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七章 一步一岁一枯荣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天帝召许克宗的午膳整整用了一个时辰,卿尘和孙仕安皆未准随侍在旁,无从知晓两人谈了些什么。但膳后天帝着许克宗随驾去了松雨台,卿尘知道,无论从父子从君臣,天帝即便极为恼怒,心中还是不愿因此废掉太子,但从松雨台回来,却叫人揣摩不出喜怒,只是依旧没有下旨着太子迁回东宫。

然而,午后安宁的致远殿很快被赈济司带来的消息打破:京中发现同平隶症状相同的瘟疫,染者数十人,已有七人不治而亡。

对于这样的情况,天帝固然是忧心忡忡,卿尘却更多的是感到一种令人恐惧的征兆。即便是在医学昌明发达的几千年后,人们亦常常为某些重大疫情所困苦,何况是目前信息、科技、药物统统匮乏的古代。她曾看过关于历史上大规模瘟疫的各种资料,无一不是死者以数万计,甚至十四世纪流行的黑死病曾几乎灭绝整个欧洲大陆。瘟疫,令人谈之色变毛骨悚然。

宫中女官自修仪以下,另有修言、修容、婉容三品,卿尘奉天帝命带了几个女官巡戒后宫,传令各宫主子以下太监宫女一律不得随意出宫,并自御药房领取药物分发下去,告知各种预防办法。皇宫内城一律戒严,进出都做了严格的限制。

紫禁城中殿宇无数,各宫主子娘娘哪个也不是好应付的主,如果一定要分主子奴才,卿尘毫无疑问的确定还是做主子好,不过当然,没有主子和奴才之分最好。由此亦想,现代果然是物质精神都极度发达,不但废除了主奴的尊卑,而且男女平等,科技文明高度飞跃,不由得便怀念起自己的电脑手机小跑车来,离开了才体会到,那是多么方便的东西。

直忙到晚膳过后,方去致远殿复命,侍奉天帝又到子时才回自己住处去。拉紧外衣抵隔冬夜风寒,卿尘一边走一边心想,天帝也不是好做的,普天之下多少事,一样也疏忽不得,若是年轻或可游刃自如,但对于日益衰老的人来说,确是极耗精神了。不过卿尘对天帝还是佩服的紧,此时的天朝处于一个繁荣鼎盛的时期,虽然在繁荣的背后有着不可避免的弊病和危机,天下毕竟太平,百姓毕竟安居。

做为一个医者,卿尘其实很想去平隶疫区,只是方才和天帝提了一下,天帝未置可否,低头将瘟疫的症状情形翻来覆去的在心中掂量,思索究竟是何种病毒,如此厉害。不免越走越慢,忽然听到身旁有个熟悉的声音叫道:“凤主。”

扭头一看,见一个身穿内廷侍卫服饰的年轻人对自己躬身行礼,正纳闷间,那人对她抬头一笑,剑眉朗目,竟是谢卫。卿尘诧异,低声道:“你怎么这副打扮?”

谢卫道:“四爷要我和几个兄弟进了内廷军。”

动作这么快,卿尘心想,轻而易举的便将人安排进了内廷军,夜天凌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而人亦是冥衣楼的人,看起来他已经决定了某些事情,对谢卫道:“你进来太危险了,京中认得你的人不少。”

谢卫道:“不妨事,京中富家子弟花钱捐个差事是平常事,并不扎眼。”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小包东西:“这是冥执自汝阳取回来的,要我带给凤主。”

卿尘接过一看,两瓶药一张名单。她借着灯光将名单扫视两遍,全是陌生的名字,没有什么端倪,药收到怀中名单又交还谢卫:“带给四爷看看。”

谢卫接过道:“凤主若没别的吩咐,属下先告退了,四爷冷面无情六亲不认,当值擅离职守要丢差事的,昨日刚刚办了两个侍卫,我可不触这个霉头。”

卿尘笑道:“革了你的职安生回四面楼最好,省得我还提心吊胆。”

谁知谢卫正色道:“昊部职责便是护卫凤主安全,自然要跟在凤主身边才是,否则便是失职。何况四爷也吩咐了,要我们几人务必照顾凤主周全。”

卿尘道:“凤主两字莫要再提,在这里我是清平郡主,一言差错恐惹麻烦。”

谢卫道:“属下知道。”

卿尘沉吟了一下,说道:“还有一事,和你大哥商量着办。现下京中平隶瘟疫蔓延,你们以‘牧原堂’的名义辟几间铺子出来,在民间分发药剂救治病患,一律义诊义卖,只收汤药的本钱,遇着穷苦艰难的一文莫取,不求盈利只博名声。银子不够我会去找四爷商量,记着这铺子不是四面楼的,不是牧原堂的,也不是我的,是四爷的。不过眼下先别声张,只做事。”

谢卫想了想道:“郡主是要替四爷在民间造势?”

卿尘道:“民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千古不易的理。而且眼下平隶百姓甚苦,你我手中有一分力便尽一分也好。”

谢卫应道:“郡主放心,此事好办。夜深了,还请歇息去吧,属下便在致远殿当值,随叫随到。”

卿尘点头,谢卫微微躬身告退,若无其事的往一旁走廊巡逻而去。

卿尘回到住处,却睡不着,反复把弄那两个小瓷瓶。冥执除了带回解药,亦多带了一瓶离心奈何草的汁液。鸾飞自出事至今已有四日,此药若七日不解,她还是难逃一死,从人体机能的角度来说,也没有人能再撑下去。现下解药是有了,解了毒又会是何种情形呢?鸾飞所有的举动都叫人疑窦丛生,她身后的凤家又究竟想做些什么?凤、卫、靳、苏四大士族,随夜氏先祖开疆辟土浴血天下,自开国以来便是享有特权的阶级,但是特权毕竟不是皇权。外有四藩拥兵,内有阀门权臣,高高在上的皇位岂止是孤独,天朝看似锦盛的局面又何处不是危机。

想起凤家,面前立刻浮起一张微笑着的脸庞,目前和凤家关系最为密切的应该是七皇子夜天湛吧。难道是他开始动手了?卿尘仰头靠在枕上,脑中千头万绪,莫不平曾经问她,四皇子和七皇子她看好哪个。那时候她可以偷换概念回答看好太子,然而现在……

想天帝教子有方,儿子们个个勤勉好学励精图治,无有一个纨绔子弟。且不说夜天凌之谁与争锋,夜天湛之风华京都,太子之文才高洁,五皇子之亲善稳重,九皇子之多智有方,十一、十二两兄弟之文武双全,就是曾经同卿尘有过冲撞的济王,固然脾气焦躁了些,但也骁勇善战,是统兵领军之将才。

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倚,世事便是这样的不偏不倚。对于天帝来说,子孙之中尽龙凤,倒未必成了一件好事。

卿尘翻身取出了夜天湛送给自己的那串冰蓝晶,黑暗中依稀也能看到一点点清蓝的光泽,透过那个完满的圆,似乎可以看到属于她的世界,而她却找不到那条路。

如果找到了,一步迈回去又如何?

在哪里不是活着,她对自己露出一丝微笑,对于知道自己的心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