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四章 湛湛云天总是晴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孙仕安收起了宣旨时的严肃,笑道:“恭喜郡主。”

“多谢孙总管。”卿尘淡淡说道,将嘴角扬起给他人,却一直低垂着双眸,生怕泄漏了心底波涛汹涌的情绪。任她如何天姿聪敏、通慧灵淑,也没猜到天帝来的竟是这样一道圣旨,鸾飞刚刚获罪被囚,尚在昏迷之中,太子关禁松雨台未得处置,凤家几天前方被废了一个修仪,满朝皆猜测凤家是否就此失了帝心,此时天帝竟又立了凤家另一个女儿跟随左右,怕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

孙仕安那安稳的声音继续道:“圣上的意思是,郡主今日就请过帝宇宫去,明日便随驾上朝,房间用度老奴已差人去办了。”

卿尘沉默了一下:“我知道了。”

孙仕安道:“如此老奴先回去,郡主便收拾一下,晚些时候老奴再过来。”

卿尘道:“有劳总管。”

孙仕安带了同来宣旨的两名礼官离开,慈安宫偌大的正殿只剩了卿尘和夜天湛两人,卿尘觉得自己掌心的冷汗已经将那沉重的圣旨浸透,她甚至可以感觉那锦帛上的浓墨丝丝化开,在丝绸的纹路里生了根。

她一下子靠在朱红高耸的柱子上,愣愣发呆。在慈安宫,她只是陪伴端孝太后的仕女,尚可自由自在,去了帝宇宫便成了宫中最高的女吏,便如飞鸟进了金丝笼,有翅难飞。难道士族之中就无人可选了?偏偏又是凤家的人。

夜天湛看出她神色不对,柔声道:“卿尘,父皇如此恩典,你这是怎么了?”

恩典……卿尘无奈的一笑,翻手为云,覆手是雨,这便是九五之尊。去职罚俸做为惩戒,接着恩典加身以示隆宠依旧,信任有加,为君之道在天帝手中得心自如,任谁能翻出这个掌心?自从踏入了凤家的大门,卿尘此时才彻头彻尾的明白,自己和凤家,怕是永远也分不开了。

卿尘对夜天湛勉强笑了笑:“确实是给凤家的恩典。唉……鸾飞还在那里躺着,我便又沿着她的路迈了出去,说不定哪天,比她还惨。”

夜天湛握住她的肩膀:“你不愿。”

卿尘继续笑:“你说,我会愿吗?你忘了我说过我要的是什么了吗?”

云淡风轻的眸子倒映着卿尘那丝绝不好看的笑容,夜天湛道:“不想笑的时候,可以不笑。”

卿尘竟又笑了起来:“难道我大哭一场,就可以不去帝宇宫了?”

常在夜天湛嘴角的微笑早已收了起来:“你怕什么?”

卿尘看他眼底尽是担忧,亦不再刻意让自己微笑:“不是怕,我只是不愿,不,愿。”闭目贴在身后的凉意十足的柱子上,终于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感觉夜天湛温软的手指抚上脸庞,耳边响起他清雅如玉的声音:“我知道了。”卿尘睁开眼睛,看那俊秀风华之上又恢复了春风般的微笑:“只是暂代修仪职,还未有正式册封的旨意,不要急,会有办法。”

卿尘知道他在安慰自己,轻轻站好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夜天湛的手,道:“但愿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心里翻腾了一阵,已慢慢平静下来。

夜天湛想了想道:“回四面楼是难了,不过要出宫也不是没有办法。”

卿尘愣然抬头看他,自己在四面楼的事,除了夜天凌和十一再没有别人知道:“你怎会知道四面楼?”

夜天湛微微一笑:“难道我就听不出你的琴?”

卿尘想起玉簪当铺之事,摇头道:“你早知我在四面楼,对吗?”

夜天湛暖暖的看着她的眼睛,笑了笑。

无怪乎四面楼那样大张旗鼓也从来无人闹事挑衅,卿尘深叹了口气:“为什么我总是要欠你的?”

夜天湛失笑:“这是什么话?不过你自己说的,你还欠着我一条命呢。”

卿尘见他笑的风晴日朗,怔怔的盯住他。有多久,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起过李唐了,而眼前这张眉眼依稀的脸,却总让她无法无动于衷,是前尘,是来世,当真羁绊不休吗?无论如何,从见面的第一天起,夜天湛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安静的伸出手,在她心头温暖的覆盖。他的淡淡微笑,他的温文儒雅,他的翩翩如玉,叫人纵使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情。卿尘无言以对,她不知道他是谁,李唐?还是天朝七皇子?还是仅仅是夜天湛。她该把他当成谁?

转身望向殿外,正见丹琼送太医令宋德方出慈安宫去,卿尘整理了情绪,迎过去:“宋太医。”

宋德方道:“老臣见过七皇子、清平郡主。”

端孝太后自前几日便有些劳累,一直歇着,连各宫妃嫔的请安都免见。人老身弱,天气转寒,加之太子之事操心,卿尘怕有差池,虽然自己细心照看,亦要太医院每日来请平安脉。

夜天湛问道:“皇祖母今日怎样?”

宋德方道:“只是忧劳了些,并不碍事,老臣在往日的方子里加了味人参,稍服用些也有好处。”

夜天湛对卿尘道:“我府里有两枝上好的高丽参,你差人跟我去拿了来入药,当是不错。”

卿尘道:“那丹琼送了宋太医,便去七皇子府一趟吧。”

夜天湛点头道:“且放宽心,一切有我。”

卿尘知道他语有双关,对他一笑。愁既无用,便直面这出其不意状况百出的人生好了,她会哀怨会郁闷会抓狂会痛苦,但是绝对不会,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