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五章 素手兰心弦中意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秋夜风清,萤草浅淡。依稀的能听到四面歌酒喧闹,远远江水的凉意拂来,已是夜深露重。

举目望去,楚堰江上画舫流连,灯火依稀,如同一条莹莹玉带穿过京城。

一艘船舫悠悠然靠向四面楼东面临水的栈头,船头立着一人,素色青衫,身长玉立。负手临江,夜风迎面吹得他衣衫飒飒,意态逍遥。

栈头引客的伙计一双眼睛久经客场,早看得船上客人来头非凡,船还未靠稳便迎了上去。

舱内一声爽朗得笑声传来,一个年轻男子掀帘而出,一边回头道:“四面楼到了。”再对船头那人道:“四哥,十一哥这次跟你回来,怎么越发疏懒了。”

那人淡淡撇了舱内一眼:“你被强灌下七瓶御酒试试看,父皇的酒给你们几个白白糟蹋了。”

那年轻男子正是十二皇子夜天漓,此时笑道:“四哥这次西征大胜而归,才喝的到朔阳宫窖藏的好酒,父皇今晚兴致甚高,岂可扫兴。”

舱内一人笑骂道:“灌我七瓶御酒还嫌我疏懒,漓你倒是发什么疯,偏要今晚来这四面楼?”

夜天漓笑道:“这里好茶好琴,正是给十一哥你醒酒的。”

十一摇摇晃晃自舱中出来,扶住夜天漓的肩膀,两个人站在一起,乍一看身形相仿,两双眼睛尤其神似,若非十一此时醉态熏然,倒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要不是四哥七哥都说来,谁跟你来瞎闹?”十一说着,抬头眯眼打量四面楼:“数月不见,变了这副模样?”

夜天凌回头看他兄弟俩,唇角逸出一丝笑意,举步迈上楼前的木栈道,一边随口道:“老五老七他们慢了。”

十一笑道:“早说京都中船比马快,五哥偏要骑马。”

素娘早得了通报,亲自迎出来。一身梅香流苏裙,淡雅中见妩媚,盈盈福道:“素娘见过几位皇子,雅阁洒扫干净,略备酒水,文烟姑娘已等候多时,请移步楼上。”

几人随她转去楼上,欢声笑语渐渐淡去,楼高风轻,空气中越发有了几分清凉。

待到最里面一间,迎面一方素雅小匾,上面写着“小兰亭”几字,字迹清秀如空谷幽兰,飘逸如浮云出岫,中有三分疏朗之意,情高意远。

进到阁中,一方宽畅内堂,两面皆是雕花梨木长窗,窗前点点放了几盆兰芷,阁中四处透着若有若无的兰香,叫人神清气爽。

几幅轻纱随风微微荡漾,将雅室一分为二。一面四处点了清透琉璃灯,光彩明亮,成对摆着八张样式朴拙的黄梨木长案。每张案上有几样精致小菜,三两瓶水酒,案前放了素白色绣兰花方垫,供客人起坐之用。

两边靠花窗的地方,各有一副茶具,小炉烹水,发出轻微的响声,使秋日干燥清冷的空气多了几分温润暖意。

轻纱的另一边,灯影沉沉,似乎只燃了一盏清灯,依稀可见一名女子云鬓广袖坐于席上,瑶琴在前,却又看不十分究竟。

夜天凌等人方入阁中,便听轻纱之后“叮咚”几声轻弦声起,清泉珠溅空山凤鸣,余音袅袅不绝于缕,似有迎客之意。

案旁静立的两个清秀女子,此时娉婷拜倒,清声道:“墨兰画兰恭迎尊客驾临小兰亭。”

素娘笑道:“一切都按十二皇子的吩咐准备妥当,几位皇子请席间入坐。”

夜天漓面向轻纱笑道:“久闻文烟姑娘之名,今夜叨扰。”

卿尘坐在轻纱之后,因为光线明暗的原因,外面看不到她,她却可以清晰的看到琉璃灯下人们的一举一动。

她本以为十二在此宴席客人,却没想竟到是他们兄弟几人,猝然相遇,若非隔着一层轻纱,她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表情。喜乐言笑?泪水潸然?或是别的什么。想像过无数次再见,却最终还是不知。

她静静的看着来人,目光停留在夜天凌的眼中,于是渐渐的微笑起来。他看起来略微消瘦了几分,但颀长的身形高挺的气质却给人一种难以捉摸的力度感,举手投足依然是那样的沉敛安静,清冷如旧的眸子,薄薄的,不动声色的唇,偶尔微微挑起,算作是表达过笑意。

十一站在夜天凌身边,略带醉意,几月不见,本多了的几分沉稳都在醉中潇洒的无影无踪,不过进来之后似是已清醒许多,打量墙上挂的一副长卷道:“‘兰亭序’,这是何人所书?四哥,这字若是再刚劲峻峭些,倒和你的字有几分相似。”

那是卿尘自己将王羲之的千古名帖《兰亭序》默写了一篇挂在墙上,不过只取“兰亭”二字应景罢了。夜天凌也转身去看,静静看了半晌,只是剑眉微挑,说了两个字:“不错。”回头望向轻纱背后。

卿尘虽知道他看不到自己,却还是觉得那两道清冷的目光可以一直穿透过来,洞悉一切。心中无由生出奇异的感觉,仿佛早已蔓延缠绕的藤蔓,尘埃中开出绽放的花朵,无法把握,无以名述。

一旁侍宴的墨兰和画兰煮水烹茶,一一为三人奉上碧茶。此时素娘又引了几人进来,却是随后而来的夜天湛他们。

夜天湛见他们几人已在阁中品茶,道:“究竟迟了,你们把五哥弄醉了丢给我,自己却在这儿享受,好不自在。”

夜天漓见五皇子夜天清也早带醉意,几乎比十一还不如,上前道:“五哥才喝了几杯便成这样。”

夜天清看起来很有几分书生气,文质彬彬,被策封为清王。闻言无奈摇头:“你们不敢去招惹四哥,便拿我和十一弟折腾。”

夜天湛一身晴天长衫,腰间坠了一块白玉精雕环佩,越发衬的俊雅温文,笑道:“十一是自己抢着喝的,却怨不得别人。”

十一以手撑头,随口道:“你们耐不住早晚去招惹四哥,四哥身上伤刚好不久……”

话刚出口,夜天凌淡淡道:“十一弟,莫扫了大家兴致。”

十一摇摇头,住口不说。

几人却早已听到,夜天湛眼中闪过诧异之色,问道:“四哥受了伤?”

夜天漓接着问:“何人所为?东突厥军中竟有如此人物?”

夜天凌微一点头:“疆场无情,一点小伤,早已无碍了。”

五皇子却摇头叹道:“谁说无碍?你那日和十一弟回来,浑身是血昏迷数日不醒,营中军医束手无策,幸而有那伤药灵验,否则真真难料生死。”

夜天凌皱眉,不再言语,目光投向墙上那幅《兰亭序》,修长手指在花梨木案上微微轻叩。

十一知他心事,岔开话头道:“方一回京,便听说四面楼文烟姑娘的琴天下无双,方才轻叩琴弦已叫人心思神往,冒昧请文烟姑娘抚琴一曲,不知如何?”瞥了一眼夜天凌,见他凝视那幅《兰亭序》,无奈暗叹一声。

那晚他虽率兵及时赶回,浴血突围,却只见夜天凌而不见卿尘踪影,夜天凌伤重昏迷,便只得先行回营。之后曾数次派人搜索山中寻找卿尘,却是芳踪全无生死不知。夜天凌面上虽淡淡的,挥军万里斩将杀敌,将东突厥大军逼的狼狈万分,但十一却知他心中比自己还急。东突厥此次算是时乖运蹇,遇上夜天凌心情恶劣,直被打了个惨不忍睹。夜天凌此时即便得胜回朝,仍将自己一队心腹卫兵留在那处山中,继续在附近打探卿尘下落。

夜天湛等人和夜天凌从小一起长大,知道这四哥性情冷淡沉肃,他若是不愿说起的话题,便是多说无益。丢下前话举杯笑道:“我们醉酒来此,已是唐突佳人,以茶代酒先罚一杯,但求一曲。”

卿尘其实很希望知道那晚山中遇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轻纱之后细看夜天凌的脸色,不甚清楚,但想来数月过去,伤势应该已无大碍。本来专注于他,突然听到众人将话题引到自己这边来,急忙收拾心神,右手轻挑琴弦,发出柔柔清韵,做为应答之音。夜天湛,温文尔雅的他,言行举动总是叫人挑不出瑕疵,端得君子如玉。

指下轻轻一挑,余音犹自袅袅,流水般的琴声已婉转而起。

曲调安详雅致,似幽兰静谧,姿态高洁。但闻室中乐音悠扬,周遭似有淡淡琴声应和,竟叫人分不出是否为七弦之上所奏,仿佛随着流连清风,四面八方都飘来琴声,悠悠娉婷无止无尽。

卿尘按弦理韵,琴声之中有如暗香浮动,令人心旷神怡悠然思远,若似身置空谷兰风之间,身心俱受洗涤,通体舒泰。

卿尘双目微闭,再弹一阵,指下弦音略高,如同点点兰芷在山间岩上摇曳生姿,无论秋风飒飒,冰霜层层,犹自气质高雅,风骨傲然。七弦琴音渐缓渐细,几不可闻,化作一丝幽咽,却暗自绵绵不绝。

低到不能再低,琴韵悄然而起,翩翩如舞,仿佛历经风霜,兰苞绽放,曲调极尽精妙,无言之处自生缕缕幽情,高洁清雅。

一曲终了,余韵绕梁,室内静静无声,众人似乎都沉浸在这琴中,回味无穷。

卿尘抬眼望去,却冷不防看到夜天凌望向这边,那泠泠目光穿过轻纱直至心底,让她心中无由一紧。纱影淡淡,使他棱角分明的轮廓柔和了许多,远远如坠梦中。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卿尘低念,曾经在第一次取下他的面具时,她想起过这首诗。她从来都不知看到一个人会有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恍如前世今生。

夜天凌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轻纱,此时十一轻敲花案,朗声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为此当浮一大白!”说罢,拎起面前酒瓶,痛饮一口。

夜天凌这才从轻纱上收回目光,看了十一一眼。

夜天漓也斟酒一杯,道:“好琴好酒难得今夜,文烟姑娘,我敬你。”一饮而尽。

卿尘在轻纱之后笑意盈盈的看他兄弟俩,微动琴弦,以示答谢。一回神,发现夜天湛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这边,唇角带笑。微微一凛,怕他听出端倪,短短的抚了一段清音,以曲告辞,悄身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