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章 宫闱娇枝不堪俏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咱们下去吧。”见夜天凌过来,夜天湛他们都知他要用这高台整兵,自然要将地方让给他。夜天凌过来时突然看到卿尘和他们在一起,停了下,看了她一眼,但也没说什么,登上高台。卿尘则对他淡淡一笑,随夜天湛他们慢慢往校场外走去。方走不远,突然看到校场另一边有个熟悉的身影随着另一个人离开,再一看,竟是内廷总管孙仕安,那他身前之人,自然便是天帝。不知为何只远远的的看,却不过来,夜天凌这一番狠手整治内廷军,谁知天帝又会是什么想法,想来便觉得,当真天威难测。

下面内廷军动作倒还迅速,除了少数带了伤的军士被送去医治外,大都集合到齐。夜天凌扫视了一下这令人皱眉的军容,肃声道:“内廷军跟本王一天,就少在外面给本王丢脸。即日起,凡当值擅离职守,集训缺席迟到或违抗上级命令,不得军令随意行动,闲暇时在京中闹事游手好闲的,无论是谁即以去军籍论处。若有想以身试法,不防就试试看。”他这番话运气朗声远远传去,就连站在最后的军士也听的清清楚楚,内廷军中这些陋习已久,不禁人人大叹倒霉,夜天凌仿佛充耳不闻,继续道:“今日你等无视军纪以下犯上,方卓秦展,带全体内廷军即刻绕校场快跑五十圈。”

众军士顿时哗然,叫苦连天,夜天凌眼中一冷:“一百圈。”众人大惊而呼。

“一百五十。”语气决然,掷地有声。

场内安静了大半,但毕竟还有人埋怨出声,方卓秦展两人也算机灵,不待夜天凌“二百”两字出口,急忙俯身领命:“属下遵命,甘愿受罚。”

夜天凌看了看他们:“一百五十圈,跑不下来趁早自己脱了这身军服回家,本王军中不要废物。长征!”

他的亲兵统领卫长征立刻上前一步:“长征在!”

夜天凌道:“带人看着,若有一人少跑一圈,全体再加五十。”

长征道:“遵王爷令!”

夜天凌交待完,便离了高台往场外去了。卿尘夜天湛他们此时早已出了校场,待同五皇子和九皇子分开后,夜天湛看着卿尘一身便服打扮,问道:“要出宫?”

卿尘正被九皇子离开前投来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总觉得他眼中带着些不明所以的阴郁,叫人心底不安。突然听到夜天湛说话,自然的反问一句:“啊?什么?”

夜天湛笑道:“你这随时神游天外的毛病什么时候改改?”

卿尘被笑的不好意思,无奈道:“没办法,改不了了。”

十一摇头:“这还了得,那不是整天在糊涂里?”

卿尘不服的道:“谁说的,神游天外说明我在思考,这是好事。”

十二接着问:“那你思考什么?何不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卿尘当然不能告诉他们自己在想九皇子的奇怪,只好胡搅蛮缠道:“我思考的东西你们这些凡人是不能理解的!”

夜天湛三人同时笑起来,卿尘撇撇嘴:“笑吧笑吧,讨厌!”

难得见她一副娇嗔的小女儿态,十一十二开心不已,还是夜天湛比较有绅士风度,转移了话题:“出宫去哪里?我送你。”

卿尘其实是想去四面楼见莫不平,这是说什么也不能同夜天湛去的,便摇头:“不必,我只是……回家看看……母亲而已,你又不顺路。”

“无妨。”夜天湛道:“我亦有日子没去左相府了,便陪你一同去看看凤夫人也好。”

卿尘暗中郁闷,却又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推脱,求救似的看了看十一。十一知道她约了夜天凌一同出宫,自然也知最好不要直接和夜天湛他们说,正要帮她找个什么借口。夜天湛又道:“鸾飞之事我们自会尽量在朝中向父皇求恩典,也不必太忧心。”

卿尘当着夜天湛和十二,倒不像只有十一那样随性,乖巧答应道:“我知道,此事待……父亲回朝,会自有计较吧。”这父亲母亲的,终究说起来还是别扭。

正说话间,突然身后有个清脆的声音柔柔说道:“采倩见过四王爷。”

几人扭头,原来在这里站了一会儿,夜天凌离了校场随后赶上他们。而一旁先他们一步看到夜天凌俯身请安的,却是殷贵妃的侄女,夜天湛的表妹,户部尚书殷监正的掌上明珠殷采倩。她方才亦站在校场边看了夜天凌整肃内廷军,对那男儿气概雷霆手段已是崇拜万分,此时近前,看那剑眉朗目清矍面容,更是英气掠人。自古美女爱英雄,方才校场下来,已不知有多少士族女儿将一颗芳心系在了赫赫凌王爷身上。

夜天凌看着殷采倩,似乎想了想才记起她是谁,淡淡应了一声。夜天湛他们也纷纷道:“给四哥请安。”

卿尘见了夜天凌,人前亦做足礼数:“卿尘见过四爷。”

夜天凌特意早早离了校场,便是怕卿尘着急出宫,但此时见人多,也不好说什么。夜天湛他们虽知上次是夜天凌将卿尘寻了回京,但却没人知道她同夜天凌及十一是早有渊源,只当他们是那次才相识的。

殷采倩那边亦给夜天湛他们问了安,此时转向卿尘:“原来这位就是清平郡主,久闻大名了。”

卿尘一愣,听出殷采倩语气似乎不善,初次见面,不知自己哪里招惹过她:“常听七皇子提起殷小姐,卿尘早想结识。”

殷采倩打量她道:“不敢,令妹鸾飞一旦成了太子妃,谁人高攀的起?”

太子和鸾飞之事现在人人忌讳,殷采倩话一出口,夜天湛低喝道:“采倩,你胡说什么!”

殷采倩“哼”的一声:“我说的不对吗?方才去东宫,太子妃形容憔悴哭得两眼都肿了,还不都是因为凤鸾飞勾引太子!”太子妃乃是右相许克宗之女,和殷采倩自幼交好,遭逢此事,殷采倩自然愤愤不平。

卿尘纤眉微挑,原来是给太子妃出气来的,她笑了笑只淡淡道:“女人留不住丈夫,是自己魅力不够,何必事后哭恼迁怒别人。太子若同太子妃情深意重,给他一百个鸾飞也没用。”

殷采倩咄咄逼人的道:“哦?不知郡主看中的又是哪根高枝?可莫要像上次在慈安宫一样选错了人!”她此话当然指的是上次端孝太后寿筵那天,夜天凌当众拒婚之事。

卿尘有些恼她出言无状,凤目微冷:“这宫中高枝虽多,但我凤卿尘却用不着攀附别人,最好的高枝是自己那根,庇护与他人荫下,有什么意思?不过既然是在宫中,殷小姐最好还是说话小心些,慈安宫中是太后选的人,可不是我自己,殷小姐是在说太后选错了人吗?”这番话不软不硬不卑不亢,殷采倩被堵的愣愕,想张口反驳,突然看到卿尘身旁的夜天凌冷然不悦的看着自己,心中一凛,到了嘴边的话竟就没说出来。

卿尘转身对夜天湛他们一福:“几位皇子若没什么吩咐,卿尘便先回慈安宫了。”说罢退走离开,正好故作不悦,借机摆脱了要一同出宫的夜天湛,心里不禁还要感谢殷采倩来的及时。路过夜天凌身边时,低声说了句:“同华门。”径自沿着园中小路而去。

殷采倩无意中看到夜天凌和夜天湛,甚至包括十一十二两兄弟的目光都远远随着卿尘的身影。凭着女人特有的直觉感觉到,夜天凌那看似平静无波的眼底隐藏着一丝柔和的担忧,而这担忧,分明来自已经消失在小径尽头的那抹倩影。

“采倩,还不出宫回府去,在这里胡闹什么?”夜天湛一向温文的语气中竟也带了几分不悦,殷采倩暗暗咬了咬牙,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有些人虽然不愿攀附高枝,却有无数枝叶遮挡在她的四周,招惹这样的人,无疑是自讨苦吃。她自小被父兄宠惯,夜天湛也对她呵护有加,何时当面呵斥过她。小姐脾气上来,也不管面前是谁了,跺脚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