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八章 含苞待放春来去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隔了两日,卿尘才有机会借给端孝太后请安去慈安宫,虽已嘱咐碧瑶她们近几日要小心,万万不得私自出宫,免得招惹被疫情牵连,却不知为何,依然觉得放不下心。走到秋爽斋遇上夜天凌,亦是去慈安宫的,两人一同缓步而去,卿尘问他:“谢卫可将东西带给了你?”

夜天凌点头道:“我看了。其他倒罢,唯有一个叫魏平的,若没错,他当是九弟乳母的儿子。前些年在九弟府里似曾见过,但已好久没了踪影。”

“九皇子?”这个结果倒是出乎卿尘意外,问道:“这么多年的事,你可确定?”

夜天凌道:“人当是不会错,我已着人再查。但事情究竟还是鸾飞自己心里最清楚。”

卿尘低头思量了一会儿:“既拿到了解药,或者,可以设法从鸾飞那里问出实情。”

夜天凌嘴角微微一挑,眸色深远:“这宫里有心的人岂止一二,是谁也没什么太紧要,我心里大概有数。”

卿尘点了点头,夜天凌自然是比她要清楚些,想起昨晚和谢卫说的事,侧头问他:“四哥,你手中可有闲散银钱?”

夜天凌道:“要多少?”

卿尘道:“不好说,或者一万或者十万也说不定,要看平隶和京中的疫情。我要谢家兄弟在这两地开善堂,以助百姓缓此灾难。”

夜天凌颔首道:“让谢经来我府上取,若一次用的多了提前知会我便行。”

卿尘本来沉静的眼睛向上轻挑,眨了一下:“不是小数目,你不心疼?”

夜天凌剑眉微蹙,想起近几日频频传来的灾情:“你有这个心,我就没有?若十万两纹银能买京隶平安,我还要谢你。”

卿尘对他笑道:“做王爷果然事有钱,那我先替两地百姓谢四哥了。”

夜天凌只淡淡一笑,两人沉默着走了一会儿,听他那一惯清冷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这几日没睡好?”

“嗯?”卿尘别过头去,见夜天凌目光落在自己脸上,眼底一点不易察觉的柔软闪了一下,等着她说话。她笑了笑:“怎么,我的样子很难看吗?是有些折腾,不过天帝都撑的住,我自然也撑的住。可是这冬天还真冷,我最恨天气冷了,怎么都不舒服。”

夜天凌道:“这方刚入冬,待到三九才是滴水成冰。”

卿尘撇了撇嘴,想想深冬严寒,无比的不情愿,一时兴起,说道:“如果只有春天没有冬天该多好呢。”

夜天凌见她一脸单纯向往的模样,心中有种说不清的情绪微微一动,轻笑道:“有冬日彻骨之寒,方知春之柔暖,若都是春天怕是也没意思了。”

卿尘每次看到他笑,心里都格外的轻柔,就像是冬去春来的畅然,叫人那样留恋和欣悦。刚刚想说什么,突然见夜天凌唇边那缕笑意一僵,消失的无影无踪,沿着他的目光看去,太液池旁,莲妃静静的站在白玉栏杆处,一身白裘曳地,长发细软飘逸,在冬日里显得格外单薄。

卿尘看看夜天凌,见他举步不前,不过前方咫尺的距离,母子两人却如若天涯。忍不住轻声催他:“四哥……”谁知竟惊动了莲妃,莲妃自太液池旁回身过来,见到是夜天凌,纤弱的身子明显一震,身后侍女急忙俯身道:“给四爷、郡主请安。”

夜天凌淡淡应了声:“免了。”亦微微躬身:“母妃。”声音里是说不出的疏远隔阂,却又压抑着一丝复杂的情绪,听得人心底一滞。

那曾经如火枫树已渐凋零,莲妃血色淡然的唇轻轻颤抖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抬了抬手,默默的带着侍女自夜天凌身边擦身而过。

卿尘待要留她,又无法开口,眼见莲妃身影消失在花园之中。回身看夜天凌,见他站在原地,出神望向太液池,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似乎在隐忍着心中的情绪。卿尘纤眉蹙起,叫道:“四哥!”夜天凌猛的回神,看向她。卿尘“哎呀”一声,一把拖着他的手,拉他转身:“我让你急死了,快走快走!”

夜天凌被她拽的回身走了几步,反手将她拉住,沉声道:“别在宫中乱跑。”

饶是卿尘自认不焦不躁的性子也真耗不过他了,凭力气拉他不动,跺脚道:“去莲池宫就那么难?你真是熬的住,你没见她看你的眼神,多苦多难!”

夜天凌眼底猛的波动,握住卿尘的手一紧,卿尘被他握疼皱了眉头。夜天凌手底松了松,却没有放开她。卿尘任他修长的手指握住,掌心传来干燥而温暖的气息,突然觉得这嶙峋冬日也柔软许多,悄悄竟绽放出暖意来。抬眼见那眸中渐渐浮起的清泠,已将先前压抑的沉闷吹散了几分,自己的影子倒映在那泓深冽的泉水中央,随着幽深的漩涡心底一点异样的情愫轻轻一动,叫她一时无言,只能愣愣的对着他,微笑起来。

夜天凌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慢慢放开。卿尘为了掩饰自己尚未平复的情绪,绕到身后推他:“去啊,难道比掠阵攻城还难?平日见你雷厉风行的,怎么竟拖拉起来,快走,不去莲池宫就不准你去慈安宫看太后!”

夜天凌素来性子沉冷,主意果断,人人在他身前只有肃声禁忌的份,何时被人这样耍赖般的逼着去做什么事,忍不住皱眉回头。卿尘对他一笑:“皱眉头的应该是我才对吧,真是急惊风遇上慢郎中,我一向自觉沉的住气,如今才是甘拜下风给你。”见夜天凌自己往前走去,收回手:“就是嘛,怕什么呢?”

夜天凌倒不复先前那样沉抑,只是依旧蹙眉:“不是怕,只是不知说些什么好。”

卿尘奇怪道:“这还要想,就算什么都不说,只请个安,陪她坐坐也行。”

夜天凌沉默,卿尘又道:“怨也怨了二十几年,难道还不够?这时候你都不能原谅她?”

夜天凌寂然叹气:“非是怨她,而是继续疏远下去,怕是也好。”

卿尘一愣,随即领会到他的心思,母子两人竟选择了同样的方法保护对方莫要卷入到总有一天会到来的变争中。说道:“她是你的母妃,若有万一是脱不了干系的。换言之,你是愿她为了护你而疏远,还是愿她像个常人样对你?便也该知她宁愿你如何待她了。”

这答案夜天凌不想也知道,如此却更体会了莲妃的苦心。眼前已到莲池宫,卿尘道:“不陪你进去了,我要去鸾飞那里。”目送夜天凌终于迈进了莲池宫的大门,才放心的离开。