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十一章 山回路转又一峰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刀来的虽快,卿尘身边却有两点黄芒比刀还快,“叮”的撞飞冥熙偷袭的袖刀,是夜天凌手中一直把玩的两粒金算珠,此时激射而出余势未衰,袭向冥熙面门。

冥熙骇然躲避,人向门口扑去,冥钦银鞭横空抽到,封死他出路。谢经谢卫双剑齐出,一左一右顿时将他逼入苦战。冥执冥法冥魇没有上前夹击,却分别守住门窗要位。

卿尘对夜天凌灿然一笑:“真是个大方王爷,我还想这两粒算珠能换不少银两呢。”

夜天凌剑眉微蹙,瞥她一眼:“要钱不要命。”

“哈哈!”卿尘大乐:“算你说对了。”说罢对冥法道:“剩下的就交给护剑使了。”

冥法躬身答道:“属下定不辱命。”

雪战见卿尘要走,立刻跟来跳上她的肩头,卿尘被它吓了一跳,接着笑眯眯拍了拍它的脑袋:“别掉下来。”雪战似乎对卿尘小看它比较不满,在她肩头轻巧的转身踩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稳稳的蹲下。

总堂内冥熙被几人逼得完全处于下风,冥天感慨一声道:“冥衣楼待他不薄,不知他为何做出这等事情。”

卿尘轻笑一声:“男人,无非为了权、色、财三样,一会儿不防问问他,是为了哪样。”

冥天呵呵一笑,卿尘又道:“我送四皇子……”谁知冥天立刻接话:“凤主放心随四皇子回京,属下处理好冥熙此事即刻去京城禀告凤主详情。”说着一招手,有人连云骋都替她牵了过来。

卿尘看着冥天露在面巾外那双精明的老眼,再一次涌起想掐死他的想法,谁说过她要同夜天凌回京?!

但是当着夜天凌当然不好发作,卿尘只好先牵过云骋,随夜天凌向谷外走去。冥天对此满意的一笑,身后传来冥熙一声惨叫,看起来已经缚手被擒了吧。

谷外,十一和四千兵士等在那里。夜天凌的坐骑风驰在一旁闲闲溜达,突然见到分离许久的云骋,欢嘶一声迎上前来。卿尘松开缰绳,云骋小跑而去,和风驰耳鬓厮磨,亲热万分。

卿尘不由对夜天凌笑道:“风驰见了云骋竟连你这主人也不理了。”

夜天凌将长弓丢给身旁一个亲卫,随手对风驰打了个响指,风驰听到招呼,扭头过来。云骋便也跟在身后,蹭到卿尘身边。

夜天凌挥手,各领军整顿部队,启程回京。他翻身上马:“走吧。”

卿尘伸手抚弄下风驰如雪长鬓,也上了云骋马背,但是却道:“我不想去京城,就送你们到这里吧。”

夜天凌意外的回头:“什么?”十一过来和他们会合,闻言亦是一愣:“卿尘,你不和我们回京见父皇?”

卿尘对他笑笑:“见天帝?那自然就更不想了。”

“为什么?”十一问道。

卿尘犹豫了一下,道:“不光是天帝,左相凤衍,七皇子夜天湛……都……最好是不见。”

毫不意外的,被夜天凌和十一同时瞪视了。卿尘无奈的抬头,看到夜天凌的目光落在自己握着缰绳的手上,衣袖滑下一截,手腕处,是夜天湛送给她的那串冰蓝晶。

只一瞬,夜天凌移开了目光看了看冥衣楼总坛,淡淡道:“那就别勉强了,你保重。十一弟,我们走。”调转马头,径自离去。

“哎!四哥!”十一没想到夜天凌好不容易找到卿尘现在却说走就走。卿尘看着夜天凌扭头而去,心里突然有什么东西被抽掉的感觉,怪怪的,不由得望着他的背影出神。

“卿尘!”十一的声音把她唤回来,很意外,十一少见的没有挂着他一贯的招牌微笑,正色说道:“我不知道你和左相或是七哥他们怎么回事儿,四哥说你如果不愿说就不问。四哥此次找你虽然动用的是自己的亲卫军,但也惊动了父皇。不想左相在父皇面前给我们打了圆场,说刚刚回府的女儿不见了,他请四哥帮忙寻一寻。四哥回去是必定要给父皇一个交待的,否则……。”十一没有说下去,但是两人却都心中雪亮,像夜天凌这样带兵的王爷,在京城调动兵马本就比较忌讳,一旦天帝心中起了其他猜疑,怕便惹出些无谓的麻烦。

卿尘咬了咬嘴唇:“左相?”

十一点头:“左相说,那位二小姐闺名凤卿尘。你……究竟是……”

思维顿时紊乱,卿尘叹了口气,左相这是什么意思?惊动了天帝,此事还能善罢甘休吗?她岂能装傻来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谁是他女儿!”卿尘对十一说道:“这个……唉,说不清楚了。好了,我错了我不对我跟你们回去,你们俩简直是我的克星。”

“哎?”十一挑了挑眉毛,那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回到脸上:“你是我们俩的克星才对吧,我自从见到你,就没睡过一晚好觉。”

卿尘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彼此相克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不共戴天,这下你满意了吧?”

十一扬声大笑:“你怎么不去和四哥说这话?”他明知道卿尘不敢招惹夜天凌总和自己斗嘴,故意逗她。

卿尘毫不示弱,回道:“有本事你去和他说,你敢啊?”

十一一摊手:“长兄如父,我不敢。”

说的真够坦白,卿尘愤愤的瞪他,在他眼前竖起一根手指:“做为交换条件,我要吃望江楼的烤鸭,还有碧千阁的点心,还有……”

“强盗!”他们此时已赶上夜天凌,十一笑道:“四哥,你要破财了。”

夜天凌显然已经听到刚刚他们说话,看卿尘鼓着嘴和十一一左一右来到自己身边,漠然道:“我自会和父皇说清,你可以不回去。”

卿尘无奈笑道:“四哥不会舍不得一只烤鸭吧,刚刚丢了我两颗金算珠,才一只烤鸭……”

夜天凌皱起眉头,卿尘急忙摇手:“你别皱眉头,我坦白从宽。”于是一路上,将自己如何在山间被劫,如何到了京城,如何被夜天湛他们搭救,如何进了七皇子府,如何见到天帝,如何被看做是凤衍丢失多年的女儿,又如何误打误撞遇上冥衣楼一一对夜天凌和十一说明,只是略过了夜天湛托靳妃对她所说之事。

夜天凌静静听完,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道:“明日是皇祖母寿辰,父皇心情该当不错,不会怎样。”

“嗯。”卿尘答应,其实她也不是非要怎样,只是和夜天凌以及十一在一起比较舒心,虽然现在无奈何要面对一直小心避免的人物了,但比起刚刚决定离开他们竟然多出一丝欢喜。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这一点真是毋庸置疑,她们常常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不多会儿,卿尘听见身后马蹄声响,回头看去,却是谢经谢卫兄弟快马赶了上来。一个说奉冥天之令履行昊部职责护卫凤主,一个说还要回四面楼。十一和谢卫年龄相仿志趣相投,三言两语竟聊的甚是投机,一行人快马加鞭往京城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