踪,回头看了看。

卿尘开门处,立着个光彩明丽的佳人。红色银丝纹裳,外罩秋香轻痕纱衣,偏偏飞仙髻插了玲珑步摇,一点珠翠垂在额前,芙蓉如面柳如眉。身旁站着一身素衫却不失雍容的靳妃,浅笑着道:“不想爷也在这里。”

那女子亦行了一礼:“见过七爷。”

卿尘并不认识这女子,却看到她一愣,只觉得好生面熟。对靳妃笑了笑道:“靳姐姐……”

那女子突然深深叹了口气:“果然像。”

卿尘不解,听靳妃笑着道:“卿尘妹妹,这位是御前常修仪鸾飞姑娘。”

随侍天帝的凤家小女儿凤鸾飞,卿尘默默看了她一眼,怪不得觉得似曾相识,原来这女子和“凤卿尘”眉眼间确有着几分相似。

凤鸾飞微吊的美目一刻也没有离开卿尘脸上,说道:“鸾飞冒昧,想同卿尘姑娘私下说几句话,不知是否方便?”

靳妃精致玉容始终带着叫人舒适的笑意,看了看夜天湛。夜天湛站起来,午后淡金色阳光落在身上,英气逼人,眼中清澈往卿尘处一瞥,说道:“不防,鸾飞姑娘请便。”便携靳妃一同离开。

卿尘望着那消失在前方的一角蓝衫,衬着靳妃修长的身影郎才女貌。不免有些感慨,老天将风流富贵才貌贤德全都给了这一人,少年得志,不知这世上还会有什么是他不称心的?

屋中只剩了她和凤鸾飞,卿尘回头一看,凤鸾飞便开门见山说道:“卿尘姑娘,恕我冒昧,听说你左臂之上绘有一只银蝶,可有此事?”

卿尘那天听夜天溟酒后说过凤家女儿身上有紫蝶纹身,原来凤鸾飞是为此而来。她臂上纹有银蝶之事是那时当着天帝说出来的,此时要否认也不能,便道:“确有此事。”

凤鸾飞见她如此说,起身去关了门闩,伸手将里面银红纹裳的衣襟解开,是淡粉色的抹胸,再往下轻轻一扯,露出左臂,白底凤蝶,蹁跹肤上。

卿尘愣住了神,这只蝴蝶和自己,确切的说是“凤卿尘”这个身体左臂上的一模一样,连流连的凤尾长长的柔须都分毫不差,而也是银色凤蝶,并非紫蝶。

心里不知为什么忽然被轻轻的牵扯了一下,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升起在心底,那样缓慢的却清晰的,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卿尘盯住凤鸾飞的左臂半晌,伸手将自己衣服缓缓褪下一点儿,一截玉白藕臂呈现在凤鸾飞面前,欺霜赛雪的肌肤之上,绘着同样的银蝶,蝶翼招展,仿佛飘然花间。

凤鸾飞伸出玉手,轻轻抚上卿尘臂上银蝶,卿尘觉得她指尖微微有些颤抖,她一下子抓住了卿尘的胳膊,吓了卿尘一跳,听她声音里带着些许激动:“你是二姐,真的是二姐。”

卿尘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露出点笑意:“我想不一定,可能只是……巧合?”说到最后居然变成了一句疑问,明明心里冷静的一泓清水,自己不是凤家任何人,但是偏偏有什么牵扯着她,就像当时在那个山谷中寻找竹屋时的心情,就像每次回忆一些草药和医术时的感觉,涌出的是真正的“凤卿尘”的记忆,并不是她宁文清。

卿尘定了定神,凤鸾飞也静了静,随后摇头道:“这臂上银蝶是仿制不出的,我本也以为这或许是巧合,所以今日特地来此亲眼一看究竟。漠云山的瑶砂和朱羡情的笔法,没有人能模仿的来。还有根本没人知道的一点,就是蝶须,这蝶须是用暗金点缀的,并非纯色的银瑶砂,不仔细看只会以为银色深沉一点儿,但这个其实是暗金。”

卿尘凝注目光在自己臂上,果然,之前她都没有看出蝶须上其实是轻微的暗金:“但是……”她立刻想到一个问题:“九皇子那天说凤纤舞臂上的是紫砂凤蝶,不是银蝶,为什么你的是银蝶,我这个……好吧,就算同你一样,也是银蝶?”

鸾飞突然低低头,面上竟露出一丝娇羞的神色:“那是因为大姐……她嫁人了。”

“嗯?”卿尘习惯性的挑挑眉毛,而后恍然,这个银蝶原来是凤家女儿的守宫砂,素美银碟化做华贵绚烂的紫蝶,就像是破茧而出一样,又获得一次生命。

卿尘对这种事倒不怎么介意,淡淡道:“你所说的二姐,既是你阀门凤家的女儿,便不会是我,我是从来没见过父母的。”

鸾飞盯着她的眼睛道:“二姐在很小的时侯,便被家中恶奴掳走,父亲寻了这么多年都杳无音信,还以为早已不在世间。昨日我听皇上偶尔提起此事,立刻和父亲商量,便来看你。”

卿尘低头沉吟,她对此可是一无所知的。此时鸾飞已问道:“你可愿随我回家,见见父亲,还有……母亲?”

卿尘颇有一入侯门深似海的预感,便想开口拒绝,但是鸾飞软声道:“母亲她已时日无多,她惦念了自己女儿一辈子,伤心了几十年,不管你是不是二姐,可否帮我了了她这一心愿?”说着神情恻然,竟是黯黯神伤。

卿尘心中一软,觉得这样拒绝的话,心里似乎很不是滋味。想想自己的母亲,不知什么时侯才能再见,天下母女之心皆尽相同,面对一个牵挂女儿一辈子的母亲,如何忍心视而不见?

想到这里,抬手替鸾飞理好略有凌乱的衣角,微笑道:“好,不管我是不是你的二姐,便随你去见见左相夫人也无妨。”

鸾飞粲然一笑拉住她的手:“那明日我来接你。”

卿尘报以微笑点了点头,只觉得横生枝节,越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这如何叫人觉得又不是梦?身在梦中,却醒是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