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四章 云纹簪头碧玉剑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犒封之后,都是朝廷的繁文缛节,卿尘懒得看下去,便向莫不平告辞出来。

云骋见了卿尘,蹭上前来,有些躁动不安的在她身边打了个转,卿尘伸手抚摸它,低笑道:“听说他的马就是风驰。你是感觉到风驰了吗?”说罢拍了拍云骋,以示安慰。云骋低声轻嘶,才任卿尘翻身上马。

卿尘勒马回头,人头攒动,已经看不到威肃的大军,唯有高台上飘飒的明黄旗帜,若隐若现。她面向高台,依稀透过层层人群,能感觉到身着战袍的夜天凌,记忆中他的样子仿佛越来越近,那双清冷的眸子异常清晰。

卿尘不由得微微一笑,心里有种很安定的感觉,策马离去。

两骑并驰,卿尘固然神游天外,谢卫似乎也有心事,两人都极少言语,一路默默。

待到后院,两人将马交给小厮,卿尘随手一摸怀中,突然呆了一下:“哎呀!”

谢卫听她惊呼,转身问:“何事?”

卿尘皱眉:“东西不见了。”

谢卫走过来:“什么东西?”

卿尘道:“刚刚赎回来的盒子。”那簪子虽然普通,卿尘却总在下意识里觉得是比较重要的东西,当时除此之外身无长物,无可奈何当掉它,现在终于赎回来,居然不翼而飞。

“哦?有没有忘在青云阁,或者,路上有什么人近身碰过你?”谢卫提醒她。

“是他。”卿尘突然想起:“从青云阁出来,有个小叫化撞了我一下,一定是他顺手牵羊。拿什么不好,偏偏拿这个!”

“是否记得模样?”谢卫问道。

卿尘想了想,细细描述了那小叫化的样子,谢卫笑道:“呵,原来是那几个小子,盒子里是什么东西,我去给你弄回来。”

卿尘大喜,问道:“是一支簪子,能找回来?”

谢卫回身解开马缰:“这几分地盘什么人混饭吃我多少还知道,也有些许交情。你只告诉我簪子的质地花样便可。”

卿尘道:“是一支浅碧色的玉簪,簪头雕了朵浮云,其实样子很简洁,云和簪子在一起乍一看像把小巧的玉剑,玉质雕工都还不错。”

“浮云?”谢卫顿了顿问道:“可还有什么特异之处?”

卿尘见他问,便答道:“说起来这簪子倒有一样特异之处,那浮云晴天为浅碧色,雨天会变成蒙蒙的紫色,若是沾了水也会呈现若隐若现的淡紫,以此可辨其真伪。”

“什么?”谢卫突然剑眉一扬,脸上显出猝不及防的诧异之色。

卿尘不解的看他:“怎么,可有什么不妥?”

谢卫脸上的惊讶停顿在那里,随即恢复正常:“没什么,你等着,我很快回来。”

卿尘目送谢卫打马而去,觉得他今天有些怪怪的,也没多想什么,耸耸肩转身回房。

不一会,有人轻轻叩门,卿尘开门,却不是谢卫回来,是素娘。素娘年近三十,出身青楼,弹的一手好琵琶。谢经和她相识风尘颇为投机,为她赎身收为妾室,如今便在四面楼帮忙打理内外事务。

素娘进门对卿尘福了个礼,道:“宁公子,今晚有客人包了三楼雅座,想听文烟姑娘的琴,着我来问问文烟姑娘是否得空?”

卿尘随口问道:“是什么人?”

素娘答道:“差人传话的是十二皇子,说是六七位客人,点了咱们的‘青衣’和‘丝竹’这两种酒,只要准备几样精致小菜,但是茶要好,要清静,所以把整个三楼都包了下来。”

夜天漓?卿尘心头一跳,他怎么会来四面楼包雅座,还点明要听文烟的琴?若说去,有些担心他会认出自己,当初离开七皇子府怕他再加挽留,可谓不辞而别,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儿心存愧疚。要是让他撞见,说不定先挨上劈头一通骂。何况,若被他识破身份的话,整个四面楼都知道自己是女子了,那岂不麻烦?

便对素娘道:“文烟今晚有事,怕是不能过去,你设法辞了来人吧。”

“如此……”素娘道:“不知文烟姑娘哪天得空,来人说十二皇就子是为来听姑娘的琴,若是今日不行,便改日,要我们给个日子。”

“哦?”卿尘忍不住挑了挑眉毛,低头想了想,对素娘道:“算了,如此就别扫人家兴,我去和文烟说说,便今日吧。”

素娘应了下去安排,卿尘一个人站在桌前,飒飒秋风已带了寒意,穿窗而来,吹的衣衫飘摇,又不能躲他俩一辈子,也只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正认真思索怎么尽量避免被认出,听到谢卫敲门:“文清,是我。”

卿尘心中一喜,急忙开门,见他便问:“找到了?”

谢卫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盒:“你看可是这个?”

卿尘打开一看,正是自己的那支云纹簪,笑道:“正是,幸好找回来了,被人偷去你都能拿回,佩服佩服。”

谢卫不看簪子却看她,问道:“这是你的东西?”

卿尘随口道:“是啊。”

谢卫接着道:“此乃女子之物。”

“呃……”卿尘只顾失而复得的欣喜,冷不防被他问住,急忙收敛心思:“这……其实是舍妹文烟的。”

谢卫盯住她的眼睛:“这么久了我还没见过文烟,只听过她的琴,什么时候替我引见一下可好?”

卿尘心里暗骂自己得意忘形了,静静心,笑道:“好啊,到时候还要她让当面向你道谢才是。”

谢卫若有所思,指了指盒子里的玉簪:“文清,恕我冒昧一问,可否告知这簪子的来处?”

卿尘愣了愣,这簪子以前是在竹屋,因为没有东西挽长发,所以她便一直随身带着。她低头不语,尽力在“凤卿尘”的记忆中搜索簪子的来历,只依稀感觉是有人所赠,何时何人却一片模糊。“不完整的记忆。”她暗自嘀咕一声。

“什么?”谢卫问道。

“没什么。”卿尘抬头笑道:“这簪子是受人所赠。”

“何人?”谢卫立刻问。

卿尘答不上来,干脆故作玄虚:“这个……恕文清不便言明。”

“这是为何?”谢卫又问。

卿尘纤眉轻挑,要被问的哑口无言了:“谢兄好像对这簪子很感兴趣,又是为何?”不如反客为主,自己来问,让他答。

谢卫一愣,随即笑道:“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一边起身说道:“既然东西找回来了,我也就不在此耽搁了。”

谢卫告辞出去,卿尘把弄手中的簪子看了半天,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干脆就丢开不管了。没有头绪的事情,何必费神,该知道时总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