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七章 三秋楚堰人初在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三三两两,四面楼已在收拾打烊,避开众人,卿尘走向后院,立在院中,卿尘良久。抬头看去,谢卫房中一片黑暗,也不知是否已安全回来。谢经房中燃着一盏灯烛,透过窗纸朦朦映出些光亮。

寂静,让这秋夜有了几分清冷的感觉。

云纹剑温凉的气息纠缠在手指间,恍惚的让卿尘感觉到奇妙,就像是很久以前在左相府,有种属于自己又游离于自己的东西自心底中出现,零碎的带给她一些片断。

她举步上楼,叩响谢经房门。

屋内只有谢经一人,卿尘也不扯什么额外话题,直接问道:“谢卫可回来了?”

谢经不料她单刀直入问起这个,答非所问:“在下正想去找文清。”

卿尘笑道:“我知道。”看看屋里似乎并无他人,又问:“谢卫难道还没回来?”

谢经眼中闪过一现即逝的警惕:“他出去了吗?我倒不知道。”

“明人不说暗话。”卿尘懒得和他打马虎眼,压低声音:“他今晚刺杀夜天凌受了伤,人呢?”

谢经万没料到她说出此言,心中惊疑,但最后终于说道:“还没回来。”

谢卫比卿尘先离开长街,此时早该回了四面楼,卿尘皱眉:“还没回来?”

谢经目光一刻不曾离开她,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卿尘纤手自袖中伸出,玉簪托在掌心:“我倒想先听听,谢兄是何人?”

两人目光毫不相让的在空中对抗,似乎都在等对方先妥协。此时门外突然一声响动,谢经立刻低喝:“谁?”

门外寂静一片,没有人回答。谢经暂时丢开刚刚和卿尘僵持的话题,猛的打开房门。

竟是谢卫斜靠在门外,人已陷入半昏迷状态,身旁一滩殷殷鲜血,正在缓缓流淌扩大。借着月光可以看到,走廊上星星点点皆是血迹,应该是谢卫一路留下的。

两人大吃一惊,卿尘急忙上前帮忙将谢卫移到屋内,查看伤势。

除了原本被夜天凌所伤的右肩,谢卫身上深深浅浅竟有数处伤口,最严重的是腿上一剑,显然已伤及动脉。

鲜红的血液不断自伤口喷涌而出,染透半边衣衫。谢卫面色惨白浑身冰凉,已是失血过多几近休克,难得他还能支撑回来。

卿尘顾不得其他,先伸手压住谢卫股动脉勉强止血,对谢经道:“我房中有伤药,在床头花几的抽屉里,快去拿。”

谢经看了昏迷的谢卫一眼略一犹豫,但知道卿尘医术高明,还是快步出去,不一会儿返回来,手中拿着几个瓷瓶:“是哪个?”

卿尘指了指其中一个:“这个蓝的,给他敷到伤口。”

谢经打开瓷瓶,却看向卿尘。

卿尘知他对自己不甚信任,急道:“这是按冥经论上的方子配制的‘焰茗散’,你若不信我,便是要他的命。再不止血,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了。”

“冥经论!”谢经吃惊过后,略一分辨手中的药,随后给谢卫敷上,一边问道:“你手中有冥经论?”

“丢了。”卿尘头也不抬的回答,微一松手,谢卫伤口处立刻重新涌出大量鲜血,焰茗散被冲的四散流开。

在卿尘的记忆中,那本叫做《冥经论》的手记和这云纹剑都是受人临终所赠的东西,虽然那手记在之后的混乱中丢失了,但其中很多解毒医伤的药方名目却都记在心中。七皇子府中闲来无事,她也曾依方试着配制了不少丹药,这个“焰茗散”便是其中很有效的一味止血药。

谢卫此时略微清醒了一下,断断续续说道:“大哥……小心……净血阁的人。”

谢经眼中闪过无法掩饰的寒芒,卿尘心中一松,她本担心谢卫和夜天凌又起冲突,现在看来,是遇到了别的仇家。

血止不住,卿尘皱眉对谢经道:“撕些布条给我。”

谢经起身撕裂床上绸帛,递给卿尘。看卿尘用熟练的手法将长长的绸带在谢卫伤口靠心脏的那端缠绕了两三周,打个半结,又抬头找什么东西,拿起桌上闲置的一把象牙骨扇,放在半结上打了个全结,再将扇子轻轻扭转,谢卫伤口血流顿缓,慢慢停止。

重新将焰茗散敷上后,卿尘才开始着手处理其他伤口,和腿上的伤比起来,都还算轻伤。卿尘一边迅速的替谢卫包扎,一边想,这下手之人分明要置谢卫于死地,当真狠毒。

待伤口处理的差不多,卿尘方松了口气,谢经见谢卫已无生命危险,手足情深,对卿尘道:“多谢。”

卿尘摇头微笑:“举手之劳。”

谢经却神色凝重,对卿尘抱拳道:“在下冒昧,敢问老楼主现在身在何处?”

冥衣楼想要刺杀夜天凌,卿尘低头清理手上血迹,慢慢的思索着,而后回答:“她老人家仙逝已久。”

谢经眼中一痛,语意更沉:“既持云纹剑,又知冥经论,想必你……”

忽然剑光一闪,卿尘只觉寒气扑面,一柄软剑压上自己脖颈。

谢经手握剑柄,沉声道:“老楼主多年前便曾发下重誓,此生绝不收男弟子,此事冥衣楼上下皆知。你既不可能是他的传人,那便定于他谢世有关。”

剑峰压颈,满带杀气的凉意沿着肌肤扩散开来,伴随着屋中存留的血腥,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

卿尘没有反抗,只因反抗不会起丝毫作用。心底寒意丛生,但却秀眉微扬,凤目生寒,眸底光彩凛冽,盯住谢经。

对视片刻,卿尘纤美的手指搭上谢经长剑,轻轻一用力,将其推开几分,手上的鲜血在剑身上带过一抹妖媚颜色,红的刺目。

随即卿尘抬手一扯头上的发巾,一头秀发沿肩泄下,烛火下晕着一层淡淡光泽。

谢经目瞪口呆,翩翩公子俏佳人,这一变化出人意料,叫人一时不能接受。

卿尘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谢经和那柄依然离她不足一尺的剑,剑身映着灯火如同一泓秋水,倒映着她的脸庞。

“如果我是女子呢?”她淡淡问道。

不愧是久经江湖,谢经脸上很快褪去惊愕恢复如旧,从未见过有人长剑加身还得如此冷静,这数月来他本就对卿尘经营处事颇为欣赏,此时更另眼相看几分,说道:“你方才救了舍弟,我亦不愿和你动手。”

卿尘暗自晒想,生平不曾举剑,你要动手,我哪里是你的对手?

谢经终于收起了手上软剑,卿尘能察觉他情绪微微有些波动,听到他问:“你当真是老楼主的传人?”

卿尘没有正面回答,只问道:“你以为云纹剑和冥经论如何会在我手中?”

谢经语气中不由带着些难以抑制的激动:“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终于让我找到了。”说罢后退一步,手掠长衫单膝拜倒:“冥衣楼玄部护法冥玄见过主人。”

卿尘没想到他会突然行此大礼,伸手扶他:“这是做什么?”

谢经道:“对冥衣楼来说,见云纹剑如见楼主,老楼主既将云纹剑传于主人,主人便当的起这一拜。”

此时谢卫自床上转醒,模模糊糊看了卿尘半天,方认出她是谁,吃力的说道:“大哥,她……她今晚曾向夜天凌示警……”

谢经和卿尘见他醒来,都放了心。卿尘见他已无大碍,只是失血过多需要调养,笑道:“即便我不提醒夜天凌,你想必也难得手,他的剑比你快。”

谢卫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随即黯然,夜天凌的剑确实比他的快。

谢经不免说道:“主人既知刺杀夜天凌的是冥衣楼,又为何要向他示警?”

卿尘说道:“若不是你们要刺杀夜天凌,我也不会插手冥衣楼。冥衣楼为何要替西突厥做事?”

谢经解释道:“刺杀夜天凌只是冥衣楼魇部接手的任务,不久前西突厥阿史那王曾派人带五万两黄金委托冥衣楼,务必要夜天凌的性命。”

“黄金五万两,”卿尘咋舌道:“好大的本钱。”

谢经道:“莫说五万两,即便是十万两黄金能买夜天凌的人头阿史那王或者都肯。夜天凌自十五岁领兵以来,先后四次大败突厥东西两部于呼连山,斩兵杀将无数,其中包括西突厥阿史那王的亲弟戈利王爷,突厥人对他可谓畏如鬼魅,恨入骨髓。”

卿尘不屑道:“怪不得夜天凌说他们不成器,有本事军中阵前分晓恩怨,居然背后玩阴谋。”

谢卫见卿尘维护夜天凌,问道:“主人可是与这四皇子有渊源?”

卿尘笑道:“哦,他救过我,所以我岂能袖手旁观?再者,我也救过他,我救活的人,又怎会看着他丧命别人之手?”

“那便棘手了。”谢卫沉思一会儿道:“魇部接了的任务,便不可能罢手。除非你能真正成为冥衣楼的楼主,以此身份命令冥魇放弃任务。”说罢望向卿尘。

无所谓了,卿尘懒懒心想,反正事情到这样一步,进退已经没有多大意义。闲事已经管了,浑水已经趟了,难道现在还能拍拍手抖干净?怕是你想抖,别人也未必让你干净。

“那么……要如何才能成为楼主?”卿尘于是问谢卫。

谢卫神情喜悦,道:“冥衣楼的历代楼主必须得到‘雪战’的认可。”

“什么是‘雪战’?”卿尘奇怪的再问。

“雪战是冥衣楼的神兽,只有被它认可的人才有资格执掌冥衣楼,而它也只会听命与楼主一人。”谢卫对卿尘解释。

还有此等事情,卿尘心想,那究竟谁是楼主?听起来倒像是这叫做雪战的神兽,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么,就带我去见雪战吧,集齐九部,也好和他们打个招呼。”卿尘潇洒的笑道,而后笑容一敛扭头看谢卫:“净血阁又是什么东西,竟下如此狠手?”

谢卫支撑身子斜靠起来:“净血阁与冥衣楼不和已久,今晚之仇,我必定如数奉还。”又看了卿尘一眼:“你既是楼主,可有什么克敌之法?”

卿尘知道他对自己还在怀疑和试探中,不仅仅是他,包括谢经也一定心存保留。可惜自己现在连净血阁是方的还是圆的都还无从知晓,只正色道:“我是很护短的人,若你真当我是楼主,我也绝不会放过净血阁。”

谢卫一愣,很明显不知说什么好,卿尘得逞的一笑,回身对目光中带有研判意味的谢经道:“这里很可能已经不安全了。”

谢经略一思索:“我已通知冥天召集九部护法在总坛会合,事不宜迟,我们亦该即刻赶去了。”

“那便去吧。”卿尘淡淡说道。

即将踏入一种未知的情形,刺激而又充满了吸引力。不管实际上你想怎样,命运总会沿着它任性的轨迹前行。

其实,你真的知道自己想怎样吗?

卿尘常常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过的迷茫。不过也没什么了,以前那么清醒,不还是稀里糊涂来了这地方?那么只要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后悔,便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