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三章 万马千军只等闲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嗯?”卿尘捕捉到谢卫话中信息:“西征大军回朝?”

谢卫点头:“西征大军班师回朝了。”

“是那四皇子夜天凌?”卿尘问。

“没错。”谢卫道。

“哪里能看到犒军?”卿尘接着问。

“犒军?”谢卫想了想:“临近神武门的青云阁应该最能看的清楚。”

“走,看犒军去。”卿尘轻抖缰绳,云骋微嘶一声,掉头而行。

“哎!”谢卫纵马跟上:“现在青云阁怕是早就被人包满了,想看犒军你怎么不早做打算?”

卿尘皱了皱眉头,这些时候忙里忙外,不想转眼数月过去,夜天凌的西征大军竟已到了城外。

凌,这个她心中一直藏着的迷,曾经共同历经的生死,在这个时空第一次让她刻骨铭心的记忆。那个夜晚他眼中漫天的星光,山洞前他转身离开的背影,如此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

“记住不要出去,我一定回来。”这是他对自己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他一定会回来,现在,可是他回来了?

青云阁果然人满为患,实际上凡事四周能看到神武门的高阁都早已被人挤满,街道四周也被百姓围的水泄不通。

卿尘和谢卫到了那里,连马都走不动,正发愁,外面围观的有人见了卿尘,叫道:“那边可是宁大夫!”卿尘回头去看,有几人早已挤开道路:“宁大夫要去青云阁?”

卿尘认出其中一人是前几日来过牧原堂的小六,家就住这附近,笑道:“正是,不想这么多人,你母亲可好些了?”

小六忙道:“多亏了宁大夫妙手回春,我娘这几天都能下地做饭了。”一边招呼着:“大伙儿让一让,牧原堂的宁大夫在这儿。”

楼下尽围着些普通百姓,十有八九受过卿尘恩惠,闻言推推挤挤硬将卿尘他们送到了青云阁前。谢卫不禁笑道:“今日可是沾了你这神医的光。”

卿尘道:“谢兄莫要笑我了。”

青云阁中里外都坐满了人,谢卫一扭头,正抓到掌柜的,要他设法弄个座位。掌柜连连摇头,两手一摊:“谢二爷,不是小人不愿,这您也看得到,实在是楼上楼下无处可坐了。”

正商讨间,小二一溜烟自楼上小跑下来,在掌柜耳边轻言几句。掌柜眼睛挪到卿尘身上,道:“这位公子……”话说一半,也俯身到卿尘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句什么。

卿尘脸色微变,目光投向楼上,掌柜说的是三个字“凤卿尘”。

楼上窗前,有人俯身下来微笑看她,卿尘一愣,却原来是莫不平。

莫不平显然已经认出了女扮男装的她,笑着对她点头示意她上楼来。卿尘挑挑眉毛,不知他又弄什么玄虚,对掌柜的道:“一壶碧螺春,送来楼上。”拉了谢卫举步上去。

一进门,卿尘怕莫不平在谢卫面前喊出自己身份,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先一揖道:“宁文清见过莫先生。”

莫不平目光如电,在她脸上一停,接着露出会心笑意,眼角皱纹都多了几分,陪着卿尘演戏道:“文清多礼,来青云阁看犒军?”

卿尘点头,为谢卫和莫不平相互介绍。谢卫一听这老者是监天司莫不平,顿时肃然起敬,言语之中甚是佩服。卿尘暗中嘀咕,不想莫不平这老头名气还挺大。

为避免给别人知道自己是女儿身,落座之后卿尘听多说少,莫不平偶尔随口相问几句,她也是避重就轻淡淡做答。反而谢卫和莫不平一老一少交谈甚欢。

西征大军在城外整装待命,四十万战士不能同时进京,是以四皇子只带七千铁骑神武门面圣。

自神武门至西华门,京中出动了数千京畿卫清出开阔大道,沿途明黄华盖,宝扇羽幡,尽显皇家威仪。甲胄鲜明的御林军林立犒军高台两旁,护卫着至尊的皇权。

卿尘望着窗口正出神,想像一会儿大军入城不知是什么壮观场面,忽听远远一声金鼓擂动,鼓声威严而有节奏沉沉雷鸣。战鼓声中,一道低沉肃远的号角声仿佛自天边响起,西华门缓缓开启。

一时间满城的喧闹像是突然被抹掉,整个京都刹那间陷入一种肃穆中。

众人听到耳边响起威沉的铁蹄声,城门处几乎给人一种错觉,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玄色铁潮,使这深秋高远的天地瞬间变得肃杀,仿佛骤然凝聚了寒意。

一面金色大旗跃然高擎,上面一条黑色蟠龙出神入化,猎猎于长风之中。

当先两骑银盔红缨,端坐马上,七千铁骑,人人玄甲玄袍,兵戈锋锐,成七个方阵依序而列,随他二人缓缓入城。

军容肃整,军威严穆,众人能清晰听到整齐划一的步伐落地,响彻神武门内外。

卿尘不由得起身站到窗前,想看清领军的两位大将。相隔较远,两人又盔甲在身,只依稀能看到眉眼,但已足够。

“十一!”卿尘握着窗棱的手一紧,身子向前倾了下,低呼。左边那个银盔红缨的将军,分明是十一。可是他身旁的是另一个人,并没有那个清峻的身影。

卿尘望着远处,愣愣立在窗前。蓦的被一声巨响惊醒,那是七千铁骑不闻一丝错乱的同时立定,威严震撼。

谢卫在一旁语意感慨的说道:“治军之严,当真无人能出这四皇子之右,无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四皇子,夜天凌,卿尘凝视十一身边那个人,回头问谢卫:“那个就是他们所说四皇子?”

谢卫一笑,道:“你自己看。”

卿尘将目光重新投到那浩瀚军中,但见军中寂静,肃然无声,只闻四周招展的战旗猎猎作响。围观百姓被这军威所震,一时皆尽肃穆。

七千铁骑已经全部进入城门,号角声再次响彻九城内外。

原本成七个长方型的军阵中,最后一阵的战士同时向两旁分开,一骑白色战马裂阵而出,马上之人战甲佩剑,纵马前驰,白色披风肆虐风中,招摇飘扬。所到之处军阵一一中分,如同一道寒光将七千铁骑一划为二。

其人在前,身后立刻有有战士策马相随,填补分裂的空隙,整个军阵随之推动,变幻成为一个完整的四方阵形。

阵前,两名领军大将双骑微分,那人勒马当中,抬手,身后七千铁骑肃整军容。

随着那人右手轻挥,卿尘在高处只看到数列玄色齐齐变动,所有战士几乎在同一瞬间翻身下马,行军礼,高呼:“吾皇万岁!”

这一声自数千铁血战士口中同时喝出,端得是震天动地,九城失色。

这是征战万里的铁马英雄,寒剑浴血的豪壮男儿。

唯有沙场之上出生入死的战士,方有这样摄人杀气,唯有勇猛无畏杀敌的军人,方得如斯豪情威势。

谢卫目光锁定阵前白马白袍的那人,对卿尘道:“那便是四皇子夜天凌。”

卿尘看着神武门前那个遥远却熟悉的身影,凌洌沉敛,挺拔马上,睥睨天下,风神绝世。这个人,以他的传奇一般的精兵铁骑,南征北战,攻城掠地,扫荡中原疆漠万里山河。

那晚的背影似乎和马上的身影合而为一,变成千军万马中那一点孤傲的白。卿尘突然觉得眼底酸酸的,怕被旁人看出端倪,故意若无其事的低头端茶:“原来是他,久闻大名了。”

莫不平拈须微笑,看着神武门前肃杀的军阵:“好个四皇子啊!”

谢卫将茶盏把玩在手中:“天帝膝下皇子之中,带兵者十有八九,却唯独这位四皇子征战多年竟从未吃过败仗,当真叫人差矣!”

莫不平品了口茶看着神武门,慢慢说道:“这四皇子自与他人不同。”

谢卫道:“愿闻其详。”

莫不平遥指挺立在高台上的四皇子,道:“且不说当朝治军之严,用兵之奇无人出四皇子之右,他多年领兵,沙场之上必亲临阵前,身先士卒。撤军之时则自处阵后,护卫全军。就连这京都犒军,也要先待全部士兵进城方至军前,不知道的以为是故意炫耀阵势,其实不过是他军中惯例罢了。”

谢卫看了看神武门前玄衣铁骑,夜天凌已经登上高台接受犒封御诏。

卿尘琢磨莫不平的话,而后道:“主帅身先士卒,必激起将士豪勇之气,振作军心,能收以一当十的奇效。撤军之时亲自殿后,不但可以审视全军,更能洞察敌人先机,若军情有变,可化尾为首,立刻出击拒敌,也是兵法的一种。只是莫先生,身为主帅时刻置自己于险境,一旦出现意外,岂不是军心大乱不战而溃?”

莫不平摇头:“要杀四皇子,岂是轻易可为之事,不说他自己剑法韬略,就是神武门前这七千近卫铁骑,沙场之上有几人挡的住?”

卿尘再问:“撤军之时必在阵后,敌人若是洞晓此点,岂不是可以纵兵突袭,便有很大的机会斩杀主帅?”

莫不平哈哈笑道:“兵法,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你说他在阵后,谁知他究竟在何处,说不定他已挥军在你的阵后?”

卿尘聪慧人儿,闻言了然一笑,又似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何况他身边还有十一。”一扭头,无意看到谢卫透过窗子遥望高台之上的夜天凌,眉头微蹙若有所思,眼中那种异常的神情让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颤,涌起一种难以名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