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六章 一剑光寒十四州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路回房,卿尘大大松了口气,换下女装,着了素白文士衫,顿时化作翩翩佳公子。又推门出房,穿去前堂,帮素娘那边打点二三,指点酒水茶品,应付一番。

抬头看看三楼小兰亭,静静的,唯有窗口透出薄薄灯光,会心一笑,心底淡淡欣喜。吩咐厨间再备下几样爽口的小菜给他们佐酒,并额外加了一道滋补汤煲。

诸事皆顺,卿尘便交了素娘他们自行处理,自己沿内院慢慢散步回房。

风清月高,草木萧萧,卿尘信步院中,在僻静处随意拣了块平石坐下,掩在修林长木之后,上面是高高的假山,无人见得她。

她背靠一株古树,抱膝而坐,下巴懒懒的抵在膝头,遥望夜空。不知自己现在看到的明月和远在另一个时空的父母看到的是否相同,或者,他们那里是白天还是黑夜呢?思乡之情油然而来。一时又想起小兰亭中众人,这半年来种种,百感交集。

正享受这安静,突然听到头顶有人说话,卿尘心中奇怪,上面是嶙峋山石堆砌而成的假山,高而陡峭,怎么会有人?

好奇心起,悄悄探身,仔细聆听。模模糊糊听到一个声音低声道:“夜天凌……小兰亭……是个好机会……”

卿尘闻言一惊,惊的不但是谈话涉及夜天凌,更是这说话之人声音熟悉,正是谢卫。

此时另一个声音说道:“此时……连累四面楼……身边人多……不便动手……”

卿尘皱眉,此人居然是谢经,声音断续,听的不是很清楚。上面谢经谢卫停住不言,四周静的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卿尘觉得后背凉凉的,手心冒出汗来,他们要做什么?

又听谢卫道:“待回去路上……行踪……”

谢经沉默了一会儿,道:“也好……夜天凌不是易于之人……”

谢卫没有出声,应该是点头答应,过会儿又道:“对了,大哥……见到云纹剑……”

话音方落,卿尘听到谢经声音微微一高:“什么,你见到云纹剑?在何处?”

谢卫答道:“……文清手中。”

寂静,一时间无比的寂静。卿尘忍不住扬眉看上去,云纹剑?难道他在说自己那支小小的玉簪?他们为什么叫玉簪做“剑”?她悄悄站起来,想听的更清楚些。

这时谢经说道:“你可确定?他如何会有云纹剑?云纹剑的传人该当是女子。”声音略微清楚了些。

谢卫道:“确是云纹剑不错。我试着问过他,他只道是妹妹文烟之物,但文烟此人,你我却皆未见过。”

谢经沉吟道:“手持云纹剑便可掌控冥衣楼九部势力,既有云纹剑,又来了四面楼,却只字不提不动声色,这又是为何?”

谢卫道:“或者并不知你我身份也说不定。”

谢经道:“上代楼主数年下落不明,云纹剑也失踪良久,除非他是楼主的传人,否则……”又一段短暂的沉默,谢经再道:“云纹剑事关重大,需得妥善处理,待召集九部执事商讨再做定夺。眼下当务之急乃是夜天凌那里,你可有把握?”

“我们手中关于他的情报极少,夜部提供来的消息多是京中江湖流传之言。”谢卫慢慢思索道:“我今日借神武门犒军之机略加察看,他手中近卫铁骑非同一般,征战场上当是极难应付,可见传言虽有夸大,但也非虚。”

谢经道:“若非如此,西突厥皇族何用找上我们冥衣楼万两黄金要他的性命。”

谢卫道:“今晚我亲自去,他们应付不来。过了今晚,恐怕便难得他们如此松懈的机会。”

“嗯。”谢经道:“小心行事。”

谢卫道:“知道。事不宜迟,小兰亭里也该散了,我去准备一二。”

谢经低声答应,卿尘听到衣衫微响的声音,此后好一会儿,上面不再传来说话声,想必是人已走远。她靠在冰凉的岩石上,迅速理清刚才听到的话,无暇去思想云纹剑什么东西,快步从后面折返小兰亭。

屋内寂寂无声,卿尘纤眉一蹙,掀开轻纱出去,只见墨兰画兰在收拾残宴。两人见他突然过来,齐齐俯身施礼:“公子。”

“人呢?”卿尘问道。

墨兰画兰抬头,不解的看她。

卿尘再道:“方才小兰亭中的客人呢?”

墨兰答道:“已散去了,素娘姐姐送了出去。”

“嗯。”卿尘听了,不动声色径去楼下,却找遍正门栈头皆不见人影。夜已深沉,楚堰江上游船比来时少了好多,点点灯火三三两两游弋远去。

卿尘转身寻到栈头引客的伙计,问道:“素娘刚送出来的几位客人,怎么走的?”

那伙计见老板发问,急忙恭敬答道:“三位爷上了船,两位爷骑了马,刚走不多会儿。”

卿尘又问:“有位身着青衫的客人,坐船还是骑马?”

那伙计想了想道:“那位爷和另一位爷骑马往东去了。”

卿尘一喜,骑马比坐船好找,对那伙计道:“好,你自去忙吧。”驻足思量稍倾,随即回内院先去敲谢卫房门,无人应答,果然不在。卿尘快步牵了云骋出来,飞身上马,纵马往东追去。

街巷林总,卿尘来回找了几条街道,毫无头绪,驻马一想,抓了个路人问:“请问,四皇子府在何处?”

那路人愣了愣:“四皇子府?您是说凌王府吧?”

“哦。”卿尘并不知夜天凌的封号,道:“凌王府。”

那人道:“沿这路往前,再东行,不算远。”

卿尘谢过那人,按他指的路前去,一路找过,未见夜天凌等人的踪影。不多会儿倒是见了一座占地颇广的府邸,门前高悬着两个光明灯笼,上书“凌”字,已是凌王府前。

卿尘勒马回头,知道和夜天凌走了两条路去,夜天凌未带风驰一起,云骋速度极快,定是赶到了他们前面。深深呼吸一口压下心中焦急,看察来路,又往另一条路上向四面楼方向反寻过去。

果然过不多久,遥遥看到夜天凌和十一并骑在前,身后只跟着四名贴身侍卫。

卿尘松了口气,夜天凌和十一气定神闲谈笑而来,看来谢卫还未动手。方才寻不到人心中着急万分,现在找到了,突然又不知该如何提醒他,轻收马缰,闪入他们之前的一条侧巷之中。

就在此时,卿尘眼角看到夜天凌他们将要经过的一栋高阁之上,一道凌厉的剑光微微闪过。

事后卿尘回想起来,觉得所谓理智这种东西真的会在某一刹那消失殆尽,即便是她这种平时自认为冷静的人也不例外。

或许有时候你只是想保护些什么,除此之外她想不到其他任何理由,事情的发生也往往不会给你思考的机会。

当看到楼阁层叠之中闪过剑光的一瞬间,云骋已经飞纵而出,一声呼叫自卿尘口中喊出:“四哥!小心身后!”

猝不及防,众人之觉四周充满了如真似幻的剑影,暴雨般遍洒长街,原本安寂的黑暗下,冰冷剑气铺天盖地而来,砭人肌肤。

瑟瑟秋叶被剑气所激,漫天飞舞,凌乱不堪。

点点寒芒中,一点有若实质的白光,直袭夜天凌背后。

卿尘被激荡的剑气刺的几乎目不能视,只觉左臂微微一痛,接着云骋的缰绳被人大力一带,偏向一旁。

耳边听到侍卫的呵斥声,三两个路人惊慌喊叫。

就在此时,无边夜色中突然闪起一道惊电般的亮光,光芒凛冽,开天裂地。

“当!”的一声清鸣,谢卫出现在被攻破的剑光中。

寒光再起,势如白虹,一点耀目亮芒直追谢卫后退的身形,迫的他回剑自守。

狂肆剑华,寒凌九州。

散去了谢卫剑气的压力,卿尘睁开眼睛,看到谢卫右肩血光迸现,踉跄后退。

十一醉意全无,足尖微点自马上跃起,佩剑出鞘,袭向谢卫,不给他喘息的时机。四名侍卫亦仗剑上前,将谢卫围困中央。

一切只在瞬间,快的仿佛不真实。

卿尘扭头,夜天凌傲然马上,清冷的目光凝注她脸庞,手中三尺青锋斜指马下,鲜血染了剑寒,缓缓流动,滴滴没入尘土。

漫天黄叶此时方纷纷飘落,西风瑟瑟,远远是秋夜中灯火依稀。

“是你?”夜天凌手臂微微一动,长剑回鞘。

卿尘看着他那幽深的仿佛要融进这夜色中的眸子,微笑:“嗯,是我。”

那原本冷然的眸子突然掠过一丝薄怒,夜天凌轩眉微蹙,左手握着的缰绳一抖,云骋被他牵的上前几步,不满的低哼一声,但却没有做出反抗的举动。

卿尘和他之间的距离冷不防缩短,才发现自己的缰绳握在他手中,原来刚刚带着自己偏向一旁的是他。

不待她说什么,夜天凌已伸手握住她的左臂,卿尘随着他的动作低头,发现自己衣袖上鲜红一片,吓了一跳:“哎哟!”

夜天凌眸底生寒,手下却微微一松:“疼?”听起来声音虽是冷冷的,但是,没有掩盖了担心。

卿尘不由得抬头看他,其实并不是觉得疼,不过吃了一惊罢了。刚才虽然被石头之类的东西击到,但好像没有受伤的感觉,便道:“不是疼,没有伤到……”

夜天凌却不待她说完,已“嗤”的一声裂下她那截染血的衣袖,卿尘本能的往后一缩,却被他攥住动弹不得。

底下白色丝衣并无多少血迹,卿尘又说道:“我没有受伤,是溅了他的血。”

“嗯。”夜天凌方松开手。

此时谢卫已不敌十一剑势,被侍卫拿下,十一收剑回身,看到卿尘,顿时愣住:“你……”

卿尘凤目喜悦,对他露出笑容:“十一,好久不见。”

十一不能置信的回来,道:“卿尘……你怎么这副打扮?”

卿尘抬抬手道:“没什么,方便而已。”

“真的是你。”十一终于笑道:“我们还以为……哈!急坏我和四哥!”

卿尘答道:“我也是。”

三个人同时沉默了一下,十一和卿尘突然开怀大笑,就连夜天凌也不由扬起嘴角,带了三分笑意。

谢卫被侍卫押至近前,犹自挣扎,右肩伤处不断有鲜血涌出,恨恨怒视卿尘。

夜天凌恢复面无表情,黑眸沉沉寂静看不出喜怒:“你是何人?”

谢卫神色坚倔,扭头不答。十一微一示意,侍卫上前将谢卫面罩扯下,看谢卫尽失血色的脸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

“四面楼的人。”夜天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

卿尘轻轻纵马上前,犹豫了一下说道:“四哥……你……能放了他吗?”

话未落音,便听谢卫道:“用不着你好心。痛快!江湖上一剑便能伤我之人不多,如此对手,在下败的心服口服。你杀了我吧,无须多言。”

夜天凌却如同未闻,只问卿尘:“你认识他?”

卿尘点头:“认识,但其实并非他要杀你,是西突厥皇族。”

夜天凌不屑冷笑:“不成器的东西。”对左右侍卫道:“放了他。”

四名侍卫应命松手,谢卫浑身一松,抬手压住肩上伤口道:“成王败寇,何必假作仁慈?”

夜天凌淡淡道:“剑下花俏多余,如何杀人,回去练好剑法,再来杀本王也不迟。”

剑是杀人的剑,只为杀人,不为看。

谢卫怒道:“你……”

卿尘翻身下马,面色凝重,对谢卫喝道:“住口!你死容易,又要如何处置四面楼?”到他近前,素手一翻拿出玉簪,低声道:“云纹剑在此,你想抗命?”

谢卫一愣,深深盯住卿尘的脸,不再作声,而后一咬牙,扭头而去,瞬时消失在飞檐重重的夜色中。

卿尘只是想试一下所谓“云纹剑”到底是什么掌控冥衣楼九部势力的东西,没想到谢卫当真听命离去,还有些愣愕。她收起玉簪,回身对夜天凌一揖:“卿尘代他向四哥告罪,此事来龙去脉我也不甚清楚,但定当给四哥一个交待。”

夜天凌不置可否,仿佛对谢卫的去留毫不在心,却道:“方才在四面楼抚琴的人是你。”

“嗯?”卿尘没想他突然问出这样一句,只好答道:“是……我。文烟便是卿尘,卿尘便是文烟,竟然瞒不过你。”

夜天凌又道:“那幅《兰亭序》也是出自你笔下。”

卿尘汗颜点头:“我已经尽力好好写了。”

夜天凌薄薄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错。”

十一不满的说道:“卿尘,既知我们在外,却为何不来相认?”

卿尘回身上马:“若是你二人便罢了,你们那么多人,何况……”本想说夜天湛也在,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夜天凌看看她的马:“云骋?看来这些日子有不少故事。”

卿尘侧头浅笑道:“要听故事,可去四面楼找我,别忘记把风驰带来。”

十一道:“你要回四面楼?”

卿尘道:“当然。”

十一望向谢卫离去的方向皱眉:“四面楼鱼龙混杂,他们若是不肯罢休,难免对你不利。”

“没关系。”卿尘道:“放心好了,他们不会对我怎样。”说罢一提缰绳:“我走了,你们小心。”

夜天凌调转马头:“送你回去。”

卿尘笑道:“何用如此,我又不是自己没走过夜路。”

夜天凌不语,只是和她并骑同去。卿尘看他神色,知道多说无益,便也随他。十一纵马跟上,几名侍卫不敢阻拦,只得警醒万分的随后护卫。

一路上三人问问答答,但多数是卿尘和十一在说,夜天凌在听,偶尔才会说上一句。

送到离四面楼不远,卿尘道:“便到这儿吧。若找我便来此处说找宁文清,自会找到我。宁文清,不是文烟”

看着十一和夜天凌同时不解皱眉,卿尘恶作剧得逞般开心一笑,催马走开。

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他俩人已回马离去,越走越远消失在沉沉夜幕中。

远处阑珊灯火明明暗暗,仿佛又是深梦一场,卿尘扭头望向四面楼,不禁长叹了一声,下马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