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六章 高处不胜金銮殿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晨光初起天际,卿尘换了修仪例制的月白锦貂宫装,头戴象征着宫中女吏最高级别的紫玉金步摇,手持象牙白笏随天帝第一次踏入了帝宇宫。毫不意外的,当她和孙仕安一左一右出现在承天门巨制雄壮的龙座两旁时,朝臣中掀起一股小小的骚动。左相凤衍面带微笑,神情舒畅;右相许克宗脸色沉沉,喜怒难辨;夜天湛神色平静,但一直不着痕迹的看着卿尘;十一剑眉一挑,目带询问。

天帝对众臣窃窃私语视而不见,卿尘亦淡定沉静的站在天帝身后,一脸从容自如。只是抬眸间不经意见到夜天凌眼中一闪而逝的震惊,心底却无由的涌起一种难过的感觉,那样猝不及防,使她不得不挺直了脊背去抵挡,将所有情绪掩盖在云鬓玉颜之下,才能了无痕迹。

一切都在眨眼间恢复如常,就像小小的石子投入深水,很快的又平静如初。看到这样的情形,众人都已知天帝心意,凤氏自开国以来百年荣宠,一门将相无数,朝野四合根基深厚,不是轻易便会动摇。

御门听政,议军国事,定天下计。

高高在上的感觉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卿尘默默的站在金銮殿的最高处想,俯视众生,并且,孤独。无怪君王称孤道寡,只因事实确实如此,高处不胜寒。

众事议毕,天帝果然宣了夜天凌和十一额外问北都护府的事,卿尘随在一旁听了半日,也大概知道了几分。四藩自开国分封以来,逐日势大雄踞一方,像北方幽蓟十六州便有大半掌控在北晏侯手中,南部沿海一线则由南靖侯统管,西蜀粮仓之地隶属西岷侯,东方胶东半岛则有东屏侯。四藩侯虽是属朝廷管制封疆大吏,但往往实行世袭制,实际上在当地极有影响力。尤其是北晏侯屏据燕云天险,北接大漠各族,从战略角度上说处于极其重要的军事地位,早是天帝一桩心事。

卿尘看着夜天凌面色淡淡立于疆域图前,问答间精简利落,却将四藩的形势尽数收于言底。他此次同东突厥交战,更加深入的了解了北疆情况,早同十一一起将撤藩的大事分析万遍,此时说来自然别有见地,透彻不凡。

卿尘暗自打量,其实从侧面看夜天凌和天帝倒颇为相似。她曾听端孝太后闲聊说道,夜天凌和天帝年轻时生的一模一样,就连行事的性子也像,沉冷善谋风行果断,难怪天帝亦常言“老四深肖朕躬”,将军国大事放手与他,而夜天凌也从未让天帝失望过。

如果这一幅父慈子孝图改天换日,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卿尘没有再想下去。

直到晌午,连午膳都耽搁了,事情方眉目渐清,天帝在云纹锦垫花梨木椅上坐下,揉了揉太阳穴,孙仕安立刻递上一杯参茶。天帝饮了一口,道:“朕老了,最近总觉精力不济,以后这些事,你们兄弟要多商议着办。”

十一笑道:“父皇正当盛年,如何言老?”

夜天凌亦淡淡道:“儿臣尚有许多事情需听父皇教诲。”

天帝摆摆手:“老了就是老了,何需回避。你们去吧,卿尘,去上书房看看许克宗在不在,叫他来随朕用膳。”

卿尘正愁没有借口出去,欣然应命。一出致远殿,十一便问道:“怎么回事儿?今儿早朝见到你,吓我一跳。”

夜天凌沉声道:“是父皇昨日的旨意?”

卿尘长呼口气:“是,昨晚便被叫到致远殿,看了一夜的折子,方才在早朝上差点儿睡着。”事实已是事实,倒不像昨日乍接圣旨在夜天湛面前那么无奈了。卿尘别的长处没有,不为难自己这点儿倒一定做到,不过还是不甘心,问道:“旨意里说是暂代修仪,有没有可能另选他人?”

十一皱眉道:“父皇选了人,除非德行差池,否则……”

夜天凌负手前行,沿白玉阶道远远的望出去,许久道:“在父皇面前需谨言慎行,未有十分把握勿要随性建议,一旦提议心中当理据充足,亦不要轻易反口。遇迁调录用之事要格外小心,父皇对此甚为忌讳。最近无非几件大事,四藩、瘟疫、修编历法、还有便是天坛冬祀,多听、多看、少言。”

卿尘知道他虽不说,可话里意思和十一一样,不过更多了嘱咐,点头道:“看来我这修仪是侍定了。”

夜天凌眼底微微波动:“轻率言动,事或其反。我知你厌烦这些规矩,所以如今更要小心。身已在局中,莫如专心弈子,方为破局之道。”

就如自己当日劝太子一般,卿尘知道自从进了凤家那日起,她已经不可能同这皇宫脱开关系,笑道:“虽说伴君如伴虎,其实这宫中,最安全的地方也是在皇上身边。你们也不用操心,我知道利害。”

十一亦嘱咐道:“跟在父皇身边不是轻松差事,自己要懂得调剂,当心身子。”

卿尘想到每日早起晚睡,道:“只一个字,困。”

十一笑道:“这还嫌困,辰时随驾御门听政已经够舒服了。我们当年在上书房学习,每日寅时便要起来,直到酉时才完成功课,那才叫困。”

卿尘咋舌,寅时,那不是早晨三四点钟吗?简直扼杀青少年茁壮成长。一扭头,见远远有两个宫女往这边来了:“我先走了,寻了许相好交差。”

夜天凌扭头深深看了她一眼:“戒急用忍。”

卿尘知他苦心,灿然一笑,沿另一旁往上书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