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十四章 迷离扑朔起萧墙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深秋瑟瑟,天地已是萧索万分,慈安宫中早早添上了火盆。端孝太后上了年纪,难免有些腰酸腿疼的毛病,每年到了秋冬之时更是天寒加重,卿尘用金针刺穴之法慢慢调治,再加以热敷,今年倒是减轻了不少。天帝得闻此事龙心大悦,着实褒奖了卿尘一番,说要赏赐些什么才好。卿尘趁机请求天帝准许自己翻阅太医院典籍,并和御医探讨医术,以便能进一步学习中医。此事虽前无祖例,但也不算逾制,再加上端孝太后从旁说项,天帝竟破例准了卿尘。

这日端孝太后午后小憩,卿尘没有午睡的习惯,便如往常一样到太医院翻书。太医院典藏云集药草丰富不是民间能比的,卿尘如同进了一个得天独厚的宝库一般,每天看一两个时辰回去,能学到很多东西。运气好碰到老太医令宋德方,便缠住他虚心请教一二。宋德方一来知卿尘深受太后宠爱无法拒绝;二来卿尘晓得很多现代医学知识,经常见识不凡语出惊人;再加上她聪敏好学大胆独到,一老一少谈得无比投机,常常忘了时间。

不过今日宋德方却不在,卿尘只有自己抱着本书研究。正看到精彩处,突然听到身后有人低声叫道:“凤主。”

话音入耳,卿尘已听出是冥天的声音,叫自己“凤主”也只有冥衣楼的人才会,心里闪过一个他怎么进了宫中的念头,一边回头看去。

这一看,顿时愣住当场,瞪着身后人道:“是你……”

身后,曾经总领天监司、做过各位皇子老师的莫不平,捋着他那五柳胡须笑眯眯的看着卿尘的惊讶,当然,这惊讶是早在他意料之中的。

卿尘将手中医书合上,随意看了一下四周。时值正午,除了几位当值御医在外面,整个太医院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

事出意外,不摸底细的情况下卿尘绝不轻易说话,只是看着莫不平。

莫不平显然不打算和卿尘大眼瞪小眼站在这里,手底翻出一块玉牌:“属下见过凤主,此处不便行礼,还请凤主见谅。”

见了那天字玉牌,卿尘方相信眼前的莫不平就是冥衣楼的总护剑使冥天。怪不得之前总觉得冥天很熟悉,果然是熟人。这只老狐狸,卿尘再一次给莫不平下了定义,低声恨恨说道:“早告诉我是你,会死啊?”

莫不平笑,老脸上像开出了朵菊花:“凤主似乎未曾相询。”

卿尘无语,理由还真是充分,抛开这个话题,问他:“你怎么来了这里?”

莫不平答:“属下曾任天监司监正,得天帝特许可随意进出皇宫。再者和宋德方相交多年,来太医院也是情理之中。”

“你既是天监司总理,又怎么会和冥衣楼扯上关系?”为避免被人看到,卿尘同莫不平往太医院深处而去,一边不解的问。

莫不平用他那苍老中带着几分沉稳的声音说道:“冥衣楼虽出身江湖,但自太祖皇帝始便归附了天朝,历来只听命于天子一人,是以难免与朝中有些关系。”

“哦?”这个卿尘倒是第一次听说:“太祖皇帝?那么说,现在冥衣楼的主子是天帝了?”

莫不平神色中带了些许肃然:“不,现在的冥衣楼依旧效忠于先帝。”

“先帝?”卿尘挑起了眉毛,一个死人?听起来很有故事的样子:“愿闻其详。而且……如此情况,你们要所谓楼主又做什么用?”

莫不平知卿尘对冥衣楼不甚了解,而且看起来解决了夜天凌的事情以后就更不很积极的想知道详情,便对她解释说道:“冥衣楼的楼主皆是女子,也曾有几位是历代皇后。只因冥衣楼对于皇族来说,是保证并监督皇权的一个秘密,所以虽效忠皇上却各有其政。若出现异常,一明一暗,便可相互照应。”

卿尘听的糊涂,干脆问道:“简单点儿说吧,冥衣楼找上了我,要干什么?”

莫不平笑道:“凤主当真是痛快人。”

卿尘也不知他是夸自己还是笑自己没耐心,无所谓的道:“我只是不愿浪费时间,还要回慈安宫去。”

“不是我们找上凤主,是凤主找上我们。”莫不平继续道:“或者属下相信……是先帝托付了凤主。”

“咳。”卿尘对莫不平的措词感到奇怪,提醒他:“先帝……应该是归天多年了吧。”

“二十七年。”莫不平答道:“当今弟承兄业,登基整整二十七年。”

“然后呢?”卿尘问。

莫不平自怀中取出一个小包,打开来送到卿尘面前。

卿尘一看,居然是一截人骨:“这是……”话未说完,又“嗯?”的一声,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凑到那骨头前仔细看了看。和普通的人骨不同,这骨头依稀发出一种青灰色,卿尘伸手自怀中取了一包银针,挑出一根微微用力插入那骨头中,再拔出来时,银针已成了淡淡的黑色。

“这是先弘文仁皇帝的遗骨。”莫不平沉声说道。

好大的胆子,卿尘神情一敛,抬头:“你们偷入西陵先帝墓,把这个盗了出来?”

“这对冥衣楼来说并非太困难。”莫不平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虽是大不敬,却亦是不得已而为之。凤主对此有何看法?”

卿尘接过那遗骨,细细看察,沉吟稍会:“如果我没猜错,这是一种慢性毒。你的意思是弘文仁皇帝……”

莫不平点头:“不错,那么凤主可知是何人下的手?”

卿尘盯了莫不平半晌,叹气道:“问我?要我猜,最大嫌疑唯有……”说罢抬头,看了看帝宇宫的方向。

莫不平亦将目光投向帝宇宫:“他若是正常登基,便自会知道如何掌控冥衣楼,而这么多年过去,冥衣楼除了被多次暗中剿杀外,从未见过有人持皇族信物前来接掌。所以冥衣楼要做的,是辅佐正统的皇族登基,而绝不是效忠眼下的人。”

“嗯?”卿尘意外的道:“难道弘文仁皇帝还有血脉在世?据我所知弘文仁皇帝膝下子息单薄,虽余有两子,但已于圣武十年和十五年先后过世。如果天帝是轼兄登基,那莫先生所说的正统皇族又指何人?”

莫不平没有立刻回答卿尘,反而道:“凤主是否和四皇子很是相熟?”

夜天凌?看了莫不平一眼,不知他为何要问这个:“要说熟也可以,我和他……怎么说呢,相互救过彼此性命,所以可能比起其他人特别一些,仅此而已。真要说熟,倒不如说我和七皇子熟些,我在七皇子府中住过许久,这你知道。”

莫不平点头:“那凤主看好四皇子还是七皇子?”如此敏感忌讳的话题,自莫不平嘴中说出却平平淡淡的毫不为奇。

卿尘当然不会认为莫不平是在八卦的打听年轻人感情问题,抬了抬眼:“呵,莫先生当时不是说过,七皇子尊贵不止于此吗?”说着笑看莫不平。

莫不平一愣,不想卿尘重提此事,看着卿尘狡黠的眼神,突然忍不住也笑道:“凤主莫打趣属下了。”

“玩笑而已。”卿尘摆摆手:“你想听真话?那真话就是,我看好太子殿下。”

莫不平停了脚步,卿尘也站住:“太子夜天灏,你可以说他文不如七皇子,武不如四皇子,但是文足以治国,武亦可平天下。就地位、政绩、人缘、性情、实力和天帝的恩宠程度,现在还没有哪个皇子能替代吧。所以我的实话就是,我看好太子。”

莫不平叹道:“可惜龙子龙孙皆非凡种,诸位皇子却未必甘心其下。”

卿尘一摊手:“与我何干?”

莫不平道:“您是冥衣楼的凤主,是以属下方将一切一一相告。”

卿尘理了理垂来肩头的长发,眼底清澈,仿佛一缕阳光映在了微缩的瞳孔中,瞬间被那幽静的黑色吸了进去,笑道:“那么你的意思是,让我带着冥衣楼出师勤王废了夺位的天帝和目前的太子,让你所说的正统皇族登基即位君临天下?”大逆不道诛连九族的话,像吃饭喝水一样自卿尘嘴中说出,就连莫不平也着实有些受不了她的坦白。当然他不可能明白,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说几句这样的话实在是比吃饭喝水还更容易些。

莫不平干咳了一声:“咳,凤主。”

“不是吗?”卿尘凤目中淡淡闪过光华:“如果你不能信任,我自然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守口如瓶。但是你是冥衣楼的人,刚刚又说过那些话,我不喜欢拐弯抹角,大家说的坦白些不是更省力气?”

莫不平和卿尘在太医院的御药房前遥遥站住,承认道:“这是冥衣楼的责任,凤主是整个冥衣楼认可的主人。”

可不可以递辞职信?卿尘真的很想问一句,但是她安静的站在莫不平面前,一个想法缓缓掠过了她的脑海,那就是,她已经知道了某些秘密。

对于保守秘密并向秘密效忠的组织来说,对待不同秘密合作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她心里涌起一点儿警醒,于是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反而转移了一下话题:“冥熙的事,处理的怎样了?”既不是答应她会真的领着冥衣楼去做什么,也从侧面并不否定她和冥衣楼的关系,一招小小的太极拳。

莫不平答道:“属下这次来见凤主,最重要的就是这件事。”

“说吧。”卿尘道。

莫不平道:“熙部掌管冥衣楼总财政,冥熙不但背叛我们,竟还将楼中明里暗中所属的大半财产挥霍殆尽。我们看到的钱帐,多数是他伪造而成,真正所余不足三成。他是知总有一天难逃败露,方才铤而走险。”

卿尘皱眉,随口说了句:“你当的好家呢。”

谁知莫不平突然单膝跪下,沉声道:“属下失职,请凤主降罪。”

卿尘吃了一惊,急忙扶他起来,提醒道:“这是太医院,若被人看到,岂不惹出麻烦?”

莫不平虽然不再请罪,但神色却颇为萧颓:“这近二十年来,属下四处设法查找上任楼主及先帝突然驾崩的原因,对楼内诸事多有疏忽,使得冥熙趁机惹下此等大祸。属下无颜面对先帝重托。”

卿尘自然没有责罚他的意思,只是道:“事情既已发生,多说自责之话无益。冥熙此举,是否掏空了冥衣楼的财力?所余账目还能支撑多久?”

莫不平道:“三两个月还是可以,冥玄冥空等已尽力整治弥补,但也实为艰难。”

卿尘粗略盘算了一下,像冥衣楼这样规模的组织,运转起来是一笔很大的费用,不知去哪里筹措银两才好。只听莫不平继续说道:“所以属下才来请示凤主,冥衣楼负责监守皇族历代传下的宝库,可否现在启用,以扭转局面。”

居然还有这样的后备储蓄?卿尘对皇家种种手段有了新的认识,说道:“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莫不平却说道:“但开启宝库的钥匙却不在冥衣楼。”

“在哪里?”卿尘问。

莫不平轻声道:“莲妃。”

太医院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有医正前来御药房取药路过此处,见到卿尘和莫不平便停下施礼招呼。卿尘略略提高声音:“莫先生,不如我们去看看宋太医回来了没有?你要的那味药还真古怪。”

莫不平便也笑道:“若不回来,老夫也不等了,改日再来寻他。”

卿尘记起自己出来已经有些时候,虽然无数问题想问莫不平,还是时间地点都不合适。只问了关键的:“钥匙什么样子?”

莫不平低声答道:“紫晶石雕琢而成的一道串珠。属下查了很久,先帝没有将此交给敬惠皇后,而是赐给了当时还是贵人的莲妃。”

紫晶链!卿尘眼底轻轻一亮,又一条水晶被她找到了,追问一句:“怎么会是先帝赐给莲妃?”

莫不平道:“莲妃曾是先帝的宠妃,当今即位后,先帝所有妃子依律削发送至千悯寺礼佛,但唯有莲妃留在了宫中,晋封为妃并于圣武元年诞下了皇子。”

卿尘沉默着跨过一道两旁站立着锦衣侍卫的侧门,往前走了一会儿,忽然伸出一只手在莫不平面前,用手指在掌心写了个“四”字,然后露出询问的目光。

莫不平看着她,唇边皱起笑纹:“凤主聪慧,但属下也只是猜测,尚未证实。”

卿尘笑,看了看红瓦宫墙上露出的一方蓝天:“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改日出宫我去四面楼找你。”

看看四下无人,莫不平深深的对她一拜,转身先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